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女尊天下染指江山美男在线阅读-女尊天下染指江山美男(主角宋沐云)

女尊天下染指江山美男在线阅读-女尊天下染指江山美男(主角宋沐云)

2019-05-14 16:31:21来源:互联网发布:小可艾

小说女尊天下染指江山美男在线阅读,小说女尊天下染指江山美男全文免费阅读目录,在线免费阅读女尊天下染指江山美男作者是小可艾的小说,女尊天下染指江山美男宋沐云全部章节小编揭秘。一朝醒来,她成了女扮男装的替身皇帝面对满朝文武,她头疼欲裂面对后宫佳丽,她有心无力而面对这位俊美的“辅政丞相”,她只想大喊:“奸

女尊天下染指江山美男在线阅读-女尊天下染指江山美男(主角宋沐云)

女尊天下染指江山美男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女尊天下染指江山美男》第6章 动不动就跪

宋沐云喃喃自语一般,声音很轻很低,哎

那,陛下,是去坤宁宫吗?马丰谷赶紧调整好自己的表情,低着头战战兢兢问道。

不去了。宋沐云沉吟半晌,这两天就跟打仗似的,自己累死累活不说,那位皇后娘娘,一定还没走出痛失爱人的阴影,自己顶着一张和她夫君一样的脸,此时相见,恐怕会惹得她更加神伤。

回宣威殿吧。宋沐云站起身来,抖了抖衣袖,这正仪殿,怪冷的。

陛下恕罪!马丰谷和殿中其他几个太监一起跪了下来,非常害怕的说道,奴才有罪!让陛下受了冷风了!

宋沐云被他们这么一跪一谢罪给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想了一想这才惊觉自己已是九五至尊,一言一行都足以掀起轩然大波,这才咳了咳,压低声音说道:哎呀你们真是,给我起来起来。

奴才不敢!马丰谷丝毫未减惊惧之色。

怎么,我说话不好使啊!宋沐云有些生气了,这是做什么,嘲笑她不会做皇帝吗?!

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和地上跪着的一众侍从,正两相对峙呢,正仪殿的大门忽然不动自开。

都下去吧。华武峰出现在门口,声音不大,却不怒而威。

太监们起先都不敢动弹,但马丰谷率先给宋沐云磕了头,半跪着倒退,出了正仪殿,剩下的太监们也都有样学样,跟着马丰谷一道,全部退出了正仪殿。

这么一来,宋沐云原本的小小怒气,迅速发酵成大怒。

好一个丞相世子,说的话都是我说的话好使。宋沐云站在桌案之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台阶下正在给她行礼的华武峰,语气之中的不满,显而易见。

陛下误会了,华武峰不卑不亢,行了礼也没等宋沐云说什么,自己就起身了,起身的同时,正仪殿的大门重新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重重的关上,臣是来提醒陛下,自称要称为朕。

宋沐云这才稍微回想了一下自己刚刚的言行,好像确实又变成了平易近人无所谓的样子。

当皇帝也太累了宋沐云瞬间偃旗息鼓,直接一屁股坐在了桌案之前的台阶上,一脸倦容,我有点后悔了。

嗯?华武峰只有一点点的惊讶,挑了挑眉,看向宋沐云。

我不是因为觉得累觉得辛苦,才后悔的,宋沐云非常泄气,整个人懒懒散散的斜歪在台阶旁边的护栏上,神色里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我是觉得,我太笨了,我根本做不好这个皇帝。

明珠华武峰一改刚刚怀疑又戏谑的眼神,目露柔光,走到宋沐云跟前,蹲下身来,墨袍撒了一地,在夜色中烛光下,更显墨浓。

真的,宋沐云两眼无神的看着眼前的华武峰,我太嫩了,根本保护不了SZ。

可是,明珠,你有没有想过华武峰说话的语气在此刻柔和到一种令人无法置信的地步,凑近宋沐云轻轻说道,除了你的SZ,这一整个天下,都需要你来保护。

说来也怪,听华武峰这么一说,宋沐云的眼神里,竟然闪了闪光。

你哥哥,也是我的挚友,临终前来不及说一句交代的话,是我护他不周,恨不得以死相抵,可是我不能,华武峰的眼底里,也闪着光,我不能,因为这是他即将拥有的江山,是他想要保护的天下,我不能替他去死,我就必须替他去守。

