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农女当家只王爷翻墙来王宛如桂子舟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农女当家只王爷翻墙来小说全集无弹窗

农女当家只王爷翻墙来王宛如桂子舟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农女当家只王爷翻墙来小说全集无弹窗

2019-05-14 16:23:59来源:互联网发布:嫣然

农女当家只王爷翻墙来王宛如桂子舟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小说农女当家只王爷翻墙来全文免费阅读目录,在线免费阅读农女当家只王爷翻墙来作者是嫣然的小说,农女当家只王爷翻墙来小说全集无弹窗小编揭秘。都市白领穿成命硬小寡妇,王宛如万万没想到,自己遇见的第一个难题,不是夫家极品,而是亲爹上吊。王宛如:我,赚钱,别

农女当家只王爷翻墙来王宛如桂子舟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农女当家只王爷翻墙来小说全集无弹窗

农女当家只王爷翻墙来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农女当家只王爷翻墙来》第1章 穿越

宁静的乡村夜晚,一位穿着破烂大红喜福的女孩浑浑噩噩的走在山间的小路上,淅淅沥沥的雨水不停歇的下着,路过一口池塘,她驻足看了许久,最终脸上露出一抹似解脱般的微笑,慢慢的朝着池塘中央走去

而另一边,王宛如打开家里的冰箱,发现屯的方便面一包都不剩,整个冰箱空荡荡的,只有半根火腿肠孤零零的躺在里面,不由得哀嚎了一声。

家里又断粮了!

王宛如挠了挠乱糟糟的短发,随便披了件衣服,正准备出门,突然肚子一痛。

该死的,肚子好疼!王宛如捂着肚子,连忙跑进卫生间里,却突然感觉自己的左脚绊了右脚一下,整个人便控制不住的往前倒

她在这个世界看的最后一眼,便是已经到了眼前的马桶,以及灌进口鼻里的水

王宛如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传来一阵钝痛,意识便开始模模糊糊了起来,恍惚间,她仿佛见到了一个不断旋转着的白色光圈,一阵大力的吸引力传来,她再次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王宛如还未睁开眼睛,便感觉全身疼痛难忍,脸上脖子上更是一阵火辣辣的痛意,凉凉的风一吹,惊起了一片鸡皮疙瘩。

王宛如被这疼痛刺激的猛然睁开眼睛,这么一看却是发现自己置身于一片陌生的山林之中,身下是条细细的小河流,然而还不等王宛如思考,脑子里却猛然涌上来一阵陌生的记忆,撑的她脑袋发晕。

好不容易镇定下来,王宛如却被自己现在的处境弄的有点发懵。

她这是穿越了?而且还是穿到了这个刚死了丈夫被休回家的小女孩身上?

天呐!该说她是运气好呢,还是运气不好呢?

好吧,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是,她真的想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死的啊!不会真的是摔马桶里摔死的吧?还有比她还要倒霉的人吗?

罢了罢了,既来之,则安之,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好在这具身体的名字和自己原来的一样,倒是省了不少的麻烦。

王宛如整齐好凌乱不堪的头发,看了眼水里倒映的自己的模样,又是被吓了一跳。

这杨婆子下手可真是狠,这都被打成什么样了。王宛如摸着自己脸上的伤口,幽幽的叹了口气。

王宛如的脑中闪现出原主生前的记忆,身穿喜服的女孩被妇人按在地上撕打着,旁边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

作死的丧门星,老娘怎么就看上了你这么个命硬的哟!一嫁过来就白白的克死了我的儿子啊!妇人一边哭喊着,一边疯狂的捶打着弱不禁风的女孩。

围观人群中更是传来一声声恶意的声讨。

我就说着王家丫头是个命硬的吧,要不然怎么小小年纪就没了娘呢?

可不,听说她那爹也快不行了哟!

作孽啊!

