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女尊天下染指江山美男宋沐云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女尊天下染指江山美男小说全集无弹窗

女尊天下染指江山美男宋沐云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女尊天下染指江山美男小说全集无弹窗

2019-05-14 16:27:24来源:互联网发布:小可艾

女尊天下染指江山美男宋沐云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小说女尊天下染指江山美男全文免费阅读目录,在线免费阅读女尊天下染指江山美男作者是小可艾的小说,女尊天下染指江山美男小说全集无弹窗小编揭秘。一朝醒来,她成了女扮男装的替身皇帝面对满朝文武,她头疼欲裂面对后宫佳丽,她有心无力而面对这位俊美的“辅政丞相”,她只

女尊天下染指江山美男宋沐云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女尊天下染指江山美男小说全集无弹窗

女尊天下染指江山美男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女尊天下染指江山美男》第1章 高考奇遇

宋沐云紧张得都快吐了,寒窗苦读十载,成败在此一刻。站在高考考场前,每一个高三学生应该都特别紧张。  

完了,公式我一个都不记得了!宋沐云拎着透明的文具袋,步伐沉重地走向考点大门。  

原本爸爸妈妈是要来送考的,可宋沐云觉得他俩来送的话,自己会更加紧张,最近果然时运不济,明明平时都注意调养了,可大姨妈还是如约而至了,高度紧张加上身体不适,宋沐云仿佛都能遇见自己的高考结果。  

其实她不算是个特别开朗的高三女生。  

家里条件倒是不差,但对她的期望也很大。宋沐云常常做题做到胃痛,也不敢和父母明说。一来是害怕父母过于担心自己,二来是觉得没有必要。  

高三生嘛,没有人的日子是好过的。  

然而眼下,四场考试中的第一场,宋沐云并不害怕语文,但那种没顶的压力,还是压得她两眼发黑。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运气太差,宋沐云的考场在这个考点的最高层,六楼。教学楼哪有电梯,宋沐云双腿跟灌了铅一般,她不停深呼吸,告诉自己要稳住,不过就是个高考,不过就是场考试,不用这样如临大敌。  

教学楼的大楼梯,很宽很长,宋沐云一步一顿走着,忽然,被一个从楼上往下冲的考生给撞了一把。  

要搁在平时,这根本不算什么,但宋沐云的精神状态和身体状态都特别差,猛地被这么一冲撞,她都来不及去抓握身边的扶手,一个重心不稳就向后仰着倒去。  

撞到她的人也特别鲁莽,撞完人也不管不顾,直接就往更下楼层跑去。也许是忘记带了什么考试的工具了吧,跑得特别急,一会儿就没影了。  

电光火石之间,宋沐云身边也没有更近的考生,她自己重心不稳向后倒去,又连着滚了一长串的台阶。一直到她昏迷在这层楼梯的底端,周围的考生只会发出惊叹的声音,却没有一个人上前及时拉她一把。  

可能真的是天公不爱,本身就是后脑勺着地的宋沐云,连滚了几圈后,落在底层前,脑门又重重地磕在拐角处的铁栏杆底部,见血了。  

天呐!女生们看到宋沐云的后脑勺上涓涓流淌出来的鲜血,都吓得不轻,快去叫老师啊!  

巡考老师迅速赶到,一边安抚其他考生继续参加考试,一边报警拨打了120,,无论如何,宋沐云的这场高考,算是全部结束了。  

宋沐云的父母也在第一时间赶到了医院,宋妈妈哭得几欲昏厥,宋爸爸也暗自抹泪,女儿已经被送进重症监护室,他们连面都见不到。  

宋沐云的班主任和考点的负责老师也都跟着来了,只能劝慰宋沐云的父母,只要孩子能没事,其他都不是问题。  

而重症监护室里的宋沐云,此时正陷入一片混沌之中。  

怎么回事?宋沐云眼前一片迷雾,我不是应该进考场考试了吗?只是她根本都没弄清楚状况,就听到有人在隐约说话。  

是这个小女娃娃吗?  

