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慕容心澈全文阅读-职业操演外传奇迹奏曲免费阅读

慕容心澈全文阅读-职业操演外传奇迹奏曲免费阅读

2019-05-14 16:16:19来源:互联网发布:慕容心澈

慕容心澈全文阅读,作者是慕容心澈的小说职业操演外传奇迹奏曲完整目录免费阅读,职业操演外传奇迹奏曲免费阅读小说。立誓要与对自己而言最重要的人再度相见,慕容心澈遵循承载过去那个人记忆的纸条踏上了遍布遗迹的群岛,遗迹群落。本打算在这里一边探索遗迹一边寻找自己要找的人的信息的慕容心澈、结果与怀抱同样目的的青

慕容心澈全文阅读-职业操演外传奇迹奏曲免费阅读

职业操演外传奇迹奏曲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职业操演外传奇迹奏曲》5:双骑初阵

拉碧尔辛市中央位置,中心大广场。这是位于城市中心的位置,对市民们来说,这里算是一处城市标志性场所。而此刻,诺大的广场已经挤满了人,就像是全市的人都跑出来了一样。

在人群的中央,是一方被围起来的正方形擂台,深色和浅色的方块彼此交错衔接,让这片舞台看上去就像是放大了数倍的象棋棋盘一样。

上方,两道人影的交锋以穿着厚实铠甲的人的无悬念获胜宣告结束。

咕唔嗝!

掐住眼前这个人的脖子将他高高的举起,坂冷漠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像是在丢垃圾一样朝着围在周围的人群丢了过去。

看着围观着的人在挑战者再度被击败而被丢过来的同时,因为内心的害怕而瞬间散开,但是脸上又带着极为不甘和愤怒的表情,坂的嘴边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他很享受现在的状况,唯有自己一人孤高的力量,以及周围人们无可奈何的怨恨目光,就像是对自己强大的衬托一样,让他的笑容更加放荡不羁。

这一次的任务,我一个人就足够了!为了得到那股力量,我在所不惜!

哪怕得罪了很多人也无所谓,毕竟自己已经入手了珍贵的情报。只要利用这个情报,自己将会拥有最为强大的力量。

而要想保证事事风调雨顺是绝对不可能的,只能够自己动手!

事后报复?谁会去想这种事情?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人们只会选择闭嘴,深知这一点的他无所畏惧。

刚才被丢下去的那个人,身体被大面积的烧伤,同时身上也存在着不少利剑划过,刺穿的痕迹。造成这两种不同伤势的元凶之一,在坂的周围灵活的转动着,化为产蓝色的虚幻长蛇,朝着周围围观的人们吐着火炎的蛇信,而另一个元凶,则是被他握在手中,尖锐的锋芒和它的主人一样冷漠的看着周围的人。

那是纤细且扁平的剑类武器,看上去比起砍击更适合突刺。

细长的剑身以黑色为主体,红色的符文化作点缀,散发出一阵让人畏惧的魔力,护手部位呈亮黑色,散发着不详的气息,加上顺着剑身不断滴答下来的鲜血,让这把剑显得格外的血腥。

【魔焰击剑】赫伦汀

【苍炎铠骑】坂所拥有的,由古代职业者之中的副职业之一侏儒铁匠所打造的,具有魔力的火炎属性细剑。

至于火炎长蛇,则是凭借他自身所拥有的异能【魔力塑形】和魔法结合而召唤出来的魔法生物。

拥有两种强大的力量,怀揣露骨的野心,在火炎和血剑彼此簇拥下的恶劣骑士,朝着周围发出了嘲笑:

怎么了?就这样子结束了?没有人了吗?如果是没有人的话,虽然早了一点能麻烦你们让开道路吗,现在在场只有我一个人能够领的任务了吧?

毫不留情的嘲笑,因为看着周围这些人的躁动和不安而显得更加肆无忌惮。刻意的享受着眼前这一幕,坂并没有立刻做出行动。

但是在数分钟之后,他总算是收起了装出来的耐心等待,朝着前方迈出了一步。

没有办法了呢还以为能够更加让我开心一会儿啊、真是感到失望啊、

不屑的看着周围的职业者们,坂渐渐靠近擂台边缘。

看着他走近,人群渐渐骚动起来。

对于那个人的力量,他们即有不甘,也有忌惮,但很快,他们的目光就被坂身后的某处吸引了过去。

在坂的身后,不知从何时开始站着一名少年。

说是少年有些不太正确,介乎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成长脸庞,加上不为人知的经历所锻炼出来的沉稳,让人难以准确的判断出他的年龄,但是从他的打扮来看,他应该是一名【骑士】没错。

换而言之,在这个只限【骑士】职业的擂台上,这个人有资格参与这一次的竞争。

但是在场却没有一个人知道他到底是谁,属于哪个团队的成员。

作为骑士却做出背对对手的举动,你难道是打算让你的剑哭泣么?

看着就在自己面前的铠甲之躯,刚刚到达广场擂台的心澈走前了两步,在其身后平静的说着。

然后,他感受到前面那道人影的脚步停了下来。

坂缓缓的转过身来,脸色多出了一丝阴霾。

这个人完全是生面孔,也就是一名新人。

一个无名的小角色居然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坂在生气至于也感到相当的好笑。不过与之相反的,周围的群众似乎都对这名突然出现在这里的少年寄予厚望。

因为他至少敢于站出来,仅此一点就足够了。

你是谁?是新人的话,还是不要管事比较好。

坂的脸上,表情显得阴冷而刻薄,开口威胁着。

抱歉,我这个人有点小任性啊、现在我要挑战你,争夺这一次的遗迹攻略任务,你不会有意见吧?

