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木村灰人小说我和她青春计算式?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完整版

木村灰人小说我和她青春计算式?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完整版

2019-05-14 16:23:42来源:互联网发布:最终电车

木村灰人小说我和她青春计算式?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我和她青春计算式?全文免费阅读目录,在线免费阅读我和她青春计算式?作者是最终电车的小说,木村灰人我和她青春计算式?全部章节小编揭秘。怀抱不同意图的人碰在一起,一定不会平凡的分开,本文就是解释这么一个过程的故事。

木村灰人小说我和她青春计算式?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完整版

我和她青春计算式?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我和她青春计算式?》第四章Attack香草味的Kiss(1)

1.

大海。

在夜幕之下,海风吹拂的大海。

「你......还记得吗?呐,阿一,那个约定,你真的没有忘记吗?」

「啊啊,所以......奈子,在那棵冢森的大树下,等着我回来吧。」

「......为什么,明明一直都记得,为什么现在才说呢......」

「......大概是因为,我很卑鄙吧。」

没错。

「我直到现在,还在用约定来束缚啊。」

没有去理会女人的泪水,男人带着坚定的眼神,慢慢远去了。

☆☆☆

「......」

慢慢地用手指触摸屏幕上的〖ΙΙ〗符号,电影的画面就这么停了下来,回荡在耳里的背景音乐也消失了。

把智能手机和耳机线扔到了枕头一边,我把双手背在脑后,双眼看着黑乎乎的天花板,不久后就适应了黑暗。

窗台外偶尔会有机动车驶过的声音传进来,夜风吹动窗帘的声音摩擦着耳朵,但夜晚的寂静还是一如既往。

时钟的指针也早就爬过了〖12〗,现在已经是标准凌晨了。

但是,我睡不着。

原因十分的明确。

几个小时前,立花柊乃在公园里对我的那个拥抱,还有她用快哭出来的一般的微笑,都让我的牙床感到了浓厚的酸涩感。

〖我们约定过了哦,木村灰人〗。

〖果然,你已经忘记了呢。〗

〖刚才的,全部都是演技哦。〗

「怎么可能是演技啊......可恶。」

抓了抓自己灰色的头发,我直接地从床上坐起,内心混杂着奇怪的乱七八糟的感情。

疑惑,迷茫,空虚,还有自己记忆力低下的愤怒。

我一定,忘了什么。

而我忘记掉的东西,对立花柊乃十分的重要,重要到她会因此而流泪。

「可恶......一点印象都没有啊。」

虽然无比希望自己的脑袋后出现一道电光,让我把一切想通,但很可惜,我的岁数早就超过了一年级的某位眼镜少年。

所以想了这么久,我依然毫无头绪。

......

......

「去买些吃的东西吧。」

把灰色的运动服外套穿上,我连鞋带都懒得系上,就把公寓的门用力的关上了。

☆☆☆

唔,虽然知道这个公寓附近有一家挺大的便利店,但具体的位置还是不清楚啊。

......

还是去问问真奥先生吧,不过他可能已经睡着了。

☆☆☆

我拿着真奥先生放在住所门前的一本黑色包装的书,把贴在上面的便条撕了下来。

〖正在和教会的势力在Point.Dx.Ⅲ战斗中,如果灰人少爷有事要外出,请活用这本《暗夜之书》的传送吧。〗......

先不管使用后身体会发生变化,单单传送一次就要花费身上金钱的10%吗。

嗯。

否决。

把《暗夜之书》放在了真奥先生的邮箱里,我向着魔王庄外走去。

☆☆☆

借助着智能手机的地图导航功能,我顺利在寂静的住宅区街道里穿行着。

应该是运气比较好,交通道的红绿灯在我通过的时候始终保持着绿色,所以就算我心不在焉地走路也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而且在这种寂静的环境下,能观察到很多现代城市的小细节。

例如在低矮墙壁上爬行的黑猫,电线杆旁的白色灯光,小型垃圾堆放处,下水道的井盖,停在路边的私家车。

还有躲在我身后不远,不断喘着粗气的内裤大叔。

......

......

嗯?内裤大叔?

