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在线阅读-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全文阅读目录

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在线阅读-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全文阅读目录

2019-05-14 16:24:28来源:互联网发布:京墨

小说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在线阅读,小说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全文免费阅读目录,在线免费阅读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作者是京墨的小说,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清和君怀靳全部章节小编揭秘。有的人一生逐鹿,叱咤风云,睥睨纵横有的人毕生容安,泼墨吹蜡,琴瑟年华只是多数人不及前者,难成后者,最终是情愫难斩,困于

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在线阅读-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全文阅读目录

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第8章 柔情

一席重复实则并未持续多久,她便起身离开,朝我说道:我先行回去阁中理事,你且送一送君公子罢。

原那笑已是耐人寻味,末了却又丢下一句:君公子,望下次相见之时,你我依旧,各自安好。

只留我二人于雅座中后,我尚未来及出言询问,便被君怀靳抢了先:不必相送,天色晚了,清和也回吧。

我只当作没有听见:你今日实在不该来

你不明白,她无论如何都要见到我,又何必今后费那周章。

是,我的确不明白。我背过身去,不再看他:青梅竹马是你们,爱恨情仇亦是你们,我是她的一颗棋,又何尝不是你的?

君怀靳无奈的笑了出来:所以,你还是都知道了。倒确实,有很多需要解释,只是并非现在

他用力扯过我的肩膀,使我与他直视:清和,听话,现在就回去。

我凝眉,觉察出他面色不对,比先前不知是苍白了些,还是红润了些,总之不是方才清冽了。我这才恍然忆起,我至今未能确定究竟哪一壶茶中才真正被投了毒,莫不成,我一时自以为的聪明,反害了他?

我悬住了心,屏下气来探他气息,果真异样,虽他极力压抑,我却仍然觉出,他气息俨然紊乱。

怎么会我喃喃。对这一事实已变得无力和绝望:君怀靳,对不起,我

傻瓜他垂下眸看我,声音低沉:若是走了多好,只可惜现在,我已经,不想让你走了

话音未落,他便一把将我扯入怀中,这虽非他第一次抱我,却实在与先前不同,他身体很烫,呼吸也很乱,甚至因此而更重了力道,将我我困的死死

我心下一惊,只想着推开来看看他究竟如何,谁料他竟顺势探下了身,直将我腰间抵在了茶桌上,继而俯身趴在了我的肩头,于我耳畔低语:清和可知,你那阁主下的是何毒?

如此暧昧的气氛让我的大脑几乎停止运转,只觉得脸颊烧得火红,无以回应。

真是卑劣如她清和,你又可知媚药如何能解?

媚药世间媚药作效无异,为女子落红可解。而阁中媚药,药力更胜寻常,其中参了些杂毒,若想用内力逼出,近乎无望。而压制过久,则会反噬,直将下药之人内力耗尽,枯竭而亡。

我委实想不到,阁主竟会对君怀靳用如此手段

对不起,君怀靳我看着他模样痛苦,心亦如刀绞般作痛:是我一时自以为是,桑儿曾警告过我,说紫壶中投了毒,可我,可我却以为她是受阁主之托,特意混淆。

不必自责。阴毒如她,又怎可能是你能猜透的?君怀靳似乎努力压下胸中热火,使得声音平静。

我早该猜到的,毕竟他是面对万剑所指也不曾有几分慌乱的君怀靳。只是当下在我心头浮现的,不是被轻薄的羞耻,更多的是不知所措和些许莫名的期待。

是我唐突了,趁着这药效未至我经脉深处,你还是离我远些,若我能承受住这药的毒性,定,亲自登门谢罪。语罢,君怀靳松了他原本紧拥的双臂,隐忍着闭上了双眸,面色绯红。

一阵微顿之后,我咬着下唇褪去了外袍,扯下了头上缀系的饰物,任一束青丝披散在我的双肩。

清和,你这是作甚!