心澈右手按在了左腰间长剑的护手上,将长剑抽了出来,随意的垂放着右手对眼前的人说道,两个人在这个被人墙围起来的场地上对峙着。

恶劣的竞争者,脸上的笑容因为眼前这名少年说出口的话而停滞,随后,笑容的内容从不屑变成了残忍:

说的不错嘛那么就不多废话了!

伴随着声音,人已经以极高的速度逼近过来的坂,手中的赫伦汀笔直的朝着心澈的胸膛刺了过来。

然而途中,心澈手中的长剑却就像是早就料到这一步一样,将这一剑挡了下来,显得从容不迫。

心澈眼中红光闪动,眼神无畏的与对方对视。

还真是危险的一剑啊和听说的一样。

哦~攻击被阻挡下来,明显没有料到的这么一幕的坂,脸上的表情稍微起了变化,随后略微后退,第二剑改为了劈砍再度攻了过来。

纤细的长剑,剑身具备了突刺以及劈砍两种性能,具有自如切换的自由,不过比起强化了单一性能的长剑来说,在威力上就稍显不足了。

无论是力度也好,还是所能够造成的伤害也好、和长剑对比都没有足够的威胁性。

所以第二剑,尽管是劈砍,但依旧被心澈成功的用剑挡下,而且表情,还是那没有什么改变的平静无波。

真是简单就能够预判的位置,稍微认真一点怎么样?

平淡的声音,仿佛已经看穿了对方的所有动作一样,心澈平举长剑看着坂,双眼之中闪烁着的红光略微加重。

属于心澈的异能【轨迹预判】,发动。

视野之中,遍布着无数虚幻的弧线,这些弧线意味着对方的及进攻路线,但是因为全都是虚幻的,意味着这仅仅是有可能的进攻路线而已。

不知道对方的动作是什么,就完全无法判断对方的攻击路线,这些虚线也将没有一条会变成现实。

【轨迹预判】只能够预判有可能受到的攻击的所有可能的轨迹,但是却并没有预知未来的功能、到最后还需要使用者自己的判断。换句话说,并非是相当出众的能力。

然而对于骑士来说,这种能力却是相当的出色。

心澈简单的挡下对方的攻击,在围观者看来,那即代表着一名能够和坂抗衡,甚至超越坂的实力者已经出现。虽然不知道他的身份,但是这并不妨碍围观者们的热情逐渐高涨。

是吧你说的没错,是稍微有点高兴得太早了。

对于心澈的话,坂点了点头:

我不知道你的把戏是什么,不过,那也结束了!

认真起来的眼神,带动着疯狂的执念,在坂的身上催生出了苍蓝色的火炎,就连赫伦汀上都借此染上了淡淡的苍蓝色。

元素系【魔法骑士】

响起在那个办公大楼里面已经得到的情报,心澈轻声说着,同时举起长剑。

一连串的胜利导致对方过于自信,所以攻击也显得吊儿郎当。

然而这一切在心澈的挑拨中玩笑般消失不见,对方的气势很明显不一样了。

心澈眼中红光闪烁!

铛!

这一回,长剑勉强的挡住了赫伦汀的劈砍,摩擦着火花之中,心澈险而又险的将剑架开,随后灵活的朝一边滚开自动冲过来的火蛇,接着再度艰难的接下坂再度劈下来的一剑。

异能的判断速度虽然能跟得上对方的行动,但与之相对的,它会吞噬心澈的精神,同时也难以应对接连而来的攻击。

运用自己的能力和剑术交替着发出攻击的坂,其攻击被心澈一次次的化解。两个人之间的剑刃交接迸发出点点火星。

被苍蓝色的炎蛇挡住去路。在挥剑将炎蛇劈开的同时,坂的攻击好整以暇的从火焰后面朝着心澈袭来!

啧!

还有第三次哦!

赫伦汀被接下来的瞬间,坂略微后退同时制造出新的苍蓝色的炎蛇阻碍心澈的行动。在心澈应付炎蛇的瞬间,坂的左肩甲上,那如同犀牛角一样锐利的独角在主人的驱动下,凶蛮的朝着心澈撞了过去!

没有拖沓的连续攻击封印了心澈的进攻节奏,在心澈没来得及躲避的时候成功命中心澈。

唔!

猛烈的冲击袭来,遭受到撞击的心澈,无法承受撞击所带来的力道而被硬生生的撞飞,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啧,躲开了致命的攻击了么?还真是灵活啊。

左肩膀上的独角没有出现血迹,刚才的轮番攻击中仅仅只有撞击成功的让心澈受了伤,至于用角刺穿心澈这一目标则并并没有达成,坂露出对这一结果不满的表情。

喂,还可以站起来的吧?如果刚刚说想要和我竞争任务的人就这么随便倒下去的话可是不行的啊、万一再来,一个或者更多像你一样的家伙的话就糟糕了。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陪着你玩无聊把戏。所以拜托你做一个好的榜样,让人们知道闭嘴是怎么做到的吧?