宋沐云将眼光转移到华武峰脸上,只看见他微微皱着眉,眼睑稍稍垂着,眼色里的黯然神伤显而易见。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做皇帝?宋沐云没头没脑的问出这么一句,华武峰立刻将收聚起目光,盯着宋沐云。

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宋沐云毕竟年纪还小,她怎么会知道,这权力斗争之中的利害,如果你真的想替我兄长守好江山,为什么要把这江山交给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女流之辈,现在好了,你除了要看着这天下,护着我SZ,还要保护我。

明珠,你以后会知道的。华武峰叹了一口气,很多事情不是我想怎样就怎样,也不是我想怎样就能怎样,天下原本是你哥哥的天下,但也不仅仅是你哥哥一个人的天下。

宋沐云被这番话给绕的半天都不知道回复什么好。

后悔二字,以后别再说了,华武峰站起来,转身往正仪殿外走去,时间不早了,陛下早些休息。

宋沐云张了张嘴,还想再说什么,看着华武峰的背影,如墨点云散一般消失在正仪殿门口,终究还是闭了嘴,又瘫回了护栏上。

陛下!马丰谷在华武峰离开正仪殿后,迅速进来,看见宋沐云这番模样,吓得又是跪地磕头,陛下!这地上凉,您可不能这样坐着呀!

马丰谷,你说,宋沐云根本没听马丰谷的劝告,还是保持原样,问马丰谷,这个华武峰,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奴才不敢妄议世子马丰谷跪着,伏在地上,小声回答。

又是不敢妄议,素兰也不敢妄议,你们都不敢妄议。宋沐云看似在吐槽马丰谷,其实是在吐槽自己,只有我敢妄议

马丰谷还跪着,大约是在等宋沐云的吩咐。

宋沐云这才想起来,马丰谷一直在这殿里进进出出的,不过是在等着自己下命令,今晚究竟是回宣威殿,还是去坤宁宫。

还是不去坤宁宫了,宋沐云撑着护栏,把自己从地上拉起来,有气无力的说道,回宣威殿吧。

遵旨!马丰谷这句应答,倒是回的响亮。

皇驾摆好,宋沐云在素兰在马丰谷的搀扶下,登了上去。毕竟是在寝殿之外,很多事还是需要马丰谷来帮衬,宋沐云现在是九五之尊,素兰怎么说也是宫女,无法在外人面前跟前跟后。

起驾!马丰谷安顿好宋沐云,转身便是一声振聋发聩的大喊,让本有点困顿的宋沐云一下子精神起来。

素兰早已在宣威殿门口等候,见到宋沐云的皇驾过来,也要忍着不能立刻奔上前去。

一套礼数行完,皇驾撤走,素兰这才急急地走到宋沐云身边,待到宋沐云完全走回宣威殿内,素兰才开口说道:公主,您怎么回宣威殿了,奴婢都准备收拾东西跟您去坤宁宫了

怎么,应该是要去的吗?宋沐云是真心实意的在问问题,可素兰好像误会了,听了这话,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公主恕罪!奴婢不敢!素兰跪倒在地,战战兢兢请罪。

你们一个两个怎么都这么爱下跪爱请罪啊?!宋沐云莫名其妙,挠着后脑勺说道,我就是问问你啊,按照礼数,我今晚是应该必须要去坤宁宫的吗?