应该就是她吧,老君说了,命中如此,谁也管不得。  

这怎么看都不像是能拯救那西芬国的人啊,况且还是个小女娃娃。  

老君说了,西芬国国运之中必有一劫,如果她不去渡劫,那必然要亡了。  

哎命数这种事情,真的没道理可讲  

嘘别说了别说了,老君来了。  

宋沐云心中纳闷,什么老君?什么命数?什么西芬国?历史书上也没有啊!作为文科生,这点常识也还是有的  

很快,宋沐云又回归到一阵迷蒙的寂静之中。  

这到底是在搞什么猫咪啊?宋沐云心里打鼓,壮着胆子喊了一声,有人吗?  

没有人回应。  

喂!宋沐云又喊了一声,请问  

话还没问完,这眼前的一片混沌好似突然被一板巨斧给劈开,一道金光射来,宋沐云被晃得睁不开眼。  

但金光一闪而逝,宋沐云连这一点意识都没有了。  

而重症监护室的心跳检测仪上,心电图就跳成了一条直线。  

宋沐云的父母自然不能接受,老师同学也觉得蹊跷异常,不过是磕绊了一下,就算宋沐云身体不适,失血过多,但也不止于这么快就没有回天之力吧?  

就连医生都觉得费解,一般的医学知识根本无法解释宋沐云的离奇死亡,但是,种种迹象都在标志着,宋沐云真的已经魂归西天了。  

此时此刻的宋沐云自然是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已经因为她翻了天了,父母家人的悲痛欲绝,老师同学的无法接受,以及社会舆论的轩然大波,她通通都不知道。  

在经过一长段时间的无意识后,宋沐云突然发现自己身在仙境一般的地方。眼前虽然依旧云雾缭绕,可仙乐飘飘,明明是三十三重天上的景象。

宋沐云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白衣长袍,一双棉布鞋,别的什么都没有了。再抬眼一看,不远处出现两位仙童。宋沐云一面在心里暗骂卧槽,一面想要追上去询问一番。

可双腿犹如千斤重,宋沐云根本走不动。

别费力啦,你不能自己动,也不能说话,不远处的仙童之一,回头看向宋沐云,老君心疼你要受苦了,才开了你的眼界和耳界,能看到和听到我们。

宋沐云想张口说话,发现果然只能张嘴,喉咙里发不出一丝声音。

跟我们来。另一个仙童一挥衣袖,宋沐云就不由自主地跟着两位仙童的步伐移动起来,但宋沐云低头看自己的腿,纹丝不动,整个人被仙童召唤着往前移动。

没办法,宋沐云只能在心里打鼓:我不会真的死了吧?

是死了。仙童仿佛能听到她内心的声音,头也不回的答道,毕竟是命定之人,命数让你几时来,你就得几时来。

孔雀,你可别说漏嘴了另一个仙童蹙着眉,回头看了宋沐云一眼,她毕竟还开着耳界呢。

没事儿,反正她迟早也是会知道的。这个名叫孔雀的仙童,倒是不太在意自己的大嘴巴。

云上君,这就是生死门了。孔雀指着前方一扇黑色大门,沉声说道,非是我们老君心狠,只不过算了,不说也罢。

话不要说一半就停啊也太缺德了吧!宋沐云有口难言,到底有什么内情啊?!  

