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清和君怀靳)全文免费阅读-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小说全集完整版大结局

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清和君怀靳)全文免费阅读-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小说全集完整版大结局

2019-05-14 16:24:33来源:互联网发布:京墨

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清和君怀靳)全文免费阅读,小说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在线免费阅读目录,在线免费阅读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作者是京墨的小说,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小说全集完整版大结局小编揭秘。有的人一生逐鹿,叱咤风云,睥睨纵横有的人毕生容安,泼墨吹蜡,琴瑟年华只是多数人不及前者,难成后者,最终

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清和君怀靳)全文免费阅读-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小说全集完整版大结局

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第4章 设宴

抵达常青树下。刚过午后,正是热闹时候。

许多半百老人互相搀扶于树下嬉笑,模样安详。似是这般能借些长青的灵气。也有许多青年在树下题字,而后将题了字的绸缎系于枝叶上,抬头望去,密密满树的红绸非但未将树枝压垮,反似促其向上而生。

说这是谣传,却倒也的确邪乎。

公子,姑娘二位也是来为家中老人祈福吗?只要在这红绸上题字系上,便可得神灵眷佑。

一名手持大把红绸的女子向我们介绍着,并热情的将红绸递与我二人。

多谢姑娘,只是我们并非前来祈祷。君怀靳淡笑:听闻此树中的神灵也可让逝者安息,不知真假。

自然是真。姑娘弯身提起一个竹篮,里面盛着的是碧绿青绸:原来二位是为求灵息。这青绸与长青树的叶色相近,二位在此题字,便可保怨灵化解,亡魂散逝。

多谢。君怀靳道了谢后拿过两条青绸,一条递予了我,我抬手接过,没有多说什么,随他一同在树下寻了一方石桌,见他拈起了桌上之笔,拂手写上一字洛。

洛姓罕见,却是我那平城太守之父的姓。

他既如此坦然,我亦不再回避:公子只写上这一户吗?

君怀靳将青绸握于手中,转而向我:清和以为,我这一生杀过多少人?

我未躲避他的目光,回答:我以为,与我无异。

良久之后,他微微颔首:我与清和,心性倒的确无异

他虽这般默认,不做反驳,但我觉察他内心某处被触及了什么,显得那般黯然无奈。

我细思许久,终于还是搁下了笔砚。长舒了一口气,向君怀靳问道:浮生阁为何与你为敌?

他似乎早已料到我终会问出这个问题,只是他仍旧露出了一丝疑色:相比之下,你竟不是更想知道当年杀害你双亲之事?

我不曾想到他会如此若无其事的提及此事,那年血腥的一幕再度飞回我的记忆中,使我身形久顿,未能作答。

清和,你不必顾及凌烟阁的任务,若是想杀我报仇我随时恭候。君怀靳从我身边走过,寻了一根枝杈,系上了那条青绸。

在转身向我之时,眸中已换上一如往昔的明朗,他向我伸出手来:写好我帮你一并系上。

我若是为寻仇而来,这一路上未免太过平静了。我没有理会他的话,而是自顾自的说着:已故之人,以去之事,又何必深究。如今我所在意的,只是眼前这位公子的安危

君怀靳,你,究竟如何与凌烟阁结仇?

君怀靳闻此,缓缓垂下了手,走到我的身边,轻轻拂袖,为我理好被微风吹乱的碎发,而后抬手将我揽于怀中,他伏在我的耳畔,语若游丝,我却听得清晰:若是知晓太多,清和的处境可是会变得危险的,而我不愿你身处险境。

我没有推开他,而是将头埋在他的胸前反问:倘若我不再回去呢?你会否如你所言,带上我云游四海?

你我皆知凌烟阁的势力,并非单你我二人便可匹敌,又何必为我与他们反目?

他语意明了,而我也不再强求,直了身子后反手拿过桌上青绸,收于袖间。

清和明白了,回到都城之后,我依旧是凌烟阁的清和,而你,是阁主的目标,不知何时便可能亡于我剑下之人。

君怀靳坦然笑之,抚我秀发:若有一日,清和在此树下系上题了我名的青绸,倒未尝不是一件幸事。

回到都城时,正值城中最寒的时候。我们错过了数场大雪,却未能躲完这场刺骨寒冬。

刚入阁中,便听闻阁主传我前去,我甚至未来及换上棉衣,便被催促去了阁主那里。

如此时节,清和穿得这样单薄,是已经觉察不到寒冷,还是有何人为你暖了心呢?

阁主依旧妖艳,雍容华贵的妆容衬着这满屋靡丽一样失了风采。

她这般开口,便是大抵料到了些什么。

阁主说笑了,是你让清和接近君怀靳,清和不过为了完成任务。我不动声色,用一如曾经听不出感情的语气对答。

若是这般,清和此次的任务,可真是成功呢!她的腔调变换的让我有些猝不及防,而她竟开始自己解释起来清和可还记得,我与你说,他自命孤高,清雅一世,可这样一个不谙世事的他,竟会为你再次举剑伤人,你说说是不是很耐人寻味?

