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在线阅读-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主角清和君怀靳)

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在线阅读-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主角清和君怀靳)

2019-05-14 16:24:32来源:互联网发布:京墨

小说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在线阅读,小说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全文免费阅读目录,在线免费阅读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作者是京墨的小说,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清和君怀靳全部章节小编揭秘。有的人一生逐鹿,叱咤风云,睥睨纵横有的人毕生容安,泼墨吹蜡,琴瑟年华只是多数人不及前者,难成后者,最终是情愫难斩,困于

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在线阅读-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主角清和君怀靳)

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第6章 往事

由于事发过于突然,而白鹤楼又非寻常人可入,所以一时间谋反之事尚未闹得满城皆知。君怀靳与我趁着楼下守卫松懈之时混入了人流之中。

原听闻凉州西河再寒的天也不会结冰,便想着前去一睹风采。然而果真不可尽信了谣传,凉州比都城更冷,别说外湖,怕是屋檐下水都能凝成冰。

我们在街道上闲逛,方才那一插曲,桑儿想来也是跟丢了我。既如此,又怎能不趁此机遇?

回程途中,我感了风寒,有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只冒出一辆马车,被一群歹徒追赶者,我救他们,只是省得一路骑行,更重了风寒。直待他说完了这一连串,我才恍悟:他这是在向我解释与城主千金之事?

顿下步子,我拂袖牵起了他的右手:那公子风寒可好了?

他点了点头,反握住我的手:清和可想去放河灯?

他话题转得快了些,我反应过后,他已拉着我朝河边走去。河岸边围了许多人,冲在最前面的都是些孩童,数着湖面上一盏又一盏明着光的花灯,个个面露喜色。

我很少见到这样的孩子,在我的记忆中只是那一张张看到至亲倒下时,狰狞的面孔。

忽而觉得有人扯动我的裙摆,惊觉回身,才见那是位约莫十来岁的女孩,她是在这里卖河灯的。

哥哥姐姐要买花灯吗?她张着那双不谙凡尘的灵动双眸,天真的歪头笑问。

小妹妹,你帮这位姐姐选一盏灯好了。君怀靳俯下身摸了摸女孩的头,笑容太过可亲,以至于人家小孩子丝毫不惧。

嗯她埋头在地摊前寻觅了一番,最终挑出了一盏冰莲花灯,高举到他面前:喏!这一盏,和大姐姐一样好看!

君怀靳似乎很是满意,付了钱之后转手予我:听见了吧?是真的很美。

我莞尔,若是于你眼中是美的,那便够了。

寻了个空地,我俯下身欲将河灯送入河中,却被君怀靳拦住:你的人生阅历还不如那些孩子呢,放河灯之前是该许愿的。

我这才偏头看见身边的人们或双手合十心中默念,或直接同身边人说出自己的心愿。在心中盘算了一阵后,我转向君怀靳,他就立在我的左侧,触手可及。

我的愿望君怀靳,我想你能一直在我身边。

花灯离手,飘入河中,摇摇晃晃却始终闪着那芙蓉花的点点光亮,顺着河水飘向彼方。

岸上人久立,望着我直起身才道:若是可以,我又何尝不想。

夜更深,街道上的人开始散了,而无了人流作掩护,我们也再也不可再如此肆意与城中游逛。

你们阁主可曾难为你什么?临别之际 他这么问我。

不曾。我说的倒也是实话。她待我,终究也不算薄情。

他默了许久:因你亦不曾忤逆她或许事到如今,反是我会害了你。

罢了,他又话锋一转:不过也无妨。无论如何,我当是会护的好你的。

我点头:何日可再见?