毫不留情的话说着的同时,坂冷冰冰的用剑指着心澈再度直刺而来。

呜!

心澈调整着紊乱的呼吸,拿出了十二分的精神,为了避开突刺而来的剑而大幅度的朝着后面闪躲,拉开距离后做出下蹲的姿势,紧跟着脚用力在地上一踏,同时右手紧握长剑收到腰侧,朝着追击而来的坂冲过去。

长剑配合着时机划出弧形的轨迹。在东方的某些区域流传着被称作拔刀术的技术,是利用一瞬间腰部的爆发力所引发的巨大力量而攻击的技术。据说似乎只是适用于刀上面,但是此时,心澈也成功的使出这一项技术。

当然,那仅仅是在动作上类似而已,其内在却完全不一样。

一击定胜负!

两者的攻击在各自的轨道上疾驰。

时间在决定出胜者的瞬间静止。

认输吧坂,是你失败了

一瞬间爆发的力量,让心澈手中的长剑切入到坂身上的铠甲之中。虽然只是铠甲被砍,但对坂来说这已经足以构成威胁,所以他被迫停下了攻击,赫伦汀在逼近心澈额头的前沿停下,没有继续前进。

一瞬间,仿佛是和死亡擦肩而过一样,如果继续下去自己就会死的错觉萦绕坂的心间。

死了的话自己的欲望也会破灭,必须避免这最糟糕的结果。

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坂没有了任何动作,僵直了身体。见坂没有别的动作,心澈也收起了长剑。而随着心澈收起架势,坂似乎承受不住刚刚心澈所散发出来的压力一样,跪倒在了地上,冷汗从额头不断滴下。

心澈略松了口气,但也觉得心有余悸。

差之毫厘。如果自己慢了一瞬,或者对方快了一瞬,结果将会完全相反。

希望不会将对方逼急了吧不过,接下来要怎么办?

心澈自顾自的认为一切已经结束而转身寻找现场的负责人

结果

将观众露出了表情误以为是对自己行为的惊讶,心澈并没有留意到,在身后已经爬起来的人影,脸上露出残忍以及讥讽的笑容,以及在他身边,那不断摇曳着的苍蓝色毒蛇。

獠牙,随即猛然咬下!

《职业操演外传奇迹奏曲》6:遁走

森林之中,等待已久的三个人正在迷彩服的帮助下,小心翼翼的朝着眼前一小块空地移动。在那里,刚刚从草丛中钻出来的巴掌大天蓝色小鸟正拍动着翅膀,随时有可能再度离地起飞的样子。

这一幕,让三个人同时加快了行动的速度。

这只名为鸿运雀的特殊鸟类,必须在今天抓住。他们为了它等了太久,不能放过眼前这种重要的机会。

抓住空隙朝着前方发动袭击的三人组的其中一人,在行动的过程中身体化为了猫之异形,朝着这只小鸟探出手去。尽管有可能因为上面的猫爪而使得目标对象受伤,影响之后卖出去的价格,但是那个人现在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

然而,在他还没得手之前,突然而来的巨大力量,从侧面毫不留情的将他撞飞了出去。蓝色小鸟收到了惊吓,扑扇着翅膀回归天空,而后,那片空地上,取而代之的,一名穿着黑色紧身衣,以及白色牛仔裤,年龄大约在十四岁左右的少年,手中握着一把长剑,保持着将人用膝盖撞飞出去的姿势单膝跪地的姿势,在消除了所有冲击力之后缓缓的站了起来:

听说有人正打算在这里偷猎珍惜的猛兽啊果然瞒着其他人出来查看一下是正确的。在别人进行任务的地方搞事情,我可是会很头痛的啊、

眼神之中闪动着红色光芒的短发少年,用剑指着另外两名偷猎者,平淡的说着:

是打算自己放下武器去和外面守着的大叔们自首呢,还是都是那和那个同伴一样被我踢晕好呢?选一个吧?

一招踢晕,需要的是超高的技巧和恰到好处的力道,眼前这名少年年纪轻轻就能够做到这一地步,两名偷猎者心中感到惊讶的同时,也因为好事被一名比自己年纪小的人所破坏而恼羞成怒,不约而同的将手中的猎枪对准了少年,开口威胁道:

混蛋!虽然不知道你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但是,区区一个人而已,居然敢对我们的行动进行阻挠,做好成为猎物的准备了吗?

对面的少年不为所动,摇了摇头,伸手指了指两个人身后的位置: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老实说,有些痛,而且有些痒诶

说什么呢这个小子

是被我们的枪吓傻了吧?区区一个拿着长剑的古代职业者、呃!

第二个开口的人,话才说完就感到背后似乎有什么在顶着自己的脖子,至于他的同伴也一样察觉到了异样。

那种感觉,似乎是两个空心管状物的样子。至于是什么

答案在他们耳边响起:

别听那家伙乱说,只不过是麻醉枪而已,那么晚安

这是两名偷猎者,最后听到的声音。而后,他们的视野变成了黑暗,朝着前方扑通一声倒下,露出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他们身后,穿着淡蓝色短夹克,还有白色短袖衬衫,以及一条粉红色热裤的少女。

她的手中,两把白色的【诺赛亚工房】定制冲锋枪【白鹭】,其枪口闪动着危险的光芒。

对着他们一人一枚麻醉弹么?不会剂量过大吧?

