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贝鲁达尔小说大小姐我在这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完整版

贝鲁达尔小说大小姐我在这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完整版

2019-05-14 16:13:48来源:互联网发布:平板萝莉电脑

贝鲁达尔小说大小姐我在这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大小姐我在这全文免费阅读目录,在线免费阅读大小姐我在这作者是平板萝莉电脑的小说,贝鲁达尔大小姐我在这全部章节小编揭秘。作为一个女仆,所应有的全部责任不过是在大小姐的每一声呼唤声中,答应一声,大小姐,我在这。仅此而已。

贝鲁达尔小说大小姐我在这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完整版

大小姐我在这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大小姐我在这》第二章:大小姐的早晨

冬天并不是那么的严酷,尽管那时万物蛰伏的季节,但依旧是那么地充满了令人感到愉快的东西,雪花从昨晚就开始大块大块地从天空中飘飘悠悠地落下,随着略微有些嚣张的北风降落在了将寒冷与温暖间隔起来的玻璃窗户之上。

那些大块的,结伴而行的雪花,被那从窗户之中微微透过的温暖舔舐,如同含在可爱的孩童们嘴里的水果糖一般,在窗户上留下一长串的水渍,化作了甜丝丝的水滴,无声又快速地落到窗户的角落,然后在那里与之前到达的同伴们,再一次结伴在一起,成为了一条小小的冰锥。

咔哒轻轻的声音随着窗户的震动而响起,那些小小的冰锥就一个接一个地向下跳了出去窗户被打开了,突然就窜进了温暖之中的风,在中途撞上了一个拥有着亚麻色头发的少女的鼻尖这让她怂了怂鼻尖。

姆,大小姐,不行哦。蕾莉亚最终还是否定了自己那一瞬间的心软,虽然大小姐的命令是绝对的,但不能够因此而偷懒,贴身女仆的职责之一就是要提醒主人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最好的典范自然是同时兼任了教导女仆长之职的泰希斯,当然,以最简单最效率的方法达成大小姐的命令这种事情的典范是塞露塔。

虽然蕾莉亚拒绝了大小姐那影响了今日进程的任性要求,只要不影响工作和学习的任何命令,女仆们都会竭尽全力地达成,像是这样的,绝对不行!

蕾莉亚一边告诫着自己那有些懦弱的心,一边模仿着塞露塔的失礼行为她爬上了大小姐的床铺。

软软的,如同咬在了棉花糖上的牙齿,充满了甜腻的气味的同时,还让人如置云端,但蕾莉亚并没有想要继续去仔细感受大小姐床铺的柔软,肉肉的狗窝用料是和大小姐的是一样的,蕾莉亚可没少享受,这可是蕾莉亚和肉肉之间小小的小秘密。

这可是连大小姐都不知道的小秘密,也是蕾莉亚仅次于属于自己的小金库之后的小秘密。

大小姐,起床了啦。蕾莉亚摇动着大小姐的身体,企图将这嗜睡的家伙从美梦中拉回来。

大小姐的头发很舒服,蕾莉亚小心翼翼地将大小姐的头发从自己可能压到的地方挪开,那种明明抓得住,却如同沙粒一般会从指尖之中滑落的感觉让仅有一头到达肩膀的亚麻色头发的蕾莉亚有些羡慕。

但无论是整理头发,还是摇动身体,大小姐始终都对梦中的世界流连忘返,甚至还因为蕾莉亚轻手轻脚的摇动让大小姐划入了更深的睡梦中去蕾莉亚看到了大小姐的嘴角开始积蓄晶莹口水要留出来了!

大小姐!蕾莉亚从自己的小兜子里取出了手帕,接住了大小姐那马上就要从嘴里留出来了的口水,有些生气地戳了戳大小姐的脸颊,她本来是想要像是叫醒塞露塔一样掐下去的。

不过对方可是不能冒犯的大小姐,收不回撒出去的手的蕾莉亚,只好戳起了大小姐的脸蛋。

大小姐的脸蛋很光滑,就像是煮了半熟的蛋白,白皙之中并不乏带着质感的通透,就像是打满了高光的光球,更有着如同猫眼石的明亮,最最最重要的,是如同吸足了水的海绵,在戳下去的时候,就像是会从中渗出一些什么。