很快。这一次,不会再离开那样久了。

桑儿的确先我一步回到阁中,并已向阁主道明了一切。见我回来,她立即迎了上来:清和姐姐可算回来了,桑儿还怕您与那公子离开,便不准备再回阁中。

我笑,解开外衣换下:我又能去哪里呢?所谓五湖三襟,四海为家。与我却是连最初的一步,也不知迈向何方。

虽然我这次跟丢了姐姐,但阁主并没有生气,她仿佛对这一场闹剧很满意。桑儿接过我脱下的外衣,并向我解释着。

昌家现在如何了?想到当时场景,我不禁有些好奇那些人的下场。

反动的是葭、余、白三位家主。必竟是城中大家,压下了不少风声,只听闻城主被囚,其余人大多被杀了干净。

桑儿眼中流露出些悲愤与怜惜:大概已准备好了充分理由,天一亮,便将公诸于世了。罢了,我也乏了,明日事,明日再说吧。

待我睡下后,桑儿熄了灯,离开屋子,而我却久久未眠,醒在这一片漆黑阴冷之中。

次日一早,消息果真如桑儿所言,开始在城中疯了似的传播:原城主昌世绪大肆贪享城中赋税,糜烂迂腐为都城百姓所难容。

城中葭、余、白三位家主均已掌握证据,欲替民除害。于昨日已将其关押地牢。

城中势力由城主偏向大户已久,沦为他人鱼肉不过是迟早之事,只是如今三门分管都城自然不会长久,终究还是会再掀风云。

而以桑儿之言,阁主的态度大抵是心中有数,并不只想袖手旁观。

清和也听说了吧,昌家之变。阁主此番邀我于后院赏花,倒也说的开门见山:还好清和幸运,得人护佑。而那昌家小女显然就不这么走运了我只当是听场八卦,并没有什么表露。

葭江那老狐狸看昌小姐生的貌美,便执意将其纳入府中,做了小妾阁主也不卖关子,与我说道:可惜了这么位姑娘,入了狼手。

人各有命,阁主可不曾为这些事伤神忧心。我心下无感是真,只是想着,昨夜明明可以救她,竟像是我们促成了他的此劫。

我自然无须为她伤悲,只是有些担心我的清和若有一人弃了余下满座,只护我一人离开,怕是难免牵我情愫。

阁主笑着望我,依旧是那娇艳容妆,绯色衣裳,更衬这满园春色,一样逊了三分。

阁主怎地如此挂记此事?清和并非第一次为了任务刻意接近目标。我虽心虚,但面上反说的笃定。

因为他与那些凡夫俗子不同阁主难得如此明白了当的与我交谈:清和就不想听一听,他与凌烟阁,与我的往事?

说话间,我们已走到了园中一处方亭,亭中探入几缕斜朝,懒懒的打在我二人身上。阁主敛起裙摆,坐在了亭中石凳上,恍惚有那么一瞬,恰有春光料峭。

你向来只唤我阁主,不知我姓名,自然也不知,我亦君姓,而他昔年,只唤我:清和。

《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第7章 赴约

阁主本名君琬琰,自幼被原阁主收养,同我一般,为了被训练成最得力的杀手。

而君怀靳正是那时阁中少主,若无差池,如今掌管这凌烟阁之人,当是他才对。

我与他一齐长大,习武坐读皆是一同。他善文亦善武,承了老阁主的一身武艺,可谓难求敌手。我不似他那般天赋极强,便总是他把手教我。换言之,我这一身功夫,尽是从他那里学来

在所有人眼中他都是最合适继承凌烟阁的,阁主为他培养了一干人手,个个精英,若是在他手中,凌烟阁,定比如今盛名。

只可惜,清寡如他,空习一身绝世武功,却从不举剑伤人,即便自幼耳濡目染着杀伐,他仍旧不与之同流。依老阁主所说,任他再倔,也不能敌得过命数。

不过按他性情,自是会依性而行的

我少时与他要好,他想走,自会带上我,只是老阁主是他父亲,终不会对他狠心,可我不同我承认我怕, 死谁会不怕?所以我出卖了他许多次,以至于他的离开,从未真正实现。

他说,他一直知道是我向阁中传信,只不过一直未说破,算作予我的机会,然而,我却从未敢抓住这样的机会

再之后,我开始接阁主布下的任务,开始凭着他教会我的武功夺人性命,我始终未悟得他那般心绪,杀人,我只当做是自己使命,而完成一项使命,总是令人心情愉悦

大概正是从那时起,沉浸于鲜血中的我让他开始厌恶,开始疏离。他的目光不在于我身畔停留,而他,亦不再伴我身侧。

他本是我命中唯一,却弃我最为决绝,我怎能不恨?

