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王笙全文阅读-那些年我的招鬼生涯免费阅读

王笙全文阅读-那些年我的招鬼生涯免费阅读

2019-05-14 16:30:04来源:互联网发布:小迷不糊

王笙全文阅读,作者是小迷不糊的小说那些年我的招鬼生涯完整目录免费阅读,那些年我的招鬼生涯免费阅读小说。我姥爷是全村有名的风水师,捉鬼、风水样样在行,可就是这样却偏偏不传授我半点风水异术。直到那年姥爷失踪,一切都改变了

王笙全文阅读-那些年我的招鬼生涯免费阅读

那些年我的招鬼生涯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那些年我的招鬼生涯》第6章分尸鬼(一)

李叔把我跟二喜送到村口的时候都快到晌午了,正好吃中饭的时间,奇怪的是今天一家烟囱冒烟的都没有,过了小石桥往里走,就看苞谷地那边围了不少人,黑压压一片,隐约还能听着又哭又嚎的声。

等我跟二喜走过去的时候,就被刘婶子按住了。

小笙,你姥爷呢?赶紧把你姥爷叫来!快去!

我顿了一下,他还没回来吗?

你家哪有人啊?今天上午我都去找三遍了!连你也不知道王真爷去哪了,这可咋整啊!

看刘婶子愁眉不展那样,我赶忙问是不是出啥事了。刘婶子往身后的包谷地一指,让我自己去看。二喜跟着也要去,就被他妈按住了。

刘婶子拉住二喜,小笙是王真爷的孙子看行,你看啥!给我回家待着去!昨天一早就跑没影了现在才回来,还没跟你算账呢!

说完刘婶子就拽着满不情愿的二喜回家了。看二喜那一步三回头的求助目光,我也只能无奈的耸耸肩表示爱莫能助,转身往包谷地去了。

挤开人群看到眼前的景象,即使三十度的大热天也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包谷地被清出来一块五米见方的空地,旁边还摞着两捆没成熟的青包谷,而空地的中央铺着一块白布,白布下面隆起出五具尸体的形状。每具尸体周围都沾着血迹,从白布下面透上来,洇成了斑斑驳驳的紫黑色。

可能是夏天了味道也大,吸引来不少蝇子嗡嗡的围着转,几个人拿着扫把在上面挥舞着赶,地头那边还几个女的在嚎啕大哭,有不少人都过去安慰了。

二大爷,这是咋了?我走过去问蹲在尸体旁边的王树林,他在家里排行老二,我跟二喜这些小辈就都叫二大爷了。

二大爷看着是我,一把就把我手抓住了,像怕我跑了似的握得贼紧。

小笙你可回来了!咱们村闹鬼了,还是个分尸鬼!专门砍手砍脚啊!王真爷不在你可得救救我们啊!

二大爷看样是真着急了,抓着我肩膀晃的,差点把我脑袋晃下来,事还没弄明白我就头晕眼花冒金星了。我赶紧把二大爷按住了让他淡定点,不然老头六十多了,一激动再过去了可咋整,现在人都脆啊。

二大爷咱冷静冷静,你先给我讲讲怎么回事,不然我两眼一抹瞎,也不知道该用啥方法对不?

二大爷就把今早发生的事跟我说了,虽然老爷子说的磕磕巴巴断断续续,但我大致还是听明白了。

地上躺的这五个人竟然是一家五口,分别是村子里开养鸡场的王前柱,他老婆刘翠儿。还有王全柱的弟弟王前山,弟XF赵燕子,以及大侄子王军。

今早城里有人开货车来王前柱家收活鸡,收完了拉到农贸市场去买,结果进了鸡场却没像往常那样看见王传柱,就去后院找人。结果一进院子就看见满地都是沥沥拉拉的血迹,一直延伸到小屋门里边,门边的墙上还印着血手印。

