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清和君怀靳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小说全集无弹窗

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清和君怀靳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小说全集无弹窗

2019-05-14 16:20:34来源:互联网发布:京墨

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清和君怀靳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小说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全文免费阅读目录,在线免费阅读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作者是京墨的小说,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小说全集无弹窗小编揭秘。有的人一生逐鹿,叱咤风云,睥睨纵横有的人毕生容安,泼墨吹蜡,琴瑟年华只是多数人不及前者,难成后者,最终是情

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清和君怀靳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小说全集无弹窗

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第1章 君怀靳

世说的江湖险恶,人心难测。我在尚未步入凡尘之时,便已有所领悟。也听闻这江湖大抵算是男人的江湖。

既身为女子,便不该有所介入。

然而我却偏有着异样命数。

都城的确繁华,不论是来往车马、行人,还是满城红墙绿瓦。靡丽街装,奢华人装,长此以往。

凌烟阁在都城早是盛了名气的。四座高阁,三方长苑,坐落在城西。倒不似大户府邸的华丽,素砖素瓦,清新雅致,亦是别有一番韵意。

我名唤清和,入这座高阁,怕已有十二三年之久。算是这里的歌女,却又不算。

我为客抚琴,从不言唱。因为向一群已绝气之人梵唱,太过无趣。

是了,凌烟阁从不曾真正的为音律育人。

这里走出的,只是同我一般,在暗处取人性命的杀手。

杀人并没有一回生二回熟之说,而是因人而异。有人一辈子习惯不了鲜血,而我,打从第一个人倒在我的剑下后,便无从言罢手。

我完成阁主布下的任务,未曾失手。闲下之时,便在顶阁抚琴消磨光阴。

每个人的生命长短不一,只是这短短数十年,于我而言,已久似数场生命。

恍披满头银丝,于不动岁月里。

入了冬,纷纷雪掩去尘嚣。长廊檐上,无不披霞皑霜,远视尤为苍茫。

都城的冬季向来是寒的。

我与主上相对而坐,她沏了一壶茶,为我斟上。

青妆迤逦,不知者只谓之一幅素雅倾君颜。不想竟是哪般的一颗心,配这花想之容。

她淡然问我:清和,可还记得,当年为何领你入我凌烟阁。

我并未木讷,抿了口茶,摇头否认。

她笑,隐约有些轻蔑:清和啊,大仇不报,怎能活得安生?

大仇?我细细寻思,想她所指。

若是指多年之前被害家破人亡的仇如今,我怕是没了资格去报的。我未曾数清害的多少人同我一般家破,也不知他们是否也选了与我同一条的路。

也许有人如我一般选择遗忘;但定也有人会记着一生,迟早寻来。

然而我乏,乏这样心逐角斗,乏这样恩怨成结,股股死扣。

主上笑意不减,睨眸望向阁外城垣:你这性情,我倒也懂,只是今时这人,不仅是你的仇人,更是我凌烟阁的。

我不明,也不求明了:你何需同我而言这些?明知即便无意,我却也是会从你的命。

从我的命?不,我并不想杀他。她渐敛了笑,眸中似漾有寒冰:我只想他,活着体会比死更可怕的绝望。

她说,既然他自恃一生孤高傲岸,我便要看着他于我眼前堕下深渊,万劫不复。

曾有佳人作一支曲,名为《梨花叹》。曲意悠长,韵味蜒远。道是一首离别诉衷情,表天涯肠断之曲,极尽悲情,抚琴者低眉拭泪,闻曲者拂袖唏吁。

只可惜,我并没有做戏子的天赋,即便曲子的韵意到了,泪,却也是流不出的。

这支曲也算盛行一时,在下曾听多人奏过,虽是无一人琴技胜的过姑娘,但论情感拿捏,姑娘还是逊了一筹的。

座下男子,一手把玩着手中杯盏,一手支于矮桌之上,撑着半个脑袋,姿态散漫,神色慵懒。满头青丝只合了绦玉带,衿前两丛墨竹环过前衫,坠了大半青衣。

他明眸浅笑,宛若星辰皓月。星虚是那三分顽劣,皎洁是余下七分俊秀朗然。

寄情于曲又有何用?我抬眸与他相视:无处去的情,本便无需生。

他含笑望我,良久间相对无言。从他神色读不出他所想,我知他只面上桀傲不羁,内里反是心性缜密的。

终于,他移开目光,拿过一盏空杯挽袖满上:姑娘所言甚是,只不知这世间有几人能为此。

公子不正是吗?我拿捏陈腔,如是反问。

我确实未在以寻仇的姿态与之相交,只到底还是好奇,今时的洒脱萧然如何配得他当年的徒手血腥。

不知他是否读懂了我话中蕴意,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再度满了杯,而后拂手端起,递至我面前。

若我确是,可还算与姑娘投缘?

