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这不是全职剑皇罗大永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这不是全职剑皇罗大永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2019-05-14 16:31:26来源:互联网发布:罗大永

这不是全职剑皇罗大永小说在线免费看,这不是全职剑皇是由作者罗大永写的一部其它小说,这不是全职剑皇罗大永小说全文阅读目录在线阅读。喂,你能不能不要每天这么折腾我啊?我还要去找我爹要抚养费呢。我说叶贤啊,你那个白给的爹就不要指望了,他哪有时间理你啊。不如就跟我混好了,我家正好缺一个能刚正面的正太,来和我

这不是全职剑皇罗大永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这不是全职剑皇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这不是全职剑皇》第十一章鬼城

你们应该都知道,罗布泊里有一座楼兰古城,但是罗布泊里不只是一座古城,还有精绝、拘弥、于阗、焉耆等等多国,其实那时候的西域古国有三座城都是比较大的,很多都只有一座城,那就算是一个国家了。虽然西域诸国现在看有些神秘,但是和那时候的古中国相比,也就致死山沟里的小乡村。史料记载详细,这里又没有朝代更迭,自然环境也很适合保存东西,所以罗布泊的古城相当多。其中有些已经探查明白,但也有很多神秘甚至灵异的存在。

在罗布泊中,最神秘的一个莫过于鬼城。鬼城的传说和其他的还略有不同,因为早在其他古城还存在的时候,鬼城的传说就已经在先民中流传着。

虽然没有人到过鬼城,但是却有人从鬼城而来,那是在一个黄昏,一支商队看到了远处的城市,当他们发现城市距离他们始终不远不近时候,他们就知道那是鬼城,可是很快他们就发现,有另一伙人牵着骆驼,从鬼城走了出来,这是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的情况,商队加快速度赶了上去,追上了这伙人,如果不是看着他们从鬼城走出来,他们还以为只是一队普通的商人呢。

商队的首领没有说破他们来自鬼城的消息,像和其他普通商队打招呼一样,问道:你们从哪里来啊?

来自鬼城的商队为首的一个人说:我们来自远方的黄金之城。

讲到这里时,对讲机里传来咣当一声,像是什么东西掉在了车上,我问了一句,回答是叶贤的手机掉地上了而已,我示意哈斯木继续对着对讲机给所有人讲鬼城的故事。

后来两伙商人一起到了楼兰,住在同一间客栈,半夜商队的队长偷偷在那队商人住的房间外面观察,发现他们跪在地上,对着孔雀河的方向膜拜,嘴里说着听不懂的语言。当时那个商队首领还没有想的太多,因为楼兰是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来往的各地各族人非常多,只当是其他民族的语言。

第二天,商队首领派人跟踪了那个商队,看看他们都买什么。在这里楼兰商队和当地人或者其他商队都会频繁的交易,一般商队只会从当地人手里购买少量的补给,然后在其他商队之间寻找合适的商品,大部分都是体积小却能卖个好价钱的东西方特产,可是这支商队却泛起道儿,几乎全部在购买粮食,却对那些精美的小商品鲜有问津。

商队的首领越来越好奇,在第三天早上那支商队出发后,自己带了些粮食和水就偷偷跟了上去,那时候的罗布泊还是水草丰美的宝地,不像现在的罗布泊寸草不生,想要跟踪其实并不困难。于是他跟踪着商队,沿着湖岸一路向前,又顺着孔雀河继续向东,远远地,那座城又出现在孔雀河边,商队首领没有继续向前走,只是找了个高处远远望着,于是他见证了那些人走进城中,然后湖边飘起了浓雾,雾散之后,城已经消失了的全过程。

这就是在罗布泊上漂流的城市,鬼城的传说。人们将那里描述为神仙或者妖怪居住的、用金子打造的城市,会随着风移动,能控制风雨雷电,在雾的掩护下出现和消失。时间流逝,也不知道哪些是亲眼所见,哪些是口耳杜撰。但是如果只有这么一次与鬼城的相遇,恐怕很快这传闻也会消失,可是让鬼城最出名的,却是一次军事行动,这也是唯一一次进入鬼城的传说。