少年想着的同时,眼前的少女微微一笑,然而身体周围却一瞬间冒出了漆黑色的怒气:

哟,轻松搞定了嘛、苍耶。

隐约感到不妙的少年伸手打着招呼,试图掩盖自己的不安。

嗯,是啊。很轻松呢!啪!你以为我会这么说着然后和你击掌庆祝吗!你个擅自行动的大白痴!

少女无视了对方掩盖不安的意图,一口气戳穿了少年的伪装。

我说你啊,在赶过来的路上就一再说了,别一个人乱来,别一个人蛮干,注意一下自己的安全,异能并不是万能的,你这家伙,到底是过于天真还是脑子进水堵住了啊,到底记住了多少了啊!混蛋心澈!

在解决了三名偷猎者,并且将他们交给了当地的有关部门后,走在森林小径上的少女,毫不留情的指责着少年:

到什么时候你才不会这么乱来啊!非得我用暴力手段你才回记住吗!?

好了,别生气啦。到最后不是没事情吗?

被称呼为心澈的少年笑了笑:

我有听你的话啦!只不过,因为你那个时候露出来的表情有些伤心,结果身体不知不觉得就当是话说回来,明明是生气的样子,说到底还是在担心我嘛,真是温柔啊,苍耶。

温柔、我说啊人家在这里数落你,你到底在脑海里面想着些什么东西啊!

不经意的话反而让少女的脸颊升起了害羞的绯红,手中的枪托对准了少年的后脑勺砸去,而察觉了自身危险的少年,则是惊呼一声,转身朝着深处跑进去,两个人一前一后,不断地追逐着,消失在了森林的黑暗之中。

这就是少女也即是苍耶,在看到心澈离去后脑海里所回想起来,两个人一年前重逢时候发生的事情。

从那个时候开始,苍耶就在想,这个即便听话了也没有什么改变的家伙,将来会不会出事,因为他是只要脑子发热,就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的人,尽管一直以来都幸运的化险为夷,但还是会让人感到担心。

苍耶怀着浓浓的担忧,同时耳畔边传来了忽远忽近的呼唤声:

苍!、耶!、喂!苍耶!

苍耶姐!苍耶姐!

在被人重复的呼唤自己名字许多遍之后,苍耶才猛然回过神来。她这才发现,陷入到回忆之中的自己,刚刚居然是在发呆。

话说,我发呆了多久了

你搞什么啊?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发呆裴罗洁看到苍耶总算是对自己的呼唤有了反应,这才松了一口气,而在自己身边的露蒂娜也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在苍耶自己没有防备的时候死死地抱住了苍耶的脖子。但和平常不同的是,她并没有表现出那种死缠烂打的言行,而是担心到眼角含泪:

呜呜太好了,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蒂娜酱?啊、我没事的,害你担心了。对不起。对了!快告诉我,我发呆了多长时间了!?蒂娜!快告诉我!

苍耶摇晃着还在因为害你担心了这句话而陷入到某种糟糕的妄想状态之中的露蒂娜的肩膀,焦急的询问着。然而露蒂娜此时的状态显然无法回答她的问题,所以苍耶又将目标锁定在了裴罗洁的身上。

有一会儿了,你以为从你的朋友离开后都过了多久了?真是、害别人瞎担心、

裴罗洁的话对于苍耶来说毫无意义,她最关注的是时间问题。

有一会儿了吗?不行!现在必须走了!

苍耶将露蒂娜从身上抱了下来,同时离开沙发,笔直的朝着门外走去。裴罗洁在后面追了上来,一口气超过了她,站在苍耶的面前:

你干什么去?

我得去看他。那个白痴,指不定会做出什么让人担心的事情出来!

苍耶焦急的说道,但是这个要求,却被人阻止了下来。

你现在去有什么意义吗?刚刚才让我们两个人那么担心的你,现在有资格去担心别人吗?

裴罗洁严肃的问道,苍耶一时间语塞

别做会让更多的人担心你的事情出来。我想你的那个朋友也不一定会愿意让你去的。而且,就我来说,我也不希望一个刚刚才发呆到让人担心的人出去到外面。

裴罗洁语重心长的说道,苍耶耐心的听完了她的话,最后再度前进,越过了裴罗洁:

抱歉让你们担心了不过即便是这样子,我也必须赶过去。那家伙不知道会不会乱来或者是大意,我必须跟过去看看c才行,真是不好意思

自己现在必须知道心澈家伙在干什么,不然自己根本安静不下来。

毕竟是从很久以前就在操心着了,要想就这样放心,对于苍耶来说真的很困难。

你、唉说什么都不会听的吧?你这个人,就是爱操心过头了裴罗洁叹了口气,伸手按了按太阳穴,但是没有继续阻止她好吧在城市的中央广场,快去吧!