也也不并没有这样的规矩,素兰还是跪着,斟字酌句的回答,只不过,历代皇上登基后的第二日,都会去皇后寝殿

那我就做那个与众不同的新皇帝吧,宋沐云虽然面露笑意,但眼神之中早已没有光芒,挥了挥手,示意素兰起身。

公主是怕和皇后娘娘两两相对,互相感伤吗素兰默默站起身来,小心问道。

确实。宋沐云老实回答,况且,我也真的累了

素兰没有再说什么,服侍宋沐云睡下了。

第二日又是天不亮,宋沐云便起身,洗漱,穿衣,迎接新一天的繁忙工作。

臣有本启奏!

宋沐云这才接手新工作两天,就已经非常害怕听到这五个字了。虽然脸上还是要保持微笑,但心里却想着你们哪里来的那么多的本要奏啊!

皇上!河西发生水灾,民不聊生

陛下!河东又遇旱灾,庄稼遭殃

皇上!西北边陲与邻国发生摩擦,若不制止恐怕

陛下!东南沿海倭寇再起事端,如不下令驱逐臣看

很多事情,宋沐云自然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便将目光投向站在殿中的华武峰。

华武峰已经被封为辅政大臣了,原本宋沐云的旨意是让华武峰直接将华诗源取而代之的,结果遭到满朝反对,华武峰意料之中的笑起来,冲宋沐云摇了摇头,这才改成了辅政大臣。

宋沐云总不能真的就如同木偶一般,呆坐皇位吧,臣子们的奏折一封一封递上来,全国各地的事情一件一件的在报告,宋沐云有些慌乱。

华武峰半闭着眼睛,并没有给宋沐云一些提示。

倒是他的父亲,在宋沐云面前不断提醒,不断评价各项事宜,不过满朝臣公也没觉得这有什么问题,毕竟华丞相原本就是辅政大臣之首,他给新皇帝提点,也是分内的。

那就如丞相所言,这么办吧。宋沐云有些气恼的看着依旧半闭着眼睛的华武峰,心里埋怨他根本不帮衬自己。

《女尊天下染指江山美男》第7章 密信

华诗源得到宋沐云的肯定,还特别趾高气昂的回头看了自己儿子一眼,仿佛是在炫耀自己的地位,新皇帝依旧对自己言听计从。

臣,白墨渊,参见陛下!

华武峰这才睁开了眼睛。

爱卿平身。宋沐云听说来人是白墨渊,也就是华武峰说的那个老白,便欣然让他起身。

谢主隆恩!

白墨渊头戴灰白色战盔,一身灰白色战袍,腰间还挂着佩剑,风尘仆仆赶进来,给宋沐云行礼。

回禀陛下,末将已在城外三十里处,抓获当日进宫行刺的若干刺客,说着,白墨渊一挥手,殿外进来一群御林军,每两个人手里就押着一个黑衣人,这些死士,宁死不肯供出幕后主使,末将只能将人带至御前,由陛下亲自发落!

宋沐云的脑筋飞快转动着,就是这群黑衣人,让她有机会从现实世界来到这神秘的次元,想着想着,便有些走神。

宋沐云没有开口说话,别人自然不敢开口说话。

此时的正仪殿里,一片鸦雀无声。

哈哈哈哈哈!皇帝小儿!没见过这么爷爷,吓得话都不会说了吗!领头的黑衣人突然放肆大笑,真是可笑至极,可笑至极!

话音未落,说时迟那时快,华武峰一个闪身,抽出白墨渊腰间的佩剑,手起剑落,刺客首领立刻脑袋搬家。

鲜血在黑色玄武岩的大殿地砖上,喷溅出一大朵墨红色的花,也染红了白墨渊的灰白色战袍,只是华武峰的朝服,也是墨色的,因而看不出血污。

本就鸦雀无声的大殿,现在更是落针可闻。

就连华诗源,也没敢吱声。

现在,还有谁,敢羞辱陛下,宁死不肯指认幕后主使?握着剑柄的华武峰面无表情,说话也波澜不惊,仿佛刚刚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冷血之人,根本不是他一般。