王宛如接收着原主的记忆,心里一万匹草泥马飞奔而过。

什么克死的,那杨家的儿子原本就病重,连镇上的大夫都说治不好了,偏偏还要弄个什么冲喜,现在人没了,竟然把这些都怪到这个小女孩身上,真是不可理喻!王宛如不平的骂道。

不过,倒是便宜了我,要不然,我恐怕就莫名其妙的被车撞死了。想到自己因为出去屯粮而莫名其妙的被扯撞死,也是够倒霉的,好歹也让她看完刚更新的动漫再死啊!

昨晚原主跳塘自杀,却被引流灌溉农田的水流冲到了下游的农田处,因此来自现代的王宛如来了后,很快便循着记忆找到了原主的家。

原主的家境十分贫寒,父亲是个穷秀才,母亲一年前生下来龙凤胎难产去世,父亲自那之后就一直大病了一场,一直到现在身体也没好,而一对弟弟妹妹更是可怜,自出生到现在一岁多,一口奶都没喝过,平日里都是靠着杂面糊糊汤过活。

王宛如驾轻就熟的来到自家的小院子里,一进门便听到里屋里传来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伴随着孩童有气无力的哭声。王宛如没来由的心里一阵发酸,差点忍不住掉下眼泪来。

她知道,这是原主的情绪。

爹,我回来了。王宛如站在门口,冲着屋里笨拙的哄着孩子的瘦削男子说道。王明远这个一手抱着一个孩子,哄了这个,那个又哭,正焦头烂额之际,便听到了王宛如的声音。

王明远抬头,见到大女儿浑身狼狈的站在门口,吓了一跳,连忙走过来,关切的问道:宛儿,你这是怎么了?两个孩子也睁着眼睛看着王宛如,忘记了哭。

爹,杨家儿子不在了,我也被休了回来。王宛如淡定的说道。

王明远愣了愣,突然眼睛抑制不住的红了,强忍着说道:你这些伤也是

是杨婆子打的,她说我是个命硬克夫的。王宛如说出这番话,心里没有丝毫的感觉,毕竟在她一个现代人看来,所谓的克夫简直就是笑话。

却不想王明远听了这番话,刚刚缓下来的咳嗽声又响了起来,这次更是咳的连腰都弯了,怀里的孩子也抱不住了,只好匆匆放在床榻上,弯着腰捂着嘴咳嗽。

王宛如这下吓坏了,她从原主的记忆里得知了家里的情况,也知道王明远向来对三个孩子宽容的很,丝毫没有任何的重男轻女,虽然是个秀才,但一点也不酸腐,没有任何读书人的清高,反而和普通的乡下汉子没什么两样,因此她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才丝毫没有顾忌。

爹,快喝点水,先喝点水。王宛如端过破损的茶碗,倒了一碗温热的白开水,扶着王明远,喂着他慢慢的喝了下去,见他的脸色红润了点,这才松了一口气。

爹,你别担心,那杨家婆子不是个好相处的,我虽然是被休了回来,但也算是逃离了虎口,爹你应该高兴才对,而且弟弟妹妹还那么小,有我在家帮忙照顾着,娘在天上看着也安心呐!王宛如一边轻轻的拍着王明远的后背,一边安慰道。

那边弟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本能也知道发生了不好的事情,哭的更加大声了。

《农女当家只王爷翻墙来》第2章 王明远自杀

王宛如心疼的看过去,只见一张小脸哭的都有些泛紫,当下立马放下手里的杯子,将他抱在怀里,慢慢的哄着。

王明远看着姐弟两,一行浊泪再也忍不住,顺着瘦削不堪的脸颊流了下来。

宛儿,是爹没用,耽误了你啊。

爹,说什么话呢?要是没有你,我还不知道在哪呢,怎么能说是你拖累了我呢?王宛如不敢看他流泪的样子,怕打击到他的自尊心,只好低着头哄着弟弟妹妹说道,因此也忽视了他脸上的一片灰败之色。

爹,弟弟妹妹怕是饿了,你帮我看着一会儿,我去弄点吃的过来。王宛如小心的将两个孩子递到王明远的面前,便急匆匆的出去了。

毕竟换了个芯子,对着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岁的男人喊爹真的是有点不自在啊!还是赶紧躲出来吧。

