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庶女狂妃秦雨露范骁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庶女狂妃小说全集无弹窗

庶女狂妃秦雨露范骁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庶女狂妃小说全集无弹窗

2019-05-14 16:25:42来源:互联网发布:隔壁大妞

庶女狂妃秦雨露范骁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小说庶女狂妃全文免费阅读目录,在线免费阅读庶女狂妃作者是隔壁大妞的小说,庶女狂妃小说全集无弹窗小编揭秘。一觉醒来,秦雨露成了不受宠的秦府庶女,还被迫嫁给一个糟老头子,还好她机智地抱上了太子的大腿。本想靠着这棵大树在古代快活,可这太子表面高冷,却经常调戏她,让她做

庶女狂妃秦雨露范骁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庶女狂妃小说全集无弹窗

庶女狂妃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庶女狂妃》第1章 逃跑新娘

秦雨露今天总感觉昏昏沉沉的,一头扎到床上,像是有人在推自己,又像是自己一头倒上去的,反正不管这么多了,实在难受很,确定是一张床,能睡个好觉也是好的。

舒服地翻个身,准备好好做梦的,却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感觉头晕难受 好像有无形的东西压着自己,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她仿佛看到了那个自己的喜欢的男生,仿佛看到他穿着白色的西装,站在自己面前,手里拿着一枚砖石戒指,对着自己说,我愿意。

忽然,画面一转,一双纤纤玉手正往一玻璃杯中抖入白色的药粉,那双手将纸揉成一团拿出画面,然后将杯子端离桌子一定距离轻轻摇晃你,确保药粉充分融化在水杯中。

忽然,男子微笑的脸出现在面前,他将水杯递给自己,自己用带着砖石戒指的手伸过去,微笑着结果水杯,喝下,倒下

画面不停地转换,空间不停地更换,一下白天,一下黑夜,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只感觉一直在往下沉,空间不停地旋转,像是一个快要晕倒到地上的人一般,不同的是感觉脑袋沉重,像是有无形的千金重担压在头上。

秦雨露嘴角微微笑了一下,感觉是自己喝多了,所以有点上头罢啦,她试着放松自己,终于有了一点轻松,缓缓睁开眼睛,感觉房间周围一片红色,好像有红色的灯光在桌子上,有红色的布挂在四边,有一个人影慢慢走向自己面前,自己想要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那人影同样一身红衣,身材纤细,她从秦雨露面前慢慢走向亮着灯光的桌子,然后爬到地上像桌子下看了看,从怀中掏出什么东西入进去。

人影起身看了自己一眼,然后转身离开,自己慢慢地感觉越来越沉,再次睡着了:没事,明天起来就好了,没事啊!秦雨露努力地安慰着自己,然后沉沉睡去。

身为公司的一名普通小职员,却妄想这喜欢公司最帅最有能力的总监,自己生来就有先天性哮喘,不发作的时候就是一个正常人,一旦发作,命就不在自己手上了,所以自己从来就是小心翼翼,不能惹自己生气,也不能惹别人生气,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好,不能闻花香,出门时常带着口罩,这个就是自己。

还记得总监终于表示喜欢自己了,可是在走廊上的时候,竟然被总经理看到了,总监迅速收回了手,却还是被经理看到了,大家都在说她其实是总监的老婆,却还来不及问,也许就给大家造成了误会。

咚!像是那里发出了声音,秦雨露睁开眼睛,看到一个黑影在墙边的柜子前四处翻找,秦雨露没有翻动身体,她知道是进了贼了,也不知道自己是喝多了进的哪家酒店,四处装修的跟鬼屋一样,很多东西都是红色的,难道这就是现在流行的新中式?

她冷静了一下,忽然想起什么,看向那边的桌子,从这个角度刚刚好能看到桌子下的东西,好像被一块黑色的布包着。

忽然黑衣人转身看着秦雨露,秦雨露迅速闭上眼睛,假装睡着的摸样。

我知道你醒了!明显对方是一男子,只是说话有点奇怪

秦雨露真开眼睛的时候,看到对方就站在桌子对面,两只眼睛像天上的雄鹰盯着猎物那样盯着自己。

男子一身黑衣,腰上一跳黑色布腰带,看起来极其简单,却用一块三角行的布蒙着下半张脸,头发有一戳斜着挂在额头上,手中握着一把长剑。

噗秦雨露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人似乎放松了一点,看着秦雨露,却还是不说话,一双眼却更加光亮,像是在对秦雨露发出威胁。