呜蕾莉亚什么时候也和塞露塔一样了。大小姐皱起了眉毛,却始终没有睁开眼睛的意思,蠕动着的身体翻了一个身,蕾莉亚你肯定也没睡醒快睡觉去。

大小姐。丝毫不放弃的蕾莉亚决定试试泰希斯的方法,一边再次催促大小姐从床上爬下来,一边将大小姐的被子一点点地从她的身上剥下来,打开的窗户扑进来的凉风才沾到大小姐的身上,大小姐就如同一只受惊的仓鼠一样蜷缩着颤栗了起来,就像是紧紧拽着最后的粮食的可怜人一样,大小姐就差没有吊在被子上一起被蕾莉亚从床上剥下来了。

终于大小姐睁开了她在凌乱头发之下的眼睛,可恶,蕾莉亚,你不知道最可爱的女仆应该是一边呼唤主人起床一边在主人身边睡下然后两个人一起睡到午后的吗?瞪着眼睛,从被子里面窥视着折腾着被子的蕾莉亚的大小姐的声音中充斥着不满,嘴里面耍着属于她自己的任性。

姆大小姐已经不小了,马上就要到可以选择自己的将来的年纪了哦!蕾莉亚松开了手,从床上退了下来,在床边以标准的礼仪站定了身体,缓缓地欠身行礼,既然大小姐已经起来了,那么,大小姐,今天就由您的女仆蕾莉亚为您打理一切。

都是那个老太婆的错,小时候的蕾莉亚明明这么可爱。大小姐毫不掩饰地抱怨着已经六十六岁了还在坚持着打理着整个洋馆的西芙大人的教育。

姆,大小姐,西芙大人已经给贝鲁达尔家服务了快五十年了,不要那么说她啦。一边替西芙大人说着好话的蕾莉亚,一边从超大号的衣柜里翻找着,一个贴身女仆的眼光可是从小就开始培养的,今天的衣服是以黑色为主调的黑色哦,大小姐的话,一定会非常可爱的。

嗯哼~大小姐看了看蕾莉亚手里的黑色大衣,并不是很厚实,但是里面充满着许许多多的绒毛,灰色的小绒毛在衣服的到处作者零星的点缀,回环的臀部位置上还有着一圈漂亮的野兽皮毛,以遮掩大小姐那略显瘦弱的身材的不足,大小姐似乎对蕾莉亚挑选的衣服很满意。大小姐满意的话,就由蕾莉亚来帮您吧。一手捧着大小姐的衣服,蕾莉亚仅用一只手就将大小姐从床上接了下来。

这已经是稀疏平常的事情了,蕾莉亚在这六年里,演习过了许多次,也实际看了许多次,不得不说,虽然泰希斯和塞露塔经常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来,但很多时候,大小姐还是很好哄的。

穿戴并洗漱完成之后,蕾莉亚开始为大小姐整理头发,之前就说过了,大小姐的银发很漂亮,比起贝鲁达尔大公的银灰色来说,大小姐的头发真的很耀眼,就像是夏天夜空的银河,大小姐,今天的行程不多,首先是早晨的提琴课,一大清早就可以听到大小姐熟练并且悦耳的音乐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噗,蕾莉亚你就别学泰希斯说话,说起来很蠢。大小姐打断了蕾莉亚的话,因为短暂的偷笑,让蕾莉亚险些就让好不容易抓在手里的头发滑落。

诶?泰希斯姐姐说话很有礼貌啊,哪里蠢了?

很蠢,特别是蕾莉亚说出来的时候,听起来很笨,大小姐不顾蕾莉亚好不容易将大小姐的头发整理得差不多的头发,扭过了脑袋,把今天的事情和我说一次就好了,没必要添油加醋,蕾莉亚可不是这样的人。

是是,今天早上是提琴课,一直持续到早点的时间,用过早点之后,大小姐就要学习数学了,中间的休息时间有半个小时,大小姐可以带着肉肉去玩一下,学习完数学之后,就是午饭,下午的时间到下午茶之前,没有课程,但是下午茶之后,就是恩今天是精灵语课程和一些魔法知识,听说老爷已经决定让大小姐去国都了?