孔雀二人也知晓宋沐云无法和他们交谈。孔雀便勾了勾手,宋沐云就自动移动到黑色大门跟前。

什么生死门啊我不是已经死了吗?宋沐云实在忍不住在心里吐槽,虽然死法是有点蹊跷也不知道爸妈他们怎么样了,撞我的人算了,他也不是故意的。

黑色大门缓缓开启,可从门里投射出来的,竟然是耀眼的白光。宋沐云抬起手臂遮光,等光线黯淡下去之后,她身处的位置,已经不是仙气飘飘的三十三重天了。

她一定想不到,她即将面对的,是陷入一片混乱却又被隐秘压制住的皇朝后宫。

宋沐云睁开眼睛,四周静悄悄。映入眼帘的是高高的穹顶,光线虽然昏暗,但宋沐云仍然能辨别这雍容华贵的穹顶上,镶嵌了各式各样大小不一的夜明珠。

好漂亮啊。宋沐云毕竟还是个要踏入高考考场的高中生,面对这样奢华的装饰,她之前背诵的古诗文都白背了,一句恰到好处的形容都想不起来。

宋沐云动了动手,能动,又动了动腿,竟然也能动。但浑身无力的她,没办法一下子就坐起身来,只能眨巴着大眼睛,四处乱查看。所搜集到的信息有:她正躺在一张锦榻之上,没有悬挂幔帐,她所处之处的整体建筑风格似汉如唐,可又不算是两者之一,屋内应该没有别人,雕花门窗紧闭,没多少光亮,应该是夜晚。

穹顶上的夜明珠却真的灿若繁星,宋沐云都快看得痴了。

忽然门外响起了一串脚步声,宋沐云直觉来者不止一人,但她还处于没办法自主行动的状态,只能继续假寐,静观其变了。

厚重的宫门被推开,一人踱步而入,一人紧随其后。但真走到锦榻边来的,只有一个人。

明珠,快些醒来吧。是一个声音低沉却又十分悦耳动听的男人在说话,可别再贪睡了,时间可紧得很呢。

宋沐云还是装睡,但装得特别心里没谱,也不知道自己装的像不像,不过之前在家里的时候,她经常装睡,就因为不想被父母打扰。

你可知你贪睡一时,西芬国就危险一分,男人的声音听上去成熟稳重,柔和中还有一股威严在,我知道你醒了。

宋沐云心头一沉,什么?!果然演技还是太拙劣了吗那之前在家里装睡,是不是爸妈也早就发现了?

想到这里,宋沐云忽然一阵难过翻涌,想到自己已经和最亲近的父母天各一方,连最后一声招呼都没来得及打,还有好多好多的话没和爸爸妈妈说,这一层灭顶的伤感,愣是把宋沐云给惹哭了。

两行清泪自宋沐云眼角滑落,榻前的男人竟也沉默了。

《女尊天下染指江山美男》第2章 命数使然

明珠,男人的声音更添了一层温柔,希望你明白,我也有苦衷。

宋沐云哪知道这个世界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单纯的想念自己的父母亲人罢了。但没想到抑制不住的眼泪,竟然还浸软了男人的心。

我答应你,无论如何我都会保住长孙玲珑的性命,还有什么要求,我都会尽量满足你。男人仿佛是在让步,但他提到的这个名字,宋沐云显然也不认识。

但明日就是登基大典,若你现在不能醒来,长孙玲珑失去倚靠,就算是我,也不一定能保住她,男人语速变快,有些急切,不仅保不住她,也保不住你。

实际上宋沐云也没有仔细在听男人说的这些奇奇怪怪的话,只不过是哭累了,就缓缓睁开了眼睛。

宋沐云没有立刻侧着脑袋去看那一直在说话的男人,只是睁开眼睛,望着穹顶。

明珠男人竟然走近了两步,倚坐在宋沐云的绣塌边,既然决定要面对,就快些重整旗鼓吧。

你是谁?宋沐云的眼神被男子惊扰后就从穹顶上转移到了男子身上。之间这个男人一身墨色衣袍,头发很长,却也没有梳什么发髻,但脑后应该松散的扎了个小辫儿。宋沐云搜索了一下自己储备的形容词,发现也只会用星眉剑目四个字来描述男人的长相,只是那坚毅线条之中,还有三分柔情。

明珠,千钧一发,别开玩笑。男子本来温和的眉目,也渐渐凛冽起来,稍后我让他们进来伺候你洗漱。

我没开玩笑,你是谁?宋沐云感觉自己身体的力量恢复了一些,就想要撑起自己的身子,但还是有些力不从心,墨袍男子便伸出手扶了她一把。

慎言。墨袍男子轻轻搂着宋沐云,却只是对着外面轻喊了一声,一个内侍衣着的男子便恭敬的弯着腰走了进来。

少爷。来者岁数不大,声音听上去也很年轻,恭恭敬敬的一直不抬头,有何吩咐?