我,我是不会报警的,你放心吧,这里是酒店,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你看一下,看中什么你就拿吧!说着慢慢坐起身,因为哮喘的事情,她已经学会完美控制自己的情绪了,千万不能激动,不能害怕,心里想着试着慢慢下床。

说一点都不害怕那是假的,但是不想自己被自己吓死,那么稳住心神是最重要的,孤儿院的妈妈把自己养这么大不容易,从小学会的一件事情就是要活着,要好好活着。

秦雨露慢慢走到桌子边上,试着伸手朝向桌上,看对方没有反应,便拿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大着胆子倒了一杯茶,然后坐在桌子边上,用力喝下一口茶:我说,人活一场不容易,干嘛非要做小偷呢?做什么不能养活自己?是吧?

秦雨露准备将水杯放回桌子上,忽然一把剑架到脖子处,之所以害怕,是因为她清晰地看到了自己的一戳头发掉到水杯中,所以知道这是真家伙,绝对的不敢乱动了。

别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男子说着慢慢顺着桌子边缘走到秦雨露面前:看来你就是秦家的大小姐秦欣欣了?男子说着笑了一下,笑的及其轻蔑,很是瞧不起他口中的这个秦欣欣。

秦雨露愣了一下,看来今天真的是遇到一个神经病了,听说神经病杀人是不犯法的,自己可不能吃这种哑巴亏,偷偷地看了一眼门的方向,假装害怕地慢慢后退:大哥,大哥你别杀我,我不会报警的,更不会说出去的,你绕了我吧!

男子嘴角微微笑起来,秦雨露知道他是看出来了自己的阴谋的,她才不管,看不看出来都无所谓, 忽然从背后拿出一个东西:这是你找的东西吧?说着将黑色的布揉成一坨努力扔向床上,转身拉开门跑出去,一边跑一边喊救命。

门外是一个院子,顺着大院子一路跑,跑向假山的位置,躲在墙后,看着黑衣人跑出屋,秦雨露这才拿出手中的东西,这是一块圆形的玉,雕琢的精细无比,在黑夜中都能看的清清楚楚,一看就不是一般的东西!

继续往前跑去,看到一间亮灯的房间,瞬间就冲进去,转而却有点后悔了。

老爷,你来啊,您往这边来啊,老爷!一阵不可描述的笑声在房间中响起,秦雨露很自然地躲在屏风后面,看着面前的春光无限,却发现,床上的竟然是一美少妇和一白头发的老头,难怪要喊老爷呢!

老头忽然停下来:不行了,等老爷我再来一粒,保证让你这小妖精求饶不可!

哎女子阻挠的话还没有说出口,老人家已经在床边吞下一口药,并喝下一口茶水,却忽然间就不动了。

老爷,老爷?女子喊了两声,老人家忽然超前一口血喷出来,倒在床上。

啊~女子吓得尖叫,秦雨露正想打电话叫救护车,却发现手机没在身上,想要冲出去,忽然被人从后面捂着嘴巴脱出屋子,躲到假山后面。

来人啊,快来人!只看到女子提着一身纱裙开门跑出来,向着走廊跑去:快来人啊,老爷不行了,快来人啊!不一会儿便见一群人拿着火把往这边来,男子拉着秦雨露就往边上的小门而去,搂着她的腰一跃便出了围墙,来到大街上,拉着她一路小跑,跑到一个破烂的屋子中。

秦雨露被男子一把摔倒地上,顺势将手中的玉藏到地上的草堆中。

交出来!男子一手捏着她的脖子,半蹲在她面前。

咳咳,放,你,你放!一边艰难地吐着字,一边努力用手扒开他的手。

如今张阁老已死,你以为你还能活吗?你若是将东西交与我,方可保你一条小命!男子说着背对着秦雨露。

秦雨露还沉浸在刚刚被男子拉着飞上屋顶的眩晕感中,主要是他是怎么做到的?这时她才开始注意周围的一切,眼前的男子穿着短上衣,此时从背后看明显是扎起来的长头发,像是,像是古装剧中的很多男主角那样!

再看看自己,穿着一身红色的长裙,这款式,这,没有拉链,没有扣子,这时系带子的方式?

怎么样?可是想通了?

秦雨露想了想说道:你回答我三个问题,我就告诉你那东西在哪里!

男子想了一下点头:第一,这里是那里?