阁主的笑中隐藏了一份杀机,让我忍不住颤了一下身子,正被她撞入眼底:怎么,你紧张什么,不是单单为了任务吗?清和你可真让我吃惊,那是你的杀亲仇人,你如何,对他动得了情?

阁主,您多虑了,我并没有。觉察到了她的试探之后,我努力使心情平复,平淡的答道:他对我,是因愧疚,而我于他,毫无感情。

此番阁主顿下,细细打量着我的神色,大概未能看出端倪,才又问道:你可知他曾是何人,如何与凌烟阁结仇?

不知。此言是真 君怀靳也许是早知阁主会以此来衡量我与他的发展,因此才说了那番话。

阁主看出我并没有说谎,才稍稍放下了心:即便如此,我还是要对你加以看管,从今日起,你的任务继续,而桑儿会同你一起,你知该如何做。

我并未动容,只是反问:他早已识得我的身份,这样做又能有何益处?

益处?看着他一步步堕落,便是于我,最大的益处

桑儿原只是阁主身边的一个婢女,并不位列我们之中。既然是想牵制我,又为何只是遣了名毫无威胁的人随从?

阁主的做法我不明了,不过我向来不明,早也习惯。

又是几旬轮回,渐回了温,冰封的城,转眼便复了苏。这两月,

我未曾再与君怀靳照面,听闻他已离开了都城,但阁主并不担心,只说他定会回来。

而这余下的半个寒冬,凛冽不过似从前一般。我并无任务,只在阁中消磨时日。抚一曲与他初见时奏的《梨花叹》,温一壶他劝我饮下的清酒,看楼外月下谁家姑娘上了某位白衣驾着的骏马,亦或是把玩那段绿绸我会想,倘若真如他所言,我于此提了他名会是哪般心境。

总之,当不会像他所说的那般,认为这是件幸事吧。

清和姐姐,你瞧檐外雪都化得干净了,大概已经入了春吧。桑儿与我一同待在深阁之中,一直未曾移步,想来也是忘了日子。

她只小我半岁,与我相比却又显得稚嫩太多,到底还是造化不同,她的生命也许曾干净得纤尘不染,才使得她有如此顽俏的性子。

将这样的女孩安排在我身边,反倒竟像是专程为我寻来解闷一般。她甚至可以明媚到,让我险些忘掉这一切都只是阁主的精心谋划。

对了,清和姐姐,阁主大人让我转告您,五日后的千灯节,城主在白鹤楼设宴,特意邀您前去抚琴作兴。

我扣弦的指尖微顿,转向她:阁主为何应下?

因为,君怀靳公子在宴会的受邀名单之中。

《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第5章 真意

每年开春之际,都城中人为了迎接这份崭新的气息,便会点河灯缅念。久而也就成了传统,称为千灯节。

城主倒非头一次邀请凌烟阁,只是阁主向来不理睬这些。没想到他竟会促成了城主这一心愿。

清和姐姐还是漂亮的,平常不爱打扮是朴素的美,此番上了妆容,当真是能艳冠群芳了。

桑儿替我梳妆之时,如此饶舌着。我不应她,只是看着铜镜中的自己,两靥胭脂,眼角浅勾,眉间烙了点朱砂,描眉画唇,俨然雍容成了自己都认不出的模样。

我从不自恃貌美,也知此生早于身外的这些清了界限。

起身,桑儿为我理平了小裳 然后取过挂在一旁的淡蓝外衣,颜色虽不那么明艳,但衣上金丝银线描摹出的纹路丝毫不显得素雅。

束好腰身之后,桑儿俯下身为我铺平了裙摆,她的声音也正是此时传来:清和姐姐这衣物首饰太沉,会影响你身手吗?

我被她这一问唬住,半响才答道:只是以琴女之身前去,用不着动手。

她直起身子,会意的点了头:清和姐姐,多加小心。从她眸中,这份挂心,似乎毫不掺假。

白鹤酒楼位于城中最繁华的地段,样样奢华,仿佛专为这些达官相聚作乐而建。高楼之上,宾客纷沓而来,锦衣华服配着金钗银钿。我静坐于堂中一角,环着素琴,淡淡扫过来人。

直到忽闪而过的一个人影,让我瞬间放弃了对其余所有过客的注目

他一袭青衫,于人群中端步行来,眉目似画,英挺而又温婉。

恍惚如昨日初见,他含笑谓我曲意,亦是这般的温润如玉,柔情似水。只是这一见,隔了些许时日,他身边之人比我多了张明晰笑靥。

夜色渐浓,灯火更盛,高堂被映照得犹如白夜,除却多了那么些昏黄。宾客满座,而我也起身去到帘后,等待城主发话便可奏乐。

桑儿则在后堂,她自是听得清这里的一切动静。只是城主并未立即让我演奏,而是清了清嗓,用威严并着慈祥的声音发话:在座的各位都是都城的大家,昌某在此十分感谢各位赏脸赴宴!