几分钟后,接到木村灰人举报的巡警先生把这位夜间暴露狂逮捕了。

★★★

短短五分钟的脚程很快就结束了。

我站在这家便利店的前方,对照着手机上的信息,小声地嘟囔。

「就是这里吧,〖B-Unoin〗,京都的便利店名称都这么奇怪吗......」

绿色和白色相间的外部装潢,贴着店名标签还有各种杂志广告的透明玻璃墙壁,白色的灯光透过了自动门,驱散了店外的黑暗。

而且,这家店的比一般的24小时便利店要大一些,与其说是便利店,这样的规模应该算是小型超市了。

所以,这里不仅有填饱肚子的零食,估计还有很多京都本地的电影杂志吧。

可喜可贺,我明天的早饭终于不是白开水和北野武的微笑了。

带着期待,在自动门叮咚叮咚叮咚的铃声发出后,我两脚站在了便利店的内部。

只是。

没有男性或者女性的「欢迎光临」。

没有内部空调的温暖感。

没有那种便利店特有的清洗剂味。

有的只是

那种令人恍惚的〖眩晕感〗。

扑通!

「呃......」

心脏重重的抽动了一下。

脉搏从平缓变成了狂暴的奏曲。

视野里的物体开始奇怪的扭曲和变形,一半开始变黑,一半开始变亮。

脑袋里开始出现了要命的鸣笛声,耳膜像是被气体压迫一样,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了。

这是在到达京都站时感受到的,几乎一模一样的〖恶心感〗。

但是,这种〖恶心感〗又和那个时候有着微妙的不同。

如果说在京都站感受到的是〖排异反应〗,那在这里感受到的就是〖时间的变动〗。

就好像,身体一下从15岁变成了20岁,那种完全不适应的陌生感让我觉得呼吸困难。右侧的膝盖支撑不住体重,直接砸在了地上,让我的身体垮了下来。

捂着自己的胸口,我像是为了让痛苦消失一样,把重心压低。

刚才内心乱七八糟的思想,现在已经全部被这恶心感的疑问取代了。

怎么回事......

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感觉啊......

而在我左腿膝盖也要支撑不住的时候

那种〖释然〗的感觉又再次出现了。

全身恢复了原来的状态,各个部位都充满了力气,刚才用力过头的小腿一下就身体向前一倾,摔在了地上。

呼吸困难的沉闷,耳鸣,视野模糊,全部都消失了。

世界回到了原来的轨道。

一切都想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而我自己,很不可思议的,根本没有去想这个问题的想法,一点都不在意这个突兀的变化。

或者说,那种疑问,被什么东西抹去了。

仅仅是爬了起来,把身上的灰尘拍掉,抱怨式地嘟囔道。

「这里的水应该不会像京都站一样贵吧。」

☆☆☆

不是吧。

是我看错了?

还是我的运气太差了?

没有。

没有。

这里也没有。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站在便利店的杂志区,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吼叫。

「为什么这里的杂志都是两个月前的啊!!」

☆☆☆

拿着那几本过时的杂志,我愤怒的朝着收银台走去,准备去质问这里的店员。

这样工作也太不认真了吧,不要小看资讯的时限啊!〖fast-is-life〗可是市场的需求准则啊!这一点都搞不懂就给我去做纪念邮票吧!

绝对,要让你们知道这个杂志业界的恐怖!

步伐越来越重,我站在了收银台前,正准备好好教育一下那些店员。

只是

收银台,空无一人。

......

店员,居然还在夜班时间偷懒了吗......

天诛!!

这种人就给我去失业大叔的聚集地腐烂吧!!

走到〖非工作人员不得入内〗的门前,我隐约听到了从电视里发出的观众喝彩声,还通过门底下的缝隙看到了不断闪动的光。

居然关灯看电视,年轻人的视力就是这么弄坏的啊!!

不能再忍耐了,现在就让我把你们那扭曲的人生观彻底矫正!

手握在门把上,发现这个门没有上锁,我吸了一口气,然后用力地把门推开。

「我要投诉你们啊啊」

〖全!垒!打!!!〗

中气十足地喊出这句话,但那个震耳欲聋的,由电视机发出的喝彩声和清脆声直接把我的声音打断了。

耳根刺痛,那种轰鸣一样的喝彩声让我一下捂住了耳朵,眼睛也看向了前方。

然后,看到了。那个穿着白色打底衬衫,朝我飞扑过来的人影。

「唔哇,唔哇啊啊啊」

咚!