屠你全家是老阁主给他以交换自由的条件,他不愿此生沦为杀手,才应下这一任务而他放过了你,反是为我创造的条件这些年我悉心培养,为的就是有朝一日,毁掉他宁愿弃我而去的所谓清高。

清和,你得明白,他与你有不共戴天之仇,这仇绝非点点情分便可化,你必须毁掉他,为了我,更为了你自己

她说完这些后很久,我仍未能缓过神来。阁主话中意是,我与她皆是被君怀靳的洁身傲岸所伤。而她心中怨恨,欲毁了这样初衷。

而我自从被她带回那日起,便已成为她这一计中的关键一棋。这些君怀靳可能早已料到,所以才不让我只晓。他,或许本不想拉我入这趟水中,只可惜,如今已难随他意。我与他有一劫,是注定。

我不信命,却也无力逆天改命。我忽而想起他在常青树下问我:清和以为,我这一生杀过多少人?

而我回他:与我无异

我竟如此才懂得他那时眸中杂陈所谓何意,竟如此,才终于明得他为何与我愧疚满怀。

阁主说她悟不出他的心境,我也同样,但我懂得应是份善明,不应被扼杀。此时我心中念想之一:我想见他,不为杀他毁他,而为向他道明,不必再为我心疚,我宁愿那些生命陪葬,换你一生孑然。

阁主不知我内心所思已与她背道,依旧盘算着:时机也差不多了,是时候大家相聚一场,也算是,久别重逢。

阁主放出的消息没有丁点伪装修饰,分外直白听闻故友君怀靳公子回了都城,许久不见,甚是思念,望与公子小聚。

直白的,竟让我看不出丝毫阴谋的味道。

聚时定在三日后,场地也并非是在阁中,阁主在茗香坊中选了雅间,只有我们三人,桑儿留守屋外,我不太确定君怀靳是否会来,可纵然我再想见他,此刻,也是不希望他出现的。

临行之时,桑儿扯住我的衣袖,小声提醒:阁主会让你斟茶,那套紫砂壶中投了毒,若是想救他,千万莫选。

我微愣:你为何帮我?

清和姐姐素日里待桑儿不薄,桑儿不愿见姐姐伤心难过。她话语诚恳,眸光坚定,我朝她颔首而笑:谢谢你。

雅阁中,我与阁主相对而坐,她怡然品着盏中茶水,俨然心下确定,他会赴约。是了,她伴他更久,自然更是了解他。

酉时,他如约而至,一袭玄衫,衬得面上清寒,看不出他此时所想,只是一副淡然的模样,与我身边坐下。我很想问他,明知没有赴约的必要,何必还来?只是阁主目光从未移开,我只能够无言静坐,待她发话。

阔别多年,故友在外,可曾想念?

人生需经的离别太多场,若只是生命过客,又何须太折情伤神?君怀靳言语冷淡,与往日里的他不同,冰冷的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过客呵,也罢,前尘烟云该散,公子今日肯来,不正欲意为此?君怀靳不语,不知是否代表默认,我望向阁主之时,见着她面上寒光渐起,终而唤我:清和,你去替君怀靳公子斟上茶来。

我循着望去,紫,白两砂壶并排放着,而阁主并未吩咐的清,斟哪一盏。果然如此吗?我寻思桑儿先前对我的忠告,依阁主之性,安排来我身边之人怎有可能允许她反过头出卖主子?况且有些事我只是不说,却还是看在眼中的

那日白鹤楼中被里外围得严实,她虽在堂外,也不见得能轻松逃掉。在以她寻常个性,事后定会刻意与我说起此事,然而她只字未提,只可能是因为,若是多说,必令我起疑。

想来桑儿一直伪装,倒真是太过不易。

我起身端起那套紫砂壶茶具,挽袖斟上了一杯,清韵茶香扑鼻而来,我用两只手指捻过杯盏,递于他,君怀靳并未迟疑,接过之时仍旧就冲我浅笑了一番,今日相见,一直未见他展眉,反是此事在我掌心溢满汗水,生怕择错了路之时,以此明眸,暖我眉眼。

我见他仰面饮尽,不曾作何犹豫,阁主亦放下了茶盏,掂开扇面,掩唇轻笑:如此甚好。

饮罢,阁主又与君怀靳寒暄了些句,只是说的大都话中有话,我在一旁,多是听不明白。

《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即可哦~~亲,不要忘记关注哦!

Copyright © 2017-2018 www.xinqu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区玩手游下载 版权所有

 

新区玩手游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