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亲亲老公哪里逃乔乔季墨言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亲亲老公哪里逃小说全集无弹窗

亲亲老公哪里逃乔乔季墨言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亲亲老公哪里逃小说全集无弹窗

2019-05-14 16:17:09来源:互联网发布:锅大包子

亲亲老公哪里逃乔乔季墨言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小说亲亲老公哪里逃全文免费阅读目录,在线免费阅读亲亲老公哪里逃作者是锅大包子的小说,亲亲老公哪里逃小说全集无弹窗小编揭秘。乔乔爱上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偏偏他喜欢的还是自己的继妹,更是害死自己妈妈的女人。她决不会让那个女人得逞,斗智斗勇,斗小三,誓死捍卫自

亲亲老公哪里逃乔乔季墨言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亲亲老公哪里逃小说全集无弹窗

亲亲老公哪里逃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亲亲老公哪里逃》第1章你不是挺横吗?不是想和我离婚吗?

  把她的体检结果改成先天性无法怀孕!

  我刚走到医院的化验室门口,就听到里面季墨言带着不可置疑的声音,我顿时如置冰窟,一颗心直往下沉,这个男人还真是什么都做的出来,说我先天性不能怀孕?怎么不说他自己有问题,人不要脸到一定程度比无耻还可怕!

  季墨言,我的老公,我们结婚了半年,但从没同房过。他们季家是豪门世家,一直盼着抱孙子,见我们迟迟没有动静,还以为我们的身体出了情况,就命令我们出来检查身体。

  季墨言那方面有没有问题我不清楚,但是他抹黑我的事情绝不可饶恕。

  我一脚踹开化验室的门,气沉丹田张嘴就怒吼道:季墨言,你好无耻,竟然想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逼我离婚!

  都被我撞见了,季墨言那张棱角分明的俊脸却没有一丝羞愧,盯着我的黑眸里还冒着点点怒火,大手抓起医生给他篡改的化验单,瞪了我一眼就出了门口。

  哪怕我气势汹汹的一路开车直追,但到了季家老宅才追上去,而他的人影已经进了别墅楼里。

  一进门,我的婆婆那双丹凤眼就阴沉的盯着我,怒气冲冲的喊道:原来我们抱不上孙子都是你的原因,你总是拿你和墨言忙当借口,没想到你竟然是先天就无法怀孕!

  婆婆手里捏着季墨言那张造假的化验单,气的像抽风似得瑟瑟发抖。

  我发现自己真是百口莫辩,说一万句也没有他宝贝儿子的一句话有用,而季墨言这时候从楼上下来,脸上始终是一副波澜不惊的表情,抬起眼皮淡淡的睨了我一眼,乔乔,我们还是离婚吧!

  离你个大头鬼!我咬牙切齿的瞪着他,一股怒火直冲头顶,声音都跟着颤抖了起来,你想离婚后去找那个女人,想得美,我就当死也不会让你如愿!

  季墨言有个相好的,我嫁给他之前他们就好,但我和季墨言是从小定的亲,他不得不娶我。我原本可以宽宏大量的成全这对苦命鸳鸯,但是他的那个相好却跟我有不共戴天的大仇,她是我后娘的女儿,我老妈就是被她们母女两活活逼死的。

  老爸已经被她们母女两个抢了过去,如果我连男人也被她抢了,那不得窝囊死,所以我宁肯跟着季墨言守活寡,也不会跟他离婚!

  季墨言是铁了心要和我离婚,他和我有一个单独的小别墅,但是一连三天他都没有回家。我坐在窗边眼巴巴地等,终于在傍晚的时候,看着他开车回来了。

  他是回家拿文件的,就当这么久没有回家,身上依然穿着湛蓝色的手工定制西服,整个人看起来英气逼人,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高贵儒雅的气质。

  季墨言是一个标准的美男子,身高一米八五,宽肩窄腰,像电视剧里大明星一样,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一不小心就会让人沦陷进去。

  我算计着时间朝着他的房间走了过去,在门边又静静的停了一会,这才扭开了门把手。

  正如我所想的一样,季墨言已经被迷倒在了书桌上,旁边杯子里的水被他喝了几口。为了让他一会任由我摆布,我可是把整个饮水机里都下足分量的药,只要他喝水就行。

  季墨言薄薄的呼吸里带着一种特有的冷香气息,幽冷的星眸已经闭了上去,长长的眼睫毛像小扇子一样垂在眼睑。

  我手上轻轻一动,就在他异常好看的脸上掐出了个红印子,捉狭道:季墨言,你不是挺横吗?不是想和我离婚吗?你倒是起来说话啊!