王宛如走到厨房,其实说是厨房也就是一个稍微大一点、结实一点的草棚子,从罐子里掏出一碗杂面,掺着水下到锅里,照着原主的记忆做了一锅杂面糊糊,想了想,又从油罐子里刮出一点油星子放进去,切了写鲜嫩的野菜,看着倒也有点食欲了。

将糊糊盛出来,又重新掏了一小把粗面出来,煮了一碗面汤,这是专门替两个孩子准备的,只是也没有多少了,剩下的顶多够两个孩子再吃两天,两天过去后,恐怕两个孩子也要跟着他们一起吃杂面糊糊了。

爹,吃饭了!王宛如将糊糊端到正屋,对着里屋喊道。

王明远低着头,看不出脸上的神色,他默默地抱着小宝坐在椅子上,端过来一碗面汤,吹凉了喂给怀里的小宝,却不想笨手笨脚的弄的小宝满脸都是。

而小宝张着嘴,闻到了食物的香味,却半天吃不到嘴里,也急的哇哇哭了起来,王明远急忙慌张的放下碗,笨拙的哄着小宝。

王宛如看着男人笨拙的动作,有些心酸,若是自己没有重生过来,这一家三口可怎么办啊。但也强忍住想要落泪的冲动,连忙将孩子抱过来,笑着说道:我来喂大宝和小宝吧,爹你先吃饭。

王明远的手顿了顿,讪讪的拿起了一边盛好的糊糊,埋头一言不发的吃了起来。

王宛如也没有带孩子的经验,只好循着原主的记忆模仿着开始喂,一开始的确有点手脚无措,渐渐的,也熟悉起来了,毕竟这具身体还是残留着原主的些许记忆的。

不知道是不是今早的糊糊加了油的原因,王明远和两个孩子都吃了不少,大宝和小宝吃饱了之后更是躺在床上咯咯的笑了起来,手脚一起滑动,一幅吃饱了好开心的模样,好不惹人疼爱。王宛如忍不住在两个孩子的脸上各亲了一下。

真是个馋嘴的小家伙,吃饱了就不哭啦?王宛如看着两个孩子,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爹,我去洗碗,你快带着弟弟妹妹进里屋吧,外面下雨了,你们三可不能着凉了。王宛如说完,便端着碗筷去了厨房。

洗碗正洗到一半,突然听到屋子里传来大宝撕心裂肺的哭叫声,不一会儿,小宝也开始哭,王宛如连忙问道:爹,弟弟妹妹怎么了?

等了许久,都没有王明远的应答声,两个孩子的哭声反而更大了,王宛如心里升腾起一股不妙的感觉,连忙冲了出来,只见屋子里只有两个孩子躺在床上大哭,而王明远已经没了身影。

不妙的感觉越来越重,王宛如急急忙忙的冲了出来,便看到王明远半个身子已经没入了门前的池塘内。

爹!

王宛如顾不得还在哭的两个孩子,连忙冲进雨幕里,狂奔着走到王明远的身边,使劲的扯着他的衣服,喊道:爹!你这是做什么?快点上来啊!

宛儿,都是爹连累了你们姐弟三个,是爹没用,爹去陪你们娘了,你要好好照顾好弟弟妹妹,这个家就靠你了。王明远眼里一片死寂,表情哭丧着说道。

爹,你说什么呢?没有你,以后我和弟弟妹妹怎么办?我们三个孩子怎么活下去?王宛如心里着急,偏偏还要一股愤怒绝望的气息在心底不断的干扰着自己,扰的她烦躁的很。

爹活着也只是拖累了你们,没有我,你们才能过的更好啊!王明远崩溃的说着,一边狠狠的挣扎,王宛如这具身体原本就有些营养不良,又被人打了一顿,根本拉不住他。

眼看着水已经没过了他的胸口,王宛如着急的大喊:我克死了杨家的宝贝儿子,杨婆子一定不会轻易放过我的,我亲耳听到她说要把我卖了,到时候大宝和小宝怎么办?他们还指望着你给他们取个名字,教他们读书识字呢!

