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京墨的小说全文免费看

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京墨的小说全文免费看

2019-05-14 16:16:54来源:互联网发布:京墨

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京墨的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全文免费阅读目录,在线免费阅读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作者是京墨的小说,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京墨的小说全部章节小编揭秘。有的人一生逐鹿,叱咤风云,睥睨纵横有的人毕生容安,泼墨吹蜡,琴瑟年华只是多数人不及前者,难成后者,最终是情愫

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京墨的小说全文免费看

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免费在线阅读

《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第10章手札

咳咳一旁的老伯又是几声咳,拉回了大家思绪:这婆娘,少整些肉麻兮兮的话我说年轻人,你们毁我竹桥之事不能轻易算了,日落之前,给我重新搭上一座。

我与君怀靳皆是没料到还有这么一出,一时有些懵:可是,我们也不会

不会就去林里我砍竹子来!说着他起身从架上抽出两把斧子,递予我俩。

相觑一阵后,君怀靳抬手接过:我去便是。我夫人身子弱,做不来这些。

再弱还能有我家婆娘弱?他不由分说把另一把斧子塞给了我:记得挑那些结实粗壮的竹子,我可不想重蹈覆辙。

走在这略有些荒凉的山路间,我与君怀靳一身布衣,背着箩筐,提着大斧然而只是昨日,我们还是锦衣华服,在城中楼阁里栖坐,真可谓命途弄人,犹似玩笑。

不过若让我选,我宁弃这半生虚无的浮华,换眼下朴素却真切的体会。

早知道把浮栾带着了。这斧子用起来真不顺手。君怀靳挥了挥手中大斧,如此慨叹。

浮栾?我未曾听他提过这个名字,便反问了句。

是凌烟阁的剑,小时候用顺手了,就一直没换说到这他顿了顿:你知道的吧

我知他是问我有关他过去之事,便点头默认:阁主都同我说了。

都?他轻笑一声,停下了脚步:有些事,以她脾性,是断不可能与你说的。

嗯?我亦停下,回身望他。

你当真以为我会仅仅因为她嗜杀就这般容不得她?阁中杀人如麻者我见得多了,大不必如此。他也不再隐瞒,向我解释道:起初疏远她是因为她几次出卖耗尽我耐心。然而厌恶,是因为她为了得到阁主之位,杀了我的父亲。

这一消息确实令我惊讶,我曾也好奇过,阁主年纪轻轻,虽有谋略,却终究还是女流之辈,如何能接管整座凌烟阁?种种猜想纵是有的,只是未料到,真相如此不堪。

我心想着君怀靳的话,还是忍不住问了:你只说了厌恶,她是你弑父仇人,你就不恨?

他微微扬唇:久而淡淡反问:那你又可恨我?

这一问,让我微怔了一下,是的,他亦是杀我家亲之人,却又成了我此时唯一倚靠。

见我不语,他又接着说:这一点,我与你大约相同,看破了生死,自然也无需介怀这一次死的是谁。况且我心知,即便不是他,也会是别人,父亲此生所为,早已定了他的结局。

他语毕后话锋一转,抬头望了眼天:时辰不早了,再不加紧,日落前可赶不回去了。

我也不再多追问什么,也加快了脚步跟上。

我与他的经历乃至思绪都是极其相似的,这或许也正是于这破碎红尘中,我们相识相知,彼此相惜的原由。

踏着夕阳剪影,我与君怀靳提着两箩筐的长竹回到了木屋门前,老妪在溪边砧上捣衣,未见老伯踪影。

婆婆,竹子砍来了。君怀靳放下箩筐,将筐中竹竿卸下。

老妪回头笑应,而后朝屋中唤了几声,老伯便循声走了出来。瞧瞧这对年轻人多好,不似前头那几个,提着斧子就跑喽!老妪对老伯说着,眼底蕴满笑意。

老伯这才终于露出了一次笑意,蹲下身来细看那些竹子,半响后起身开口:切端平整,力道恰好,选材也不错,小伙子是个有心人,不过,也可见你身手非凡,怎么甘心帮我这个老头子做苦力,不一走了之的痛快?

君怀靳倒也实诚,了当的开口:说实话,一时没想起来

我扯了扯他衣袖,示意他别这么直白,可自己已是未忍住笑了出来。好在老伯这次没再佯装生气,而是语重心长的说道:年轻人当是该如此。想我年轻之时,也因看不惯这是非之道

好了,老头子,也不害臊的慌!一口一个你曾经让我看,你年轻时,还不如这公子十分之一呢!老妪也不给老伯面子,干脆的打断。

嘁,女人见识。老伯倒也不与她一般见识,而是折回了屋中,取出一套手札:小伙子,老身我已是半身入土之人,昔年机缘得此妙法手记,隐世之后便也未再翻过。这本手札中记载的功法一绝,这世上怕是尚无人练成,如今我留着实在无用,就将其赠予你罢。

听老伯说得如此玄乎,想必这本手札中有何非同寻常之处,君怀靳也不客套,伸手接过,收于袖间:晚辈谢过。

天色将晚,老身也不留二位了老伯收敛了笑,语气亦是认真:不过今番虽别,他日若有闲情,倒极是欢迎二位前来。

我微微欠身算是为长者行礼:定当。

穿过丛林,原先的客栈又出现在了眼前,此时再望,丝毫不会觉察出身后林里隐了这么一对老夫妇。

你怎么不看看那本手札?君怀靳回屋后有些无所事事的坐在了桌边,把玩桌中杯壶。倒让我有些纳闷,习武之人,不是都应对这些奇异功法感兴趣吗?

清和有兴趣?他随口反问,语气随意。

我摇头:我以为你会喜欢。

世上奇功异法太多,万一这是邪门歪法,我练的走火入魔呢?他似是在与我说笑,可却也不无道理:况且都已在我手中,又何须着急。

我刚想点头赞成,他却趁我不备一把将我拉入了怀中:只是这竹子砍得我实在乏了,夫人可否帮我提提神?

我自是听得明白他语中玩味,忍着笑嗔怪:不要胡乱唤我。

君怀靳眯起双眸,挂着丝浅笑:旁人都一眼看出,夫人还害羞什么?

说着,他缓缓靠近我,在我耳边轻轻呵出了一句:还是,夫人非要我八抬大轿,明媒正娶,才肯过门?

我闭口不言,他则笑得愈发浓烈,然后忽开口问道:夫人饿否?

我摇头,上一餐吃的太迟,并无饿意。

我这一回应似乎正合他意,他只一反手便将我抱起,起步走向床边:既如此,晚饭便不吃了吧。

《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即可哦~~亲,不要忘记关注哦!

Copyright © 2017-2018 www.xinqu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区玩手游下载 版权所有

 

新区玩手游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