让素兰去秘请王太医,墨袍男子沉声说道,一定要隐秘,动作快。

是。青年男子得了指令,又迅速退下去了。

你先别说话,也别想太多,墨袍男子低着头,对宋沐云说道,太医会来为你诊治。

我不明白,为什么要偷偷摸摸?宋沐云盯着男人甚是好看的面容,有一瞬间的恍惚,但还是问出来,难道我的身份很可疑?还是很敏感?

明珠,遭此一难,你竟然变聪明了?男子突然放软了眼神,竟笑了起来,再也不是之前天真烂漫的小公主了。

小公主?宋沐云微微皱了皱眉头。她不喜欢这个称呼,毕竟在她所处的世界和时代,小公主这个词,可不是什么夸赞小姑娘的好词。但有一点可以明白的是,现在宋沐云的身份,绝非普通人家的少女。

不一会儿,殿门被轻轻地打开,一位太医挎着药箱,疾步进来。世子。太医和那位内侍一样的模样,低眉顺眼,十分恭敬,这样的态度,让宋沐云在心里打起了鼓,这位墨袍男子,到底什么来路?

劳烦王太医深夜跑一趟,多事之秋,还请谅解和保密。墨袍男子轻手轻脚的把宋沐云放置好,就让出了诊脉的位置,低声说道,靖安公主好像不太记得一些事,还请您看看,是不是在昨天的动乱中受到了头部的撞击?

世子,昨日老臣已来为靖安公主诊过一次脉,当时并未发现头部有什么伤痕,老臣再来看看。王太医也有些疑惑,将手里的药箱交给慎言,连走两步来到锦塌之前,拿出诊脉的手巾,搭在宋沐云的手腕上,开始诊脉。

如何?墨袍男子看太医收了手巾又检查了一下宋沐云的脑袋,便急急问道。

着实没有受到头部撞击,王太医皱着眉,回答墨袍男子的问话,接着又对宋沐云说道,公主,除了不记得事,还有什么别的不适之处吗?

没有,宋沐云转了转眼睛,想了想,干脆的回答道,就是不认识你们,你们到底是谁?这是什么地方?我又是谁?

这几个问题问出来,问得王太医是一脸茫然,也惊出了一身冷汗,害怕的说道:靖安公主莫要戏耍老臣了!您怎么会忘记这些?!

可我就是不知道啊。宋沐云感觉自己身上的力量又回来了一些,撑着胳膊坐直了身子,皱眉说道,怎么,难道你觉得我是在骗人?

王太医闻言,脸色大变,噗通一下就跪了下来,颤抖着说道:老臣不敢老臣不敢呐!只是公主这般状态,确实有些蹊跷,老臣才疏学浅,无法诊断公主此状究竟缘何

王太医,墨袍男子冷冷开口,别的废话也不用多说,依您看来,公主这病,该当如何?

这,老臣两次诊脉,公主确实没有明显内外伤势,王太医还跪着,不敢起身,老臣大胆揣测,可能是前日受到惊吓,导致的暂时性遗忘症,相信稍作调养,就能恢复如常。

很好,墨袍男子说道,请王太医起身,随慎言去开方下药吧。

老臣不敢虽然墨袍男子发言了,但太医仍旧跪着。

是在等我的指示?宋沐云不解的看着太医,说道,那就请太医平身吧。其实宋沐云很紧张,这样的场面,她只在电视剧和小说里见过,能演到这个地步,算宋沐云尽了力了。

王太医领了旨意,才敢起身,跟随慎言走了出去。墨袍男子又重新坐到宋沐云眼前,正好能和倚靠在床头的宋沐云直接对视。

明珠,你真的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男人眼神之中还存有疑虑,一字一顿的问道,不记得我是谁?你自己是谁?