  季墨言魁梧的身躯纹丝不动,不过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我心里笑了一下,觉得时机差不多了,但是把他沉重的身子挪动床上,真是把我累出了一身热汗。

  我把他的西服衬衫脱下来,露出了一身古铜色的有力肌腱

  不是说我不孕吗?那我就让你知道老娘到底孕不孕?!

  当我的手接触到他身体的时候,我的手心开始出汗,脑子也混乱了,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生怕季墨言这时候醒过来。等再次确定他没有睁开眼睛,我这才横心爬了上去

  一种撕裂般的疼痛瞬间涌了上来,眼泪都疼的下来了,第一次给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而他还偏偏是自己的老公!

  我脑子一抽,对准他的胸口一俯身咬了下去。

  这完全是没理智的行为,甚至是愚蠢,因为季墨言感到了疼痛,猛然发现他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正缓缓的睁开。

  糟糕!我心里咯噔一下,手心里都是冷汗。

  乔乔你在干什么?季墨言抬头,两道震惊的目光死死地盯向我,在我们两个赤着的身体上看了几眼,这才看明白,接着就吼道:乔乔,你有病吧,你赶紧给我下来!

  我咽了口唾沫,脸上白一阵红一阵,你你,你怎么醒过来了?

  季墨言咬着牙齿就把长臂抬了起来,似乎想把我推下去,但是还没碰到我就重重的落回到了床上,只剩下不断地粗喘着。

  我眨了眨眼睛,一颗悬着的心落了下来,心里忍不住窃笑了起来,季墨言,你就乖乖的听话吧,喊破喉咙也没有用,只要我怀了你的孩子,我看谁敢说我先天无法怀孕,谁敢逼我离婚!

  季墨言见我死皮赖脸的不肯下去,那张脸气得铁青,眼睛里的怒火简直要把我吞噬了,低哑的喊道:乔乔,你赶紧给我滚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我得意的笑道:那你别客气啊,我一个人也怪累的,这种事需要配合,配合你懂不懂?

《亲亲老公哪里逃》第2章觉得被我欺负了,那就欺负回去

  季墨言简直杀我的心都有了,骨骼宽大的手掌用力的捏紧。

  我决定今天一次性把事情做绝,搂上他的脖子就吻了上去。他怔愣了一下,好像在竭力控制着体内暴走的情绪,绝美的唇紧紧地抿着,让我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撬开,但是紧接着就被他咬了一下。

  我吸了口冷气,挖苦道:怎么想她了,觉得对不起她了?

  他只是满脸煞气的盯着我,害怕我乘虚而入,依然紧闭着唇没有说话。

  他的力气似乎有所恢复,咬牙切齿的就想打我,但是那力气对我来说真的可以忽略不计,被我用力把双手按在了床头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如愿以偿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乔乔,你给我等着他的声音充满了愤恨,绝望,还有一丝悲凉,根本就不再想看见我的样子,直接侧头闭上了眼睛。

  我们是夫妻,要不你觉得被我欺负了,那就欺负回去,或者去法院告我啊,说我强你!我还是强扯着微笑说,也只有在这短暂的一点时间里,我才能对他为所欲为,至于明天他怎么对我,那就悉听尊便吧!

  尽管季墨言不乐意,我还是强搂着他的健壮的腰身睡了过去。

  次日天没亮,我就被他拉了起来,一把药片塞进了我的嘴里,是避孕药,但这么多简直想毒死我。

  我一头冲进了洗手间,对着水龙头不断抠着舌根,药片带着酸水都吐了出来。

  季墨言阴着脸又往我嘴里塞了把药片,还捂住了我的嘴,一直让我咽进了肚子里。

  季墨言,你想毒死我啊!

  我刚才呕吐的太用力,眼泪鼻涕难受的流了一片,季墨言是有个有洁癖的男人,见我擦了把眼泪就往他西服上抹去,厌烦的推开我,转身拿着公文包上班去了。

  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想给他怀胎十月生孩子,竟然还被他厌恶。我在洗手间里抠着舌头又折腾了一顿,但是把胃都快吐出来了,那些药片硬是没有吐出来,我不敢耽误,赶紧冲下了楼,开车直奔去了医院。

  千方百计得到了他的种子,如果不能一次命中没话说,但是想萌芽都扼杀在肚子里我万万做不到。

  我在医院进行了一次彻彻底底的洗胃,哪怕刚才吃了再多的避孕药也奈何不了。

  从医院里出来已经中午了,我的助理小燕战战兢兢的打电话给我,说总裁专门开会提我今天旷工的事情,还把我骂了个狗血淋头。

  我这才想起来今天没有请假,我是季氏集团的业务部经理,而季墨言就是那个开会骂我的总裁。

  集团里都知道季墨言结婚的事情,但是都不知道跟他结婚的人是我,反而因为季墨言整天对我横眉冷目的,都以为我们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