是的哦。大小姐在镜子里左右看了一下自己被蕾莉亚整理的头发,经过工具的挤压定形之后,大小姐一直到达臀部的长发在末端打出一个漂亮的回旋,听说是让我去认一个不知道多少岁的老头当导师,听说是姑姑的导师。

这样啊蕾莉亚点了点头,大小姐决定带谁去呢?泰希斯还是塞露塔?

蕾莉亚,我当然会带蕾莉亚一起去国都。

不行啦,我不会魔法也不会武技,当不了专属女仆的啦。嘛,就算呆在洋馆有什么不好?这里有西芙大人还有雀斑姐,安娜婶婶,大家都是好人,虽然和大小姐在一起很开心就是了。

但是真好呢塞露塔会武技而泰希斯会魔法,但是自己怎么学都没有办法学会,心里酸酸的,一股鼓胀胀的感觉在胸口里翻来覆去,这让蕾莉亚有种想要叹气的想法,但是这口气,怎么都无法从口中喘出来。

就这么堵在胸口,仿佛是在压抑着内心的感情,自己没有任何的天赋,是的,无论是魔法亦或者是武技,自己没有半点的天赋。

那,我也不想去国都了,只有泰希斯或者塞露塔的话,一定会被烦死的。大小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转过身,打量着蕾莉亚,她的眼睛里似乎在述说着什么,反正姑姑到现在不也是一个精英级的魔法师吗?我一定也学不会魔法的啦。

大小姐站在镜子面前,就像是穿过了镜面的少女,从哪梦幻一般的世界里探出身子的充满了一股年幼味道的娇小女孩,黑色的服装很自然地遮掩了她不足的臀部和胸部,仅有一米五出头的矮小个头也似乎在诉说着自己拥有撒娇的权利,而且只有蕾莉亚才不会对我说教,也不会想要离开我。

大小姐这么说着,直视这蕾莉亚的绿色眼眸。

《大小姐我在这》第三章:黑暗的所在(①)

窗户发出清脆的咯哒咯哒声,配合着从西向东快速划过屋檐的呜呜声,让那些并不是很精神的女仆们感受到了冬天独有的味道,那种不经意间就从长长的长裙之下一下子窜进了女仆装内的短暂凉意,冬天总是那么令人讨厌。

但伴随着这让人打冷颤的交响乐一般的声音的,还有轻巧的有力的脚步声,哒、哒、哒。每一声都在述说着其主人的坚定和自信。

迪妮莎·v·贝鲁达尔,贝鲁达尔大公家的大小姐,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公主一样的存在,今天的她,黑色的冬季礼服和银亮的秀发交相辉映着凸显着她精致的面容。

在她的身后,则是放低了脚步声,仅仅落后了大小姐半步之余的蕾莉亚,作为一个贴身女仆,右后方毫无疑问是属于蕾莉亚最最准确的位置,丝毫没有减弱自己的存在,却又将自己的主人体现得淋漓尽致一个贴身女仆,有时候会象征着一个贵族的颜面,但毫无疑问,经过了泰希斯、塞露塔还有西芙大人的躬亲教导之下,原本就被那个奴隶贩子调教得非常成功的奴隶现在已经成为一个非常成功的贴身女仆了。

端正的着装、谨慎的步伐和谦卑的身姿,有着超越平民的压迫感,又有着身为仆人的卑微感,别扭而又合理的诸多表现被浓缩在一个女仆的身上。

这就是贴身女仆在外人面前应有的姿态,除去大女仆长、专属女仆长以及诸多其他女仆长之后的存在,贴身女仆,她的位置甚至比其他女仆长都要重要,因为只有她们才会始终左右在她的主人身侧。

大小姐。女仆们纷纷对着走过的大小姐行礼,尽管这样的场景已经持续了六年了,跟在大小姐身后的蕾莉亚依旧有些不太习惯,不过现在已经能够很自然地表现出自己应该有的气质。

真的很意外,自己已经和大小姐在一起六年了,从最开始的不敢入眠到现在的习以为常,蕾莉亚已经想不起自己多少次地祈求神明不要将现在的美梦打破了。

神明终归是神明,她的虔诚得到了这样的回应,已经六年了。

怀里抱着大小姐的小提琴,今天早餐之前是大小姐的音乐课,今天的乐器是小提琴练习,所以在早晨的时候,蕾莉亚就以提琴课报告给了大小姐。

大小姐的音乐天赋并不是非常的好,但从小的练习却能够让大小姐并不是很好的天赋演奏出非常令人赏心悦目的音乐,毫无疑问,泰希斯教导女仆长是非常好的导师。

贝鲁达尔公馆的正中是如同怀抱着什么的手臂的半弧形楼梯,楼梯之下的正中处放置着名为莫洛克斯的独角兽的精致雕像,这是蕾莉亚第一步踏入这个被她称为天堂的地方所第一眼看到的东西。