男子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女子忽然会这样问,但是还是笑了一下,答道:这里是天秦国,秦元三年!

what?秦雨露听得云里雾里,只能继续道:我是说,第二个问题,我是谁?

男子这下更是好奇了,围着她看了一下:你是秦鲸秦尚书的大女儿秦欣欣!

秦雨露忽然明白,看来自己现在并不是生活在自己的那个时代了,她忽然想起了前几天医院医生说她只能活两个月了,因为身体发生了一些不好的变化,但是出门在桥上,却遇到一个算命先生,先生说她的人生还很长,当时她还骂那个算命先生有病呢,难道是这个意思?

秦雨露回过神来,看着男子一直在盯着自己,装软弱道:你能不能将你知道的都告诉我?我保证一定把东西还给你,你若是现在杀了我,那我保证你一辈子也找不到那东西!

《庶女狂妃》第2章 关系上升

男子虽然说话简短,但是自己也算是听得清楚了,自己是秦府的大小姐,父亲为了高攀张阁老,边将自己嫁给了这个快要死的死老头。

我爹都已经是尚书了,为什么还要高攀张阁老?秦雨露没想通,这个张阁老老城那样,就算年轻的时候再厉害,现在也应该很难再动了吧!

男子想了一下,看着秦雨露:你想知道?

不不不,我不想知道了,也不知道他们给我喝了什么,我一直昏昏沉沉的,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

男子难得眼神温柔了些许,看向秦雨露问道:真的?

恩恩!秦雨露摇头如拨浪鼓一般: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是我知道一件事情!秦雨露缩了缩头:我看到那个女人将东藏在我房间的桌子底下,那个女人就是刚刚在房间中的那个是不是?

有些东西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的!

秦雨露冷静了一下,分析道:我们刚刚一路走过很多地方,尤其是刚刚院子,现在因为死人已经很乱了,我万一要是把东西藏在里面,你是很难再回去找的了,所以只要你不杀我,我一定将东西还你!我说到做到!

其实仔细一想就知道,刚刚那个女的一定是这个男人的手下,不然谁会直接跑到她的那个屋子里面来找东西,而且那个女的还拖着老东西,按道理来说今天是她的东方花烛夜,不是应该在她房间里面吗?

说起这个问题,她忽然感觉全身燥热,特别难受!一直不停地扯身上的衣服。

你怎么了?

男子走到秦雨露面前:看来我不杀你你也是活不了了的!

秦雨露已经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了,刚刚也许是因为太紧张了,一点都感觉不到自己身体的不舒服,现在忽然就全身燥热,意识模糊,这个,这个难道就是电视剧中说的是中了那种 药?

感觉到一块冰冷的东西,好舒服,伸手瞬间抓住。

男子一愣,只感觉秦雨露在一边脱衣服一边往自己身上爬,嘴里念叨着:没想到老娘第一天穿越就发生这种事情,我还是第一次呢,我!不行,命最重要!

还没有见过这么有趣奔放的人,男子被他一下子扑到,两人摔倒草地上,秦雨露一把扯下他的面巾:不管你是小偷还是什么人,我一个现代人,我是不会要你负责的!你,你放心吧!

总感觉看着面前的人,这张脸,怎么长的这么像总监呢?眼睛像,鼻子像!那里都像!

看着一张脸越凑越近,男子忽然将她推开,秦雨露摔倒在地上,鼻子开始流血,慢慢晕倒在地上,嘴里念叨着:要活着,要活着

男子莫名其妙,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自己没有杀她,总觉得这个姑娘很是有意思,特别是说话的方式,刚刚还说什么酒店!莫名其妙。

男子一下将秦雨露扶起,坐在地上,一把扯下她的上衣,双手运气抵在她背心上。

秦雨露只感觉先是燥热的天气,忽然吃了一口又香有甜又冰凉的并欺凌,简直不要太舒服,当她醒来的时候,意识清醒。

我,我刚刚是不是那个你了?

男子明显一愣,没答反问道:你说话算数?

哦,当然,东西你就在我手上!

交出来!

我只说了告诉你在哪里,没说要给你!

看着男子生气的脸,秦雨露感觉道歉:哎呀哎呀,我会给你的,你放心吧,我只是还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看着男子震怒的表情,轻轻道:你带我走,我的意思是说让秦家人不敢要我回去!不管你用什么方法!秦雨露想过了,既然秦家人让自己嫁给那个老头,证明是不看重这个女儿的,若是自己不离开的话,迟早是死,但是自己现在一个人,对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所以想,现在靠一个是一个!等熟悉了这里的环境,再找其他活下去的方法!