遭受强力地撞击,我和这个人一起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由于身体遭受了两倍体重的冲击,我意识差点就远去了。

唔......痛死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慢慢地睁开眼睛,我却看见了那张脸。

那张美丽的女性脸庞,还有那身黑色的长发。

闭着自己的眼睛,美丽的女性像是迷糊了一般,轻轻地,在我的耳边,说出了那句话。

那句,如同魔法一样的话。

「木村,爱你哦~」

然后,在我的脸颊上留下了湿润的触感。

......

......

诶?

☆☆☆

木村灰人,15岁。

人生第一次,被除了母亲大人以外的女性亲了脸颊。

《我和她青春计算式?》第四章Attack香草味的Kiss(2)

2.

被某个人抓住自己把柄,那一定是十分痛苦或者羞耻的事情。

像是到九岁的时候还在尿床的事情,被某个大嘴巴的同班同学知道了,为了堵上他的嘴巴,就不得不低声下气地为他做一些事情。

帮他打扫教室卫生,倒垃圾,擦黑板,搬东西,抄作业,甚至替他承受他犯下的错误,因此被心仪的女生讨厌也说不定。

利用别人的秘密或者丑事,指示他们做违背他们意志的事,这种行为是绝对错误的。

但反过来想,为什么你会做那些丑事,或拥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呢?这多半就只两个原因吧。

①.因为你的身体还存在着人类进化中〖未淘汰〗的幼稚习惯,例如尿床。

②.因为你的脑子抽风,为了一时的利益或者欲望做了不可挽回的事。

③.真的不是你的错,只是命运轨迹和世界运转下的各种〖巧合〗重合在一起,〖碰巧〗被你撞上了而已。

嗯?原因变成三个了?嘛,不要在意了吉次郎,人生有太多事是不能在意细节的。*

总之,如果你碰上了情况③,绝对不要觉得倒霉,因为多半你会因此遇到一个美少女,然后过上现充式的生活,galgame是这么告诉我们的。

乐观派的think,搞笑派的talk,阳光派的smile,你的人生只要做到其中两点就够了,老师是这么说的。*

所以

我应该为现在的处境感到高兴才是。

只是,有些奇怪啊。

跪坐这个窄小房间的地板上,我保持着温和老实的(∩_∩)式微笑,看着周围的物体。

披萨店的外卖盒子,粘在地上的番茄酱,未吃完的K□C炸鸡块,散乱的薯片包装,面包塑料袋,未拆封的便当盒,全部堆在一个角落里。

白色的薄外套挂在墙角,白色的打底衬衫散在凌乱的床上,白色的袜子,甚至和食物混在了一起。

但是,最显眼的还是那些夸张的女性内衣。

紫色的,黑色的,红色的,内衣。

还有那个穿着白色打底衫,眼睛几乎要贴到电视机上,正在拼命为了某个职业棒球队加油的女性。

嗯。

「这里也太乱了吧!!」

☆☆☆

时间回到几分钟前。

「唔哇,唔哇啊啊啊......」

由于大脑极端的混乱,还有这位女性的袭击,躺在地上的我发出了意义不明的声音,手指开始发颤。

刚,刚才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右,右脸那种凉丝丝的,湿润的感觉,果然就是那个吧?嘴,嘴唇接触人类皮肤才会有的特殊触觉吧?

也就是,K,KISS!?

不不不,太天真了木村灰人!KISS的定义才没有那么简单吧!嘴唇和嘴唇的重合然后再交换一点唾液的那才是真正的KISS吧,这种程度顶多算老妈亲吻你的感觉吧!

咕,但这还是亲吻啊!!

说到底,为什么我会突然被亲啊!!

正在我身体的反射弧处于长时间的反应过程时,压在我身上的女性终于有了动作。

「呼......」

「噫!?」

耳边那种痒痒的,被温暖的呼吸吹着的感觉又让我的身体再次大大的抖了一下。

而那个女性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双手撑在了我的胸口上,轻轻地坐了起来,左右看了看,迷糊地说了一句。

「唔......这里,是哪里?」

勇者哟,你这出场台词太老套了吧。

「唔......孩子,这里是位于京都的便利店,B-Union。」

尽管肚子承受着这位女性不重的质量,但我还是按照记忆说出像是新手村导师该说的话。

而女性听到这句话,则是突然惊醒了一般,看向了自己的下方,眨了眨自己的眼睛。

「村长?奇怪,刚才,我不是和父亲和母亲......」

喂喂喂,剧情跳跃的太快了吧......