莫洛克斯独角兽依旧那么的高傲并且圣洁,高高扬起的马蹄和冲天而起的独角象征着纯洁和胜利,就像是大小姐名字中间的那个符号:v。

大小姐注意到了蕾莉亚踏入这里的短暂愣神,用着细不可闻的声音告诫着蕾莉亚,蕾莉亚,别走神。

啊恩,我知道了,大小姐。蕾莉亚轻轻地咬了咬自己的舌尖,让自己从时间流逝的感慨中回过神来,再一次调整了步伐大小姐的右后侧,仅有半步的差距,左侧是留给专属女仆长的位置。

贝鲁达尔公馆的主馆的大门被打开,淡淡的强光之后,映入眼前的是漂亮的花园和花园中间的喷水池,细腻的水雾在花朵之上飘飞着,形成一层薄雾,这让原本就有些寒冷的冬天,变得更加冰凉。

泰希斯就站在门外,比蕾莉亚都还要规整的动作和着装,泰希斯在门口等待着大小姐的达到,今天的音乐课,虽然不是她来指导,但作为教导女仆长的她必须陪同。

随着大小姐跨过她的问安,迈过她的身侧,占据了大小姐的左后方。

在比起洋馆之后的广阔,前庭的花园就显得十分的小了,小地很快就被大小姐的小提琴声所占据,今天的曲子是《月光之上的云海》,相比起大小姐的中规中矩,明明都是拉出同一个音色的教导女仆拉出的《月光之上的云海》却更加地具备吸引力。

那仿佛将人至于硕大圆月之上的云海的旋律,仿佛音符也因此而获得了短暂的生命,那些一个个的音符就像是仅有着淡淡身影的多彩蝴蝶,互相缠绕着飞向四周,在整个前庭之间来回回荡着,然后晃晃悠悠地向上,最后如同破碎了一般,化作粉末一样的晶莹消散在高空。

蕾莉亚很喜欢这个,她被那种平淡的广阔所吸引着。

大小姐的音乐课程大约有一个多小时,蕾莉亚必须陪伴在她的身侧,真好呢蕾莉亚也有属于自己的小提琴,是自己攒下的小金库里的银币将大小姐之前的小提琴修好之后得到的。

听着教导女仆带领着大小姐一遍又一遍地演奏,静静地等候在大小姐身侧的蕾莉亚,将眼睛偷偷地瞥向了洋馆的大门,即使从这里,也可以看到那精致的莫洛克斯独角兽的雕像。

你是父亲大人给我的礼物,所以,不珍惜的话总、总之,是因为父亲大人才特别放过你的!鼓囊囊的声音,仿佛是有什么塞住了鼻腔才迫不得已发出的鼻音的可爱声音啊,那时候的,说话都带着鼻音的大小姐,现在已经能够演奏出自己最喜欢的音乐了。

蕾莉亚听着熟悉的曲子有些恍然。

不可以走神。严厉的声音,透着不可置疑的威严,甚至能够压制大小姐的威严让抱着小提琴的蕾莉亚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蕾莉亚紧张地抱着大小姐的小提琴,小心翼翼地跟在大小姐的身后,她偷偷地窥视着另一侧的泰希斯,她正用着可怕的眼神瞪着自己。

这样可怕的眼神让蕾莉亚有种想要逃跑的冲动,但是她还是忍住了自己逃跑的欲望,但是那种恐惧,并不是理智能够掩盖的,蕾莉亚不由自主地向着右边多跨了半步。

蕾莉亚!很显然,走错位置也是一种错误的选择,泰希斯的眼神里都快要冒火了,这个女仆虽然说会的东西不少,但是太笨了,不,是太胆小了!这样的女仆怎么可以胜任贴身女仆?无法代替主人补足主人的缺失的贴身女仆,那哪里是贴身女仆?简直就是一个没用的废物!西芙大人是怎么想的,要让这样的家伙当大小姐的贴身女仆?