你真的愿意跟着我?男子说着慢慢靠近秦雨露,一只手搂着她的腰,将她拉向自己。

恩,你不要乱来啊,刚刚,刚刚那是情非得已,而且,而且你是自愿的,我可没有逼迫你!

秦雨露一直以为自己和这个人做了什么事情,本来还有点懊恼,现在看到这近在咫尺的完美容颜,感觉自己赚大发了,根本不亏,而且贴近身体,这胸肌,这身板,不愧是练武的人,简直就是健身教练啊!

男子一把将秦雨露推开:你整天都在想什么,也不怕找死!

反正我回府也是死,流落街头也是死,况且你已经是我的男人了,你怕什么,我一定不会让你吃亏的!秦雨露大言不惭,好像自己很厉害似的。

敢跟孤这样讲话?男子被气晕了似的忽然吼道,秦雨露确实被吓了一跳:不来就不来,不要就不要,为什么要吼人!

你沿着这条路,一路向前,穿过前面那座小桥,再往东南方向走,便能看到一处宅子,上面写着秦府,你好好呆着,我一定回来带你走!男子对着秦雨露说道。

原本以为自己要挨揍了,没想到他却很自觉的给自己指路。

你叫什么,到时候你要是来不了也可以找个人来接我,说你的名字就可以了!

男子一愣:范骁!

好,那你就是我暂时的男朋友,我叫秦雨露,东西嘛,等我逃出了秦府再给你!秦雨露说着迅速离开了,自己的长相自己还是知道的,虽然平时戴着口罩,但是拿下绝对迷倒一众小迷弟,不然总监也不会被自己感动啊!所以自己做他的女朋友他是不吃亏的,虽然他也很帅,这才相配嘛!

参见太子殿下!秦雨露刚刚走,一群黑衣人便跪在男子范晓面前,此时的范晓已经将面巾拉上来,看着远去的背影:如何?

面前的黑衣人犹豫了一下:我们趁乱将张家翻了个底朝天,并没有找到玉佩!

范晓眯起双眼,刚刚他已经趁机检查过了,她的身上也没有,那玉佩她能藏在哪儿?

看着太子的眼神,黑衣人道:要不要

范晓举起右手:她还有用,玉佩和人,我都要!

是!黑衣人说完起身弯着腰向后退,飞上屋檐,消失在黑夜中,范晓依然看着面前的街道,延伸到黑暗中,再低头看看自己的双手,嘴角微扬。

秦雨露一路走着想着,虽然事情来得很紧急,自己现在也满脑子都是懵的,还是不敢相信自己是不是真的穿越了,刚刚那个人是谁,看身形,听说话的口气,再看长相,还有那身轻功,如果是在古代,那一定是一个王公贵族吧,皇宫?

咦,秦雨露冷不丁打了一个冷颤,想起皇宫中的那些勾心斗角,想起来都累,自己是要去过逍遥日子的,既然那个时代过不好,那就子啊这个时代,这个时空,不管这里是哪里,先保住自己的性命,好不容易活下来,简直就是再生的概念,如果再死了那就可惜了,想着想着看到前面有一个岔路口。

秦雨露转身往右边走去,这边应该就是东南方向了吧,朝前走了几步,果然,看到前面有两个大狮子立在门口,秦雨露在门口看了看,着简直就是小时候上小学的围墙嘛!

顺着围墙再往前走几步,能看到一个小门,像是从围墙上抠出来的一个门洞一样,秦雨露想了想,山前敲门。

谁啊,这大晚上的!里面传来一个女声和脚步声越走越近,听着约莫四十岁左右,她就是秦家管家婆吴大娘,吴大娘将门开一个缝对着外面看了看,忽然惊讶道:二小姐?妇女说着将门打开了一些,然后再将秦雨露拉进去。

看着秦雨露站在门口没进去,吴大娘看了看秦雨露:二小姐,你怎么不进去啊?

明明黑衣人说的是大小姐,自己怎么就变成二小姐了?

秦雨露没说话,红色的喜服在吴大娘的灯笼照射下变得成暗黑色,吴大娘慌了一下:你看我这记性,二小姐好不容易回来,我先带你去换身赶紧衣服,然后给你弄点吃的!

秦雨露看对方没有恶意,便道:请问你是?