不知道。宋沐云心想自己也没骗人,她也没说是不记得,只说不知道,不算说假话。

可能是天意吧墨袍男子竟然叹了口气,说道,那现在,我们重新认识一下,我是西芬国丞相府的世子,而你,是西芬国皇室里唯一的一位靖安公主。

西芬国?宋沐云皱着眉,这个国家名字,她是不是在梦里的三十三重天上听见过?有些耳熟

当然耳熟你就是在这里长大的。墨袍男子有些无语,顿了顿接着说道,如今的情势,是你同胞兄长已被刺身亡,但秘不发丧,你要顶替你兄长,继承王位。

等一下等一下,这信息量也太大了吧!宋沐云听得目瞪口呆,这都什么高潮迭起的前情提要呀?

信息量?那是什么东西?男人显然不懂这些流行的属于,蹙眉问道。

没什么,只是有些震惊,你让我捋一捋宋沐云虽然还没掌握全剧情况,但就从男人说的这些内容来看,现在正是这个王朝风雨飘摇的时候,你是说,我是这个国家的公主,然后我的兄长是这个国家的国君,但前两天遇刺身亡了,可你们丞相府把消息压了下来,准备让我继承皇位?

没错。男人哽了一下,还是答道。

我不明白,你们丞相府为什么要秘不发丧?为什么不让我兄长的孩子继承王位?反而让我一个同期的公主继承?宋沐云的疑问真的是太多了,她还不知道,其实此时她应该感觉到悲痛欲绝,而不是这样在理性分析局势。

明珠,男人看向宋沐云的眼神更加迷离起来,这其中蕴含了不少的不可理解,缓缓开口说道,你你不难过吗?

难过?哪有时间难过?宋沐云对自己的角色定位和处境还不甚了解,言行举止不太妥当还不自知,继续说道,这其中的问题太多了呀!

所言甚是,墨袍男子略一思忖,也就同意了宋沐云的说法,说道,我刚刚和你说的,你可记住了?

记住了,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做?宋沐云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继续做问题宝宝,你还没有回答我,还有,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墨袍男子露出头疼的表情,叹了口气,回复道,很多事你想不起来的话,我一时半会也很你说不清,现在你只需记住,我叫华武峰,是丞相府的世子,你是宋沐云,马上要登基的新皇。

没错啊,我就是宋沐云。这回换成宋沐云露出头疼的表情了。你怎么知道我叫宋沐云?

明珠真的别闹了,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华武峰的俊眉都快拧到一起了,嗔怪道,还是说,你已经入戏了?

入戏?入什么戏?宋沐云实在是受不了了,这样的对话效率也太低了,政治课上老师都说过,古今中外很多雄辩家最厉害的地方就是他们说话或者对话都效率极高。

顾不了那么多了,华武峰看了看窗外,天色已然泛白,明珠,天一亮,往后余生,全都要身不由己了。

《女尊天下染指江山美男》第3章 众臣朝拜

宋沐云还没来得及消化华武峰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殿门外便人影憧憧,为首的宫女轻扣殿门,华武峰便应道:进来。

于是殿门被打开,走进来一队宫女,手里分别捧着各式洗漱用具,跟在后面的一队内侍太监则端着华服礼冠。

华武峰见他们进门,就赶紧起身离开了宋沐云的锦塌,退出去五步之遥后,对宋沐云行礼道:请新皇起身洗漱更衣。

于是一群人在地上跪成了一片,虽然人很多,但殿里鸦雀无声,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清晰可闻。