稍微思考了一会,我还是用着深沉口吻,叹了一口气。

「非常抱歉。他们......都被剧毒的绿色史莱姆杀死了。」

女性听到这个消息,沉默了一会,眼睛里亮起了阴沉的光芒。

「......魔王,在哪里?」

「复仇的对象找错了吧!」

「圣光,十字斩。」

「诶?突然就放出了必杀技?」

「呼......村长,我为你报仇了。」

「为什么会是村长啊!父亲和母亲呢!?」

「下一个大陆,在哪里呢。」

「给我去为你的父母报仇啊!!」

「旁白,好啰嗦。」

「给我对全世界的旁白道歉!」

「......」

「......」

女性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思考了一会,然后歪着自己的头,说到。

「唔......这里,是哪里?」

「不要模仿游戏错误的死循环BUG啊啊!!」

这就是我在前几分钟的记忆。

唔,这不是什么都没有说吗......

☆☆☆

「那么,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似乎是职业棒球的转播终于结束,穿着白色打底衬衫的女性坐在了自己的床上,无精打采地看着我。

不知是不是染过的褐色长发披散在她的右肩,良好的身体曲线在打底衬衫下的包裹下十分养眼,下身穿着的白色睡裤却和上身格格不入。

长长的睫毛轻微抖动,右眼下那一颗显眼的黑痣让她那种成熟的脸庞多出几分韵味,所谓大美人就是指这样的人吧。虽然我的母亲,木村千世也算是成熟系的美人之一,但这个女性和母亲比起来,言行举止都稚气了许多,但反而让人觉得更有吸引力。

由于她的外貌愣了许久,跪坐在地上的我还是赶忙的低下了头,回复到。

「那个,我是木村灰人,只是来这个便利店买东西的......」

「......呼哈啊......」

居然打哈欠了!

注意到自己的失态,女性把眼角的液体抹掉,淡淡地说到。

「唔。对不起,连续48小时的直播,看的有些累。你能再重复一遍吗?」

诶,48小时的直播?她是在开玩笑的吧?

不知为何,我连声音都带上了不安,慢慢地重复。

「那个,我是木村灰人,来这家便利店买东西的。」

「......木村?」

「唔哦!?」

在我说完自我介绍的时候,这个女性突然用着极快的速度从床上窜了下来,把眼睛贴到了我的脸前,仔细的看着慌张不已的我。

「你,姓木村?」

「是,是的。」

太,太近了吧?那种香味果然是她的体香吧?

无视着我的慌张,她用着极其认真的眼神瞪着我。

「......木村大辅,认识吗?」

而我在这种近乎强迫的眼神下,也不假思索地回复。

「呃,是,是那个职业棒球队的投手吧?虽然同姓,但除了这点,我和他也没什么联系了......」

「......是吗。」

似乎是有些失望,女性摇了摇自己的头,从我的前方挪开,靠在了床边,再次打了一个哈欠。

「那么,木村,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呢?」

「呃......」

糟,糟糕了,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比较好......

因为发现这个便利店的杂志太老,本来想要到员工休息室投诉的我,却突然被飞扑出来的美少女亲了脸颊,现在坐在这个房间里和她进行对话?

这个长的半死的理由是哪里的轻小说标题吗......

总之,还是先道歉吧。在社会的交流里,先道歉总是没错的。

清了清嗓子,我低下了自己的头。

「这位......小姐,非常抱歉,我就这么失礼的闯进来,打扰了你看电视了。其实我是」

「嘛,怎么样都可以。」

「诶?」

打断了我的话,穿着白色打底衬衫的女性揉着自己的褐色头发,漫不经心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然后,她指着这个房间的其他东西,用着快要睡着的声音说到。

「既然来了,就帮我整理一下吧,木村。」

「哈?」

等一下,你是怎么样才能得出这种既然来了,就要帮忙的低层员工思考方式的?「那个,再怎么说,我也不应该帮不认识的人收拾房间吧。」

理所当然的,我发出了疑问,以尽可能委婉的方式。

而这位女性仅仅是呼姆了一声,挠了挠自己的脑袋。

「没关系,我不介意的。」

「不不不,不是这个问题吧,为什么我一定要帮你收拾房间呢?」

为了防止她装傻,我还是抛出了正论。

而接下来,我彻底知道了什么叫真正的威胁。

女性就像是厌倦了这种对话一般,突然地睁开了眼睛,伸了一个懒腰,在我面前站了起来,又坐在了床上,用着居高临下的姿势看着我。

然后,她竖起了一根手指,淡淡的说到。

「九条暮夜。」

「......诶?」

对于突然出现的人名,我只能疑惑地发出疑问词。

而她看到了我这幅疑惑的样子,嘴角缓缓地弯曲,用着玩味的语气说到。

「九条暮夜,我的名字哦,同时,是这里的店长。」

啊啊,是这样啊,重新自我介绍吗?