这人也是个胆大的,当时推门就进去了。结果这一看不要紧,顿时吓得屁滚尿流,逃跑的时候还把门牙都摔掉了半拉。

屋子里赫然躺着五具血肉模糊的尸体,而且每具尸体都有一部分被砍掉了。

王前柱的双手双脚以及外生殖器不见了,XF刘翠儿的双手不见了,弟弟王前山的外生殖器不见了,弟XF赵燕子的双手和肠子不见了,侄子王军的下巴和肠子不见了。

村民听到噩耗,本来想通知我姥爷去主持大局的,结果这老头一上午都没找到人,大家只好在包谷地收拾块空地,先把这五具尸体抬出来摆着,等公安局派人过来。

现在事情倒是弄清楚了,不过我还是挺懵的,忍不住问:二大爷,这杀人分尸不一定就是闹鬼,人也可以啊。

二大爷皱着眉头叹了口气,把周围白胡子都吹起来了。凑到我耳边说:那王前柱被抬出来的时候,沾着血的菜刀就在他手心里攥着呢,扒都扒不下来!还有王军,他手上拿的水果刀正插在肚皮上,瞅着跟电影里那些小日本切腹自尽一样!我们都猜啊,那些不见的胳膊腿都是他们自己砍下来的!

我听完顿时瞪大了眼睛,自己砍自己,这确实有点像鬼遮眼了。

鬼遮眼其实生活中就挺常见的,说句恐怖点的话,应该是绝大部分人都遇到过,只不过你们遇到的鬼并没恶意,只是想跟你们玩玩而已,否则,你们活不到现在。

我举个例子你们肯定能想起来,比如你记的清清楚楚在某处放了东西,结果一回头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了,过段时间,却发现那件东西就乖乖待在原处。

像这种鬼就属于比较调皮的那种,碰上也无伤大雅,挺多增添点小苦恼。但若是遇到六亲不认的厉鬼,那就只能说你命苦了。

有的厉鬼会变成熟人的模样骗你跟着它走,一路以来你都以为自己走在平地上,殊不知你已经不知不觉爬上了楼顶,站在没有护栏的天台上呵呵傻笑。还有的厉鬼会直接显形掐住你的脖子,但在外人看来,却是你在掐自己的脖子。谁要是想拦你,你还会把对方当成要害你的厉鬼一顿痛揍。

不过像王前柱他家这样的还真是少见,一家五口一夜之间全被鬼遮眼,而且还让他们自己割掉了身体的一部分,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不一会村口就有四辆警车来了,后头还跟着三辆救护车估计是装尸体的。村民一个接着被安排做笔录,忙活完都到晚上六点了。

二大爷怕那鬼今晚还来,特地让我准备好去王前柱子的鸡场瞅一瞅,看鬼还在不在那。还没等我答应呢,二大爷就把大红包塞我手里了。

请先生驱鬼肯定要出钱的,这是姥爷定下的规矩,倒不是乡里乡亲还贪钱,而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谁都不敢改。于是大家就一人出了点份子钱送到我那,虽然就二千多,但都是大家的一点心意,我也不好拒绝。

把二大爷送走之后,我进屋往炕上四仰八叉一躺,感觉全身的骨头都疼,尤其是两个脚底板,这奔波了一天晚上还得上夜班,搁神仙也受不了啊。

我捡起枕头狠狠压在自己脸上,锤了两拳,简直自作自受。

说实话二大爷提的这门生意我是不想接的,先不说我现在已经很累了,看包谷地那五具尸体就知道这鬼肯定比方涵还厉害,而且怨气更深。

要是姥爷在家的话,有老泰山坐镇我还可以尝试一下,现在就我光杆司令一个,身上唯一的保命符舍利子也砸裂了,再去挑战我不是花样作死么?

可就算我什么都明白,知道不能答应,不能去,最后却还是没说出拒绝二大爷的话。因为我潜意识总觉得,那厉鬼要是继续害人的话,我就是唯一能救乡亲的人了。不去总有点见死不救的内疚感。想到这我拿开枕头深深的叹了口气。唉,没救了,老子真是圣母附体了吧!