  想起那些心酸史,我心里就疼的如刀绞难受,心一横索性今天就不上班去了。我在外面吃了午饭,逛了一下午大街,在中间的时候季墨言打了几通电话,我直接给挂上了,我不担心他会开除我,让我去集团上班是他老头子的主意,他还撼动不了我的地位。

  想象着季墨言此时此刻抓狂的样子,我不由一阵暗爽,拎着包包的银链子就进了一家酒吧。

  现在虽然才下午的六点多钟,但是酒吧里已经人声鼎沸,亢奋的音乐都要冲破耳膜,变幻的灯光下是一个个疯狂扭着腰肢的人。

  我今天心情不错,在吧台上多喝了几杯,望着残留鲜红液体的酒杯痴痴的笑了笑,心里忽然有些堵得慌,酒杯中倒映的人儿肌肤如雪,尖俏的瓜子脸,微微上扬的红唇,也算是一个美人胚子了,可是为什么那个傻蛋就看不上自己。

  我是真的有些醉了,脸上都感觉发烫了,半抬眼皮迷迷糊糊的看去四周,发现有不少男人在一脸惊羡地打量着我。

  我还挺有自豪感,挺了挺并不饱满的胸口,再次抬起了酒杯。但就在这时候一个流里流气的黄头发男子过来楼上了我的肩膀,口花花的就来调戏我,还低着头色眯眯的往我衬衣胸口里看。

  我心里一惊,用力去推他,但是没推动,反而被他肆无忌惮的把手抓了过去。

  小姐,你的手真白真嫩,一个人是不是有点孤单了,哥哥陪你找地方玩玩。他揉着我的手,忽然用力把我拉了起来,揽着我的腰不怀好意的蹭来蹭去。

  这时候我已经慌了,惊叫一声,甩开他的手就往酒吧门口跑去,但是没几步就被他从后面追上来了,搂紧我的身子,在我耳边带着一丝阴沉笑道:别不识抬举,再不乖乖的听话,小心我弄死你!

  他说完话,就急不可耐的开始解我腰带,这把我吓得一张脸都白了,张嘴大喊救命起来。

  他在这个酒吧似乎混得很好,不少人看到这一幕,非但没有人出面阻止,反而笑呵呵的直点头。

  我紧张的心都快跳出来了,拽紧了腰带,壮着胆子大喊道:赶紧放开我,你知不知道我的老公是谁?

  我管他是谁,就当天王老子,我今天也要上了你!

  是吗?还真是好大的口气!

  一道沉重有力的嗓音响起,只见一个高大男人带着一股可怕的气息飞冲而来,没等那黄毛男人做出反应,蓬的一声,一个过肩摔就把他扔了出去。

  矫健的身影没有停手的意思,紧接着过去又朝着他的脑袋就是两脚。

  由于灯光有点暗的原因,我没有看清男人的面容,但是心里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他刚才的声音,怎么听起来

  周围很快围上了人,我挤开人群进去一看,紧接着浑身一颤,刚才那男人是季墨言,现在把黄毛男子踹的都快吐血了。

  季墨言朝我看了过来,满脸怒容,一把拽着我的手把我拖出了人群,不问青红皂白的就咆哮道:谁让你来这里的?你今天没去公司上班是不是一直在这里鬼混?你个小混蛋,知不知道我再来晚一步,你会发生什么?!你这个蠢货,白痴,你简直简直就是自甘堕落!

《亲亲老公哪里逃》第3章我不要你管

  他也不知道哪来着的这么大火气,吼得我脑子都开始发晕了,缩了缩脖子,一直不敢吱声。

  你还不知道错是吗?我越是不吭声,他好像更生气了,眼睛里都是熊熊怒火,还隐隐有几分我看不懂的意味。他狠狠的一把拽起了我的手,不顾我疼得直叫,拽着我就像酒吧门口走去。

  我疼得吸了口冷气,用力甩着他有力的手腕,你快放开我,我不要你管,赶紧放开我!

  他愣了一下,回头看着我,眼神很冷。

  我迎视着他的目光,赌气道:季墨言,你天天和那个女人郎情妾意的,我从没管过你,你今天来管我干什么?

  好!好!好得很!!他盯着我,愤怒的一连喊了几个好字,然后用力撒开我的手,果断的转身。

  他迈着两条大长腿真的出了酒吧,我又开始傻眼了,紧接着是后背一股子寒意,猛然回头一看,刚才被季墨言打倒的那个小黄毛现在已经站了起来,正一步步阴恻恻的向我走来,他的表情露出了无限的怨毒,吐了口嘴里的血丝,对我骂道:你个小贱人竟然敢找帮手,看我不弄死你!

  我吓得不断的往后退,哆嗦道:打你的人是他,不是我,你有本事找他报仇啊!

