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亲亲老公哪里逃(乔乔季墨言)全文免费阅读-亲亲老公哪里逃小说全集完整版大结局

亲亲老公哪里逃(乔乔季墨言)全文免费阅读-亲亲老公哪里逃小说全集完整版大结局

2019-05-14 16:21:08来源:互联网发布:锅大包子

亲亲老公哪里逃(乔乔季墨言)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亲亲老公哪里逃在线免费阅读目录,在线免费阅读亲亲老公哪里逃作者是锅大包子的小说,亲亲老公哪里逃小说全集完整版大结局小编揭秘。乔乔爱上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偏偏他喜欢的还是自己的继妹,更是害死自己妈妈的女人。她决不会让那个女人得逞,斗智斗勇,斗小三,誓死捍

亲亲老公哪里逃(乔乔季墨言)全文免费阅读-亲亲老公哪里逃小说全集完整版大结局

亲亲老公哪里逃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亲亲老公哪里逃》第4章总裁为什么不开除你

  我走进办公室,把肩包放到了桌子上,脸色一沉道:他又说我什么了吗?

  小燕学着季墨言的腔调,忽然一拍我的办公桌,说:那个业务部的经理这几天家里死人了吗?当我们集团公司是幼儿园吗,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还想不想干了,不想干了赶紧提出辞职,我们集团不会养闲人!

  我一听她这样说,非但没生气,反而差点笑出来,家里死人了吗?季墨言这不是在骂自己吗?

  就在这时候我刚打开的电脑传来滴的一声,是公司发来的公众邮件,打开一看我的脸瞬间黑了下来,好一个季墨言,当着全公司批评我,洋洋洒洒的一千多字,十几项罪状,非但把我这个月的奖金全扣除了,还把我树立成了反面教材,让全公司都引以为戒!

  助理小燕和我平常关系不错,嘴上也没有把门的,眨了眨眼睛道:乔姐,你说我们总裁是不是对你有点不太对劲啊,你把他气成这样子,怎么不开除你啊!

  他倒是想我鼻子哼了一声,不过剩余的话我没有继续说,想开除我还得他老头子这个董事长点头,否则我早卷铺卷盖滚蛋了。

  我们业务部算是全公司最忙碌的部门,对外要洽谈业务,对内要提交项目,今天真的让我很不舒服,因为不少人都会悄悄地多看我几眼,不用猜就知道是因为那封抨击我的邮件原因。

  我去洗手间的时候,甚至听到有人在背后议论我,没有一句好话,这让我差点气出了脑溢血,自己一世英明算是被季墨言给毁了,我迟到还不是因为他昨晚折腾太久的原因,而且他早晨起来上班难道就不能喊我一声吗?!

  他就是故意的,就是在打击报复我,想看我出洋相!!

  我越想越气,直接冲去了季墨言的总裁办公室,走廊里有几个夹着文件走动的职员,我还得强压下怒火,一本正经在门口敲门,让我奇怪的是里面传来的不是季墨言的声音,而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这个声音让我愣了一下,等推开门进去,果然看到是她!

  季墨言的小相好,我同父异母的妹妹,乔晓晓。

  乔晓晓翘着二郎腿坐在季墨言的真皮老板椅上,精致的小脸上有些苍白,看起来一副病恹恹的模样,一见我进来,立刻笑呵呵的站了起来,乔乔,你可真经不起念叨,我和墨言刚说完你,你就来了!

  乔晓晓经常会来公司找季墨言,在公司上下人的眼中,她就是季墨言的总裁夫人,而我这个明媒正娶的妻子都不认识,只知道我是被季墨言呼来喝去的倒霉蛋而已。

  我皱了下眉,季墨言呢?

  他去联系医生了。乔晓晓勾着嘴唇笑着出来,意味深长地说道:你也知道我的肝脏出现了问题,墨言给我联系了一名美国医生,那医生现在已经赶过来了,也可以说我有救了。

  那恭喜了。我淡淡的说了一句,转身就走。

  你知道为什么这么久,我一直没有逼墨言和你离婚吗?

  她的一句话有让我顿住了脚步,奇怪的回过头,什么意思?

  乔晓晓眨了眨那双乌黑的大眼睛,带着一丝捉狭道:这你还不明白吗?因为我就是在等待手术的日子,我的肝脏已经无法工作了,需要移植肝脏,而你的肝脏是最好的选择,毕竟我们是同父异母的姐妹。

  我难以置信的看着她,胸腹间血气不断翻腾上涌,脑子里都嗡嗡作响,这个女人竟然想让我把肝脏捐献给她!

  你和墨言结婚这么久了,季家少奶奶的生活应该不错吧,你可要好好珍惜身体,墨言已经去给我联系手术的时间了,到时候你可别出现什么问题,就当有问题,也要在把肝脏捐给我了之后!