西域诸国虽然国家不大,但是互相之间也偶尔会有摩擦,其中有一次楼兰国与精绝国有了矛盾,楼兰国较为强盛,起兵准备给精绝国一点教训,派出一支千人的部队杀向精绝国,军队向着精绝国的方向行进,很快就看到前方出现了一座城。当时的人没那么高的定位能力,只知道楼兰和精绝之间并没有其他城市才对,虽然路程似乎近了点,却也没有想那么多,直接杀进城去。

精绝虽然不及楼兰富有,但也是个大城市,可是军队杀入这座城却发现整座城市死气沉沉,一个人都没有,建筑也与他们知道的精绝城完全不符。军队在城中搜寻一圈无果,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便派了一小队快马返回楼兰报告情况,这一小队人马刚刚离开古城,却听到背后传来巨大的声响,如同滚雷一般,待他们回头看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古城正在缓缓的沉入沙漠之中,连同留在城里的其他军队一起,一个都没有逃出来,全都消失了。

快马小队回到楼兰将发生的事情全部讲给了楼兰王听,楼兰王又派了一支部队赶到那里,进行了大范围的挖掘,可据说挖地三尺,却是什么都美誉找到,而那支军队也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再也没有出现过。

哈斯木的故事讲的有声有色,所有人的听得全神贯注,哈斯木讲完之后过了一分钟,陈羽问道:哈斯木先生,你说的这是传说还是真事啊?

哈斯木喝了口酒,说:我从小听得鬼城的传说,俗话说无风不起浪,你要让我说这是假的,我自己都不信,但是我几次出入罗布泊,也从来没真正见过鬼城。所以信或者不信,你们自己判断,只希望至少我们这次不要碰到鬼城才好。

陈雷骅说:那不是挺好玩的吗?哈斯木却说:那就是鬼城的第三个传说了,但是这个传说很简单,最开始的传说,大家只是看见,后来又人进去了,而第三次却是鬼城主动出击,灭了一座城。那也是西域的一个小国的城池,也不知道哪里招惹了鬼城,鬼城突然出现在小城之外,鬼城中飞出无数怨灵,不破坏任何东西,却把人杀的一个不剩,只有几个在这里歇脚的金发碧眼外国人,不知道是怎么躲过了一劫,后来将这件事说给了别人听。

《这不是全职剑皇》第十二章深夜尖叫

张弘毅对哈斯木的故事非常有兴趣,本来还想让哈斯木多讲一点,但是却遭到女同志们的一致反对,说是再听下去晚上就睡不着觉了。哈斯木也说冒险过程中应该保证睡眠,这样才能以最好的状态应对所有情况,张弘毅只好悻悻然的作罢。

虽然罗布泊里不用担心什么大型猛兽之类的,但我们还是安排了守夜,这样大家心里都踏实,女同志们当然要尽可能优待,不但不能守夜,还要住在房车这种罗布泊豪华总统套房里。不过房车里只能住三个人,陈羽倒是爽快的表示自己更习惯睡在车里。而剩下的人两个人一间帐篷,都有睡袋,其实我们这一趟还是蛮舒服的。

作为队长,我主动要求第一个守夜,也没有其他人有意见。睡前的喧闹只持续了几分钟,周围逐渐安静了下来,我一个人坐在火堆边,一边挑弄着火堆,一边思考这次罗布泊之行我是否有什么遗漏的,当然,还有哈斯木提到的发生在罗布泊的怪事,突然,我想起来,我漏下了一件重要的事情,看了看手表,才十一点多,时间还来得及。

我回到自己的车里,拿出手机看了眼信号,还好至少有一格信号。我拿着手机爬到沙丘的上面,信号已经涨到了两格,至少可以保证通话了。我拨通了一个的电话,那边立刻就接了起来。

今天这么晚才来电话啊,我都有点担心你是不是被怪物吃掉了呢。电话那头传来姜欣的声音。

当然不会啦,我这么难吃,哪个怪物会吃我啊。

哈哈,好了,说正事,今天我看过罗布泊那的卫星云图了,没有什么异常,很长时间都会是好天气,不用担心。我觉得至少你穿过没有信号的那片区域为止,都不会有什么意外。罗布泊的中心地带没有信号,这点我也是知道的。

我想起来哈斯木说冻死人的事情,说:对了,在罗布泊里,有没有可能出现冻死人的天气啊?