正仪殿里,只能听到顺着华武峰手中剑滴落在地上的血滴的声响。

说,主谋,究竟是谁?华武峰一个回身,将手里染着鲜血的剑,又架到另一个黑衣人的脖颈上,语气低沉又不容置喙,说。

要杀便杀,何必唬人。这个黑衣人,也是个首领级的人物,面对华武峰手里的剑,硬是梗着脖子,故作坚强。

华武峰倒也不恼,看了看这个刺客,又假装无意的看了看华诗源,说道:你们现在咬着牙不说,是不是觉得,就一定能保护你们要维护的那个逆贼?

白墨渊任由华武峰拿着自己的佩剑威胁犯人,看来这两人也是交情匪浅。

不过,你们有没有想过,当时为了逼你们就范,到底是谁,害了你们全家?华武峰勾起嘴角,邪魅一笑。

此话一出,跪在地上的死士们,身躯明显的震动了一下。

是先皇吗?!华武峰突然抬高音量,你们这群愚昧的人!

白墨渊此时从盔甲之内拿出一封密信,交给马丰谷,马丰谷低着头,将密信呈交给宋沐云。

宋沐云虽然端坐在皇位之上,但谁也不知道,她这个端坐,完全是因为被眼前这血淋淋的一幕,给吓傻了。

一个高三的小女生,哪里见过这阵仗。就算是在家里偷摸着看电视,看到那些刑侦剧悬疑剧,也不会这么直观的看到一个活生生的人,说尸首分离就分离了。

陛下马丰谷走上来,才发现宋沐云的呆滞,不由得满脑门汗水,小声提示宋沐云,陛下?

嗯?宋沐云这才如梦初醒,看到马丰谷手里的信笺,不知道要做什么。

陛下,这是白将军呈给您的,马丰谷的声音小的不能再小了,只是正仪殿里安安静静,华武峰白墨渊等人还是能听到,请您过目。

宋沐云的喉咙滚了滚,又轻轻咳嗽了一声,才慢慢接过信笺,铺展开来。

当然依旧不识字

不过好在,白墨渊见宋沐云展开信笺了,就自己解释了起来:陛下,这封密信,是在抓捕这群刺客时,从一个逃脱的刺客身上掉落下来的,白墨渊禀告道,信的内容比较隐晦,但非常明确的一点,就是说到此处,白墨渊故意停住了,看了看华武峰,又看了看华诗源。

而华武峰剑下的这个二级首领,也悄悄的看了一眼华诗源。

华诗源已经僵住了,面露难色。

这信中所提及的主公,就是白墨渊刚要说,就被华武峰的剑下之人拦住了话头。

那个,如果,我说的话,可以让我知道,究竟是谁害死了我们全家吗?刺客副首领几乎是咬着牙在这这番话。

白墨渊看看华武峰,又看看高坐皇位上的宋沐云。宋沐云还在研究信笺,也没给出什么反应,华武峰则是用眼神在和白墨渊商量,两人互看许久,互相点了点头。

华武峰便说道:你且招认,其后自会让你们知道得明明白白。

好即使背负骂名,黄泉路上,我也能想想如何让这个万恶之人,为我家人偿命!刺客副首领双眼瞪着,仿佛要蹬出血来。而其他跪在地上的黑衣人,也没有反对他的决定。

华武峰收回架在刺客副首领脖子上的剑,一转手,便将剑又插回白墨渊挂在腰间的剑鞘里,丝毫不差。

说吧。华武峰退了两步,淡然说道。

指使我们入宫行刺的,不是别人,正是刺客副首领一抬手,指向华诗源,丞相大人。

满朝哗然。

虽然这个传闻已经流行甚久,但一直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丞相华诗源就是幕后主使,但如今,所有的人都在朝堂上当面对质,那封书信也能说明问题,如此一来,丞相谋反的罪名,就算是坐实了。

宋沐云从信笺上抬起头,看着刺客副首领,突然说道:放肆,朝堂之上,竟敢公然污蔑朝廷命官。

我没有!刺客副首领争辩,是我们三当家一直和丞相通信,谁知被围剿之时,他侥幸逃脱却没顾上这白纸黑字的证据!