紧张地情绪似乎缓解了一点,我立刻点头。

「呃,九条小姐吗,我记住了。虽然刚才说过了,但我的名字是木村」

「我知道,木村灰人。」

再次打断了我的话,她用着暧昧的眼神看着我。

然后。

她竖起的食指,突然靠在了自己湿润的,樱桃色双唇上。

轻轻地。

一字一句地。

像是为了特别强调一般。

慢慢地说到。

「那是,我的第一次哦。」

......

......

全身,僵硬了。

这句话,仿佛让我所有的生命活动停止了一秒。

所谓的〖石化〗,大概就是指我现在的表情吧。

满意地看着我石化的表情,九条暮夜依然用着漫不经心的口吻,把眼睛望向天花板。

「虽然,小时候,家人,都亲过。但是其他〖男人〗,果然是第一次呢。」

「......」

你懂得吧?你什么都懂得吧?刚才发生的事,你不会忘记了吧?

明明她没有说一句话,我的脑海里却清晰地出现了九条暮夜的内心思想。

而我也只能用着发干的喉咙,尴尬地,勉强地,说出那句话。

「那,那件事只是个意」

「那件事只是个意外。木村,应该,不会这么说吧?」

哈,哈哈,哈哈哈......

看着她那无比和善的眼神,我也只能发出了干笑。

最后,九条暮夜像是从那个奇怪的压迫状态恢复,人一下子垮在了床上,懒洋洋地对我说了一句话。

「木村,收拾房间,fight。」

「......是,大小姐。」

吐出了这句话,我站起了身子向着那堆衣服和垃圾走去。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

「那,那个,九条小姐,内衣应该要手洗的吧?果然还是你自己」

「木村,fight.」

「......」

叮玲叮叮玲~

〖木村灰人学会了女性内衣的洗法〗

☆☆☆

「那,那个,九条小姐,便利店外面似乎来客人了?」

「呼姆,木村,交给你了。」

「......」

叮铃叮叮玲~

〖木村灰人学会了收银台的使用法〗

☆☆☆

「木村,薯片。」

「......给。」

「GAZHI,GAzhi,GAzhi......」

「那,那个」

「唔,渴了,木村,可乐。」

「......给。」

「咕噜,咕噜,咕噜......」

「那,那个」

「唔,有些热了。木村,暖气,关掉。」

「......关掉了。」

「呼姆,继续收拾吧。」

「......是,大小姐。」

木村灰人被彻底驯服了。

《我和她青春计算式?》第四章Attack香草味的Kiss(3)

3.

「咕噜。」

吞下了自己的口水,我双眼死死地锁定着前方机的几个按钮,还有显示器上的红色数字。

就,就是它吗?〖Electronic-Product〗,人类简称为EP的现代化科学机器!

立方型的机器铁壳和塑料,中空的内部结构,能够引起向心力和离心力的机动装置,毫无疑问,这就是人类科学的结晶。

而现在的我,居然要挑战它吗。

咕......

不行,不能够退缩啊木村灰人!

你不是已经决定了吗?不论敌人有多么强大,你不是已经决定要一直前进了吗!?

就算双腿再怎么颤抖也没关系,就算手指再怎么僵硬也没关系,有些东西,就是要你去全力面对的啊!

没错。

怎么可能在这里倒下啊!!

区区一台〖洗衣机〗,就让我来看看地球人的白色机体的韧性吧!

「唔哦哦哦哦哦!!」

带着狰狞的表情,我快速把衣服和洗衣粉丢进了洗衣机的框子里,把水加到了3\/4,盖上翻盖。

最后,凝重地把红色的〖ON〗键按了下去。

洗衣机开始发出了嗡嗡嗡嗡的声音,运转了起来。

......

......