晚上我在后院挖了几个土豆,刮皮洗干净以后切成薄片,用柳树条串起来,撒上椒盐在灶坑里烤,不一会香味就传出来了。

我拿着二十多串烤土豆片蹲在门槛上吃,思索着晚上到底该咋办的时候,就看见二喜端着个小铁盆蹦跶着过来了,上面还盖着条毛巾。一看见我就迫不及待的掀开给我看。

当当当!看我给你带啥好吃的了笙哥,香喷喷的牛肉馅蒸饺!看我多爱你,我妈可就包了五十个,我把三分之一都给你拿来了!不过我妈这次居然没拦着我,真奇怪。

我伸手从铁盆里拿出一个蒸饺塞嘴里了,瞅了二喜一眼,那是刘婶子知道,今晚就要指着我这二两肉出菜了。

出菜?啥意思啊?

二喜在旁边坐下,我把土豆片分给他一半,两人边吃边说。

还能是啥,今天包谷地那事你在家都听说了吧?

他点点头,我唉了一声,原来这事都该我姥爷出马的,结果这老东西临时跑路了,我这个全村的希望就得临危受命,晚上去搞定那个厉鬼。

一听我又要抓鬼,二喜当时脸就白了,还得抓鬼啊!那这个厉害不?

我苦笑一声,在方涵之上。

当时二喜就炸毛了,啊!那不死定了!他一激动差点把串土豆片的柳树枝也吃进去,我赶紧提醒他吐出来。

看来这小子被鬼上身的经历还心有余悸,大概以后都不想跟我抓鬼了。我拍拍他肩膀说:放心,这次哥自己去就行,我也不来硬的,到那就是去打个照面。鬼不犯我我不犯鬼,鬼若犯我我就跑路呗。

那要是跑不了咋整啊?

我呵呵一声,那明年的今天就把牛肉蒸饺烧给我吧,好哥们。

《那些年我的招鬼生涯》第7章分尸鬼(二)

晚风习习,东北的夏天到了晚上也凉飕飕的跟秋天一样。被王前柱家那事整的,今晚全村人都早早闭门休息了,残月当空,空旷的小路上就剩我跟二喜一前一后的撕扯着。

我求你了笙哥!你真不能去,我可不想明年的今天给你烧蒸饺啊!

我背着鼓鼓囊囊的大背包被二喜拖得气喘吁吁,实在走不动了,那就不用你烧了,你给老子松手!

我扯掉他手赶紧跑,不到两三步就又被他追上。这回二喜终于做了让步,一脸死了亲爹的表情说:你非要去也行,我得跟你一起!不然你出事了都没人知道。

我擦!本来他说前半句的时候我还挺感动,好兄弟同生共死,结果一听后面就变味了。这个死乌鸦嘴,还没到地方就把我说的出师未捷身先死,这是摆明了觉得我有去无回啊!我气的当即给了他一脚,把他踹的嗷嗷叫,最后这货还是死缠烂打的跟过来了。

要说王前柱家这鸡场位置也挺偏的,可能是建场的时候考虑到用地面积比较大,直接在后山那边选了块地。当初盖房子要经过村长审批,结果我姥爷就是不给批,这个王前柱还跟他弟弟趁半夜的时候往我家院里倒了好几桶鸡粪,还把后院种的菜都用农药给喷死了。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姥爷反倒还给批了,村里人都说这是强龙压不过地头蛇,王真爷被整怕了,但我看姥爷盖章时候那表情,笑得跟偷了鸡的黄鼠狼一样。果然,他家鸡场建成不到一个月就丢了六十多只鸡,还都是下蛋的母鸡,而我家锅里天天都煲着鸡汤。

其实吧,王前柱他家就是狗咬吕洞宾,我姥爷不给批也是有原因的。

这后山以前就是一片坟场,哪家哪户死人了,就上去挖个坑给埋了再立块破石头,就算个墓了。后来改革开放村里条件好了以后开始时兴火化,大家都去城里买公墓了,这后山才被空下。

你想想,这坟圈子能是啥好地方?阴气重不说,还经常有孤魂野鬼游荡,在这安家久了,全家人的身体跟运势都会变差,折个几十年寿都有可能。王前柱这家泼皮无赖还以为姥爷故意坑他呢!现在发生这种事也算是报应吧。

上午警察来养鸡场排查过,把整个院子都拦了警戒线,手电筒一照,明晃晃的泛着夜光。我从包里拿出两副鞋套,叫二喜套在脚上,省的留下脚印再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翻过院墙,院子里还有不少鸡在散养,来来回回溜达,啄着地上的小米,不时有几只撞到脚脖子上就吓得二喜揪着我胳膊哭爹喊娘。

