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罗大永叶贤全文阅读-这不是全职剑皇免费阅读

罗大永叶贤全文阅读-这不是全职剑皇免费阅读

2019-05-14 16:25:51来源:互联网发布:罗大永

罗大永叶贤全文阅读,作者是罗大永的小说这不是全职剑皇完整目录免费阅读,这不是全职剑皇免费阅读小说。喂,你能不能不要每天这么折腾我啊?我还要去找我爹要抚养费呢。我说叶贤啊,你那个白给的爹就不要指望了,他哪有时间理你啊。不如就跟我混好了,我家正好缺一个能刚正面的正太,来和我一起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热闹吧。

罗大永叶贤全文阅读-这不是全职剑皇免费阅读

这不是全职剑皇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这不是全职剑皇》第六章古怪的向导

我被他的热情吓得忍不住退了几步,不过这样又显得不是很礼貌哦,所以我又强令自己停下,好在陈雷骅很快就收手了。

怎么这么晚才到啊?

啊,路上出了点情况,撞了一头野马,为了送医就耽误了一晚上。不会是就等我了吧?陈雷骅说着还给我看了看他车的保险杠,有一点点凹陷,确实像是撞了什么。

你还真是撞了个骨头硬的野马。现在其实也没到几个人,你来的不算晚。

陈雷骅在停车场停好车,我们刚走进酒店就被一道倩影吸引,不到一秒钟我就确定,那就是我们这次探险队的队花,程念琳。程念琳一身白色连衣裙,棕色波浪卷长发,戴着一顶白色的宽檐帽,也许你会觉得这是一张网红脸,但是你要知道,这可是一张没有经过软件美化的脸。

程念琳坐在行李箱上,等着柜台前一个高瘦的男子在办理入住手续,那人应该就是廖峰,程念琳的助理兼摄影师。没想到陈雷骅先我一步招呼起来,而且与众不同的是,他没有先去和美女搭讪,而是叫廖峰道:廖峰啊,好久不见啊。

廖峰闻声转过头,我注意到他们两个都是一愣,但是陈雷骅很快就恢复了那热情的问候,说:你小子变化还真大啊,我都认不出来了。

原来陈雷骅和廖峰是初中同学,初中毕业之后就断了联系,这次却意外在探险队的群里重逢。相比于陈雷骅的热情,廖峰却显得有点不知所措,陈雷骅向我介绍了廖峰,廖峰又向我介绍了程念琳,我们互相握手之后,问道:两位是开车过来的吗?

当然不是啦,那多辛苦啊。程念琳回答道。

我以为这就算回答完了,但没想到廖峰却说:我是开车来的。

我顿时疑惑了,难道你们两个不是一起来的?

嗯,其实我们两个也是今天才见面的。原来廖峰并不是程念琳长期的摄影师或者助理,而是这次为了罗布泊之行,临时从网上雇佣来的摄影师。这倒是很出人意料,不过程念琳似乎不想解释什么,径直上了楼,进了自己的单人套间就没再出来,晚饭也是廖峰送上去的。

除了大小姐和他的随从,今天到达若羌的还有大学女生冯天狮,虽然是一个很霸气的名字,但却只是个文弱的女生,我倒是觉得她应该和陈羽换换名字。和我预想的一样,冯天狮没有任何探险经验,甚至连旅游都很少,来参加这次的探险队完全是为了写论文,所以亲身到访一下罗布泊。学霸的世界一般人真是看不懂。

今天另外一位到达的是陈雷骅的半个同行,记者张弘毅。但是和陈雷骅那种粗犷硬汉形象不同,张弘毅完全就是一个专门寻找小道消息的胖子狗仔记者形象,但是他自称是一个战地记者,祖籍是香港,但是已经拿到了美国国籍,这一点似乎从他的口音和护照可以得到证实。

那你一定跑的很快喽。陈雷骅的调侃并没有得到张弘毅的回应,因为后者的注意力全都在几位美女身上,尤其是程念琳,自从在酒店的走廊上见了一面,这位大腹便便的战地记者就像被勾走了魂一样。而晚饭时候,视线也不停的在陈羽、冯天狮身上来回游走。

加上我,梁天、东方游星、叶贤、陈羽、唐月月、方志、陈雷骅、程念琳、廖峰、冯天狮、张弘毅,一共十二个人,而明天就是出发前的最后一天准备时间了,如果明天还没有到,就只能丢下剩下的人了。

除了作家和他的助手两个人,剩下的六个都是公司白领或者上班族,说实话,他们来不来对我的影响都不大,我唯一担心的就是哈斯木,少了谁我们都不能没有向导,可是他却还没有到,我这心永远也放不下,好在哈斯木当天晚上也到达了若羌,只是那已经是深夜了。