〖Misson-Complete〗。

「哼,真是轻松呢。」

擦着自己的鼻子,我对着洗衣机挥了挥手,双手插着口袋,向着便利店的洗衣间外走去。

只是,我立刻停止下了脚步,向着原处返回。

这个店长小姐,到底有多少衣服没有洗啊......

剩余衣服框数3框。

☆☆☆

衣服的清洗,完成。

房间垃圾的清扫,完成。

各种垃圾的丢弃,完成。

地面和墙壁的打扫工作,完成。

杂物的归位,完成。

All-Clear.

〖主线任务:谜之女性房间的大扫除〗,完成。

评价:〖B〗。

木村君,以后还要更加努力哦。

☆☆☆

为什么我的大脑里会出现这种RPG交付任务的对话框啊!

☆☆☆

「唔......终于结束了。」

按着自己肩膀酸胀的肌肉,我拖着松松垮垮的步伐走在便利店后台的走道里,精神几乎要崩溃了。

因为没有认真学过那些家务技能,我有很多清扫都只能勉强应付,甚至最后洗衣服的时候,还因为洗衣粉的量用得太多,导致泡沫淹没了整个房间。

这样的我,居然还要在这个残酷的现代社会里独居吗......

不行,再想下去就真的崩溃了。

而且,要不是因为那个意外,我才不会帮一个不认识的女性做这么多家务呢。

......

......

那个意外,吗。......

......

唔,为什么我现在还会脸红啊。

清醒一点啊木村灰人,那个女人可是自顾自的亲了上来,然后用这个〖亲脸颊事件〗当做把柄并指使你做那些家务的恶魔啊,不要被那种粘膜接触迷惑了!

虽然从结果上来说算是你占便宜了,但这种喜悦藏在心里就行了!能得到九条小姐的first-kiss-in脸颊你就应该Yahoo的喊出来吧!

哈......

残念系的美人吗?虽然不能算是讨厌,但果然喜欢不起来啊。她这种生活,完全就是电视里偶尔提到的Neet族吧,废柴的程度从她堆积的家务就能看出来了。

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叹了一口气,站在了这个便利店的店长九条暮夜的房间前,轻轻地敲门。

「九条小姐,我进来了哦。」

然后,也没有等她回复,我就直接打开了门,在视野之中,一下就找到了那个躺在床上睡觉的女性。

或许是她之前的48小时连续观看电视的缘故,九条小姐在威胁我去帮她做家务之后就陷入了熟睡模式,怎么叫也醒不过来。

褐色的长发因为她的几次翻身变得更乱,白色的打底衫也扯得更开,再加上她那种开放的熟睡姿势,这一幕只能说诱惑十足。

只是,在刚才的战斗中燃尽体力的我已经没有了多余的杂念,只是无奈地走到床边,摇了摇她的肩膀。

「九条小姐,家务都处理完了哦,应该没有什么事要我做了吧?」

而她仅仅是露出了温和的笑脸,嘴角留下了一点不雅观的口水。

「呼姆姆......已经,吃不下了。」

还真是老套的梦话啊......

摇晃着她的身体,我有些不耐烦地加大了出声的音量。

「九条小姐,先醒醒吧?我把那些家务都处理完了。如果你没其他事的话,我也要回家睡觉了。」

「唔......嗯?」

在我的摇晃下,九条暮夜缓慢的睁开了眼睛,看见了正上方的我,似乎还有些迷糊。

然后

像是突然袭击一般,她那张美丽的脸再次地抬了起来,樱桃色的双唇也随之靠近我的脸颊,马上就要触碰到了。

只是。

我在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习惯性的把脸向着后方移动,由于这之间微妙的距离差,她的吻就这么落空了。