  老子找的就是你!

  他眼神狰狞,明显是打算找我这个软柿子捏,似乎还想说什么狠话,但是眼睛猛然看去了我的身后,脸色瞬间变白,还没等我也回头看一眼,他竟然满脸惊恐的跑走了。

  我狐疑的转过身,只见季墨言正低骂了一声,又又有些不放心的去而复返,带着一股冰冷的气息正盯着我。

  那个,我还是跟你回去吧!

  好汉不吃眼前亏,我没等他开口,就已经灰溜溜的从他身边跑过。

  我上了门口的车,正要踩油门离去,发现季墨言正站在门口在看我,月光清冷,肆意的洒在他的身上,眼神很复杂,有种我捉摸不透的东西。

  我把车子开动起来,他也很快开车跟了上来,也没有想超车的意思,就好像一直把我护送到了家里。

  我刚从车子里出来,就被他拽着手拽到了房间里,随后把一份离婚协议书扔到了我面前,马上签了它,我们离婚!

  你发什么疯啊!不签!我看完这份离婚协议书以后直接扔到了一边,但是他的眼睛已经出现了怒火,几乎是怒不可遏的盯着我道:你到底签不签?

  我有些恐惧,转身就往门外走,我困了,要睡觉了。

  我和他不住在一个房间,他不愿意跟我睡觉,更不愿意碰我!

  我刚迈开脚步,但是胳膊就被从后面拽住了,就像一个大铁钳子一样紧紧地箍着,我疼得回过身,泪眼巴巴的看着一脸凶神恶煞的他,带着万般委屈道:你弄疼我了。

  他的眼睛眯了眯,没有说话,但也没有想松开我。

  你是不是因为刚才我去酒吧的事情啊!那我向你保证,我以后再不去就是了!

  我的话果然戳到了他的心窝里,对着我就吼了起来,你现在知道错了,你是什么身份,是季家的少奶奶!那种地方你为什么要去?你知不知道那家酒吧是什么地方?那是家偷情的场所,要不是我看到你的车子停在被路边,现在季家的脸面都被你丢光了!

  我也惊得不行,万万没想到这家酒吧还有这么大的来头。

  他沉默了一下,眼睛很深,乔乔,我们还是离婚吧!

  不要!我立刻回绝,又转眼看了看他,犹豫的伸出手摸在他的脸上,低三下四道:那个我以后再也不会去了,你原谅我这一次吧!

  他有些厌恶的一巴掌打开,我的手背上火辣辣的疼,但现在我必须要放低姿态,如果一松口,就真的便宜了我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我可不想成全她和季墨言。

  我把第一次都给了你,你现在跟我提离婚,那我,那我不亏了吗?我故意扭捏了起来。

  他那张黑下来的俊脸像压抑了很久,火山在这一刻爆发了,这是你自己厚颜无耻爬上我的床,我宁愿那一次根本没有发生过!

  我吓得浑身一个激灵,也许因为酒劲还没有彻底消除,脑子一热,手朝着他就伸了过去

  我没想到他是一个这么敏感的人,我都怀疑他是不是上次给他吃药吃多了,留下了后遗症。

  你个贱货,你知不知道激怒我的后果!

  他暴怒的想甩开我的手,他终于怒骂了我一声后,搂着我狂吻了上来。

  他的唇冰凉而且霸道,瞬间撬开了我的牙齿,在里面不断疯狂的索取着。

  这是个让我快要窒息的长吻,我已经软得仿佛一滩春水般倒在他怀里,他没有一丝怜惜,只是对我骂道:你不是想要吗,那我就让你好好的舒服一下!

  他黑色的眸子逐渐恢复了平静,但马上又是怒火腾腾,一脚把我踹下了床,好了,你可以滚了!

  他几乎就是把我当成泄欲的工具,我内心感到了一阵阵的屈辱,但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除非我答应离婚。

  我颓然悲伤地把地上的衣服捡起来,出门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因为被季墨言折腾的不轻,早晨起来都起不来了,浑身疼的厉害。

  我看了一下床头充电的手机,猛然大吃一惊,已经上午九点多钟了,套上衣服就从床上跳起来,完蛋了又要迟到了。

  季墨言已经去公司上班了,哪怕我一路开车差点闯了红灯,到公司还是迟到了。

  我的姑奶奶你怎么才来呀!季氏集团是一个大型的金融公司,刚上到顶楼,我的胖乎乎助理小燕就飞奔出来抓着我的胳膊急道:总裁刚才又开会批评你,你这几天怎么了?怎么就不能早点来会啊?

《亲亲老公哪里逃》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亲亲老公哪里逃》即可哦~~亲,不要忘记关注哦!

Copyright © 2017-2018 www.xinqu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区玩手游下载 版权所有

 

新区玩手游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