虽然我对深夜的到访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但是我预想的是哈斯木站在我的房门前,轻轻敲门后,对他的姗姗来迟表示歉意。可事实上,我刚刚睡醒,就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梁天在旁边的床上穿着睡衣,戴着耳机摆弄着一个小型无线电设备,他几乎不用手机,所以不用想,这肯定是我的手机了。

在梁天的一堆衣服下面,我找到了我的手机,手机上显示的名字是哈斯木,也就是我的向导,我接通电话刚想问一句你怎么还没到啊,就被他未有先知的说了一句:我已经到若羌了。

我一愣,既然已经到若羌了,为什么还要打电话过来,直接到酒店来不就行了?你不会是迷路找不到酒店了吧?

我听到一个微弱的声音,似乎是类似撇嘴的声音,大概是我说他迷路侮辱了他作为向导的职业尊严,但是他没有接我的话,而是说:你在酒店吧,现在出来,我就在酒店对面的车里,下来谈。说完,竟然就把电话挂了。

我看着电话愣了半晌,这和我印象中的哈斯木完全不一样啊。虽然心怀疑虑,但我还是下楼来到了酒店门口,看到对面路边停着一辆面包车,想必就是这辆车了,我走过去,还差一步碰到车门的时候,车门突然打开,一双大手抓住我的肩膀,瞬间就将我拖进车里,车门也随之重重的关上。

我还以为是遇到了绑架,刚想反抗,听到耳边传来一声:放松点,是我。我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抓着我的人确实是哈斯木,和视频时候的样子一模一样,络腮胡、蓬乱的头发,标准的新疆人面孔,而车里除了哈斯木还有三个人,坐在驾驶座上的是一个相对矮小的新疆男人,正默默抽着烟,不时将烟伸出窗外弹掉烟灰。我是从后视镜看到他的长相的,他并没有回头看。而一个少女坐在副驾驶座上,一身迷彩服,约莫十八到二十岁的年纪,正在悠闲的修剪着自己的指甲。

最后还有一个新疆小孩,坐在最后面的座位上,正一脸好奇的看着我。

你这是闹得哪一出啊?我整理好衣服,问道。

我是来阻止你们这次探险的。哈斯木用有些沙哑的声音说道。

《这不是全职剑皇》第七章有来无回

我不是在吓唬你,现在真的不是进入罗布泊的好时候。让他跟你说吧,他是这里的便衣警察。哈斯木说着指了指坐在驾驶席上的那个维族男人。

那男人听到提到自己,很敷衍的将警官证在我眼前晃了晃,说:最近三个月,所有进入罗布泊的团队,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最后都没有出来。原因现在还不知道,但是我们确实已经发现了其中一队人的尸体了,你猜他们是怎么死的?

这一段话如大炮一样轰的我有点找不到北,我筹划罗布泊花了好几个月,无论是老资料还是新资讯,我全都一一浏览过,可是却完全不知道最近三个月有失踪的团队,事实上,我了解到的情况是,最近三个月都没有什么像样的团队穿越罗布泊的计划或者行动被披露。而现在不但告诉我失踪了好几队人,还有一队已经确定死亡,而且现在还问我是怎么死的。

难道是没有水,渴死的?这是在罗布泊最常见的一种死法。

维族男人摇摇头,说:告诉你吧,你再怎么猜也猜不出来,他们全都是冻死的。虽然身上的冰已经化了,但是法医解剖可以确定,他们都是遭遇到了极度的严寒,然后冻死在自己的帐篷、睡袋里。

我当然是不可能相信的,冻死?怎么可能?罗布泊什么时候能冻死人了?虽然罗布泊和沙漠一样,昼夜温差比较大,白天热晚上会很冷,但这也只是冷而已,昼夜温差再大也不能冻死人,热死我还姑且能相信。

我也不信,但是事实就是如此。而且奇怪的事情还不只是这些,我迟到的根本原因,是因为有人跟踪我。根据哈斯木所说,他早早就从他家所在的库尔勒向若羌赶来,如果是正常的情况的话,他会是第一到达若羌,迎接我们到来的人,但是出发没多久,他就发现有人跟踪他。

虽然想不出对方的目的是什么,但是哈斯木确实的发现了跟踪者,而且这些跟踪者相当的难缠,哈斯木用了浑身的解数,连车都换了几次,却都没能甩掉,最后还是打电话请当警察的朋友帮忙,才真正甩掉。

这就是你刚刚把我拽进来的理由吗?

说不定他们就在哪看着呢,一切都是要小心为主。等这事平息了,罗布泊那边也调查清楚了,你们再来也不迟啊。我跟你说,我刚刚说的这些还不是最玄乎的,我们这边的雷达监测发现一种电波信号从罗布泊深处传来,虽然还不知道这种电波信号是人为的还是因为什么自然原因出现,但是上次发现这种电波时可是发生了震撼全国的事情,那是1980年的事情了。

你是说彭加木事件?