偶尔也会被那家伙这么说呢、谢谢。

知道裴罗洁不会再阻止自己,苍耶走向门口,眼角瞥到了露蒂娜那担忧的表情。

放心好了,我会回来的,很快。那么我出发了、

走出门口的苍耶,在确认了一下方向之后,快步的朝着广场跑去。

实际上,从【艾欧工作室】到达广场时间并不用多久,再加上这个地方苍耶比心澈要熟悉的多,知道一些捷径,所以很快的,她已经接近了广场。

广场上,两个人正在对决。

熟悉的白色身影在对方攻过来的时候有些狼狈的进行着闪躲,但是后来却被对方用肩甲直接撞中,虽然避免了被肩甲上的角贯穿这样子的致命危险,但是那绝对是受伤了。

可恶这家伙、

身穿深颜色的铠甲,那名男子毫无疑问的就是坂了、苍耶心中升腾翻滚着怒火,让她抽出了腰侧的双枪,但是,在即将行动的时候,想起自己所处的位置的时候,苍耶再度取回了冷静。

如果在这里乱来的话,会演变成什么样的后果?

有可能被对方拿来大做文章也不一定。对方用恶劣的手段排除竞争者,打算独占遗迹的攻略权力,所以无法想象得出这样子的人,接下来还会有什么出格的举动。正因为这样,所以苍耶选择了静观其变。

心澈顶多是受了伤,但是还不到没法行动的地步。而且很快,心澈就做出了反击,就连苍耶也不曾见到过的攻势,逼停了打算下重手的坂,打消了对方战斗的意志,取得了挑战的胜利。

这一幕,都被苍耶看在眼中。

他胜利了,换句话说,任务就是属于他的了。这样子的话

纳他加入自己的工作室,将任务从私人转为公有,集合所有力量攻略遗迹。正在苍耶这么想着的时候,心澈的背后,原本因为没有了战意而跪在地上的坂再度站了起来,火炎长蛇从他身上冒出,张开大口对准心澈背后咬了下去!

糟糕!

苍耶差点叫出声来。心澈的异能只有在眼睛能够捕捉到的情况下才能够发挥作用,也就是说,现在背对着坂的心澈无法不知道这一件事情。

周围的人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因为谁都没有想到,坂居然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卑鄙的发动偷袭。

他的脸上,此时有的只有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疯狂笑意!

这家伙!

心澈显然也是有所察觉,但是等到他做出反应已经是来不及了,苍蓝色的长蛇直咬而下!

站在这里的最后一个人才是胜利者,给我记住这一点吧,天真的家伙!

苍蓝色长蛇的控制者,发出了疯狂的笑声,但是从侧面而来的攻击,却逼迫他不得不放弃这一次的机会,转而控制火炎长蛇围绕在他身边保护自己。

两发子弹,被火炎长蛇的火炎困住,随后掉落在了地上,发出当啷的响声。紧接着,持枪之人乱入到了广场中央。

到此为止了,卑鄙的家伙!输了居然耍阴招,这种做法,真的让人看不下去了!双手持握着白色的冲锋枪,苍耶穿过了人群,出现在了场地之中。

苍耶你怎么来了!要是我没有来的话,你早就死了!眼神瞪着坂生怕他又做出什么事情出来,苍耶回答心澈的话的同时,也不敢有丝毫的放松。

谢谢谢、抱歉,让你担心起我来了、

心澈回想起刚刚的一幕,连忙道歉。对于心澈的坦然,苍耶也没有其他的表示,而是继续看着坂:

发出挑战的人是你、输了却用这种卑鄙的手法来取得胜利吗?看样子,你比我这个爱令人操心的骑士朋友还过分呢。

【白鹭少女】么来了个麻烦的家伙了呢

坂阴冷的看着苍耶,随后后退了一步

想不到居然会和那个【杂物出租工作室】扯上关系啊。切、可恶!

周围围观的人之中,也有刚刚菜反应过来的人。此时都因为之前坂的卑鄙行径而怒视着他,给坂增加着无形的压力。

明白到形式对自己不妙的坂,做出了最直接的选择。

好吧!搅乱我的计划的骑士啊,你最好祈祷能够平安的完成攻略,或者是不要在路上出现什么幺蛾子吧!任务的所有权,权且交付给你!

一面说着诅咒的话语,坂身上燃烧着苍蓝色的火炎,并且火炎迅速的膨胀开来,将他的身形隐藏在其中:

想要逃走么!别想!被对方那卑鄙的行动激怒了的苍耶,不断扣动双枪的扳机,子弹接连射出,朝着火炎而去。

密集的弹幕,被火炎包容而下,也有部分穿过火炎,随即消失不见。而在消失不见之后不久,火焰中间,便传出了坂痛苦的叫声。

看样子,是利用传送魔术想要将自己传送走,但是却连同子弹都一起传送过去了吧,因为这样所以才会受伤。

但是即便如此,对方的魔法杖也没有出现丝毫的紊乱。而在那之后很快,火炎一口气发生了膨胀现象,在广场中央砰的一声炸响而开,而身处其中的人,已经消失不见了踪迹。

亲眼目睹了这一幕的苍耶,不甘心的咬着嘴唇:

被他溜走了吗?切,真是一个麻烦的魔术啊

原本打算用射击的方式扰乱对方的魔力,想不到即便如此对方能够顺利遁走,以后需要在这方面多加小心了啊。

苍耶愤恨的跺了跺脚后,心中的不满和怒火才勉强压了下来。将【白鹭】收起,苍耶转过身,皮笑肉不笑的看向了心澈:

那,现在来清算一下吧、对于你这家伙给我带来了麻烦,还让我为你担心甚至最后还得替你收尾的这件事情,你有什么合理的,让人信服的解释吗?骑士?

