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腹黑圣女驾到陶蛮蛮叶知北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腹黑圣女驾到小说全集无弹窗

腹黑圣女驾到陶蛮蛮叶知北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腹黑圣女驾到小说全集无弹窗

2019-05-14 16:22:16来源:互联网发布:弥砂

腹黑圣女驾到陶蛮蛮叶知北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小说腹黑圣女驾到全文免费阅读目录,在线免费阅读腹黑圣女驾到作者是弥砂的小说,腹黑圣女驾到小说全集无弹窗小编揭秘。大瑞王朝人杰地灵,腹黑少女混的风生水起。她只是公务在身,谁知不小心惹上一个毒舌冤家!案件扑朔迷离,线索杂乱无章,拨开层层迷雾,她却不敢触碰真相…

腹黑圣女驾到陶蛮蛮叶知北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腹黑圣女驾到小说全集无弹窗

腹黑圣女驾到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腹黑圣女驾到》第1章 血腥味很重的院子

正直秋冬交接的时候,京城已经干冷的不像话了。陶蛮蛮拍了拍自己的脸,都能摸到起的一些干皮。陶蛮蛮从小住在潮湿闷热的地方,这么一下子,还有些水土不服。前两天脸上还长了不少的痘痘,可是让她懊恼不已。

陶蛮蛮赶了一天的路,好不容易进了京城,赶紧就先找了一家客栈住下。不过,这京城虽然环境让人难受了一些,不过果然是泱泱大国,这京城里面道路整洁,房子排列的都很有序,倒是很不相同,看着就令人舒服。不像以前在老家的时候,老是都感觉黏糊糊的,这儿倒是干爽的很。

夜幕降临,周围的商铺都点起了灯笼,倒是别有一番景致。陶蛮蛮是个外乡人,所以看什么都很新奇。

陶蛮蛮找了一家客栈住下,让小二上了好酒好菜。那小二头一回见到陶蛮蛮这般打扮的人,便小心翼翼地问道:姑娘看着不像是中原人啊。不知姑娘从何处而来?

陶蛮蛮这一路来京城,问她这个问题的人不下几百个。起初吧,她还能好声好气地回答一下,不过时间长了,自然也觉得厌烦。现下她一听这话,当即横着眼看向了那个小二,说道:怎么,我不是中原人,你还不给我住了不成?

那小二一看碰见了个炮仗,急忙老老实实地点菜,不敢再多说别的话了。

陶蛮蛮吃饭速来毕竟快,而且那些客人来了之后也都要打量她几分,让她十分的不高兴。所以,她草草地吃饭完,就赶紧到楼上睡觉去了。

经过一天的跋山涉水,一躺在柔软的床垫上,陶蛮蛮很快就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的月色被乌云给遮盖,一阵闪电划破夜空,整个屋子里突然亮了一下。这是风雨欲来的预兆。

陶蛮蛮被雷声惊醒,再下一道闪电照亮房间的时候,看到自己的床头竟然站了一个黑衣人。陶蛮蛮瞬间清醒了过来,立刻飞出了暗器朝那个黑衣人射了过去。那黑衣人的身手也很是不错,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便已经从窗户翻了出去。

陶蛮蛮立刻追了出去,面上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

真是一个不长眼的小毛贼!

那黑衣人逃跑的速度很快,一看就不是一个普通的小毛贼。陶蛮蛮的轻功也不弱,能紧紧地跟着他。不知什么时候,豆大的雨水从空中落下,没有一会儿就将陶蛮蛮给浇成了落汤鸡。

不过,陶蛮蛮浑然不觉,一直追逐着那个黑衣人,落到了一处院子里面。那黑衣人跑进了房子里。陶蛮蛮却没有立刻追进去。因为,在她刚到这个院子里的那一刻,就闻到院子里有一股非常浓重的血腥味儿。

这血腥味儿实在是太重了,浓重的掩盖了所有新鲜的空气,让人反胃呕吐。陶蛮蛮记得,自己上一次闻到这么浓重的血腥味儿,还是在两个多月以前。那时候,她的面前是堆成了小山的尸体,是真真正正的血流成河。

难不成,这个院子里面也死了许多的人吗?