君怀靳,你我也许自打立于世间,就没有过真正的快乐,清和不忍你一人承受苦楚,更不想你一世英才,毁于如此下作的毒上。倘若你我二人两情相悦,再如何也不为过。

不知是因紧张还是害羞,我不敢对上君怀靳的双眸,余光看着窗外的明媚,透过帘子灼伤了这一室旖旎。

真傻,我的傻清和哟我看见君怀靳眉角翘起的愉悦,不同于从前,第一次,君怀靳的笑容,掺上了些孩童的心性,简单、纯粹。

清和,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心悦你。君怀靳滚烫粗重的气息喷洒在我的耳畔,只觉身子一弱,直直的倒在了君怀靳的怀中。未经人事,此刻的我已经没有余力多考虑什么, 我只知道,眼前这个素向寡欲的男人,心中盛满了一个我。

君怀靳手掌的温度透过我身上仅存的一层薄纱,传至我的每一寸肌肤,他动作不似往日的温柔,甚至有些粗鲁,

将我横抱我扔在了地毯上,他的身影伫立,我闭眼颤抖着睫毛,不敢望他。一阵衣物窸窣,一层阴影笼上了我的面容。

我运功抑制了一部分药力,倘若清和害怕,一定要说出口。话音刚落,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覆在了我的双唇,我生涩的回应,全身的感官跟随着君怀靳的温度窜出了火苗,我的身体,发烧的厉害。

清和,放轻松。君怀靳偎在我的肩头低喃,有什么湿润的东西碰上了我的耳垂,我下意识的想要别过脸去,却被君怀靳抬手捉住。他紧紧捏住我的下下颚,强迫我正眼视他:清和是怕,还是不愿?

我凝住了双眸,不知为何眼中氤氲了些朦胧水雾。嗓中干涸,说不出话,只是摇了摇头。他轻笑,沉沉的低下了头,额前青丝遮住眉眼:清和若还愿,今日后,你我一同离开,天涯海角,我二人再不相离。

轻罗款舞,红帐初晓,我与他算是缘情绮丽,而这一夜,这一劫,谓是我此生,绮梦云烟中,最尽了冷暖情长的。

再日,君怀靳身体已不那么灼烫,反是我面上炽热,缩于他怀中。

他为我披上了外衣,温柔地抚过我的面颊,他又变回了往日里清风霁月般的他,只是眸光中更盛了柔情。

他轻捧着我火红面庞,俯身在我眉间落下一吻:我君怀靳,此生绝不会负了清和。

《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第9章 借宿

我与君怀靳的识途,不知是风顺还是多舛,纵然我们决定离开都城,却也深知,这场恩怨未了,一切也不会结束。

第二次与君怀靳携手共驾,相别数月,发生了许多,竟已全变了心境。出了城门后,君怀靳不曾停留,快马加鞭,仿佛想尽快离开这片是非之地,我乏的厉害,便依偎着他睡着,一路颠簸,也应有他而觉得舒心。

觉察到他停下了马,我缓缓张眼,刚想起身,他却已将我打横抱起,跃下了马背,已是午后时分,这里大概是某个驿站,虽是野外,客栈酒家建得倒算精雅。

我们到哪儿了?我抬手勾了勾他的脖子,问道。

唐庄,再向前就是凉州,不过时候不早了,暂且于此休息一晚。他将我放下,并替我理好了褶皱衣襟:路途太过颠簸,待会儿进屋歇息吧。

我点了点头,他于是牵过我的手,走向客栈中。

店家想来做的尽是旅人生意,见着来客,便忙有小二迎上:二位是打尖还是住店?

给我一间上好的客房,再准备些饭菜送入房中。君怀靳掏出了一锭银子递去,店家立即笑颜应下,差人领我二人去了楼上厢房。

二位先歇歇脚,小的这就去为您准备饭菜。说罢,小二准备退下,君怀靳将他唤住:门外那匹白马,劳贵店帮我照看一晚,喂些响食。

好嘞!公子放心!小二连连答应,继而从外带上了门。

君怀靳回身仔细看了屋中一番,大概并未察觉有什么不对,才安下心来。走至我床边:累了就先睡下吧,明日还得赶路。

我也没再拘谨什么,解下了外衣后,躺入了被褥之中,而他就坐在床边,眼中柔情溢出。那你呢?我望着他反问,骑驾一天,他当是更疲惫的。

我就在这里守着,清和且安心。他摸了摸我的头,又为我掖好了被子。

小憩了约莫二三时辰我才醒来,君怀靳仍在床畔 冲我淡淡一笑:本想唤你起来填填肚子,可见你睡得酣香,一时又不忍。

我撑起身望向窗外,唐庄覆盖面积虽广,但集镇很少,多的是官道野林,而这条官道便坐落于林间,只不过碍于眼下是冬季,所以没有浓郁树荫,亦没有花鸟成群。

屋中太闷,用完餐后,我便让君怀靳领我出门,穿过最近的这一片林子,近处隐约可以看见一条清溪,气温回升,已化了冻,发出了潺潺流动的悦耳水声,溪上用毛竹搭了座小桥,微微拱起,静谧而又惬意。