脖子支撑不住抬起来的头,九条小姐咚的一声,后脑勺砸在了柔软的床铺上,彻底清醒了过来。

然后,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慢悠悠地说到。

「唔......木村,早上好。」

「才,才不是早上好吧!你刚才想要干什么?」一下子和她拉开了距离,我心有余悸地看着她粉色的湿润嘴唇,慌张地摆动着手。

好险,要不是身体下意识的动了,亲脸颊事件就要出现第二次了。

只是,九条小姐直接无视了我的慌张,疑惑地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

「嗯?」

接着,她突然恢复了精神,朝着自己四周看了看,用着有些惊讶的语气说到。

「居然,真的打扫干净了?」

这不是你让我干的吗。

内心苦抱怨了一句,我摸着自己的后脑勺,淡淡的说到。

「嘛......至少表面上是干净了吧,因为我自己也不擅长这方面,所以有些细节的打扫我实在应付不来。脏的地方,希望你不要在意就是了。」

「......」

听到了我的道歉,九条暮夜的眼睛睁得更大,眼神里的疑惑反而越来越多。

似乎对她来说,我的道歉和行为都是违反常理的一样。

说话的语气依然和平时没什么两样,断断续续的,但能明显的看出来,九条暮夜的眼神多出了一丝警戒。

一字一句地。

她如此发问道。

「木村,你为什么......不直接走掉?」

「......诶?」

我愣了一下,表示不明白她的意思。

「那个,直接走掉是什么意思呢?」

「......」

似乎在确认着我是不是在装傻,她的坐姿也慢慢地变得正常了起来。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木村你,明明可以不用理会我,或者趁我睡着的时候,直接走掉的。但是,为什么不走?」

......

......

全身,僵硬了。

而看着我石化的表情,九条暮夜就像看着笨蛋一样,大大叹了一口气。

「木村,你不会,现在才想到直接走掉这个简单的选择吧?」

......

......

〖没有反应,就像尸体一样〗

石化状态,在20s后解除了。

☆☆☆

「木村,你,难道是笨蛋吗?」

不知为何,我跪坐在了九条小姐的床前,像是犯错的小孩子一样低着头,不敢说话。

而负责教育孩子的父母九条小姐已经完全从连续48小时观看棒球实况的疲惫状态下挣脱出来,此刻也正坐在床上,竖着手指数落着我。

「被女孩子亲了一下,就要为她付出一切,这样无聊的责任感早就过时了。更何况对方是陌生人,现代社会人都会选择放着不管吧。」

说话也变得流畅了许多,她像是说到了愤怒的地方,敲了敲自己的大腿。「而且,木村你的处男情节太重了。这样你在打工地点,或者以后在工作地点,随便一个长得可爱的女孩子对你好一点,你估计就会像人偶一样贴在她后面帮她做蠢事的。如果你的银行账户被她挖空,你还怎么生活?」

右手不知何时已经够到了我灰色的头发,九条小姐没有任何犹豫,一下就拔了一撮灰毛,我也痛痛痛的叫了出来,无奈地看着她,不敢反抗。

「哼,这种疼痛就当是预演了。以后你要是被哪个女孩子骗了,那种痛苦会比现在痛一百倍不止。」

甩了甩自己的手指,九条小姐再次叹了一口气,但愤怒还没有衰退的样子,竖起手指。

「木村,你到底明白了没有?明白了就快点把你那种处男心理彻底舍弃,然后把我骂一顿走人。」

「......诶?」

捂着自己的脑袋,我有些疑惑地看向老妈,不,九条小姐的脸,小心地发问到。

「为,为什么我要骂九条小姐呢?虽然你刚才说的虽然很过分,但也没什么错」

「你啊,还不明白吗!?」

粗鲁地打断了我的问题,九条小姐的情绪突然变得十分激动,就连原先平平的眉头都扭在了一起。

褐色的刘海,也在这一刻遮住了她的眼睛。

「木村......你刚才,就相当于被我利用了你那种处男心理哦。仅仅因为的一个吻,我就让你把自己人生的好几个小时浪费在与自己无关的事上......」

撑在床上的手掌慢慢地握紧,她的身体就这样微弱地颤抖着。

「这样的做法,不是很过分吗。」

就好像,在害怕着。

害怕着做出这种事的自己。

「而且......我要是对你说,我亲过很多男性的脸,甚至欺骗过很多你这样的人,你,还会心甘情愿帮我做那些事吗?」

「......」

听了九条小姐的那些话,我一时楞在那里,没有开口。

因为这个问题的严肃程度,比我想象中还要大。

确实就像九条小姐说的一样,我所处的世界不是所谓的漫画或者游戏,而是更加残酷的〖现实〗。

被一个吻或者微笑耍的团团转,没有理由地,心甘情愿地为女孩子做任何的事情,这样的理想状况是不存在的。

脾气再好的人,都会对这样的事情感到反感和厌恶,就算真的因此迷上了对方,那样的自己在对方眼里也太过幼稚,始终会被对方看不起。

那么,为什么九条小姐会如此生气地让我责备她呢?