宋沐云刚刚说的那话,也不过就是走走过场,敌人指认你的臣子,你不出言维护,必定让更多忠臣寒心,这是华武峰教给她的。

丞相大人,华武峰走到华诗源身前,行了一礼,说道,您还有什么话要说?

你华诗源气的浑身发抖,看看华武峰,又看看跪在地上的刺客,你你们

如今人证物证具在,华诗源怕是百口莫辩。宋沐云有些看不懂,华诗源明明是华武峰的亲生父亲,这件事的揭露过程,若是由白墨渊来完成,倒也合乎情理,但怎么看,都像是华武峰在揭露自己的父亲。

你就真的六亲不认吗?华诗源气愤的颤抖着手,指着华武峰,连你的亲生父亲都要害?!

丞相大人,您何出此言呢?华武峰倒是不气不恼,也不多做辩驳,淡淡然说道,自己做错了事,我这个做儿子的替您匡扶正义,替您为圣上解忧,何错之有?

这满朝的文武大臣,更是不敢吭声了,朝廷的事,再加上丞相府的家事,谁多嘴谁就是自讨苦吃。

宋沐云正在观望着父子俩之间没有硝烟的战争,但突然,陌语趁着满朝文武的关注点都在华氏父子身上,便悄悄走上来,递给她一张纸条。宋沐云将信将疑的接过纸条,展开一看,还是不认字。小皇帝想哭的心都有了。

见宋沐云一脸茫然,陌语便大着胆子,凑到宋沐云耳边,说道:陛下,世子让奴才向您请旨,先宣布退潮,留下丞相、世子、白将军,再作定夺。

这条锦囊妙计,来得正是时候。

宋沐云看了看华武峰,陌语明摆着就是他的人,这纸条,估计也是他的意思。

华武峰明显看到宋沐云投来的目光,冲她点了点头。虽然宋沐云很不喜欢这种被人操控的感觉,但有时候她也确实需要华武峰在身边指导她该如何做。

一挥手,把马丰谷召唤到身边,将手里的纸条交给他:照着念。

遵旨。马丰谷恭恭敬敬接过纸条,展开念到,今日朝议到此结束,退朝!马丰谷宣旨意,请丞相大人,世子大人,及白将军留步。

诸位臣公领旨,往殿外退散。虽然个个面无表情,但心里都十分在意皇上留下来的这三个人。

但谁也不敢多逗留,毕竟这留下来的人,哪一个都不好惹。

正仪殿的大门重新重重的关上,华武峰一挥衣袖,马丰谷、陌语,以及殿中一众太监,也都从侧门退了出去。

眼下只剩陛下,和我等,华诗源倒是抢了话头,率先说道,老臣有话要说!

丞相大人,您当然要说话,华武峰嗤笑一声,竟往后退了一步,白墨渊本就站的远,这样显得华诗源更靠近王座,您要是不说,可要怪罪我们诬陷您。

混账!华诗源扭头,怒斥了华武峰一声,圣上驾前,岂容你如此对待父亲,大放厥词!

好了好了,宋沐云听着心烦,摆摆手,皱着眉说道,你们俩父子就不能好好的,心平气和的说话吗?

回禀圣上,华武峰此乃司马昭之心,还望陛下明察!华诗源噗通一下,又跪了。宋沐云一个不耐烦,叹了一口气,华诗源这下跪的更到位了。

《女尊天下染指江山美男》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女尊天下染指江山美男》即可哦~~亲,不要忘记关注哦!

Copyright © 2017-2018 www.xinqu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区玩手游下载 版权所有

 

新区玩手游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