陶蛮蛮的余光看到门口有一个圆圆的东西,她走了过去,才看清那竟然是一颗人头。那颗脑袋上的眼睛还大大地睁着,即使已经死去了,也依然能感受到他当时的恐惧和绝望。那种感觉瞬间也蔓延到了陶蛮蛮的身上,她迅速地别开了目光。

还不等陶蛮蛮进房间或者是离开院子。突然之间,周围燃起了一片的火光,陶蛮蛮转身,看到了一大堆的捕快手里拿着火把,将整个院子给团团围住了。

年轻英俊的捕头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看到陶蛮蛮之后,上下打量了一眼,便瞧见她的衣摆和鞋子上都沾上了血迹。捕头当即挥了一下手,说道:抓起来!他的声音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决。

陶蛮蛮挑眉,从腰际抽出了一柄青翠碧绿的笛子,而后转了一个圈,那个笛子就突然变成了一根青竹杖。如此特别的兵器,一下子就让那些捕快对陶蛮蛮更加的提防。

捕快们一拥而上,陶蛮蛮的身法灵巧,那青竹杖看着又长又笨,但是她招招都能打在穴位上,那些捕快倒地之后,变再也起不来了。

陶蛮蛮拿着青竹杖,站在那一圈倒地不起的捕快中间,对那捕头说道:你的手下也太弱了。不如,你来和我比划比划吧!

陶蛮蛮的态度轻蔑,脸上也带着那么一股不可一世的表情,可以说,是一个非常自负的人了。

捕头拔出了刀,朝陶蛮蛮砍了过去。陶蛮蛮还是一样的招式,但是被那个捕头用刀给挡开了。陶蛮蛮有一些惊讶,不过很快就对这个捕头刮目相看。陶蛮蛮勾唇一笑,而后说道:你还有两下子嘛。

捕头也是露出了笑容,几招之间,他的嘴唇凑近了陶蛮蛮的耳畔,轻声而又快速地对她说道:我知道不是你。姑娘也不想沦为逃犯吧?

陶蛮蛮虽然听到了他说的话,但是还是毫不犹豫地退出了好几步,与他隔开了一定的距离,对他说道:咱们初次见面,你可还真是天真啊!

那捕头见状,便双手抱拳,对陶蛮蛮说道:如此,便得罪了!

捕头再次出手,无论是刀风还是身形都逼刚才快了不止一倍。陶蛮蛮大惊失色,交手几招之后就发现自己低估了眼前的人,便想着打不过就跑。得了空挡之后,她赶紧溜走。但是,没有跑几步,眼前突然晃出一个人来。

只见这人面带几分醉意,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身上穿的倒是公子哥儿的衣服,很是华丽招展,看着不像是这捕头的手下。

陶蛮蛮懒得和醉鬼纠缠,便打算绕过他,跑为上策。结果,那醉鬼伸手抓住了陶蛮蛮的胳膊,陶蛮蛮不得以,只得和他打了起来。

那捕头也就此赶了过来。在二人的前后夹击之下,陶蛮蛮还是被擒住了。

捕头再次抱拳,对陶蛮蛮说道:姑娘,得罪了。

陶蛮蛮却是梗着脖子,怎么也不肯服输。就算是要去什么大牢,她也要自己走过去。她连莫忘宫都能剿灭,何况一个区区的牢房呢?

陶蛮蛮被带走之后,那捕头便和那个公子哥儿一起进入了那个宅院。捕头问道:你怎么会在这儿?

那公子哥儿是京城有名的纨绔子弟,名叫风佑南。只不过,谁让他命好,是皇帝的亲侄子,有游戏人间的资本。按照以前,他这个时候应该是在倾城坊才对啊。

而这个捕头,和这个风佑南完全是两个极端。这风佑南是地上的泥,而这个捕头就是天上的云。他二人不但同岁,而且还是发小,这样一来,这对比可就更加的惨烈了。

谁都不愿意相信,这有这京城第一神捕之称的叶之北竟然会和这样扶不起的阿斗是好兄弟。

风佑南听了叶知北的问话,当即说道:我正好准备回家,刚出门就看到这个小姑娘从我头顶飞过去。我是谁啊!风佑南说着就将胳膊搭在了叶知北的肩膀上,我可是皇帝的亲侄子。这整个京城,有谁敢从我头顶上过去!