故意将骑士两个字的音咬的非常清楚,苍耶的话让心澈产生了罪恶感和不安:

你先冷静一下苍耶、冷静一下好么

差点将自己的生命毫无意义的浪费掉的你,叫我怎么能够冷静的下来啊!给我好好的反省一下啊!

对于心澈将自身置于危险之中,结果却轻敌导致出现危机这一件事情的不满,苍耶朝着心澈大喊着,流露出浓浓的担忧。正是因为她说的事实是,所以心澈也没有办法否定,只能尽量想办法安抚少女的情绪。

在两个人陷入争论之中的时候,广场周围围绕着的人群,其中一部分突然朝着左右两边分开,形成一条通道。一名年过六旬,身穿灰色长袍的老者手中握着一卷古褐色的卷轴,在数名随从的护卫下朝着广场中心缓缓走去。看着两个陷入胶着状态的年轻人,老者轻轻的发出咳嗽声:

咳咳

啊!

嗯?

苍耶和心澈同时对这声咳嗽有了反应。

苍耶在看到老者的瞬间,连忙闭上嘴巴乖乖站好,之前的脾气完全收敛一空;心澈也有样学样的不再说话,跟苍耶一起并排站好,等待眼前这名老者开口。

虽说初来乍到,心澈并不清楚这座岛上的规矩,不过在其他地区进行过多次任务的经验告诉他,这名手持卷轴的老人,十有八九,就是这一次竞争任务的发布人。

恭喜你。隶属于【艾欧工作室】的年轻新人,

眼前这名身穿土褐色长袍,明显是古代职业者的和蔼老人,说出口的第一句话就让两个人摸不清头脑。

心澈和苍耶互相看了看彼此,都不明白这名老人话中的意思:

我是已经加入过一年的人了应该不是在说我吧?心澈,难道说你在路上顺便还完成了注册?

苍耶一脸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要瞒着我的表情,不露痕迹的瞪视心澈。之前的怒气仿佛在以另一种形式表现出来,让心澈搞不明白对方到底是在以他的安全,还是在以他给团队带来的影响。

但心澈对于老者的话也是一头雾水:

怎么可能?我初来乍到,根本不认识路。找到这里都花了很长时间了,哪有时间去做别的?

那现在又是什么情况啊?

你问我?、我怎么可能会知道啊!心澈白了她一眼说道。

两个人的交流让老者也产生了不确定的困惑,谨慎的开口问道:

诶?年轻人难道说,你不是【艾欧工作室】的新人吗?

虽然我确实和【艾欧工作室】有所关联没错,但是我尚未进行过注册。会不会是有什么地方弄错了?

心澈自己也相当困惑,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帮忙解答了问题。

没有弄错哦,心澈。还有崔史文先生也是。人群之中,背后背负着漆黑色斧枪的女子缓缓现身。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不过,心澈却记得,对方和苍耶一样隶属于【艾欧工作室】的成员,名字,记得苍耶是这么称呼的

裴罗洁。

《职业操演外传奇迹奏曲》7:落幕

裴罗洁!你怎么来了?

意外出现在这里的人,让苍耶有些惊讶。

裴罗洁看着心澈解释起了来龙去脉:

因为帮助心澈到市政厅完成了团队成员注册的人,就是我啊。有【铭牌】的注册资料以及在其他地区的任务信用度记录,虽然动用了一些门路就是了,不过结果还是轻松搞定了!注册完成的速度比我想象的还要快,想不到慕容心澈,这个名字还算是小有名气的呢,嘛,就算是一个额外的好消息吧?总之事情就是这样了,心澈,你已经是我们团队的成员之一了。

门路这件事情我可没有听说过啊,你在市民登记中心那边有人这种事。

呵呵,这种事情并不算太重要啦。而且,这一次也是因为对方欠我一个人情,所以才会同意这么做罢了,可没有下次了喔

走后门这种事情、一次就够了吧话说,走后门的话就不要再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啊!

心澈对于裴罗洁,莫名的感到一种钦佩。

敢于将走后门这种事情大胆无谓的说出来的,在这里大概也就只有她一个人了。

该说是无谋呢,还是自信呢?

不过周围的人似乎并没有对此产生什么反应,换句话说这种事情围观者并不在意。当然,或许也有可能是没有反应过来的缘故。

是是这样子吗?

名为崔史文的老人,依旧用浑浊的双眼看着裴罗洁,裴罗洁很快点了点头做了回应:

是的,没错。刚刚才发生那样子的事情,也不会有人会愚蠢到用这种手段来获取任务吧?

仔细想想,在坂利用相当过分的手段妄图独占任务的现在,再用什么卑鄙的手法获得任务只会当场被人指责而已,自然不会再有人乱来了。

不过让心澈比较在意的是,既然可以预见这样的局面,那为什么不等到一切结束后再去登记注册呢?

这么着急,甚至不惜为了我而用掉一个人情,是有什么非这么做不可的理由在吗?

不过他的想法并没有阻止这个世界的转动继续下去。

嗯,你说的也有道理!