这魔音灌耳,没鬼都得被他嚎出鬼来了!我赶紧捂住他嘴走到小屋那边,叫他闭嘴准备准备要进屋了。

屋里就是案发现场,门上还贴着警局的封条,我用小刀片轻轻咔嚓下来,放地上用石头压上,官家的东西,等出来以后还得给贴回去才行。

我放下背包从里面找出来一个木糖醇的瓶子,里面装的却不是口香糖,而是一颗颗黑乎乎的药丸,仔细一闻还臭烘烘的。我倒出两颗,其中一颗给二喜让他含着别咽了,这小子刚塞嘴里就哭丧着脸要吐出来。

我使劲拍了他一把,威胁道:想死你就吐出来!这可是老子还不容易做出来的,对身体好着呢。记住了,一会进屋你就两手搭在我肩膀上跟紧了,要是感觉后面有人拍你,千万别回头!

二喜咧着嘴点点头,估计他现在全身的感官都集中在嘴里的药丸上了,也不知我的话记住了没有。我从包里拿出一根白蜡点上,撬开门锁背上包就进屋了。

也许有的人并不知道,这蜡烛除了照明外最大的一个用处就是鉴别周围有没有鬼。只要有鬼靠近,蜡烛就会在无风的情况下自动熄灭。倒不是小说里常说的什么鬼吹的,而是蜡烛燃烧需要氧气,而鬼在的地方阴气重会把氧气挤走,蜡烛才会缺氧而熄灭。

我都打算好了,万一进去之后蜡烛熄灭我就赶紧撤出来,要是没灭,就代表没鬼更是皆大欢喜。

我端着蜡烛,跟二喜进门后先走到屋子的东北角,借着烛光稍微参观一下王前柱他家,不得不说,虽然都是农村人,但这生活的差距也太大了。想我姥爷好歹还是一村之长,家里还是水泥地土炕呢,王前柱他家连瓷砖都铺上了。

大彩电、皮沙发、玻璃茶几、水晶灯,桌上还摆了好几瓶洋酒和进口水果,就跟电视里那小洋楼差不多,没想到这王前柱家居然这么有钱!村里人不都说他家这几年养鸡赔了吗?咋生活还这么好呢?

我心里琢磨着这些不对劲的地方,带着二喜慢慢走到了东南角,从这个角度刚好能看见地上没被清理干净的血迹。

虽然尸体已经被警察带走了,但当时的血腥场面还是依稀可见的。地毯上拖拽形成的条形血痕,茶几上的血手印,沙发靠背上的抓痕,还有被血水染红还在咕噜冒泡的金鱼缸。

随着视线一点点上移,我在墙上发现了一处半米见方的神龛,红色的漆皮,里面供着一尊观音像。

一般做生意的人都爱供财神观音什么的,这并不稀奇,可奇怪的是这尊观音身上穿的衣服竟然不是白的而是红的,竟是一尊红衣观音像!

我想遍了三十三观音也没想出来,到底什么观音才会穿红衣呢?

我好奇的举起蜡烛照神龛,想看个仔细,谁知那观音像突然眨了眼!接着脑袋转向我,一双红殷殷的小嘴慢慢裂开,跟噙了血一样!

观音像笑了?!

要知道这佛像都是宁哭不能笑的!除了弥勒佛以外的笑面佛都是大凶之兆!

我吓得手一哆嗦,蜡烛就掉地上摔灭了,周围一片漆黑,我跟二喜蹲在地上抹黑找。找了半天,二喜才把蜡烛找到了。

我赶紧掏出打火机点,结果试了几次都点不着,火刚点上就嘶拉一声灭了,看着再次暗下去的火星,我手哆嗦的更狠了。

二喜快把你手机借我照照!我有点急了。

身后的二喜把手机递给我,我按亮屏幕想快点找到门逃出去,结果一看,顿时呆住了。

客厅的沙发上正坐着一个人,穿着松松垮垮的灰色运动服背对着我,那圆滚滚的脑袋,根根立的寸头简直太熟悉了。那不是二喜吗!