所以你就跟过来了?叶知北拍掉了风佑南的手,继续带着剩下的那一队捕快往房间里面走。

风佑南急忙跟上,看到眼前的景象之后,他立刻跑到旁边吐了起来。

叶知北也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

叶知北办案那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可怕血腥的杀人手法。

满地的脑袋,还有一大团一大团的肉酱。一看便是凶手杀了让之后,将除了脑袋的部分全都剁成了肉酱。那肉酱真的是剁的稀碎,黏糊糊的好几团,已然看不清其他完整的肢体了。

这简直太可怕了!

叶知北提着灯笼往里面走了几步,以便自己看的更清楚。其他捕快也小心地避开地上的血迹和肉酱,提着灯笼将室内照射的更亮一些。

室内真的是一片狼藉,就连墙上也满是喷射状的血迹。

风佑南捂着口鼻跑了进来,对叶知北说道:那小姑娘武功虽然高强,但必定不是凶手。我可是紧跟着她过来的。

李大人可不会听一个醉鬼的证言。叶知北毫不客气地给风佑南泼冷水,不过,三更半夜,狂风暴雨,她一个武功高强的外邦女子出现在这里,的确很蹊跷。

由于尸体被损坏的特别严重,加之外面风雨大作,所以仵作便直接赶到案发现场来验尸。根据仵作的检验,能杀害那么多人并且可以将他们全数剁成肉酱的,应该是一个男子,甚至是好多个男子。应当不是一个小姑娘所为。

案发现场看的差不多了,外面的天也已经晴了。

风佑南和叶知北走到了外头,看到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风佑南打了个哈欠,说道:不行了,我得回去睡觉了。你先忙着吧,有消息了告诉我。

《腹黑圣女驾到》第2章 肉酱

叶知北已经将事情交代给了他的下属。他回到六扇门,先行给刑部尚书李大人汇报了情况。

李大人说道:我听闻她一个小姑娘将你的手下全部打倒在地。如此武功高强的女子,如何能与普通的姑娘相提并论呢?若是与她无关,天又为何会三更半夜地出现在那里呢?这都说不通啊!

叶知北略一沉吟,便对李大人说道:凶手穷凶极恶,此案性质恶劣,希望大人可以相信卑职。卑职一定尽快将真凶缉拿归案!

李大人说道:你可是京城第一神捕 我怎么会不相信你呢?只不过,天子脚下,竟然发生了这么耸人听闻的案子,当然是得尽快将凶手绳之以法了!

叶知北不愿意听李大人搭官腔,所以没说几句话就匆匆地离开了。

叶知北先行来到了大牢,只不过,他再一次见到陶蛮蛮的时候,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虽然身在牢房 但是住的一点儿也不像是在牢房。

陶蛮蛮已经换了一身衣服了,牢房里面好用屏风和外头隔开了,里面还摆着一张床和一个大木桶,那个大木桶应该是洗澡用的。而那个床,虽然和客栈的比不了,但是也差不多是普通老百姓家中用的床了。

其他牢房里面,可是除了干草垛,什么都没有的。

叶知北立刻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这种情况简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狱吏长急忙说道:这牢房里面又冷又硬,如何能让人家小姑娘受这样的苦呢?

叶知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然而,那狱吏长说完,其他狱吏也连声附和,一个个的都像是鬼上身了一般。

胡言乱语!叶知北怒道,你们是没见过女囚犯吗?

就算叶知北大发雷霆,但是那些狱吏们依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就这这时候,突然有人拍了拍叶知北的肩膀,叶知北转身,竟然看到刚刚还在牢房里面的陶蛮蛮站在了他的面前。

叶知北更加火冒三丈:你们竟然还放她出来!

我进去就是了。一转眼,陶蛮蛮就又重新回到了牢房里面。

叶知北越发觉得这个小姑娘不简单。他赶忙走了过去。陶蛮蛮已经过去,陶蛮蛮已经给他倒好了茶水。叶知北走进牢房的时候一个恍神,竟然有一瞬间以为自己是来做客的。

叶知北定了定心神,坐在了陶蛮蛮的对面。

陶蛮蛮率先开口,说道:你既然知道我是无辜的,为什么还要抓我呢?