二小姐不记得我了?我是是吴大娘啊!吴大娘说着将灯笼举到头顶放在面前,让秦雨露好看清自己的样貌,同时自己也能清晰地看清秦雨露现在的样子。

秦雨露看到一个满脸慈祥的老妈妈,她的脸上传来担忧和不解的神色,但是更多的事惊喜,虽然她没有说出口,但是那一双眼睛已经出卖了她心中的想法!

《庶女狂妃》第3章 秦府大小姐

秦雨露看着面前的人,微微张口:我是秦府大小姐?

吴大娘愣了一下,忽然点头连连说道:是是是,您是大小姐,夫人的亲生女儿,屋里那个才是二小姐,大小姐先回去休息吧!要不明天再来请夫人安?

秦雨露说的明明是句问话,但是对方却是急于给出解释,好像不这么说会惹来什么祸事一般!

我要见我娘!秦雨露想着,只要见上了关键人物,方能了然于心,只有这样,自己才不用左猜右想,就算是一桩不好的事情,就算藏着什么阴谋,反正自己回来的事情这里的人迟早会知道,自己要主动出击,不能让其他人看到她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否则自己还没问出什么,说不定就会死在这里了,听说古代随便杀一个人,然后再暴尸荒野是没有人会查的,那乱葬岗就会成为她去的下一个地方了。

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这么急着见夫人?吴大娘小心翼翼地问着。

看着吴大娘的谨慎,秦雨露担心她看出事么端倪,便说道:没事,我就是有些事情要禀报,您放心吧!

吴大娘犹豫了一下!便点头道:哦,小姐请跟我来!

秦雨露跟在后面,现在已经是大黑天了,府中除了巡夜的家丁,其他人都已安睡,秦雨露有点心慌,她总觉得这个吴大娘可能是认出她不是真的秦雨露了,一般人看外貌自然是看不出来,但是只要长期生活在一起的人,一旦开口说话,便能感觉出来奇怪的地方。

吴大娘带着秦雨露沿着走廊走到院子,一路遇到几波巡夜家丁,打了一下招呼,吩咐家丁去叫值夜丫鬟沏茶,便带着自己一路来到大院前!

秦雨露在大厅等着,吴大娘找人去叫夫人,两个丫鬟拿着火折子从两边分别将灯点上,不一会儿整个大堂通亮,秦雨露这才看清地方,进门正对主位,两边分别放着两排座椅。

她怎么忽然就跑回来了?到底怎么回事?只见一女的被几个丫鬟拥着走向大堂,一边走一边整理衣服。

吴大娘提前走到秦雨露身边小声说了一句:大夫人来了!

秦雨露愣了一下,但是没有说话,只见大夫人走过来看都不看她一眼,便坐到主位上,丫鬟连忙端上一盏茶,她喝了一口,看了一眼秦雨露,低头看着茶:说吧,为什么要偷跑回来!

秦雨露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这个人,她不能轻易开口,现在是说多错多,容易让自己陷入一个两难的境地,退也不是,进也不是。

二小姐,夫人问你话呢?夫人身边的丫鬟大声道,这位夫人看来就是自己的爹秦鲸的老婆秦王氏。

我没有!秦雨露说道。

没有你怎么在这里,三天不打你皮痒了不是?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秦王氏说完一个颜色,她身边的丫鬟立刻走上前,扬起手就是一巴掌,一巴掌下来秦雨露清醒了一下,她没想到对方会突然出手,看来自己要做好宫斗的准备了。

秦雨露慢慢站起身,看着秦王氏:我说了怎么了,你再打一巴掌试试?

你,你真的是张脾气了是不是?看来以前给你的苦头你还没吃够,现在出嫁了也要跑回来找打是吧?给我打!

丫鬟再次上前,但是这次秦雨露明显有所准备,对方一掌下来,被秦雨露完美地接住,然后用力一甩,丫鬟便被推后几步,秦雨露走上前对着秦王氏:你信不信我也给你一巴掌让你试试感觉!

这人一看就不可能是自己的母亲,眼里面全是仇恨,完全没有怜惜,也没有想要对她好的意思,这一看就是一个后妈人设嘛!

你,你个小骚货,你娘是狐狸精,你也好不到那里去,她勾引老爷生下你,那又有什么用,最后还不是死了,你以为你生在丞相府你就可以一步登天了吗?你就算不愿意嫁你也要给我回去!必须回去!来人,快来人

随着秦王氏的喊声,一批家丁拿着木棍冲上来。

快,把这个贱女子给我拖下去,打三十大板,然后送回张家,就说我帮他们教训了!秦王氏扯着嗓子大声说着话,像是要所有人都听见一样!