泰希斯怒目而视,择人而噬的目光让蕾莉亚咬住了自己的下嘴唇,马上加快了脚步,跟上了大小姐的步伐,手忙脚乱地找到了合适的节奏。

但是下楼梯的时候,瘦小的蕾莉亚很显然难以跟上大家的步伐,何况是她手里还捧着大小姐的小提琴?她终究是还是让大小姐的身后看起来变得有些拖沓,如果这是在正式的场合,大小姐估计就会因此而丢了贝鲁达尔家的颜面,这可不是一个刚出道的贵族小姐可以承受的压力。

所以必须,把蕾莉亚调教成一个合格的贴身女仆,这是在大小姐十六岁第一次在贵族聚会上以贵族身份亮相之前的任务。

好在还有六年。

手里抱稳了,如果弄坏了,把你卖给奴隶商人都赔不起。泰希斯一把扶住了因为自己的斥责而差点翻到的蕾莉亚,但嘴上依旧没有饶过蕾莉亚的意思。

一股莫名其妙的紧张感汇聚成一滴滴的汗液在蕾莉亚的手心形成,滚烫的气息从手指尖散发出来,在小提琴木质琴箱上留下了一只手掌的痕迹。

差点就倒下去的蕾莉亚有些后怕地抱紧了手里的提琴,稳了稳身体,蕾莉亚继续跟上了大小姐,但是,仿佛是在鸡蛋之中挑骨头一样苛刻,让蕾莉亚有些不知所措

蕾莉亚,脚步必须要平稳。泰希斯发出了对蕾莉亚的警告一般的指点。

每一个动作都必须标准到令人发指的程度,每一个意外的应对都必须行云流水,每一次问答都必须简洁而又不失礼节,这是非常需要锻炼的。

不过首先吃不消的居然不是蕾莉亚,而是一直走在前面的大小姐,我说泰希斯,你给我闭嘴。鼓鼓囊囊的鼻音带着稚嫩和这个年纪不应该拥有的威严和压迫,她是我的女仆,不是你的。

但是大小姐的反应正是泰希斯所预想到的,可是,大小姐,要知道,一个贴身女仆必须要会很多的东西。

闭嘴!已经无法忍耐泰希斯的啰嗦和强势,大小姐有些恼怒地站定了身子,转过身来,那头漂亮的银发甚至还在空中挥洒的时候,一个和自己差不多的人影一下子靠近了过来!

因为跟得太紧,又没有错开身子的蕾莉亚抱着大小姐的小提琴一下子撞在了大小姐的身上。

《大小姐我在这》第四章:黑暗的所在(②)

威严而又充满了沟壑的颜面的神明,端坐于那云端之上。

人则伫立于他的足下,或是抬头仰望,或是低语沉思,亦或者是收身祈祷。

他们在口中呢喃:

神明呵我就站在您的门内。

坐在殿上的神明呵我向您举目。

仆人的眼睛怎样仰望着主人的手,侍女的眼睛怎样仰望着主母的手,我的眼睛也如此仰望着招抚着我们的神明

直到您怜悯我。

这样的祷词一遍一遍地在蕾莉亚的心里转动着,被命运迫害人深深地信仰着神明,就算神明只有在被陷入危险之后才会被记起,即使祷告也是在这个时候才会被人们运用,但神明的言行,却如同温慈老人粗糙的手一般抚慰着信徒的心,也如同那老人怜悯婆娑的眼一般注视着信徒的眸。

原本被抱在蕾莉亚怀里的珍贵小提琴随着楼梯稀里哗啦地滚落,无论是昂贵的地板还是更加昂贵的小提琴都发出了令人感到心惊胆战的悲鸣,每一次的碰撞都狠狠地戳进了蕾莉亚那幼小的心脏,如同利刃一样在里面来回搅动。