这一下,又把叶知北的思路给打断了。叶知北下意识地开始回到起陶蛮蛮的问题。所有出现在案发现场的人都有嫌疑。抓你是我的职责。我知道你不是犯人,但是其他人不知道。

你们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那儿呢?难道不是你们六扇门自己杀了人,然后守株待兔,想抓一个替罪羊吗?

叶知北随即脸色一沉,正色道:我们出现是因为更夫闻到血腥味来报案。凶手不会在案发现场等我们这么久。这也是我为何相信姑娘无罪的原因。只不过,我相信,别人却不一定相信。

那你准备如何证明我的清白呢?

叶知北突然整个人一颤。分明他才是审问的那个人,怎么还没有开始,就先被人审问了呢?叶知北对这个外邦女子更加好奇了。

叶知北顺势说道:姑娘老实回答我的问题,我自然可以证明姑娘的清白。

陶蛮蛮挑了一下眉,她也没有想到叶知北竟然能这么快就重新掌握主动权。要想想外面的那些狱吏,现在都还晕晕乎乎,听凭她的差遣呢!

姑娘姓甚名谁,是哪里人士,来京城所为何事,又为何会在三更半夜出现在那样地地方?

我叫陶蛮蛮,来自南疆陶木族,来京城是为了找人的。没想到你们天子脚下竟然也有飞贼。我是一路追着飞贼菜到的那个院子。只不过我刚到,你们就来了,那个飞贼也不见了。

陶木族?前两个月,陶木族可以说是名声大震,因为他们剿灭了十年前长平王亲自领兵都没有剿灭的莫忘宫。回想起往事,叶知北的目光暗了暗,而后继续问道,可是那个剿灭了莫忘宫的陶木族?

陶蛮蛮很是惊奇。我们陶木族住在穷山僻壤,没想到你们京城的达官贵人,竟然也知道我们啊!

十年前长平王去剿灭莫忘宫的时候惨败而归,甚至差点丢掉了全家的性命。多亏陶木族鼎力相助。陶木族于长平王府有救命之恩,这可是全天下都知道的事情。

陶蛮蛮却只是勾唇笑了笑,说道:你们口中的天下,未免也太小了一些。

不知姑娘如何可以证明你是陶木族人?

陶蛮蛮听了叶知北的话,只是冷笑了一声,而后说道:我就是我,你爱信不信。

陶蛮蛮可是完全不介意住在这牢房之中的。她进出自如,若是出去了,反而得招惹不少人一直追着她,倒不如现在这儿住几天。

昨晚被灭门惨死的一家人是当地的一户富商,做点生意,难免有一些死对头,不过那都是生意上的事情,算不得有什么深仇大恨,更何况也不是一年两年了。

而且,最近这一年,这户富商的生意变差了不少,那些生意上的对手就更没有理由去杀害他们全家了。

六扇门的捕快们用几天的时间,将这户人家所有有关联的人全都查了一遍,但是都没有发现什么线索。如果那些人都不是,而且此案备受外界关注。上头又催促的紧,若是再找不到真凶,那么陶蛮蛮很有可能真的要变成替罪羔羊了。

叶知北也是头一回遇见这么诡异的案子,所有人都是清清白白的,连一丝可疑的地方都没有。眼看着李大人规定的期限就要到了,叶知北准备去长平王府找长平王救人。

十年前,长平王为答谢陶木族的救命之恩,曾经许诺过陶木族人,他会竭尽全力照拂陶木族。陶蛮蛮本就无辜,相信只要长平王出面,一定能再拖延几日。

叶知北在去往长平王府的路上,碰到了好几日不见的风佑南。

《腹黑圣女驾到》第3章 卖猪肉的人

风佑南瞧见了叶知北,二话不说,直接勾着他的脖子就往别处去了。

叶知北急忙挣脱了他,说道:我有急事找长平王,你自己玩儿去!

风佑南这下可就不高兴了。他拦着叶知北的路,说道:我这也是正事儿!我准备去买肉呢!你是为了肉酱案的事情发愁吧?去猪肉铺问问,肯定有线索!