原因很简单吧。

因为,九条小姐那个吻,并不包括情感的香草味,只是一个单纯的意外。而九条小姐间接地利用了这个意外,让无知的我帮她做了很多家务,甚至没有说一句感谢的话。

尽管是因为我自己的无知和幼稚,但做出这样的事情,她还是不能够接受。

或者说,她十分排斥这样利用他人的做法。

在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让她如此害怕和厌恶这种事情发生呢?

现在的我,也不可能知道。

但是,有一件事情我是很清楚的。

我现在,必须要让九条小姐把这份奇怪的负罪感抹去才行。

只是

「这样的事情,没必要弄得那么严肃吧。」

「......什么意思?」

松了一口气,我抓着后脑勺,对着眼前坐在床上的九条小姐露出了苦笑。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啦。就算九条小姐说的都是对的......不,本来就是对的吧,我那种不成熟的心态也确实害了做了那么多不擅长的家务,说实话,不想做第二次了。」

甩了甩肩膀,我再次变回了正坐的状态,认真的开口。

「但是,没有你说的那么严肃吧?我也学到了很多东西哟。」

那种不可思议的,就像我们好久以前就见过面的熟悉感,我能够感觉的到。

尽管这样的感觉虚无缥缈,说出来也会被嘲笑天真,但是我并不觉得后悔。

因为

「九条小姐,不是好好教育了我一顿吗?这就说明你不是你说的那些坏女人吧。」

只要从对方得到某种东西,那么自己的所作所为就不是一味的付出。

「那些劳动,就算是刚才那些话的学费,还有那些家务的学习......像这样的乐观理由,就可以把这件事了结掉吧?」

所以,没有必要那么严肃的。

本来就没有必要放在心上的事情,一旦纠结起来,就会没完没了。

倒不如直接承认或者让步,这样的距离感,才是人际交往所必要。

一口气说完这些话,我也没有再移动身子,只是静静看着从刚才开始就沉默着的九条小姐。

而她像是卸力了一般,褐色的刘海也被她放了耳朵后面,淡淡地开口。

「......木村,果然处男情节太重了啊。」

接着,搓了搓自己的手臂。

「刚才那些话,很恶心,像是猫指甲刮墙壁一样,起鸡皮疙瘩了,好冷。」

......别说出来啊。

我也是忍着十倍的羞耻感才说出那些话的。

「哈......随便你了。」

就在我羞耻心即将爆发的那一刻,九条小姐却像是放弃一般,大大的叹了一口气。

「木村,是个十足的笨蛋和处男,我已经明白了,所以,随便你了......」

然后。

「随便你了,笨蛋木村......」话语越来越模糊,九条小姐的身体就突然向着自己的右侧倒去,砸在了床上。

「呼姆......」

就这么,发出了打呼噜的声音。

......

......

晚安吧,九条小姐。

小心地走出房间,我关上了门,离开了便利店。

☆☆☆

唔......差点忘了,我是来买东西的啊。赶紧把东西买齐吧。

慌忙地跑回便利店里。

三分钟后。

我抱着几个面包,站在空无一人的收银台前,沉默了一会。

现在才意识到,这家店,没有店员是怎么经营下去的啊......

......

还是去看一下后台的值班表吧。

☆☆☆

「九条小姐,醒醒,醒醒。」

「唔......怎么了,木村,不想回去了?那就在这里随便找个地方睡......呼姆......」

「不是这个问题啦!为什么这个便利店的值班表是空的啊,难道没有店员吗!?」

「唔......店员,正在招募中......」

「诶?那没人来面试吗?」

「有哦,但是......懒得去管。」

「这不能偷懒的吧!!」

「唔......木村,就像老妈一样,好烦,我要睡觉。」

「才不是睡觉的时候吧,没有店员的便利店是怎么经营下去啊!!」

「......那,木村,帮我去宣传吧。传单,在收银台,拜托了......」

「诶?为什么是我啊!九条小姐,九条小姐!?」

〖没有反应,就像尸体一样。〗

......

〖任务:便利店人员招聘〗,开始。

☆☆☆

「唔......居然已经6点了......」

第一次,木村灰人在京都熬夜了。

《我和她青春计算式?》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我和她青春计算式?即可哦~~亲,不要忘记关注哦!

Copyright © 2017-2018 www.xinqu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区玩手游下载 版权所有

 

新区玩手游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