太子,可以让他们起身了。华武峰见宋沐云傻傻的愣着,便小声提点,声音放低些。

宋沐云这才如梦初醒,有些慌乱,可华武峰看向她的眼神,又让她莫名觉得安心,于是清了清嗓子,压低声音说道:平身。

话音刚落,领头的侍女便走上前来,搀扶宋沐云。

公主莫怕,素兰会一直在您身边。侍女用只有她二人能听清的声音,细细说道,先起身,只有我来伺候您更换亵衣,您不用害怕别人会知晓实情。

宋沐云不知道,其实素兰一直都是靖安公主宋明珠的贴身侍女,此番华武峰也只留下了素兰一人帮衬宋沐云,毕竟人越多,知晓秘密的人越多,宋沐云就越危险。

好。宋沐云瞪大了眼睛仔仔细细的看眼前这个侍女,女子柳眉星目,温柔之中还透着一丝利落,看来应该是自己穿越之前,这个身体的主人很依赖和信任的身边人吧。

这么猜想着,宋沐云就特别听话地跟着素兰的指引做出反应。素兰带着她进到这座宫殿的里间,帮她更换亵衣。

公主,之后真的会非常辛苦,但我相信世子和他父亲是截然不同的人,素兰一边尽心尽力地侍候宋沐云穿裹胸,一边轻声说道,虽然虽然太子殡天实属丞相之过,但

什么?!宋沐云浑身一激灵,按照这个世界的设定,已经去世的太子是她的同胞兄长,死于丞相之手的话,那作为丞相的儿子华武峰,和自己不就有着血海深仇?

公主果然还是什么都不记得了吗?素兰正在为宋沐云系衣带的手略微停滞了一下,很快又恢复如常,说道,没关系,有时候不记得也是好事

素兰,宋沐云很机灵,一下子就记住了这个侍女的名字,我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

公主吗?素兰的语气很无奈,奴婢不敢乱加评价

无妨的,我真的不知道。宋沐云的音调里竟然还夹杂着点可怜和哀求,你就如实告诉我吧我不会怪罪你的。

听闻宋沐云恕她无罪,素兰便温柔的说起来:公主你呀,以前是个特别活泼的小姑娘呢虽是和太子殿下一母同胞先后降生,长着一模一样的面容,但性格却大相径庭呢。

所以我以前是个傻白甜?宋沐云皱着眉思索道,还真是小公主啊?

什么?公主您刚刚在说什么?素兰也明显不太适应宋沐云的说话方式,您就是小公主啊

那我会特别惹人厌烦吗?宋沐云没有理会素兰,径自追问,就那种无理取闹,每天咋咋呼呼,讲话不过脑子,做事又不稳妥,一脸不靠谱的样子?

没有没有,公主并不是这样的人。素兰愣了愣,赶紧说道,虽然平时是会缠着太子殿下,但也不至于无理取闹什么的

宋沐云太明白了,素兰这么说,以前的宋明珠,一定还是很小公主的。

那,皇宫里就只有我和我兄长两个人吗?宋沐云真的没办法体会那种刚失去至亲的感觉,那个未曾谋面的太子哥哥,长什么样是什么样的人她都不知道,所以这个人在不在,于她而言真的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您这一辈的皇子皇女,就只有您和太子殿下,素兰说到此处,悲伤之色无法掩饰,先皇后是您和太子的生母,可惜生出您和太子这对龙凤胎后,就难产致死了

然后呢宋沐云也根本感觉不到,素兰口中所言的这位先皇后,就是自己现在这个身份的亲生母亲。

先皇与先皇后情比金坚,此后先皇就再也没有立过皇后,甚至没有再纳妃子,素兰说到这些从前的主子,语气不自觉的恭敬起来,所以先皇七日前突然重病驾鹤西去,能继承大统的也只有太子殿下,可如今

如今,太子殿下也追随先皇而去了素兰悄悄摸了摸眼角的泪滴。

所以,我该小心门外那个男人吗?听到这里,宋沐云眼神一凛,沉声说道,那个,丞相的儿子。

公主,他不是您该提防的人,素兰用气声回复道,若不是世子在,恐怕您也难逃魔爪

言下之意,是他救了我的命?宋沐云就像做高考题一般,再快速的分析眼前这份难度颇高的试卷,我可以相信他?