得到了对方肯定的答复,崔史文露出了释怀的表情,面对广场上聚集着的人群大声说道:

那么我在这里宣布。经过竞争之后,以【骑士】的身份赢下了竞争的最终胜利的年轻人,其所属的团队【艾欧工作室】,顺利获得了这一次,对于【圆桌试炼】遗迹的攻略任务!

感觉自己是【艾欧工作室】的一份子这样子的事情,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已经成为了既定事实了。

这一切发生的太过于突然,所以心澈对此也没有任何现实的感觉,就连一边的苍耶也是一副傻愣愣的样子,显然她也没有弄清楚状况,许久之后才放弃了一样说着:

啊,算了。怎么都好了。

这句话怎么听都是已经放弃在这件事情上继续追究下去的意思。

喂喂这件事情放下了的话,那不就意味着另一件事情又要不妙啊。

想到一旦脱离了某事的束缚,对方就有可能继续追究另外一件事情的时候,心澈此时的心中,只充满想要让现在永远持续下去的念头。

然而,其他人并不知道他心中的这种想法。

崔史文老者的宣布刚刚结束,在周围围观的人潮之中顿时爆发出了犹如浪潮般的掌声,同时还有不少人发出的感慨:

干得不错嘛,这个新人小子!

看样子,杂务出租工作室也总算是多出了一个能看的人了啊,稍微值得期待一下了啊。

各式各样的祝福和感慨让人应接不暇,大概是之前心澈和坂的较量,让在场的人在心理上更加偏向于心澈吧,所以才没有去计较裴罗洁走后门将心澈提前纳入自己团队中这件事情。

裴罗洁看着周围的热闹场面,满足一样的笑着,随即看向了崔史文:

对了,话说回来,崔老先生,现在是不是应该将任务卷轴,以及其相关的情报托付给我们了呢?我想尽快的组织我们工作室的成员,针对遗迹攻略的事宜展开一系列的讨论。

遗迹才是最重要的,而且,刚刚坂离去的时候所留下的话语之中,这个遗迹明显有某种值得在意的事物在里面,再拖下去的话,可能真的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为了防止其他的变故,以及为了能够尽快回到工作室阅读遗迹有关的情报,讨论攻略的方法,裴罗洁对着老者请求道。

唔,好吧。情报全都在这里。这些都是从古老的文献中尽可能找到的情报,所以务必要收好。切记!切记!

嗯,我知道了。

接过从老者手中递过来的情报,裴罗洁郑重的点了点头。在那之后,又经过了一连串有些繁杂且烦闷的流程,任务的授予才真正的宣告结束。

随着事情的结束,围观的人潮缓缓的朝着四周散去,崔史文也在和三人道了声再见之后,与一直处于围观群众中央的随从一起缓步离开了广场。

原本人潮涌动的广场,一时间变得空空荡荡,只剩下慕容心澈,佐久木苍耶,还有裴罗洁三个人。

好了,事情告一段落了,我们也不要继续逗留在这里了,回去吧。

裴罗洁单单对心澈露出别有深意的笑容,迈步率先走向前去,只留下心澈和苍耶两个人站在原地。不知不觉,明明没走多快的她,已经和两个人拉开好长一段距离,变成心澈和苍耶两个人独处的状态。

刚刚的笑容,其中所包含的含义,心澈是知道的。

不是知道、而是心澈本能一样的、察觉到了来自背后的黑暗气息。

就像是被锁链束缚住了一样,心澈呆立在原地一动不动不,准确的来说是因为身后的人,所以心澈不敢随便乱动。

全部都看在眼中了吗?裴罗洁可真不简单。

对方的救场和退场都控制得恰到好处,而且期间不给别人任何插嘴的空隙,一切都像是早就安排好的一样。现在她已经不在了,唯有心澈自己不得不独自面对接下来的难关。

真是最糟糕的事态啊

对方用最自然的方法退场,现在也已经错失了一起离开的良机,心澈此时完全处于没有人能够保护自己的情况下。

简而言之,无处可逃!

广场上的气氛顿时一变。

呐,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了吧?正好,我想要和你谈一谈呢~

心澈身后的苍耶,语气出人意料的平静。

在这种平静的语气之下所蕴含的的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呢?心澈并没有想要去猜测的心情。

这暴风雨到来之前的安宁,是海妖对过路之人的呼唤罢了。

啊哈哈那个我也对遗迹的事情很好奇,所以我就先走一步了啊。

想要求生的想法驱动着心澈的双腿,让他终于得以朝前迈出一步,同时也有了开口说话的力气。

别以为这样子就能够了事了啊你个混蛋!

周围没有人在,结束了最大的娱乐的广场上空无一人所以再无隐藏的必要,漆黑色的气体,其主体的部分,朝着心澈发起了袭击。

两把手枪的枪托,毫不留情的朝着心澈的后脑勺砸了过来。

到底是哪个混蛋在离开的时候一副自己什么事情都搞得定,放心的交给我好了的样子啊!亏我还以为你经过了一年的磨练之后会变得更加成熟稳重一些了呢,这不是更加变本加厉了吗!害别人给你担心是打算闹哪样啊、啊!别跑!后脑勺一千下的刑罚,你给我老老实实的接受了吧!

谁会接受这种会导致脑震荡的攻击啊!再说最后不是没事情了吗!而且我也已经好好地道歉和道谢了啊!

