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不爱勿言婚-不爱勿言婚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不爱勿言婚-不爱勿言婚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2019-05-14 16:33:04来源:互联网发布:泼茶人

不爱勿言婚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不爱勿言婚陆瑶邵允琛在线阅读最新章节目录,不爱勿言婚是由作者泼茶人 写的一本小说,不爱勿言婚全文免费阅读完本。陆瑶用三年都没能邵允琛捂热的心,撞破那些不堪后,她毅然选择放手。递上一纸离婚书:“既然不爱,就离婚吧。”没想到离婚后肚子里多了块肉。前夫撞见她呕吐后,直接长

不爱勿言婚-不爱勿言婚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不爱勿言婚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不爱勿言婚》第一章

半夜,陆瑶好似沉浸在梦中,强大的压迫感却让陆瑶忍不住睁开眼睛。

这才发现不是做梦。

陆瑶愣住。

今天不是周六吗,他怎么就回来了?

醒了?男人声音低沉却凉薄。

翌日,陆瑶是被楼下的汽车滴滴声给吵醒了。

她搂着被子从床上坐起来,愣了十几秒,听到厨房有动静后,这才撒着脚往房间外跑,看到一抹修长背影在厨房里忙活。

男人穿着居家的休闲装,腰细腿长,看起来瘦瘦的,但是昨晚那样子却不像没力气......

大早上的,她在想什么呢!

邵允琛做好早餐从厨房出来,见陆瑶穿着睡裙站那,眉头皱了皱,去换衣服。

哦,好的。陆瑶低头看了看自己,真丝睡裙,露手臂露大腿的,不由脸红耳赤,赶紧往卧室跑。

等她洗漱完出来后,邵允琛早就坐在餐桌前吃早餐,陆瑶在他对面坐下。

男人做的三明治和煎鸡蛋,卖相好,香味勾人,陆瑶小口吃着鸡蛋,两人谁也没说话,餐桌上只有刀叉碰撞的声音。

对于这种生活,陆瑶已经习惯了。

吃完后,陆瑶端着餐盘去厨房,出来时不小心踢到门板,疼的吸冷气。

邵允琛瞧见后,从柜子上取过创口贴递给她。

谢谢。陆瑶知道他一贯冷淡,不过心里还有点酸酸的。

别人家的老婆受了伤,都是老公关心着问要不要紧,亲自蹲下看看,她跟邵允琛算是例外,像是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的两个陌生人。

邵允琛没说话,只是转身拿过西服外套穿上。

不得不说有的男人就是天生适合穿西服,尤其邵允琛这种身材修长的,穿着西服格外好看,光是站那就气场十足。

吃完记得洗碗,不要放水槽泡着。说的时候,邵允琛已经穿好皮鞋。

等陆瑶反应过来,只剩下大门关上的响声。

陆瑶保持蹲在那的姿势,如果刚刚邵允琛的举动让她发酸,现在她是被寒意一点点侵入骨髓,浑身只觉得彻骨的寒冷。

她知道邵允琛当初娶自己不过被自己父亲逼迫,不是真心爱自己。

甚至,结婚时邵允琛还要求和她签合同,不光婚前,还包括婚后的。

什么生活费双方各付一半,四年内不能要孩子,四年一到就离婚......

这些合同陆瑶都签了,她天真的以为能将邵允琛冰冷的心暖热。

没想到三年过去,他的态度依旧冷冰冰,而她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徒劳而已。

你看看,从昨晚到现在,他总共只说了四句话,婚姻过到她这种份上,也是挺可笑的。

《不爱勿言婚》第二章

好久后,陆瑶才起身,一脸平静地去厨房将碗洗干净放到消毒柜,换了衣服,出门到车库取车,开车半小时后到公司。

员工见到陆瑶纷纷打招呼:陆经理早。

早。陆瑶微笑点头示意,进办公室脱了外套,问助理:季总来了吗?

来了,在办公室。

陆瑶上了总裁办,敲门进去。

陆经理来了?季总见陆瑶进来,立刻放下手中的文件,请她去会客区坐,甚至泡起茶:陆经理来有什么事吗?

关于跟您借钱的事。陆瑶也不遮掩,半是请求的说:季总,我在公司做了三年,我的为人你知道,这两百万,我希望您能借给我。

季总愣了愣,一脸为难模:陆经理,公司不是我说了算,而且这么大笔钱,就算我同意其他董事也不会同意的。

我知道,我跟您单独借可以吗?陆瑶说,您放心,最多半年,这笔钱我一定会还给你,甚至附加百分之五的利息!