对,就是这个。我再给你说个机密,别到处乱说。当年搜索彭加木的救援队远不止后来披露的那几支,而是这个数量的几倍,但是之所以不再提及,以及后来结束搜救,全是因为这些搜救队也失踪在罗布泊了。我认为一旦出现这种电波信号,罗布泊就会进入一个极度危险的状态,有去无回啊。

哈斯木肯定不会想到,他这几番要劝我回头的话,却让我打定了进罗布泊的主意。拿你们就准备放任不管,也不调查,就默默的缩在乌龟壳里等着电波消失再进去罗布泊玩吗?

那个警察开口回答说:那当然不是,我们已经组织了装备最精良的探险队,而且还有特殊人士加入,肯定能查清这些罗布泊失踪的真相,但是你们这些普通民众,还是离得越远越好。

我换上一副郑重、不容置疑的语气说:好,哈斯木,你可以不给我当向导,但是你无法阻止我进入罗布泊,就算没有你,就算其他队员都退缩了,我一个人也要进罗布泊看个究竟。

我说完,副驾驶的少女却咯咯咯的笑了起来,但是没有说什么。哈斯木的眉毛都拧成一团了,问道:我能问问你为什么非要送死去吗?

我知道如果不透露点实情给他,他绝对不会松口。我只好如实说道:其实除了电波的事情,你说的我都知道。因为那个时候我也在罗布泊。当然那时候我年纪还小,并没有真正进入罗布泊,而是在罗布泊外围的后勤基地,但是我的父亲和兄长都参加了搜救队,而且就是你说失踪的那些搜救队中的一个,本来我这次探险,也是想要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也算是聊表心愿,但是你现在告诉我这些情况,我就是非去不可了。

面包车内短暂的沉默,警察长叹一声,将烟头在车里的烟灰缸里掐灭,却把烟头扔出窗外,因为那烟灰缸里已经满的装不下更多的烟头了。这还真是弄巧成拙了,早知道就不告诉你什么机密了,这下可好。

我见有松动的迹象,赶忙说:其实加我们一队人不也挺好的吗,就当是多了一支调查队了,罗布泊那么大,你们哪有那么多人手面面俱到的调查啊,多一个人多一份力,不是挺好的吗?

警察和哈斯木在后视镜中交换着眼神,很快,哈斯木说:好吧,既然你执意要去,放任你们反倒是更容易出事情。但是我也有要求,我作为你们的向导一起进入罗布泊,但是进了罗布泊之后任何事都要听我的,即使你这个领队也要听我的命令。另外在这之前,必须让你的那些探险队成员知道罗布泊非常危险,让他们自己决定是去还是不去。甚至我都没想到我从网上随便招募的成员有如此不怕死的精神,即使知道了罗布泊现在非常危险,几乎是有去无回,大部分成员还是表示要进入罗布泊,甚至我都没有抱任何希望的程念琳,也是毅然决然的表示继续前进,而且非常果断没有一点犹豫,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唯一退出的人,竟然是方志。

不过稍微一寻思,我也就释然了,虽然表面上是个军人,但是本质上,方志也是个富二代,说不定有亿万家产等着他继承,他这条命自然是比大部分都更值钱一点。但是后来我才知道,我几乎全都猜错了。

《这不是全职剑皇》第八章车队启程

哈斯木并没有在酒店住下,只告诉我明天一早他会准时赶来,和我们一起启程,然后就和警察一起离开了,一直是小心翼翼的,连我都差点信了真的有人跟踪他这种话,就算有人跟踪,不也已经甩开了吗?怎么会突然到这又发现他了呢?如果只是表演,他又是装给谁看的呢?难道是我吗?

这么一折腾,再回到床上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梁天似乎是不知疲倦一样继续摆弄着他的无线电,而我已经累得恨不得躺在地毯上就睡一觉,只希望一觉醒来,一切就能变得顺利吧。

也许是老天爷听到了我的愿望,我难得睡了个懒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了,当我走进餐厅的时候,看到了五个之前没见过的人,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就是剩下的那五个人了。果不其然,这五个人正是李秋雨和他的助手夏冬,以及同一个公司的六个白领杨林田、徐何况、陆文宇、朱良、赵当励、张光昭。说实话我找不到什么词来形容他们几个的外貌,因为实在是太普通了。

夏冬算是个美女,但是在看过程念琳、陈羽、冯天狮之后,夏冬也只能算是个美女而已,并不能让人眼前一亮。而李秋雨也就是一个略微发福的中年人,而那三个公司白领更是那种大城市上班高分期在地铁里一抓一大把的大众脸。