  我气的眼睛都红了,如果她没有逼死我妈妈,我也许会把肝脏捐给她,但杀母之仇不够戴天,这笔账我还没找她算呢!

  你害死了我的妈妈,抢走了我的爸爸,现在还想让我把肝脏捐给你,你做梦吧!

  我愤恨的朝着她扑了过去,但乔晓晓似乎早就预料我会被激怒,身子一闪抓住我的手腕,一直拉着我推到了窗边。按道理她身体有问题,根本不是我的对手,但是她硬是把我的头按出了窗外,上半截身体都快推了出去。

  这可是五十多层楼,掉下去必死无疑,我拼命挣扎了起来。

  乔晓晓满眼恶毒的盯着我,手掌掐住了我的脖子,乔乔这就是你抢走季墨言的下场,他只是我一个人的,你安心的去死吧,我会替代你成为季太太的!

  乔晓晓你个疯子,我要杀了你!我声嘶力竭的大吼,猛然蹬腿朝她的肚子踹了一脚,她通哼了一下,好像力气忽然间没了,反被我推到了窗边。

  乔晓晓非但没有害怕,反而冷笑的看着我,肆意的目光又越过我,又变得楚楚可怜的看向了我的身后。

  我还没转过身,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飞冲而来一把拽开了我,把窗边的乔晓晓揽进了怀里。

  季墨言看了一眼此刻变得虚弱喘息的乔晓晓,一双冷目猛然抬向了我,里面正跳跃着滔天的怒火。

  乔晓晓在他怀里适时的微弱开口,墨言,姐姐可能不是有意的,只是听说你要让她把肝脏捐给我,就有些丧失了理智,这才要把我推下窗子!

  我震惊住了,惊恐慌乱的喊道:乔晓晓你在胡说,明明是你要把我推下窗子,怎么是我?

  够了!季墨言骨骼宽大的手掌咯咯的握紧,对我怒斥道:刚才我已经听到你的话,你说你要杀了晓晓,你以为我耳聋了吗?天底下怎么会有你这么丧心病狂的姐姐?她要把你推出窗外?她身体这么虚弱,她能做到吗?

  我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了,原来乔晓晓早就给我挖好了坑,就等着我往里面跳,现在我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解释不清楚了。

  乔晓晓不演戏真的是娱乐圈的一大损失,她竟然在痛苦的喘息了几声后,忽然闭眼晕死了过去。

  季墨言在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后,焦躁的抱着乔晓晓出了办公室。

  我忽然间很想笑,也是真的笑了,笑自己的愚蠢和白痴,竟然被乔晓晓这个白莲花玩弄于鼓掌之间,而且自己的肝脏还要给她准备着!

  我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好不容易调整好心情打开了文件,而这时候季墨言打电话过来,语气毋庸置疑道:给你五分钟时间,马上来医院!

  我还没来得及反对,电话已经急匆匆的挂上了,我嗤之以鼻的哼了一下,继续看着文件,但有些时候真的是容不得自己,刚过了两分钟,办公室里就冲进了两名黑西服男子,在众目睽睽之下把我塞进了汽车里,一路押着到了医院。

《亲亲老公哪里逃》第5章我知道你和她是一个血型

  季墨言挺拔的身姿在走廊里走来走去,不时望着抢救室上面的抢救灯,显然乔晓晓还在里面。

  你找我来干什么?

  把我押过来的几名西服男子见我到了医院,也就退到了一边,我凝眉望向季墨言。

  季墨言神色晦暗不明的看向我,晓晓在里面抢救,需要马上输血,但是最近血库告急了,我知道你和她是一个血型!

  我脸色顿时沉了下来,生气的喊道:凭什么她需要输血,就要我给她献血,这是什么道理!

  季墨言眸中闪烁这里光,一把捏住了我的手腕,盯着我冷声道:晓晓是因为你住院的,你欠了她的债就要还给她,难道你想看着她死?

  她死了才好呢!我甩开季墨言的大手,带着无限的悲愤咆哮道:像她这样阴险的女人早就应该死了

  我的话还没说完,只感觉身子被从后面狠狠地拽过去,紧接这一个大耳光抽了过来,当时就感觉到半边脸火辣辣的麻了起来,耳朵都在嗡嗡的直响。

  你个小贱货,你刚才说谁早就该死了?我看最该死的人就是你,你怎么不跟着你那个短命的妈妈一起死了!!

  我脑子晕沉了半天,这才看清眼前风韵犹存的四十多岁女人,她是乔晓晓的娘刘淑娟,也是我的后妈,更是逼死我亲生妈妈的女人!

  她一副活撕了我的样子,满眼通红的用力拽着我的头发,你把晓晓害进了医院还不够,还在诅咒她,我今天就先扒了你的皮!