我抬手接过,纵然饮尽,算作回答。

他眉眼如画,笑容明亮,恍如初春斜朝缱绻着我一生的明媚。

他说:清和姑娘,在下君怀靳,既道是,君无戏言。

想来已是许久之后,我才悟得,他此言并非寻常话之,谓是这一生,与我不曾半句戏言。

《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第2章 剑气

君怀靳说,他四处寻游,沿途路过许多座池城,而于他印象最深的,是距都城百里之外的长青镇。

小镇得名于镇北的古树,千年古树不老,连同方圆数里的长藤野草,均是四季常青。镇上人皆以此为祥兆,外乡人也闻名而往。据说这常青树是永生神灵而化,可保生人长寿,故人轮回。这树下不知寄了多少只亡魂,而此树依旧终年长青,许是真的化了亡灵怨气,助其轮回。

似是玩笑,他眼里玩味却显得认真。

公子信这些?我不曾排斥这些民里俗传,心中却也不曾真正相信。但是他这般不似凡尘之人提此,让我有些诧异。

为何不信?他反问于我,谣传亦定有谣传之理,清和姑娘可愿与在下同游一番?

清和家中并无老者,自身也不求长寿,去那儿做何?

君怀靳望我许久,放低了眸,轻笑一声:且当做陪我罢了在下手中握了几缕孤魂已久,早已望他们安息。

我久顿,凝眸无言。他眼中悲凉不易察觉,一恍而逝,却极是真实。

几晌过后,我回神,予以浅笑:好。

楼中阁下,月上弦色。骏马之上,男子一袭白衣,挽了三分清欢。君怀靳勒马扬鞭,向我伸出右手,目光灼灼,风采奕奕。

我抬手搭上,他轻发力,将我缚于怀中,再一回身,便已于他身前,稳坐鞍上。

他环我双肩,拉住缰绳。月色凉薄,他却温柔极尽。

清和姑娘倒是信得过在下。他轻笑,在我耳畔低喃。

公子不似歹人,清和自认还算识的清的。

哦?清和与在下相识不过数月,倒是明眼。

我未再语,只安然在他怀中静坐。

暮时,我与他停驻城郊的一间客栈,虽是偏远荒凉了些,但僻静是我爱的,风雅是他爱的。

店家为我二人备了相邻的两间屋,他是东厢第二间,我是第三间。晚餐是在前堂的酒馆用的。这儿人烟稀薄,冬季又冷,店家在炉前烤火,并未多关注我二人。

清和可曾远行?这一路他渐于我熟络,开始直唤我清和。

不曾。 我诚言,毕竟自入凌烟阁后,的确再未出过都城。

那可遗憾了,这世间万海云尔,实在值得一看。

我会心而笑:那公子云游之时,不妨带上清和。

他未犹豫,点头应下:佳人相伴,倒是在下容幸。

饭后,我们各自回房,屋内有些阴冷,窗外寒风拍着窗桓,风啸颇有些可怖。

我燃上烛台,墙上映出了影子。

仿佛一女子,妖娆霓裳,轻薄红妆,衣袂染血艳红。背着素琴,提着长剑,穿于人潮。

我望向铜镜,明明此时的自己,薄裙淡黛,青衣白裳。

那大抵是从前的我吧素手染血,初心不复。

思及此,我微怔,竟然是因他相伴而开始对一直以来的自己感到不堪。

我未熄灯,脱下披风,欲和衣而眠,只是未及我枕下,便听见窗外的风声中夹了不寻常的动静。这里少有人烟,又是何人于如此寒夜在屋外活动?许是出于杀手本能的警觉,我起身,倾耳聆听。

是脚步声很轻的脚步,似是在我屋外徘徊。我并不惊讶 毕竟我知自己结仇不少,此番离开凌烟阁,倒是为许多人奉上机会。只是好奇,君怀靳他是真不明我身份,还是有意不言之。

如此,我倒是想试上一试。

许是见我倒真的没有防备之心,屋外人的动作又稍大胆了一些。黑暗中仿佛飘入了一阵轻烟,我立即捂住鼻口,可转念想到了什么后,还是轻嗅了一口。不出半刻,门吱的一声被推开,我侧身望着三个着夜行衣的人闯入,却未起身,装作熟睡。

三人并未立即来我身边,而是在屋中翻寻着什么。起初还放轻动作,到后来索性肆意起来。我不知他们究竟在寻什么,但只这声响,定已惊动邻屋之人。知道他们搜寻未果而终於朝我而来时,他仍没有出现的预兆,我才开始有那么些神慌。

竟是如此的不在乎吗?