可我身后给我递手机的又是谁?

搭在我肩膀上的双手正慢慢收紧,夹着丝丝凉气慢慢贴近后背。我被冻的浑身僵硬,仿佛吞下了一吨的冰块。

就感觉脖颈那毛刺刺的,身后的人趴在我肩膀上突然说:笙哥,你愣着干啥呢?

我愣了一下,嗯?这鬼连语气都模仿的这么像?太专业了吧!

不过就算你再能装也瞒不过我的法眼!我反手拉开背包的拉锁,从里面摸出桃木剑,顺着胯下斜向上刺过去了,就听身后一阵哀嚎,连哭声都跟二喜如此像!

王笙我擦你大爷的!竟敢捅老子菊花!

二喜躺在地上,捂着某个部位骂我,我拿手机一照,二喜旁边的地上居然是有影子的,原来是真的二喜!

那沙发上那个又是?

我斜眼睛往沙发那边瞅,却见刚才那个二喜早就消失了,整个屋子空空荡荡,神龛里的观音像也变成了白衣的,端着净水瓶,坐在莲花座上。

可我心却更沉了,真的有鬼遮眼!我也没工夫道歉了,扶起菊花残的二喜往门那边跑。

跌跌撞撞跑到门前却推不开了,连撞了三四下都没反应,而且门上还贴了一个X形的封条,这封条不是被我用石头压门口了?什么时候贴在门里边的?

我举着手机靠近一看,才发现这封条上还写着密密麻麻的血色小字,一字一语锥心泣血。

他们杀了我,把尸体绞碎了拌在鸡饲料里,有的鸡吃了我的眼睛,有的鸡吃了我的内脏,有的鸡吃了我的肉,有的鸡吃了我骨头磨成的粉。我好痛啊,好痛啊

看到这我跟二喜对视一眼,毛骨悚然中都有种想吐的感觉,村里家家户户可没少买过王前柱家的鸡啊!鸡吃人,人吃鸡,这不等于间接吃人了吗?!这么一对比,我俩都觉得嘴里臭烘烘的药丸没那么恶心了。

还没等我俩恶心完,另一张封条上也开始显现出血字,内容更让人不寒而栗。

我回来了,踢过我的断掉了双脚,打过我的失去了双手,玷污我的断子绝孙,咬过我的没有颌骨,不给我吃饭的肠穿肚烂,而你们俩个见死不救的,我该拿走你们什么呢

看完封条上的字,就听哐当一声,屋子里的神龛突然从墙上掉下来,观音像和香炉都摔的粉碎。

《那些年我的招鬼生涯》第8章分尸鬼(三)

要知道一般鬼都怕佛,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在身上带雕刻着观音佛祖的首饰来辟邪。可这鬼先是附在观音像上,现在更是将观音像打碎了,如此标新立异,可见绝对鬼中大佬妥妥的。

我拉着二喜靠在门板上,把背包里那些破烂全翻出来了。拿出葫芦滴了水牛泪,既然人家不让走,那也只能硬着头上了。

待视野渐渐清晰,映入眼帘的竟是铺天盖地的红色,天棚是红的,墙壁是红的,地板是红的,所有家具的红的,就连身边的二喜都变成了红色。我环视着屋子,却仍未找到厉鬼的踪影。

难道开天眼失败了?看不见就算了,咋还色盲了?

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却感觉屋子所有的红色都像有了生命般涌动起来,如同沸水咕嘟咕嘟冒着泡慢慢汇聚到一处,组成了一个扭曲的人形。

人形就像是猪肉剁碎之后捏合在一起的巨型肉馅,它摇摇晃晃走向我,一边走,身上的肉一边掉落,那些掉下来的肉馅还会像虫子一样爬人形身上,然后在掉落。

我看着渐渐逼近人形,有生以来第一次产生了想逃跑的念头。可惜挡在身后的却是一扇打不开的门。

看我长时间盯着某处一动不动,二喜也察觉不对劲了。忙问我是不是前面有鬼啊,我精神正保持着高度紧张,被他这么一问也有点心烦,把手里的葫芦扔给二喜说:滴一滴你也能看见了。

二喜看看手里的葫芦,又看了看紧张的我,竟然真的滴进眼里了。

啊!好疼啊,笙哥,我的眼睛好疼啊!疼死我了!