放开我,放开我!秦雨露有点后悔刚刚自己太冲动了,被两个家丁拉着,一路倒退到门外。

这时只见吴大娘走到秦王氏耳边小声说了什么,看来一眼远处正被拉走的秦雨露,秦王氏虽然不点不高兴,但是也没有说什么,吴大娘走到门口处:住手,放开!

几个家丁看来一眼屋里的秦王氏,看她没有反应,便放开了手。

走吧,老爷在书房等着大家呢!吴大娘说着子啊前面带路,秦雨露正准备提步,秦王氏走到她边上推了一下,让她我那个开路来,然后带着丫鬟朝前走去。

踏进屋子,这里古色古香,透过一个圆形们门贡可以看到里面是一个书房的样子,外面是用来招呼客人的,既然是来见人的,那人呢?

秦雨露正要说话,后堂再进来一人:到底怎么回事?

进来的是一男子就,看来也是刚刚吵醒的秦鲸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先来了书房,然后看了一眼夫人责怪道:你起来了也不叫我?

有什么好说叫你的?还不是你惹出来的事情!

秦鲸的脸色不太好看,但是也无可奈何的感觉,小声说道:你看你看,又来了又来了!

什么又来了?难道我说错了,要不是你花心,要不是你没有定力,被那个贱人勾引了,她一个小人,怎么会爬到你的床上,又怎么会有这么个女儿,如今给我惹出这么多事情来?秦王氏说话声音极大,而且有理有据的样子,秦鲸只是一脸的无奈和恼怒,但是又不昂发作的样子。

看着两人的动作,秦雨露就知道,这个秦鲸就是一个怕老婆的主,难怪自己这个秦王氏嚣张跋扈了,原来是丈夫也管不了她,主家应该还是有点地位的!看来得靠自己才行了,不然只有死路一条。

她一定是怕了,偷偷跑回来的,我这就叫人送回去!秦王氏不知道说什么,说着说着又说回她身上了。

我不回去!秦雨露大声说道。

哟,你不回去,难不成要我回去了?声音有秦雨露身后传来,说话的人和自己年龄差不多大,打扮漂亮,但是长得确实不咋地,丫鬟扶着她像是扶着一个孕妇一样。

欣儿,你怎么起来了?如果说秦王氏看到秦鲸变成一头母老虎,那看到了这个女的便变成了一条哈巴狗,秦王氏一脸心疼的看着美人,看着丫鬟给那位叫欣儿的人上茶,此人叫秦欣欣,便是这秦府的大小姐。

娘,这外头吵得这么厉害,我哪里还睡得着!秦欣欣说着福利福额头,假装很不舒服的感觉,如今天然,丫鬟拿着扇子在她边上轻轻扇风,她却很不舒服地直接一把抢过来自己扇。

好了好了,雨露,你这不愿意去也都去了,而且已经进了洞房,即使再不愿意,也不应该这大半夜的偷偷跑回家里来啊,再说了,就算家里要你,以后你也嫁不出去了!秦鲸的站起来说道。

秦雨露算是看出来,这个说话的人看来应该就是黑衣人口中说的秦鲸,自己的父亲。

爹,我不愿意!秦雨露想试一下,这个秦鲸怕老婆到底怕到什么地步。

秦鲸本来要说话的,却被这夫人枪了先,秦鲸便闭嘴了。

你不愿意,你不愿意,难不成还让你大姐去嫁?你已经这样了,现在回来还有什么用,退一万步说你这样跑回家里,这张阁老一旦怪罪下来,你父亲在朝中的地位还要不要了?

夫人秦王氏一口气将话讲完,见她不再说,秦鲸道:让你替大姐出嫁,是我对不住你,但是事已至此,你偷跑回来也没有用啊!

说道这里,秦雨露算是明白了,原来张阁老要的不是自己啊,要的是秦家大小姐,但是自己成了替罪羊,那这个夫人就不是自己的亲妈了?一般嫡女才是夫人所生啊,自己就是个二小姐,是秦府的庶女,而坐在自己边上的这个丑女人就是自己的姐姐,秦府的大小姐,面前的事自己的爹秦鲸,好了,初步是清楚了,原来自己是个灰姑娘角色。

《庶女狂妃》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庶女狂妃》即可哦~~亲,不要忘记关注哦!

Copyright © 2017-2018 www.xinqu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区玩手游下载 版权所有

 

新区玩手游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