桥的另一边有两座并排的木屋,院落中还升起了袅袅炊烟,这里竟有人烟,看着,似乎是某位隐士所居,一时心下好奇,我便拉着君怀靳想过去一探究竟。谁料,这竹桥也太过不结实,只当我二人一同站上,竟毫无防备的瞬间坍塌,我与君怀靳就这么更无防备的掉进了小溪中。

好在溪水不深,河也不宽,只是尽管爬上了岸,衣服还是近乎湿透。我与君怀靳相视,后不约而同的笑出声来,就像寻常人家孩子的平日嬉闹,哪怕显然已经过了孩童年龄,却还是能体会到这份乐趣。

或许是桥塌入水中发出的声响太大,惹的屋中人出来一寻究竟,见着这般狼藉,忍不住冲二人吼道:谁家的孩子!怎得到了这年纪,还如此顽皮!毁我竹桥?

回身,望见的是一白发布衣的长者,个头不算高,但模样却是威严。

我连忙起身赔礼道:对不起,老伯,我原只想过来看一番,不想竹桥那般不结实君怀靳也走到我身边来附和道:是了,我们实在无心。

此时屋中又走出一名老妪,大概是这位老伯的家室,她面容和善,笑着对我们说:二位莫要介意,我家这口子只是嘴上说话重了些,心底是不会相怪的二位衣裳湿了,眼下天尚寒,若不嫌弃,不妨进屋换身干净衣裳。

我与君怀靳此行并没有多少行装,为了不感染风寒,耽误行程,便应下了老妪,道了谢入屋。

木屋虽有些简陋,但收拾的倒是干净整洁,院中弥漫着农家特有的清香,丝毫没有都城那充斥四方的阴霾。

老妪给我的是件普通粗布衣裳,自是无丝绸缎裙舒适,但这简单淳朴之风,令我神往。

君怀靳也换下了那件玄色华衣,只不过粗裳并没有遮盖住他的风采,依旧有着那份傲然挺俊,气宇轩昂。

老伯坐在一旁的矮凳之上,淡淡扫过一眼,语气依旧透着不屑尘世的乖桀:与我当年还是差了些风韵的。

老妪忍不住嗔怪了一句:老头子了,讲些颜面。

看着这对老夫妇彼此笑骂相惜,我抬眸望向了站在我身侧的君怀靳,倘若我们亦能这般相濡以沫,简简单单的过完一生,与我,该是怎样的幸事?

看什么呢?君怀靳垂头问我,抬手抚过我的发丝,将额边几缕揽于耳后:如此打扮,你当成像极了位良家小娘子。

小娘子有何不好?我笑着反问。

怎会不好,只要是清和,于我都是最好的。他顺势抚上我的面颊,动作有些暧昧。

咳咳直到老伯轻咳出声,我才恍然记起,此时并非只我二人。忙退了一步,

离君怀靳稍远一些,他于是也垂下了手,见我面上红晕,未忍住轻扬嘴角。

看二位衣着像是都城之人,此番可是出城游玩?老妪如此笑问,打破尴尬。

是的。君怀靳点头:只在此地暂住一晚。

她闻言会意,沉思了一阵后,瞥了眼老伯,与我们说:我们原先也是都城人,只是厌倦了城中的喧嚣俗尘,才隐居于此

我看二位也是恩爱得很,既是有缘人,便赠上一句忠告她眼中慈祥,望向了君怀靳:女子愿把一生奉于你,那已是她的全部。公子切记,万莫负了你的夫人。

我本还想解释,但君怀靳已然牵过我的手,握得很紧:婆婆放心,我这一生,亦已全然奉予了她。

《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即可哦~~亲,不要忘记关注哦!

Copyright © 2017-2018 www.xinqu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区玩手游下载 版权所有

 

新区玩手游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