但这些似乎比起现在的事情来说,却显得不值一提。

大小姐的身体很柔软,嫩滑的皮肤甚至比任何东西都要敏感,不曾受过任何的挫折的身体更像是一块随着轻微的摆动都会被大幅度地体现出来的布丁这是蕾莉亚的切身体会,她压在了大小姐的身上,落在了楼梯的尽头。

天呐,仅仅是略微粗糙的布料就足以让大小姐发出割手的评价的大小姐,突然被人从楼梯上扑倒,打着滚,就像是跑轮中的失手的仓鼠一样,在天旋地转之后,蕾莉亚将大小姐压倒在了身下。

突然发生的事情,骤然响起的巨大声响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无穷无尽的沉寂和呆滞,这种事情一直到西芙的赶到才结束,这种事情很显然是第一次发生,无论是大小姐突然被自己的贴身女仆在楼梯上扑倒还是属于大小姐贵重的物品被摔坏,甚至连洋馆的楼梯都被磕出了一个个的缺口,乃至于身边的教导女仆长泰希斯都一脸惊恐和不可置信。

天呐!蕾莉亚!你做了什么!年老的西芙的声音第一次那么的高亢,面前的景象更是让她原本稳健的脚步变得有些混乱,她提着裙角蕾莉亚还是第一次看到西芙将裙角提得这么高,几乎是用大跨步的方式,西芙赶到了楼梯口,快从大小姐的身上下来!哦,天呐,这简直糟糕透了!

难以想象,即使都这么年老的西芙居然在这时候爆发出了这么可怕的力量,她只用了一只手就将幼小的蕾莉亚提了起来,就像是领着脖颈的小猫一样提了起来!

大、大小姐?没事吧?大小姐你怎么样了?泰希斯甚至还有些跌跌撞撞,她抱起了一脸呆滞的大小姐,很显然,大小姐并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她甚至来不及反应,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感觉到被磕伤的额角和被磨破了手肘所带来的疼痛,就已经被之前的那天旋地转给惊得一脸的恐惧,胸膛里的心脏比一头公牛还要具有冲击力,一个劲地猛跳的同时还让四肢变得有些冰凉。

接下来的事情,蕾莉亚完全懵了,被拎起放置到一边的蕾莉亚本能地蜷缩起来,所有人都紧张起来,还没有开始真正踏上应有的道路的大小姐被才上任没几天的贴身女仆推下了楼梯什么的,简直和暗杀没什么两样,尽管大小姐随后的咬着牙齿忍着没有喊出痛来,眼睛里尽是镶嵌在眼眶上的琥珀一般的泪水,如同洒落盘子中的珍珠一般一个劲地打转的样子意外的可爱,但没有任何人敢在这个时候发出感叹。

甚至连大小姐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自己为自己的贴身女仆说了几句话之后就被自己的贴身女仆推下了楼。

在几番确认了大小姐只是擦出了几个伤口之后,担心不已的女仆们才稍稍安下心来,这才记起来这件突发事件的另一个源头蕾莉亚。

蜷缩在一边的蕾莉亚就像是受到了惊吓的刺猬一样卷成了一团,头和腹部都被背脊和四肢紧紧地保护起来,身上的伤痕比大小姐身上的还要多,左手的关节开始淤肿,青紫色的凸起,说明了最开始她是怎么样垫在了大小姐的身下。

蕾莉亚从背后推倒了大小姐,却比大小姐先落到了楼梯上,垫在了大小姐的身下,随后乱七八糟地滚落之后才将大小姐压在了身下,仿佛是蕾莉亚保护了大小姐一般。

真实的情况谁都不知道是怎么样的,看到这个事情发展的,除掉几个路过的清扫女仆之外,就只有教导女仆长泰希斯,仅仅是个魔法师的她,完全没有那样敏捷的反应能力,在大小姐和蕾莉亚滚落的时候,她伸出了手,但是却抓了一个空,直到两人翻滚到了楼下,她都没有收回手,突然抓空的手让她的心脏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仿佛下一刻就要从喉咙里爆炸开来一样,她甚至说不出话。

但千恩万谢,大小姐无碍只是身上有了一些擦伤而已。

倒是蕾莉亚浑身的伤口蜷缩在一侧瑟瑟发抖。

不需要争辩,也没能力去争辩,蕾莉亚是无意的,好不容易追上队伍的她一下子撞在了突然停下来的大小姐身上,完全是无意的,但是,错了就是错了,无关原因,奴隶如此冒犯主人的后果。