说道这里,王明远的身体明显的顿了顿,王宛如便知道有戏,连忙继续喊道:你听,大宝和小宝还在哭,他们舍不得你走啊!你难道就忍心丢下我们被人欺负一辈子?

见王明远脸上的挣扎之色越来越重,王宛如也大哭了起来,说道:到时候家里没有长辈,我指不定被卖到什么地方去了,大宝和小宝怎么办?你就忍心看着我们三个孩子被人糟践吗?

是爹没有用啊!王明远突然爆出一阵大哭,却没有再继续往下走。

王宛如试探着拉住他的衣服,慢慢的将他带回了岸上,总算是有惊无险。而此时心里的那股挥之不去的绝望之气也消散了不少,王宛如整个人一放松,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

雨还在下着,考虑到两人的身体状况都不好,王宛如不敢放松太久,将王明远的胳膊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将人带回了屋里,连忙去厨房里烧了一大锅热水,让王明远洗了个热水澡。

家里没有生姜,只找到了一些辣味的调味料,煮了两碗水,两人一人喝了一大碗,发了些汗。这才感觉好受一点。

王宛如哄着两个孩子,轻轻的说道:这次真是多亏了你们两个,要不然,我们恐怕就成了孤儿了。王明远在一边,一张苍黄瘦削的脸涨得通红,王宛如就是故意说给他听的。

都是当爹的人了,怎么还要死要活的?古代读书人果然迂腐懦弱!

《农女当家只王爷翻墙来》第3章 卖绢花的小姑娘

隔壁一个人住的孤寡老妇王婆子听到了动静,也撑着把破伞颤巍巍的赶过来看看发生了什么,得知了之前发生的事情之后,王婆子将拐杖狠狠的往地上一敲,恨铁不成钢般的指着王明远说道:糊涂啊!亏你还是个秀才,怎么就干的出来这么糊涂的事?你走了,宛儿和两个孩子怎么办?

王明远低着头,呐呐的不敢说话。

王婆子年轻的时候死了丈夫,后来儿子上山打猎也再没有回来过,自此一直一个人过日子,和村里人的关系也很冷淡,唯独对看着长大的王明远感情深厚,原主母亲去世后,家里的粮食从来没有断过,都是王婆子帮的忙。因此听说王明远差点溺死之后,气的直喘气。

王宛如连忙端了杯茶递过去,安慰了她一番,王婆子这才气消了点。

宛儿,今天可真是多亏了你啊,你快去洗个热水澡,别着了凉,我帮你看着两个孩子。王婆子拉着王宛如的手说道。

嗯,好。王宛如笑眯眯的应了,连忙去了厨房打水洗澡,身上湿哒哒的,的确难受的很。

王宛如打了一盆洗澡水,她的身体可是凉了整整一宿,也要好好泡泡,绝对不能马虎,要不然生个病,以现在的医疗条件,一个小小的感冒可是都能要人命的。

一触及到热水,王宛如便感到自己身体上的伤口传来一阵刺痛,强忍着疼痛将自己没入水里,渐渐的,伤口麻木了,才感觉舒服了不少。

唉,这回真是差点要了我的小命啊!王宛如叹道。

想她在现代,就是无牵无挂的宅女一枚,完全靠着当初拆迁得来房子的房租过日子,日子过得舒心又自在,哪像到了这里,不仅要照顾一个病人,两个孩子,还要为家里的生计着想,对比以前潇洒的日子,简直的生不如死啊!

是不是生活的太安逸了,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才来了这么一出?王宛如情不自禁的想到。