听到二喜惨叫我才回过神来,怎么就把葫芦给他了!我赶忙按住挣扎的二喜说:没事没事,开天眼就是疼,你别瞎揉,马上就好了,马上就没事了。

过了十多秒,二喜捂着眼睛手才慢慢松开,他小心翼翼的睁眼看,却突然嗷的一声把我推开,我一个趔趄直接撞到墙上,脑子撞得嗡嗡响。

当时给我疼的啊,这小子要报爆菊之仇也不至于现在吧?还没来得及骂人呢,就听一声闷响,闻声看去顿时惊出一身冷汗。人形举着菜刀直接砍到了我刚才坐着的地方!二喜吓得站起来就跑,大叫着就跑卧室里边去了,人形拿起菜刀也追进了卧室。

我看着这一前一后的,简直想骂一句死蠢!这卧室地方那么小,要逃跑不就更费劲了!

但现在还能咋整,我从包里翻出来一串铜钱和一瓶雄黄酒,也跑到卧室去了。没办法,事到如今只能挺一阵是一阵,能不能抗到天亮就看造化了。

我抱着视死如归的悲壮心情,结果冲进卧室却傻眼了,二喜呢?人形呢?我才晚了几秒而已不至于吧!

我警惕的贴着墙根往里走,找了一圈,终于在卧室的床底下发现了一个菜窖的入口。

其实在东北修菜窖还挺普遍的,秋天储存个萝卜土豆白菜啥的,留着冬天不能种菜的时候吃也方便。可菜窖一般都会修在院子里,或者仓房里,修在卧室里的我还真是头一次见到。而且这个菜窖的入口可不小啊,四四方方得有一平米多,估计下面也小不了。

我移开菜窖的盖子,顿时一股恶臭味涌了上来,闻着跟化粪池差不多。现在二喜和那坨肉馅都不见了,极有可能是进了菜窖,想必我下去也是凶多吉少。但二喜是我带来的,无论如何我都得以他的安全为先,就算在危险也不能临阵脱逃啊。

深吸一口气跳了下去,本以为下面会很黑呢,结果我一落地,菜窖地下的声控灯全亮了!

我捂着鼻子打量着周围,这一看,顿时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根本不是菜窖而是一间恐怖的地下囚牢!

兼厚的水泥墙上布满了横七竖八的血手印,纵横交错的血字密密麻麻爬了满墙,像是一道道恶毒的诅咒。

妈妈救救我别打我我好饿好疼不要到后来就变成杀了我快死吧为什么还不死让我死。

狰狞可怖的字迹,不忍卒读的语言,这地牢里究竟囚禁了一个怎样绝望的灵魂,让它想要以死解脱。

我又往里走了几米,看见水泥墙边摆着一个一人多高的铁笼,里面恶臭味更浓了,笼子的铁栏杆上还盖着一层又一层沾满血迹的破布,凑近了居然还能隐约听见里面的喘气声。

这里面居然还有人?!

我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慌忙掀开笼子的破布,竟看见二喜大头朝下的躺在里面!

二喜!

我喊了好几声之后二喜却毫无反应,还是脸朝下不停的喘着粗气,我看着越来越揪心。这小子到底怎么了?而且那坨大肉馅也没在这,敌在暗我在明这种处境相当不妙啊。

我围着笼子转了一圈也没发现从哪打开,按理说应该有门的,而且这栏杆还都是手指粗的钢筋,手上没家伙压根撬不开,要是今天带电锯就好了。唉,想不到我个驱鬼师还得带着电工的工具,我也真是醉了!

没到一会我就急的全身冒汗了,恨不得躺里面的是自己了,就这么一心想着咋救出二喜,浑然不止危险正在悄悄靠近。

正当我背过身看看周围有没有什么按钮机关的时候,并没发现笼子里的二喜慢慢睁开了眼,他轻轻站起来,苍白的脸上露出狰狞阴森的笑容,他舔了舔嘴角腥红的肉馅,猛地将双手伸出笼子掐住了我的脖子!