一瞬间,我感到冰冷剑鞘悬于我身前的凛冽,不曾想,在那一刻,竟不想挣扎了。我从不畏惧死亡,更何况至此,再无留恋。

然而惊醒我的是刀剑相撞的刺耳声响。我惊觉,张了眼。只见床檐下落了柄长剑,而檐边之人,面朝外的一双眼死死瞪我,却无神韵。隔了星月微光,我见他颈项间溢出鲜血,终是仰面倒地。

如此突变,让另二人心下一紧,乱了阵脚,慌忙寻着是何人出手。君怀靳也并不隐蔽身形,负着双手从门外走入,他本便清瘦,又穿得单薄,而那二人身形健硕,看起来倒似他占了下风。

我眯着双眼,支起身来,烛光摇曳,而他白衣如水清冽,映这无暇夜色。因为他方才得出手,二人未敢妄动,君怀靳没有看我,而是径直走向一边,欲拔下扎入木框中的剑。想来那二位也非初来乍到,深知不能让其拾了剑来,遍不及细思的一同拦了过去。

泛着寒光的锋刃在黑暗中伴着斩断风声的剑气呼啸而过,这二人身手不凡,若非出其不意,那一名根本不可能这么容易倒下。

君怀靳本能的闪身,在交错的锋刃中为自己寻得了一处缝隙,既然拿不到自己的剑,君怀靳便干脆瞅准了二人移身的空档,先他们也不疾于一人身后,反手扼住其项,微一发力,用手肘便将其身形带偏。继而腾出另一只手夹住剑刃,飞身而起。只觉衣衫扫过那人胸前,便已见他腾空向后,摔出许远。

而原本他手中长剑,此刻已握在君怀靳掌中。恍在一刻,我尚未来及反应,这一道银光,比方才每一道都更为急速凛冽。这一次身前之人倒是有所防备了,只是结局并无不同。

《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第3章 平城

剑起剑落,利落干脆。

说吧,何人指使?君怀靳持剑指着匍匐在地的最后一人,眸光泛寒。

男子双目直瞪君怀靳,一副视死如归的神情,咬牙不语。

死士是吗?那便自行了断吧,别费我力气。

说是费力,可我不觉得对付这三人,废了他丁点力。君怀靳扔了从他手中抢来的剑,拔下了自己的拿在手中,丝毫未将其放在眼中。

他望向我,神色复杂。

一剑封喉身后那名男子喃喃着起身:主上竟不曾告诉我,清和你身边有此等高手!

闻言,我心中一惊,竟是主上呢。

我再想询问之时,那人却已在一阵剑气中倒下。而后君怀靳收回了手,再度走向我。

倘若我不来,你便这般寻死吗?

他语气无异,依旧清平,只是眸中意味杂陈:当真这般信我,还是根本不将生命看作一回事?

他直逼我而问。相识数月,我从未见过他这般。

公子若是担心清和,可真是清和之幸。我掀开被褥想要下床,他却忽而大步走来,扣住我的双肩,字字清晰的说道:若知我担心,便别再用这样的方法试探,想知道的,直接开口问便是。

我与他直视,心似一顿。直到他冷静,松开了我后,才斟酌着开口:你是知道的吧?我是什么样的人。

知道又如何?