蕾莉亚知道,甚至比在场的任何人都知道那个男人曾经在牢笼之中用鞭子抽死了一个咬了他手一口的仅有七岁的小男孩。从清脆的嗓音到沙哑,再到混着水渍声的充满了血腥味的破音,最后到无声的垂泣和悲鸣的哀求,以及只有鞭子响彻整片黑暗的无声。

体无完肤的幼童,在地上被拖出一道血印,将那小窗口唯一能够照射到的巴掌大的地方斑驳之处染得不堪入目。

伤害了主人的奴隶,毫无疑问,必死无疑。

突然发生的事情,周遭的惊呼和慌乱,在最后重归寂静的无声和大小姐偶尔传来的痛呼声混杂在一起,如同黑白相间的漩涡,将蕾莉亚卷了进去,她不敢去想象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这些让她至今才想起的曾经被囚禁被虐待被当做玩具一般把玩的日子。

之后的事情,已经不是蕾莉亚能够知道的了,蕾莉亚只能够一个劲地重复着对神明的祷告,瑟瑟发抖地任由别人摆布

这里不是天堂,只是一个类似于那里的乐园罢了,因为蕾莉亚自己都没有想过,在这个地方也有这样的地方。

来回只有几步,三面都是冰冷粗糙的墙面剩下的一面是锈迹斑斑的铁栏杆,上面悬挂着巨大且沉重的锁。

这里是女仆犯错误反省的地方,同时也是决定了犯错的女仆所要面临的命运来临之前等待的地方,而这些错误,往往都比较严重。

现在,蕾莉亚就在这里,周遭的一切空空荡荡,这里甚至连那一点点的小小窗口都没有,周遭尽是阴暗和潮湿,肮脏的硬木板上只有一层不满了尘埃的床单,原本居住在这里的居民,那些和猫一般大小姐的老鼠,人立起来,瞪着猩红的眼睛盯着突然被关进这里的蕾莉亚。

果然,那些被深深刻在灵魂里的,骨头里的东西就算被安抚被冷藏,最后,终究是还在那骨头上、灵魂里!蕾莉亚缩在了那脏兮兮的床铺上的角落,墙面的冰冷让蕾莉亚甚至不觉得这是春天。

果然呵

美梦终将会破碎,那些碎片无论如何都无法被捡起来,从指尖划过的时候还会深深地划出无法治愈的伤口。

果然呵

命运的犬齿一定会露出,那从深渊中的低吼将天使都拖入堕落的深渊,人们从未挣脱过那些锁扣,即使将神明的使者拖下凡尘。

蕾莉亚突然想起了不知从哪里看来的东西,那一字一句都在向着神明质问的语句,那种从高空坠落的天使对神明的质问。

这个地方比自己最初所在的地方还要冷,还要拥有难以言喻的酸楚。

这里的四周没有同伴,没有低声的呻吟和高昂的悲鸣,没有泠泠的垂泣亦没有声嘶力竭的悲痛,更没有那在罪恶的深渊中给予蕾莉亚对神明的信仰的书籍和来自窗口的阳光。

陷入贫苦的人们会对神明有着无尽的信念,苦于战乱的人们会对天堂有着无穷的执着,蕾莉亚一遍一遍地在心里告诉自己:神明呵我就站在您的门内。

坐在殿上的神明呵我向您举目。

仆人的眼睛怎样仰望着主人的手,侍女的眼睛怎样仰望着主母的手,我的眼睛也如此仰望着招抚着我们的神明

直到您怜悯我。

获得过可以揽住风的自由,得到过自己所能够拥有的小小金库,对着温暖的臂膀撒过娇之后,蕾莉亚忽然就觉得,自己失去了黑暗那不知年月的耐心。

她想要回去回到那个柔软的床铺里好好地睡一觉,然后醒来,和西芙大人说上几句话,看到泰希斯走过来就一溜烟地跑掉,然后钻进安娜婶婶的怀里,抱怨泰希斯的可怕。

《大小姐我在这》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大小姐我在这即可哦~~亲,不要忘记关注哦!

Copyright © 2017-2018 www.xinqu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区玩手游下载 版权所有

 

新区玩手游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