唉,还是先想想今天中午吃什么吧。想想已经快要见底的粮缸,王宛如认命的低下了头。

桶里的水凉了,王宛如才起身,而这时雨也停了,阳光倒是还挺好的,王宛如便将湿答答的两套衣服就着洗澡水洗了洗,然后端着盆子去了村里唯一的一条大河边清衣服了。

咦?凤儿,你这头花真好看,又是你哥从镇上带回来的吧?王宛如正埋头认真的洗衣服,突然听到旁边几个女孩子谈论着什么。

是啊,听我哥说,这可是镇上才出来的新款绢花呢,我哥也是托了熟人帮忙才买到,可贵了!王凤一脸神气的说道。

有个在镇上读书的大哥真好!旁边的黑皮小姑娘一脸羡慕的说道。

就是,哪像我哥,天天只知道下河摸鱼,身上一股鱼腥味。另外一位穿着碎花小衫的女孩子皱着眉头,一脸嫌弃的说道。

不过啊,这款绢花比较挑人,小花你太黑了,柳叶你又太瘦了,都不适合,要不然我还可以借给你们戴戴。王凤颇为神气的说道。

王宛如听着几个女孩子之间的谈话,觉得颇为有趣,忍不住笑了出来。

嘿!王宛如,你笑什么?王凤正嘚瑟着,听到旁边传来一声清脆的笑声,当下便有些不满,循着声音看过去,竟然是昨天才嫁出村子去的王宛如,当下更不满了。

她身为里正的孙女,在村里的同龄人之中可是领头人般的人物,只有这个王宛如和自己不对付,偏偏她长得好,自己只要稍微为难她一下,村里的男孩子就过来打抱不平,因此王凤对王宛如是一丁点儿的好印象都没有。

前几日听说她为了给王秀才治病,卖给了别村给人家冲喜,她还高兴了好一段时间来着,怎么这就又回来了?

没什么,只是觉得那绢花真的挺漂亮的。王宛如从原主的记忆里得知,村里一半的女孩子都对原主不太友好,王凤更是其中最讨厌她的,因此也收敛了笑意,不想惹了什么麻烦。

王宛如,你不是嫁人了吗?怎么又回来了?脸上还这么多伤?黑皮肤的小花问道。

就是,难不成是你夫家嫌弃你太丑了,把你打回来了?柳叶也不甘示弱的诘问。

她们这些女孩子知道王凤讨厌王宛如,因此平时也没少欺负王宛如,眼下见王宛如一幅不太好的样子,当然不肯放过这个嘲笑的好机会。

是啊,我有点倒霉,被休了回来。王宛如对这些话并不在意,对着她们展开了一个淡淡的微笑,便端着洗好的衣服回去了,不再理会三个女孩吃惊又狂喜的表情。

走在回家的路上,王宛如忍不住想了很多。

她原本在现代的时候就喜欢做一些手工,刚刚王凤头上的绢花她也看到了,大红的颜色,形状有点像牡丹,但又不怎么像,不过布料还不错,有点像纱布的感觉。

这样的绢花在王宛如看来的确比较粗糙,但是在女孩子只见好像还挺受欢迎的,她倒是可以先做一批更好看的绢花去镇上卖。

正巧,几天后就是镇上的花朝节,她倒是可以去试试运气。

说干就干,王宛如回到家,把衣服晾好,抱着两个孩子一头钻进了自己的房间。

她记得柜子里还有不少布头,那些布头还是父亲没有生病的时候,作为教书先生,村里人送来的束脩里面的。还有些是王宛如的娘以前在镇上的成衣铺子里,拿回来做衣服剩下来的。

王宛如的娘一手女红很厉害,因此经常在镇上的成衣铺子拿布料回家,做好了衣服再送过去,赚些银钱补贴家用。

王宛如看着面前的一堆各种布料的布头,脑子里闪过现代的一些好看发卡的造型,做出了好几个蝴蝶结,又挑了一些布料不错的做了些绢花,越做脑子里闪现的款式越多,直到大宝小宝传来几声哭叫,才将王宛如的思绪拉了回来。

啊,已经这么晚了啊,大宝小宝都饿了吧?王宛如看了看天,早已经过了午时。

王宛如赶紧抱起两个孩子,将孩子送到王明远的房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爹,你帮我看着弟弟妹妹,我去做饭。

说完也不敢看王明远探究的眼色,赶紧溜了出去。

《农女当家只王爷翻墙来》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农女当家只王爷翻墙来》即可哦~~亲,不要忘记关注哦!

Copyright © 2017-2018 www.xinqu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区玩手游下载 版权所有

 

新区玩手游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