问过了。叶知北和风佑南说这话,风佑南再次勾着他的脖子往前走,叶知北因为在说话,一时间竟然也没有发现。

能把人连肉带骨头剁成末儿的,也就只有屠夫的杀猪刀了。但是,仵作已经验过了,这杀猪刀可是随便都能买到的。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

那这杀猪刀是新的是旧的,刀锋钝不钝呢问了吗?再说了,这左右手砍下去都还不一样呢!你一个习武之人,怎么就不多想想呢?

风佑南此话一出,叶知北立刻陷入了深思。不过,他也的确没有注意刀口地深浅和方向,还是得回去问问仵作才是。

那位姑娘可是右撇子?

是右撇子啊!风佑南应着,而后突然就咧着嘴笑开了,还用手肘杵了一下叶知北的胸膛,说道,你看看你,听进去了是不是?最后啊,还是得靠我!

很快,二人就到了集市。叶知北找了一家肉铺,说道:给我切五斤肉末。

五斤肉末?这位公子,你吃的完吗?老板说完,周围的人也全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今日,叶知北穿的是平日的衣服而非六扇门的衣服 所以那些人也不知道他是捕头。而且,就他和那个风佑南,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儿,平日里肯定都是不碰这些东西的。所以,那些人只以为他们不懂,可劲儿地笑话他们。

风佑南放了一锭银子在案台上,而后说道:怎么着,又不会少你银子!我也要五斤!

没人会和银子过不起。于是,那老板就拣了肉来将它们全数切成了肉末。

总共十斤肉末,也让这个老板剁了好长时间。风佑南便说道:老板,你这剁的也太慢了。你不会是个新手吧?

能卖猪肉的那些人,脾气都比较火爆,五大三粗的。他当即瞪大了眼睛,两个眼珠子如同铜铃一般微微从眼眶里凸出来,挥着手里的杀猪刀吼道:我可在这儿干了十几年了。整个集市 我称第一就没有人敢称第二!

得了吧你!一个街坊毫不客气地戳穿了这个老板,那东街地谢猪肉不比你利索?

他都已经回老家了还提他干什么!你就说说吧,他走了之后,我是不是就是第一?

风佑南顺嘴问道:那谢猪肉既然这么厉害,他回老家干什么?

街坊四邻是最喜欢说些有的没的。那谢猪肉的老婆突然死了,好像肚子里还有个没出身的孩子。他们老家有规矩,出了这样的事情必须要回乡安葬,不然不吉利的!

叶知北作为捕头,第一个反应便是说:人突然死了,为什么不报官?

那些个街坊打量了叶知北几眼。一个大娘说道:小伙子,看你长得眉清目秀的,怎么脑子这么不灵光啊!他自己不报官,那肯定就是病死的呗!难不成什么事儿,都得报官不成?

叶知北还想和他们说什么,风佑南一手勾住了他的脖子,高声说道:肉好了,肉好了啊!咱们回去吧!而后,风佑南就一手提着肉,一手勾着叶知北的脖子离开了集市。

等走远了一些,风佑南才松开了叶知北,说道:打听到了就行了。你和他们较什么真,他们能知道些什么?你听说过什么叫秀才遇到兵吧?

叶知北皱着眉,说道:肉你拿着吧,晚上我去你家吃饭。我先去几个地方。

叶知北说完,匆匆忙忙地就走了。

叶知北先去找了仵作,想看看从剁肉的刀法中能不能瞧出点什么。

今天天气晴朗,一大早,仵作便带了几个捕快小心翼翼地将那些脑袋和肉酱都移到了六扇门。仵作这就又去查看了一下那些肉酱,已经剁的稀碎,乍一看,只能看到各种方向的刀痕。

不过,仵作凑近了脸,紧盯着那些肉酱的刀痕仔非常细地研究了一番。

之后,说道:看不出使刀的方向。因为,在剁肉之后,凶手还将肉翻了翻,然后接着剁。这个手法,就像是那些卖猪肉的剁肉酱的手法。我认为,你可以将目标锁定到那些人身上去。一般的男人是不会下厨房做菜的,能杀了这么多人,并且习惯这样的手法,并且有这样体力的,应该就只有那些杀猪、卖猪肉的人了!