呃!

突如其来的窒息感杀的我措手不及,我一仰头就看见了二喜狞笑的面孔,顿时我就妈卖批了,这小子又被鬼上身了?这什么点子?三天两次被鬼上身!这小子挺大个块头,也没看着他哪虚啊!

有了上次掰断中指的前车之鉴,我这次采用了更高级的方法,当然风险也比较大。要是不成功估计我们哥俩就全挂了。

我使了吃奶从兜里掏出雄黄酒,拧开盖豪饮一口,仰头全喷到二喜脸上。他痛的嘶吼一声,脸上冒出阵阵黑烟,我赶忙趁这功夫从兜里掏出铜钱串系在他脖子上。从兜里掏出打火机点着串铜钱的红绳,一瞬间火光四溢。

红绳被燃烧殆尽,铜钱却还贴在二喜脖子上,发着阵阵金光,慢慢的五帝钱分散开来,在空中组成一条发着光的锁链将二喜的团团捆住,吊在笼子上!

这回附在二喜身上的厉鬼撑不住了,终于开口说话了,还是个年轻女孩的声音,听着竟然有几分耳熟。

要不是他把我困在体内,你根本抓不住我!放开我!我要杀了你们,我要杀光这个村子里的所有人!

看她痛苦的挣扎着,我只能安慰她省省力气吧,说马上就要天亮了,带时候就把她拉到太阳底下晒晒,让她魂飞魄散。

但我没想到如此恐怖的厉鬼竟然被我吓哭了,借着二喜的身体,眼泪劈里啪啦往下掉,那叫一个梨花带雨,配着二喜那张大黑脸,简直辣眼睛。

你们都是坏人,我活着的时候天天被欺负却没人救我,死了之后你们还想要我魂飞魄散!为什么不救我?妈妈你为什么不救我!

五帝钱的锁链被她摇晃的哗哗响,我听她哭了一会突然想起来了,她是十年前被王前柱带回来的小女孩!

其实那段记忆已经模糊了,只是依稀记得,好像有一次我跟二喜还有一帮小孩在村口玩跳格,就看见王前柱抱个小姑娘往家走,碰上认识的人就说这小姑娘是他大侄女,表妹工作忙,特意放他家养一阵子。

奇怪的是那小姑娘一直嚎啕大哭,见了谁就拉谁的袖子,也不说一句话。王前柱就说侄女是想妈了,过几天就好了。这么一来大家就都没再问,可是一直到今天为止,谁都没再见过王前柱的那个侄女。

这么一想,当初那个小姑娘很可能就是眼前的这位了。

我疑惑的问:你是王前柱的侄女?

她一听到那个名字,顿时脸色发青全身都颤抖起来,表情先是惊恐随后才转变成憎恶。

我才不是他侄女,我是被他绑架来的!十年前他趁妈妈买东西的时候把我抱跑了,又割掉我的舌头让我无法求救,把我囚禁在菜窖里跟妈妈勒索钱财,这么多年只要我还活着妈妈就会打钱给他们,可是他们拿了钱却不放我,每天都是饥饿,殴打,强暴,我每天都在祈祷自己快点死吧!

看着她说这些的时候,绝望的双眼望着我,让我无法直视。透过她的眼睛,我仿佛又看到了另一个方涵。

她低头沉默了好久,情绪才渐渐平静下来。

后来我总算死了,魂魄飘到这个笼子的上方,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把我的尸体一部分一部分切割,再放到绞肉机里粉碎,那一刻我不痛了,可是我好恨啊!我恨这些虐待我的人!我恨你们这些不救我的人!如果不是你们我就不会那么痛苦了!为什么死的不是你们!为什么!

她不断挣扎的后果就是锁链收得越来越近了,可她还是不肯罢休,仍旧疯狂挣扎着,终于五帝钱合而为一,紫电坏绕着雷鸣不断夹击,二喜一翻白眼从上面掉落下来。

《那些年我的招鬼生涯》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那些年我的招鬼生涯》即可哦~~亲,不要忘记关注哦!

Copyright © 2017-2018 www.xinqu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区玩手游下载 版权所有

 

新区玩手游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