真高兴我们能按时到齐,但是我却要告诉几位一个不幸的消息,因为某些原因,我们中已经有人退出了。接着我就把哈斯木昨晚上告诉我们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李秋雨反应最大,倒不是萌生退意,而是更加兴奋了。想来也是,他本来就是来罗布泊寻找灵感的,如果能碰上什么特别的事情,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了。

那三个公司白领则是不以为然,估计他们并不相信会有什么灵异事件,不过就是些异常事件而已,而他们相信凭借我们的装备,完全可以战胜自然,这倒也是很符合现代人的教育体系,虽然嘴上说着人与自然和谐发展,但是骨子里却是人定胜天。

那我们这次不但要穿越罗布泊,还要搞清楚那神秘的电波,太有意思了。陆文宇的话得到了两个同伴的附和,三个人也是兴致勃勃。

出发时,方志并没有出现,估计还在自己的房间睡觉呢,不过也没关系。这次哈斯木没有迟到,一辆吉普车在我们准备出发时出现在了酒店门口,只是车上除了哈斯木之外,还有昨天见过的那个小男孩,而且他也要和我们一起去罗布泊。除了他们两个,车上还有一只威风凛凛的维希拉猎犬。

我的车怎么感觉有点不太一样啊?李秋雨看着自己的房车,发出这样的疑问。不过相信如果不是瞎子,都会发现房车与之前相比的变化。

我解释道:你的车虽然配备很好,但是并不适合罗布泊甚至是新疆的状况,光是开来这一路上就已经有不少的损坏,估计进罗布泊没多久就会出故障,多亏了唐月月,不只是帮你修好了车,并且还进行了一些改造,让它可以完成穿越罗布泊的任务。

不用感谢我呦,等出了罗布泊付我钱就行。唐月月不失时机的接了一句。

李秋雨象征性的感谢了一下,但是我看得出他并不是十分满意对他的房车的私自改动,只是我们的动机是好的,他没法发作。我听到他小声嘟囔了一句:改的这么丑。

另外叶贤和东方游星的年龄连驾照都不可能有,自然也不会开车来,只能和我坐一辆车。哈斯木的墨绿色吉普车打头阵,然后是我的灰色皮卡车,接着是梁天的黑色吉普,唐月月的卡车,卡车上有我们大部分的物资,接着是作家的房车,因为房车相对而言比较舒适,加上唐月月的改装,属于豪华特席,除了李秋雨和夏冬,车上还有陈羽和冯天狮,接下来的越野车是程念琳和廖峰,然后是公司白领的六座SUV,最后是带着醒目标志的陈雷骅的爱车,同车的还有张弘毅,他们两个也算是比较有经验,所以作为压轴。

八辆车,二十一个人加上一条狗,浩浩荡荡的向着罗布泊进发。没有看到其他探险队,也许是因为现在不是探险的忘记,或者,其他人也都被那个消息吓退了。这让我们有一点点莫名的自豪。

因为车开动的时候会卷起沙子,所以为了能够看清道路,车与车之间的间距还是相当大的,为了安全,也为了活跃气氛,我们都开着无线电,一旦出现情况也能立刻知道,还能聊聊天。不过公共频道很快就被女人们霸占。论聊天,男人确实永远没法赢女人。

听着他们讨论化妆品、衣服和明星,我觉得有些无趣,调低了无线电的声音,本来想要和坐在后座上的两个少年聊聊天,可是看着他们两个,我却不知道应该从何说起,最后只好作罢。

东方游星和叶贤一人把守着一个车窗,两个人之间都不说话,我更没有话题可开。东方游星拄着脑袋,目不转睛的看着车窗外,不知道到底在观察什么,但是看的非常认真。而叶贤则舒服的半躺在车座里,漫不经心的看着窗外,我看到有几次他都已经半闭着眼睛假寐了。但是我注意到,从进入罗布泊之后,就有一个声音一直在我耳边回响,声音不大,但是非常有节奏,以每秒一次的速度,不紧不慢的、一刻不停的响着,我找了半天,才发现那是叶贤的手指在敲打车门上一块金属区域的声音。即使是假寐的时候,他的手指也在以相同的频率、相同的力道,敲击在同样的地方。真是两个有点古怪的孩子啊。我心中默默想着,正常十几岁的孩子,到这样的地方不应该是兴奋的东张西望吗?不过转念又一想,十几岁的孩子,为什么要跑到罗布泊来,而且也没有家长跟着,这是不是也有点不正常呢。

《这不是全职剑皇》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这不是全职剑皇》即可哦~~亲,不要忘记关注哦!

Copyright © 2017-2018 www.xinqu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区玩手游下载 版权所有

 

新区玩手游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