  我疼得眼泪都下来了,想起新仇旧恨,我朝着她就扑了上去,抽空一脚将她蹬倒在地上。

  她满脸狰狞的盯着我,嗷的一声跳起来,发了疯了朝我抓过来。

  我也不能光白吃亏,甩开了膀子和她打了起来,一时间整个走廊里全是凄厉般的叫喊声,把经过的医生都吓傻了。

  在外人的眼里,我是在欺负一个长辈,一名男医生看不过去了,急匆匆的过来一把按住了我的胳膊,这也让打红眼的刘淑娟抓住了机会,抡起了胳膊就朝着我的脸上扇了几巴掌,打的我眼前直冒星星,满嘴的血腥味。

  刘淑娟是越打越亢奋,嘴里更是小杂种,小贱种的一阵乱骂,我脑子气的嗡嗡作响,怒吼着要和她拼了,但是那医生不长眼的一直按着我,我憋屈的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

  刘淑娟见我没法还击,更是得寸进尺的去一旁提了个拖把过来,朝着我的脑门就砸了下来。

  这要是让她砸中了,我非得流一头血不可,吓得我眼睛都闭上了。不过,想象中疼痛感却是迟迟没有到来,我抬起眼皮一看,只见季墨言正抬手捏住了拖把的一头,皱眉看向刘淑娟,你想干什么?这里是医院,她还是我季墨言的妻子!

  墨言,你怎么能偏袒她,是你打电话告诉我她把晓晓气到了医院啊,我是在帮晓晓出气啊!刘淑娟虽然有些生气,但是面对季家的继承人,语气还是弱了几分。

  季墨言随手把拖把扔到了一边,冷冷道:刘阿姨,现在晓晓还等着她的血救命,你是想看到你的亲生女儿病死在里面?

  刘淑娟的脸色陡变,惊叫了一声,拉着一旁的那名医生道:快快,快领着这个女人去抽血,晓晓的身体重要,她等不了!

  那名医生迟疑了一下,我们需要的血量很大,但每个人献血最多不能超过400cc,如果你也是患者的家属,最好也去查一下血型。

  刘淑娟冷冷的摆手打断他的话,指着我道:不需要,就抽她一个人的就行,多少都无所谓。

  我觉得一股热血已经冲到了头顶,气的浑身发抖,连站都站不稳,倚在墙边死死地瞪着刘淑娟。她女儿的命是命,难道我乔乔的就不是吗?

  带她去抽血!还没等我做出任何反应,苏墨言缓缓的抬起头,对站在一旁的那几名西服男人命令道。

  我不要给她献血!我怒声的大吼,全身抑止不住的在颤抖,不是害怕,而是一种不可遏制的屈辱感。

  但是我的话根本就起不到一丁点的作用,几名黑西服男子朝我过来,没等我拔腿跑,他们强按着我进了抽血室。

  一支粗大的针管扎进了我的胳膊里,我嘶声的大吼着,但是几名黑西服男子用力按住了我的四肢,任凭我喊破了喉咙也只是徒劳,只能颤抖着双唇绝望的看着。

  医生手抽取针管的手上微微用力,深色的血液从胳膊飞快流到了针管里。

  我一直咬着牙,嘴唇已经被咬破了,里面全是鲜血的味道,这帮狗娘养的,足足抽了我600cc的血。这可是比最高献血量还多,而且还是用来救我的仇人!

  医生拔出了针头,用棉花球给我按在针孔处,我牙呲目裂,跳起来就想骂他,但是刚站起来,只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差点跌回椅子。

  这是失血过多造成的,医生下意识的过来扶我,但被我气愤的一把推开了他,弯着腰一点点直起身子,深吸了口气,往门口迈出了步子。脚下就像踩在棉花上虚软无比,脑子也不太清楚,只能一次次咬着舌尖,疼痛让我勉强清醒了一点。

  季墨言和我刘淑娟还站在抢救室门前,听到脚步声,季墨言朝我看了过来,但我目光只是扫了一下他,扶着墙一点点吃力的往前挪着。

  身体莫名感到一阵阵的寒冷,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季墨言皱了下眉,沉默了下问道:你怎么样?

  没事!我忽然笑了,笑得没心没肺,我能有什么事情!

  季墨言深邃的眸光微微闪烁,伸手想扶我,我微微躲了一下,声音带着一丝嘶哑道:拿开!

  季墨言脸上顿时冷了下来,但似乎还想过来,就在这时候,一旁的刘淑娟看着急救室门口激动地开口道:墨言,急救室的灯亮了,我们快去看看晓晓。

  我身子微微颤了一下,余光已经看到季墨言在沉默了一下后,大步走向了抢救室,我清晰感受到胸口传来的痛楚,但只是微微勾了下唇,继而从他们身边走过。

《亲亲老公哪里逃》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亲亲老公哪里逃》即可哦~~亲,不要忘记关注哦!

Copyright © 2017-2018 www.xinqu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区玩手游下载 版权所有

 

新区玩手游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