万一我是

好了清和,如你所言,我已觉察的出,你心尚善况且何人能威胁的到我,分寸我是有的,你无需多想。

我细细想着这话,主上给我的任务只只是亲近他,而如今反又派人来杀我,为的莫不是取得他信任?我不解他们为何如此大费周章,但即便我知他便是屠我家亲的仇人,却还是忍不住对其动了心。

那夜嶙峋,他缓缓拥我入怀,尘世冷暖,仿佛第一次入我心中。

翌日离开城郊后,继续向前,长青比都城暖很多,今年入冬已来尚未下过一场大雪,人们也多数薄衣。不似都城中人们早已夸张的裹上狐裘。

君怀靳将马拴于渡口,托人看管。之后我们坐上了通往长青的船只,这条水路水路不宽,若是并排而行,只容得下两只船身。

轻舟摇曳,水乡到底还是醉人的。君怀靳不知何时也出了船舫,立在我身后,发此概叹。

我环膝坐在船尾,任流苏铺陈,风吹裙褶。

回身,见他负手立得英挺,衣袂墨发飞扬。良久,我才回过眸,不再看他。

这条路似乎熟悉。

他轻笑一声:清和来过?

我摇头:不记得了只是莫名心伤。

其实我知这悲伤并非无名,因我大抵记得,多年以前,亦曾经此水路。

长青镇并非一直这么安宁的。

我生于这片土地,多年以前,长青与邻镇未分,合为平城。

然而平城不平。

太守与几名当地富商勾结一气,剽掠嫖夺,贪尽了百姓钱财,光明正大的做着与土匪流氓无异的事情。

之后平城中人开始逃离这里。太守自是不愿断了这条财路,便以反动之由大肆杀害黎民,断了他们胆敢逃跑的念想。

在这不见天日的摧残下,平城百姓忍受了数年煎熬,终于天公为他们带来了生机。

禄安十九年,平城太守无恶不作,失尽民心,圣主体恤民生,已将其缉捕。

为恶一方失了首脑,自是无从再兴风作浪。那群富商逃往他乡,未再闻音讯。平城也一分为二,一为千宁,二为长青。这些都已是多年以前的往事,渐渐被世人淡忘,也险些被我淡忘

平城太守之死并非真如圣谕所言,只是为拾民心,皇家后捡的一个便宜。

太守失尽民心是真。

数十年前的一夜,曾有一名刺客潜入太守府,此人身手了得,避开了重重侍卫的把守,直指太守的卧房。连同夫人以及数位妾室一同斩杀,皆是一剑封喉,丝毫不留余地,一夜之间,太守满门毙命,当是大案,只是司府却生生压下了风声,作为皇室恤民的由头。

而我会知晓这些内幕,仅仅因为这一切,都曾在我眼中亲历而过。

我生于平城,生于太守府。

在我人生最初的几年,我是不必识得俗世烟火的太守千金。我不懂父亲如何为事为人,更不知他如何中饱私囊,残害民生。

我只知那一夜,那一人,将我曾经的一切,信手毁于一旦。

满眼的血色让我心中的恐惧升至极点。我缩在垂帘之后,不敢作声。看着他挥舞长剑,而剑下亡魂,连哀嚎都来不及留下。

那一刻我的无言与久顿,仿佛眼前倒下的,并非我的至亲。

终于,他还是发现了我,望向我之时,眼中神色我读不明,但那双眉的深锁,似是在痛苦哀叹着什么。

他没有杀我,而是温柔的对我说:离开这里。

我久伫,凝视他远去背影,那男子确是绝美,可我尚年幼不知那些,只回过神后,才悟得那是杀我家亲的歹人。

尽管他放了我,劝我离开,可我内心的仇恨战胜了恐惧。那时我发誓终有一日,要向他寻仇。

再之后,先官兵来到太守府的女人将我带走,她许诺,会让我大仇得报,而她正是我如今主上,凌烟阁的这一任阁主。

我承认报仇的心在我这里存留很久,哪怕在知晓了父亲的确是恶人之后,也没能平复仇恨。反倒是在我素手染血之后,才开始明了,那男子最后望我的眼神。

他杀人并不由衷,而我,成为了与他一样的人。

于是渐而,我明了复仇毫无意义,而我眼下的生活亦无意义。

只是既无从改变什么,倒不如就这么活着。

犹如行尸走肉。

见到君怀靳的第一眼,我便已识得他身份,然而我只莞尔笑过。这世间用剑能至此境界的人寥寥,而他的出剑,我曾模仿记忆练过千万遍,如何也不会认错。

我自然不曾想到,有一日我再见他会是如此情形。

同他举酒共饮,策马共驾,轻舟共泛。

而望时光静坐,只留我与他二人共享。

《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即可哦~~亲,不要忘记关注哦!

Copyright © 2017-2018 www.xinqu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区玩手游下载 版权所有

 

新区玩手游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