陆经理,我是没办法,我的钱都被我老婆管着,而且我老婆那人你也知道,她要是知道我借钱给谁,我怕是不用回家了。

季总像是想起什么,问陆瑶:哎,我记得你老公不是搞投资的吗?两百万对他来说只是一点小钱而已,你怎么不和他说?

他啊,小投资而已,没多少。陆瑶说这话时,心里都酸涩。

结婚三年,她除的知道邵允琛是个投资人,对他的公司在哪,每个月赚多少都一无所知,而且他们有合同在,他的钱也只是他的钱。

陆经理啊,真不是我不想帮,我也无能无力。季总给陆瑶倒了杯茶,我看看,让财务下个月给你涨点工资,毕竟这段时间你确实很辛苦。

陆瑶知道再说下去也没什么意义,起身离开:那季总不好意思了,打扰您这么久,谢谢您。

没事,我也没帮上什么,要不你试试和银行贷款吧。

谢谢您。

出了总裁办陆瑶觉得有点烦躁,去洗手间,见没人就进去小格子间,从口袋摸出香烟盒和打火机,点了一根。

她没有烟瘾,抽烟不过是闹着玩,自从和邵允琛结婚,知道他厌恶香烟味后她就再也没碰,最近才抽上,而且上瘾。

陆瑶坐马桶上抽着烟,脸色微微凝重。

从小到大,她一直以有个法官父亲自豪,大学时也想过报考司法专业,不过兴趣不大,最后还是选择了金融。

其实很早前她就觉得家里太过富裕,结婚时她的嫁妆够丰厚,而且一家人又搬进了三层别墅里,总觉得父亲赚钱有点多,不过也没多想。

直到一个月前,父亲不回家,新闻播报他巨额贪污后,陆瑶才知道父亲被捕了。

母亲几乎哭瞎双眼,急的头发都白了。

陆瑶够镇定,一边安抚母亲一边联系律师,想办法将赃款一点点还上。

家里几套房子都卖了,包括她的嫁妆房和车子,她都厚着脸皮搬到邵允琛的公寓去住,不过还是差两百万,那些亲戚对她们一家唯恐不及,更别说借钱。

这半个月来,能联系的好友她都尝试联系,却一分钱都借不到。

《不爱勿言婚》第三章

离父亲被宣判的日子还有二十天,这二十天内她要是再筹不到钱还回去,怕她父亲从监狱出来头发都白了。

投资人?

想到季总刚刚说的话,陆瑶犹豫着,从口袋摸出手机,点开通讯录滑动往下,看着那个熟练于心的号码。

最开始她给邵允琛备注老公,还在前面刻意加了个阿,这样他的名字就在通讯录最前面,点开一眼就能看到。

不过这三年来,邵允琛给她打电话发短信的次数屈指可数,久而久之,她就把老公改成了邵允琛,没重要事就不去打扰他。

陆瑶拨了个电话过去,顺便把烟扔到马桶内,出去接水漱口。

她刚抽了烟声音有点哑,要是不处理一下,等下邵允琛接她电话感觉到,电话那头的脸色肯定会变得难看。

您好,哪位?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不过让陆瑶浑身发冷的是,接电话的是个女人,问话时自然熟练,好像接过不少这样的电话一样。

那边见陆瑶没出声,又问了句:您好?

陆瑶好半天才拉回思绪,开口时声音晦涩难听,我找邵允琛,他在吗?

琛哥正在开会。女人喊这名字随意自然,像是掌握主权的那方:麻烦你告诉我您姓什么,是哪位客户,我看琛哥没存您号码......

陆瑶没等她说话就急急忙忙挂断电话,手抖啊抖的,最后手机竟然掉了下去,砸的一声闷响,她慌忙去捡起来。

从碎裂的手机屏幕上,陆瑶看在自己的脸,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泪痕,一副像是家破人亡的样子,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她和邵允琛结婚三年啊,三个春夏秋冬,按照别人来说就算老夫老妻了,可是他却一直没存自己的号码。

把她放进通讯录就这么难吗?

还有那个女人......