千钧一发之际接住了苍耶的攻势,心澈双手抵着两个枪托,奋力的将它们朝着和头部相反的方向推动着。

这种能够和我匹敌的怪力是闹来的啊!

明明是个到处移动的移动射台而已,保持强大的体力不就足够了么,为什么还会锻炼出这么夸张的力道啊?

心里面这么呐喊着,不过心澈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个借口脱身,不然天知道会被怎么对待。

苍耶一旦生气起来,会做出什么事情心澈自己也没有底子。而且,这一次看样子是把她给彻底的惹火了,如果真的打上一千下,配合着这种程度怪力,脑震荡说不定还是轻的!

就算是你成功脱身了、

双枪被对方硬生生的挡住,苍耶并没有因此表现出焦急的情绪。这种情况,在她看来属于正常的,所以她双臂继续用力往下压,增加的力道沿着手臂传递,最后来到了双手的位置,给心澈持续不断的增加着压力:

那也是因为我在最后关头开枪保护了你的缘故吧!

双臂用力的同时,苍耶内心也在对自己之前的事情进行着批判。

啊啊!真让人受不了!为什么自己要给这样到处惹麻烦的人收尾啊!以前顶多是进行事后的处理,这一次又是什么情况?居然到了得意忘形到差点交代了自己的性命的地步了!?

真是白痴到让人忍无可忍的地步了!

都说了关于这件事情我已经有好好的道谢了啊!难道说这样还不足够吗!

心澈承受着双手上的压力,双脚因此稍微朝着后面退了一点,整个人差一点跪倒。

苍耶双臂上的力量还在不断增强,但面对这种情况,心澈的表情却没有丝毫的变化。

以为简单的一声道谢就能够完事了的话、还怎么让你吸取教训啊!不行,这一次说什么都不会让你

一直说话的时候就会对其他地方失去防守,我以前说过的吧?苍耶!有机可乘了哦!

心澈趁着苍耶一直在说话的当儿,双手突然脱离枪托,整个人迅速的后退了一步。

没有了心澈的支撑,用力过度的苍耶一瞬间失去了重心朝前跌倒,但是心澈已经伸出手接住了她,并朝着她露出了笑容。

看吧,会像这样子摔倒的喔。小心点啊!

被心澈接住仿佛成为了让怒气完全爆发的导火索一样,苍耶的脸颊彻底染上了火红。

呜!

银牙紧咬,苍耶挥动手中的双枪,用枪托奋力的朝着心澈横扫了过去,不过心澈灵敏的朝着后面开:

唉好心不让你出丑,结果却是这幅样子吗?拿你没办法啊这回不走是不行了你自己慢慢逛吧,回见!

心澈说完,头也不回的朝着【艾欧工作室】的方向快速跑去。

被心澈扶住没有摔倒的苍耶,看着背对着自己,卯足了劲朝着前方狂奔的青梅竹马眨巴着眼睛,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居然耍我慕容心澈!你给我站住!

丝毫不在意有可能吵到周围的邻居,苍耶怒吼着,双手持枪快速的追了上去。

充满怒气的吼叫,即便是已经跑出了一段距离也能够让心澈清楚的听到,让他不禁想要给周遭的居民道歉。虽然知道自己正在被身后的少女追赶,然而他的脸上却时钟挂着自信能够安全脱逃的笑容。

直线上的运动你是比不过我的!就算力量强,体力优秀,但有很多事情早在一开始就已经被决定的了哦。作为现代化职业者,依赖着现代科技力量的你啊,怎么比得过需要依靠自身的身体,不断挥洒着汗水才能够取得胜利果实的骑士啊!

骑士技能冲锋!身为职业者,除了与该职业相关的某种异能之外,本身还会掌握数个拥有着某种效果,但并非异能所赋予的特殊力量,这种力量就是技能。

每个职业都有着各自的技能,而且除去一些极为特殊的职业能够拥有其他职业的技能之外,每个职业之间的技能都是不一样的。

而此时,心澈发动的,就是属于骑士这类职业才能拥有的技能。

发动了这个技能的他,顺着记忆之中的道路不断前进着,在需要拐弯的地方暂时解除技能,而后在拐弯之后,重新发动技能朝着前方冲去,非常有效的朝着【艾欧工作室】接近着。

在这种地方,因为是街道的关系,你一定没有胆量开枪;而且从很久以前,就想要用双枪的枪托击打我的后脑勺的你,是绝对不可能放下枪的,这两点就让我稍微借用一下吧、苍耶。

这样子下去,你根本不可能追的上我嘛。

心澈大胆而自信的借助自己对苍耶的了解,想象着被自己落下很远的苍耶脸上那不甘的表情。嘴角刚想要露出笑容,身后却传来了咆哮之声,让心澈的笑容戛然止住。

因为那不是距离稍远的声音,而是很显然的近在咫尺!

你给我停下来!!

破空之声伴随着呼呼的凌厉风声,危险的寒气朝着心澈身后直逼而来。

这家伙,在干什么啊!

不想回头看、不愿回头看,尽管这样子

心澈保持着奔跑的状态,最后还是转过了头。

《职业操演外传奇迹奏曲》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职业操演外传奇迹奏曲》即可哦~~亲,不要忘记关注哦!

Copyright © 2017-2018 www.xinqu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区玩手游下载 版权所有

 

新区玩手游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