多谢。叶知北又立刻去找了那些被派出去查线索的捕快,再一次详细地了解了一下和死者一家有关联的那些人。但是,没有一个是和猪肉有关系的。

叶知北忍不住问道:死者和卖猪肉的有没有什么关联?

那捕快笑道:老大,这怎么说呢?咱们可是各个都和卖猪肉的有关联。但凡吃得起肉的,家里肯定会去买猪肉啊!

叶知北想到了那个突然离开京城的谢猪肉,继续问道:那个住在东街的谢猪肉和死者一家有没有什么联系?

捕快说道:死者一家住在西街,西街自己就有一个集市。买个猪肉而已,应该不至于跑那么远。老大,你是不是找到了什么线索了?

叶知北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又快速地往东街去了。他怎么想,都觉得应该去那个谢猪肉家看一看。

叶知北经过街坊的指点,找到了谢猪肉的家。

谢猪肉的家是一个很小很破的屋子,窗户都是漏风的。同住在一个院子里面的还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奶奶,人有点木讷了,就连叶知北这么大的人进来也都没有察觉。

叶知北先观察了一下屋子的外围,而后走到了那个老奶奶的面前,蹲下。

老奶奶这才看到了叶知北,说道:小谢啊,你回来了啊!

叶知北猜想,这个小谢应该就是那个谢猪肉。奶奶,我是小谢的朋友。我是来找他的。你知道他在哪儿吗?

那老奶奶仔细地瞅了瞅叶知北,而后说道:小谢的XF儿死的太惨了!死的太惨了!是哪个挨千刀的啊!

那老奶奶虽然没有正面回答叶知北的问题,但是,从她的话中可以知道,谢猪肉的XF儿突然暴毙,定然不是街坊中所传的病死,而是被人所害。这样一来,就更加让叶知北觉得可疑了。

奶奶,小谢是不是已经不住在这儿了呀?您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走的吗?

那老奶奶突然又开始糊涂了,对叶知北说道:小谢啊,过几天就是你XF儿的七七了。我给你准备了一些东西,到时候啊,你拿去烧给你XF儿。可别让她在下面也受委屈喽!

这老奶奶说话又开始颠三倒四了。叶知北叹了口气,便起身去到谢猪肉的家里面去了。

谢猪肉的家里就是家徒四壁,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和两张凳子。可以说是什么都没有。

而且,谢猪肉似乎走的非常的匆忙,凳子朝门口的方向倒着,估计是离开的时候撞倒了也没有去管他。

叶知北在那小小的一方天地里面转悠了一下,什么也没有发现。现在时辰也晚了,叶知北就先去了长平王府。他现在脑子里面是一团的浆糊。不管这个谢猪肉的离开和灭门惨案有没有关系,他妻子的死也不是正常的。他的职业让他难以无视这件事情。

他现在非常需要别人给他灵感,给他提醒。

叶知北到了长平王府之后,直接先去给长平王行了礼。长平王让他起来,而后说道:阿北啊,你都已经多久没用来王府了。上次来还是过中秋的时候吧!我记得你也是敬了碗酒就急匆匆地就走了。这次,你可得好好地留下来吃饭!

叶知北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王爷放心,今天会吃完饭的。

不多时,饭菜就上来了。三人入席。那些饭菜准备的都是一些家常小菜。叶知北也是被长平王看着长大的。叶知北无父无母,这长平王也能算得上是他半个父亲了。

叶知北刚夹了一个狮子头,风佑南就说道:有什么进展吗?这没有几天便是要三司会审的日子了吧?我那皇帝老伯对这个案子也是十分的关心呢!我看那小姑娘怕是要性命不保喽!

叶知北放下了筷子,对长平王说道:王爷,那姑娘自称是陶木族人,而且她的的确确是无辜的。虽然她的身份也有些可疑,但是毕竟这个案子的确不是她所为。还请王爷出手相救。

陶木族?风佑南却是不相信,真的假的,她该不是觉得自己没救了,才假冒陶木族的人,想拉我们长平王府下水的吧?

《腹黑圣女驾到》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腹黑圣女驾到》即可哦~~亲,不要忘记关注哦!

Copyright © 2017-2018 www.xinqu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区玩手游下载 版权所有

 

新区玩手游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