隔着垂帘,我看见正座上的人饮尽了一杯酒,而目光一转,便又见到坐在离高座最近的二人,那女子一袭艳黄宫裙,难免引人注目,她眸中笑意浅藏,为身边人斟好了酒,君怀靳只望了她一眼,淡淡点了头。

借此机会,昌某向各位介绍一位公子。说话间,城主也将目光转向了君怀靳:小女出城游玩,不幸遇到刺客,多亏少侠出手,才得以平安归来我昌家向来有恩必报,君怀靳公子有何要求,但提无妨。

原是如此,如此尊贵不似常人,原是城主千金,而他倒也实在侠义,逢人便救。

君怀靳只是在座下细细品了口酒,身旁的女子目光殷切,丝毫不掩饰暗许芳心。

在下闯荡江湖,无所贪享,只素闻凌烟阁中个个音律胜过常人,不妨,城主就赠在下一首曲吧。

在座的人都有些愣神,只求一只曲,作答城主千金的性命?

我与他隔着一扇轻帘,觉出他望向我时,目光炽热。

自然,可以城主也略有些挂不住面子,但依旧装作平静:公子请点。

君怀靳再度望向我,我与他对视,这份久违的认真,正如我日日所牵念的。

便一曲《梨花叹》吧。

我低眉抚弦,这琴丝冰冷,触得我满心怅凉。

扣弦而乐起,刹时,曲中寒意袭了满堂,悠绵曲境,纵意阑干,促节繁弦,跌宕腾挪。此曲我日日整练,不知可赶上了当日逊下的那一筹。

弦音渐缓,有如汹涌江流汇入潺溪,循着沟渠,离了束缚。

然一曲终了,未得满堂掌声,而是一杯盏掷地,和着琴音回荡。

堂中数位哗然起身,四面窗扇从外而破,跃入的黑衣将大堂团团围住,身前的垂帘被撩起,君怀靳单手挽帘,另一手扣住我未来及从琴身上拿下的手腕,他反手发力,我于是顺势点地而起,还他项颈,落他怀中。

竟好似那日,与他共驾而去。

好久不见。他朝我扬唇,敛尽世间情长。说罢,却不再停滞,揽过我的腰身后,借一张矮桌为支点,旋身而起,朝着东向窗疾去。

东窗前守着的几位持剑侍从立即作势,然而甚至未待得他们拔出剑刃,便被君怀靳的剑气震缓了动作。

截下他们!原先座下的一位中年男子号令道:与昌家有瓜葛之人,必须悉数缉入。我听见身边人轻笑出声:你只该感谢,我对你们的权斗提不起兴趣。

语罢,一道剑刃划过,泠泠泛寒。即便在满堂灯下,也看得清那道清澈莹光。

下一瞬,欲冲上来的数人皆顿住了步,哀嚎着倒地,剑气只击中他们前胸,画出一道数寸血痕,却未要了他们性命。

在场人皆倒吸了一口寒气,城主眼中惊恐大抵并着这群人的谋反,而那城主千金自始呆愣,仿佛将要游离在一切之外。至于谋反之人,不敢再轻举妄动,眼睁睁目送我二人跃出窗外。

这场宴会的变数让我有些识出趣味:琴停之际,掷杯为号,这是一场,蓄意已久的谋反。

君怀靳带我踏着瓦砾跃上楼顶,其间展眉,凝我不灭。

谓曰:清和,今日很美。

我不予回视,却笑:我以为要说我今日太沉。

他果然仰面笑了起来:我的清和,何时也爱说笑起来了?

稳落于顶阁之上后,他没有立即松开我,而我却反手欲推开他:公子,不用赶去救昌小姐吗?

想我去?

他并不准备松手,反是欠了身,愈发靠近。

行侠仗义,不正是公子向来作风?我倒也不畏惧,依旧仰头望他,眸中许是溢出些许倔强。

哦?这可是误会我了,世间杀戮不公那么多,一一管起可是件烦心事呢。

他一张清风之颜此刻距我不过毫厘,我甚至看得清他长睫覆下的阴影,密眉之间的轩昂器宇。

然而得让清和失望了,我尚且没有那泛滥的善心只你一人,已系我一生心。

我眸光微滞,心下似乎被什么所牵动,只是凝视他的双眸缓缓合上,继而垫起脚尖,轻轻覆上了他的唇瓣,有些苍凉,却渐而而温热起来

君怀靳,日子我没忘,你离开了三月,我等了你三月,幸得莺飞草长之时,恰有你归来。

君怀靳,我后悔了,我无论如何也不愿杀你,那样的结局我不会由它铸成。

君怀靳,这只《梨花叹》我终究寄了无处去的情,而你,可还听得出我曲中真意

君怀靳,你又可知,我在想你。

《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即可哦~~亲,不要忘记关注哦!

Copyright © 2017-2018 www.xinqu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区玩手游下载 版权所有

 

新区玩手游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