冻死人?那要看这个人的状况了。北方的冬天零下四五十度,也很少有听说冻死的,可是南方突然降温零下十度都会冻死人,个人的体质不一样,不过敢来探险的,一般来说体质都不错,虽然昼夜温差大了一些,但是单纯靠低温会冻死,几乎不可能。

那就更不可能结霜喽?

哈啊?就算温度达到了,罗布泊的水分也不会结霜啊,要不要你再在罗布泊下个雪试试?如果你真看到了一定要拍照给我,我可以发到国际上那些摄影大赛里,肯定能拿到不少奖金。

可是我们的向导说,罗布泊这边已经失踪好几波人了,其中发现了尸体就是冻死的。

是吗?那我帮你留意一下,如果真是发生多人失踪这样严重的事件,多少还是会有风声,就算报纸电视上没有登出来,我可以找新闻界的朋友打听一下。

那你再帮我个忙吧,我想调查个人。

啊?调查人,这可有点难,我这又不是侦探社啊。

可能也算是个名人,你帮我查一个叫程念琳的姑娘,看看她都有什么经历。我总觉得她来罗布泊这一趟动机不纯啊。

啊?都是去罗布泊冒险,怎么就她动机不纯啊?

我也只是有点怀疑,她看起来实在是有点不符合常理。刚刚我也说了,我们收到了来自向导的警告,她是第一个坚持要进入罗布泊的,可是我发现真正在罗布泊她却并没有表现出兴奋或者是其他应有的状态,我觉得她对罗布泊之行一点兴趣都没有,那么她又为何要冒着风险来呢?

好吧,那我就帮你调查一下,不过不保证能查到哦。

又寒暄了几句,我挂了电话。没想到这沙丘上的夜景还不错,正想好好欣赏一番,却听见营地的方向传来一声尖叫,当然,除了营地以外,这附近也不可能有其他人了。我立刻从沙丘上冲下来,因为冲的太猛中途一个重心不稳最后是滚下来的。当我找到出事的地方时,哈斯木已经第一个到了,发出尖叫的地方正是房车。房车的门关着,我和哈斯木敲了敲门,一直到陈羽也闻声而来,才见夏冬把车门打开,车厢里,冯天狮靠墙跪在地上,右手捂着左胳膊流血的地方,那里有一个很大的伤口,而一旁的程念琳却握着一把瑞士军刀。

起初我看到这一幕,以为是程念琳和冯天狮之间出了什么矛盾,程念琳不小心弄伤了冯天狮,但是很快我就发现我这个想法可能不对。首先是她们两个的表情,不像是刚刚大吵一架的样子,加上夏冬在内,反倒是受到了惊吓一样。其次就是冯天狮的伤口出血量很大,但是只有一道伤口,光凭瑞士军刀的短小刀刃,很难想象程念琳能造成这么大的伤口,而且程念琳的瑞士军刀上一点血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哈斯木蹲下身查看着冯天狮的伤口,并问夏冬车上有没有医药箱。当然我们也带了一个医药箱,但是在唐月月的车上。房车上确实有一个小医药箱,虽然东西不多但刚好够用。哈斯木麻利的消毒、包扎,夏冬则在旁边帮忙,两个人很快就把伤口处理干净了。

程念琳将刀扔在地上,或者说只是松手刀掉在地上,惊魂未定的坐在床上,而冯天狮的精神更恍惚,只有夏冬还算镇定,她说道:其实我倒是不太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睡在上铺。夏冬说着指了指,房车里两侧各有两个床,而在第三张床就在左手边那张床的上方,而右边床的上面是一个储物仓。我只听到下面传来一阵很大的响声,我也只是半梦半醒,然后也不知道她们两个谁尖叫了一声我才发觉出事了,但是我看到的已经是现在这个情况了。

那看来只能等她们两个缓过神来再问了。

《这不是全职剑皇》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这不是全职剑皇即可哦~~亲,不要忘记关注哦!

Copyright © 2017-2018 www.xinqu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区玩手游下载 版权所有

 

新区玩手游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