您不仅可以相信他素兰为宋沐云整理好衣摆,快速说道,您甚至,还需要倚靠他。说完这句,窗外忽然狂风大作,庭院中树影婆娑,照硬在窗棂之上,显得有些骇人。

虽然宋沐云对眼下的情势还没有十足的把握,可她敏锐的察觉到,那婆娑树影之中,分明藏匿了一个人影,窗外一定有人在窥探。

谁?宋沐云紧张的暗吼一声,素兰也警觉的望向窗户,可没一会儿殿外的风停了,树影也不再摇晃,一切重回平静,可能是我看错了吧

万事小心总是没错的,素兰还是不放心的去窗边检查了一番,确认没人了才又走回宋沐云身边,公主,等会儿会有更多的侍女进来,再出这道门,奴婢只能称您为殿下了。

明白,宋沐云被突然更加严肃的素兰吓到了,也立刻严肃起来,低声说道,但我还有很多问题,之后再问你可以吗?

公主,以后切莫这样和下人说话了,素兰及时提醒,平日里太子殿下对下人确实宽厚仁慈,但君臣终归有别。

我知道了,宋沐云自然也知道这事儿在现在这个世界里,算不得是小事了,于是收敛了神色。素兰见宋沐云准备好了,就去打开了房门,拍了拍手,十余个侍女鱼贯而入,开始为宋沐云穿戴。

一番折腾后,站在铜镜前的宋沐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镜中人分明就是一个玉树临风、眉眼清秀、衣冠华丽的贵公子。不,当然不能说她是贵公子,她现在可是这国度里,身份最尊贵的王。

太子殿下有外人在场,素兰立刻改了口,请您移驾。

宋沐云听闻素兰这样说,便乖乖跟在她身后,而宋沐云的身后,又跟着那一串宫女。

跨出内室门,宋沐云还在小心脚边的裙摆,甫一抬眼,就恰好与华武峰对视。华武峰的眼神也太过深情,其中还夹杂着惊讶,以及难以言明的无奈。

参见太子殿下!只是愣了一会儿神,华武峰便一挥衣袍,率先叩拜宋沐云。

在华武峰的带领下,在场的所有人都跪了下来,对着宋沐云行叩拜大礼。

宋沐云哪里经历过这么大的场面,一下子就石化在原地,不知该如何反应。大殿之内静默了,宋沐云觉得自己都快要被脑袋上的王冠以及殿里的气氛给压的透不过起来。

殿下,可以说平身了。素兰紧跟在宋沐云身后,见她半天没有反应,就偷偷扯了扯宋沐云宽大衣袖的下摆,微不可闻的说道,只说平身二字便可。

平身。宋沐云冷汗直冒,却也无计可施,只能按照素兰的要求去说话。

谢殿下!殿内以华武峰为首的众人,山呼谢恩。

宋沐云已经支撑不住了,原来在电视里看到过的那些称王称霸的人,真的站在众人之上时,内心是如此忐忑和惶恐的吗?不过也可能只是她忐忑惶恐罢了,原本能成为王者的人,就从来都是强者。

恭迎太子殿下,移驾正殿!此时,喊话的内侍已经变成了慎言,但素兰却偷偷告诉宋沐云:殿下,这位是您的掌事内侍,陌语。

知道了。宋沐云朱唇未动,气声回应。之前慎言在华武峰的召唤下进到殿中时,宋沐云就虚弱不堪,根本没有见过慎言的正脸,所以此时素兰告诉她这是陌语,她便认定这是陌语了。

更让宋沐云没有想到的是,她所在的这座宫殿殿门打开后,映入眼帘的,竟是在台阶下跪得整整齐齐的文武大臣。

恭迎太子殿下!

宋沐云刚在殿门口站定,场下的众臣也同样山呼海啸,只是这臣群之中,跪在最前排的一位老臣,眼中弥漫着阴森雾气。

殿下,最中间那一位,便是丞相,华大人。素兰依旧紧跟在宋沐云身后,及时告知。

宋沐云下意识去寻华武峰的身影,可那墨袍男子已然不见了。

《女尊天下染指江山美男》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女尊天下染指江山美男》即可哦~~亲,不要忘记关注哦!

Copyright © 2017-2018 www.xinqu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区玩手游下载 版权所有

 

新区玩手游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