想到三分钟前的那通电话,陆瑶浑身发冷。

邵允琛态度一直这么冷态,陆瑶也不是没怀疑过他或许在外面养了其他女人,不过两人签了合同,他要是出轨,离婚必须净身出户。

陆瑶一直信他,只是今天这个电话,对方对邵允琛的暧昧称呼让她改变了想法。

甚至,原本她心里那条不太明显的细缝开的越来越大了。

陆瑶也不管今天是不是周日,邵允琛会不会回家。

下午五点半准时下班,开车路过超市时,顺便去买了些新鲜蔬果。

她厨艺一直很好,跟妈妈学的,婚后更是变着花样做给邵允琛吃,不过邵允琛按照合同一星期回来一次,其他时间再好的菜肴都是她一个人面对。

时间久了,陆瑶就懒得下厨,如果邵允琛周末回来就看看是谁做饭,分工来,他不在就点外卖解决,只有偶尔心情好会下厨玩玩。

放在客厅的手机在播放着音乐,声音不小,所以在厨房忙活的陆瑶自然也没听到开门声,和菜板上的小黄鱼斗智斗勇。

啊!

抠鱼鳃时不小心被划伤,陆瑶惊叫着抽出手指,全是血。

她还没反应过来,背后似乎有什么人靠近,伸过来的大手抓着她的手指放在水龙头下冲洗,他炽热的掌心让陆瑶都跟着漏了两拍。

貌似除了唇,男人身上哪都是热的。

买鱼时,不会让别人帮你弄好吗?邵允琛说,用纸巾擦干净她的手指后贴上创口贴,动作看起来温柔,脸色却依旧淡淡的。

陆瑶小声咕哝:买东西着急,就忘记了......

《不爱勿言婚》第四章

邵允琛将衬衫袖子挽起来,露出精瘦的手臂,今晚我做吧。

围裙。陆瑶踮脚把挂在架子上的围裙拿下来,展开想给他系上,你衬衫白色的,油溅上去不好洗。

邵允琛看了她一眼,转过身去,陆瑶很迅速的给他系上围裙。

因为两人都要做家务,当初围裙她买大了一号,虽然他个子高,系上这玩意还显得有些滑稽。

陆瑶也没出去,就倚在厨房门口看着他忙碌的身影,修养再好的男人,哪怕做这种活都显得特别养眼,那个,你今天怎么回来了。

虽然结婚时两人约定好的,除非邵允琛外地出差,不然每个周日都必须回家,不过陆瑶以为他昨天回来过,今天应该不会回来了。

邵允琛头也不回,忙着洗菜:今天周日。

哦。陆瑶眼神黯淡下去。

果然啊,要不是合同上有约定,哪怕是他的公寓他也不会回来吧?

你早上打我电话有事吗?邵允琛问,顺带解释一句:助理接的电话,说有人找我,我翻手机才发现是你打来的。

助理?

有哪个助理会喊自己老板琛哥这么亲密的称呼吗?

就是想问问你回不回来。那句你怎么没存我号码陆瑶还是没问出口,光是听到他前面说的她就心里不舒服,转身去了客厅。

陆瑶无聊刷着微博,看了一会却很烦躁,手不由自主的点开百度。

等她回神时,才发现自己百度的都是老公不存我号码为什么,或者老公助理对老公称呼亲密等等。

她忍不住点开那一大串的回答,什么你老公出轨了要小心,赶紧查老公手机准备证据离婚啊,好歹能多分点钱......她笑着笑着心里酸酸的。

这时,邵允琛端着菜从厨房出来,喊了她一句:过来吃饭。

好。陆瑶慌忙关掉手机。

两人吃饭一向安静无言,陆瑶频频往邵允琛看去,眼神复杂,却什么也没说。

饭后邵允琛洗的碗,然后回了卧室。

他最近工作应该很忙,洗了澡就去床上了,等陆瑶敷个面膜回来,邵允琛已经睡着了,背对着她,陆瑶感觉跟他隔着一座山似的。

陆瑶看在他放在床头柜的上手机,站那半天,最终没忍住,悄悄拿了过来。

之前拍照时她用过邵允琛的手机,所以知道密码。

输入密码进去后,陆瑶随便翻了翻,也没什么,邮件大多数是工作过上的,她也不怎么看得懂,翻到短信时,呼吸屏住了。

那是一条阅读了的短信,内容就几个字:【琛哥,今天谢谢了,改天有空一定请你好好吃一顿。】

傅雪姿?

是那个助理的名字吗?还是另外一个女人?

陆瑶也不知道看到这条信息时,心里什么感觉,要是不重要的信息,邵允琛估计早删掉了,她关掉手机,重新放回了床头柜上。

陆瑶看着他宽阔的背,忍不住伸手去环住他的腰。

下一秒双手却被轻轻拉开,甚至男人还往那边移了移,刻意和她拉开距离一样。

陆瑶被他弄的心里发酸。

昨晚他还狠狠的要她,无休无止,今天她想抱一下都不行?

难道他们之间除了那张纸,以及他要的身体需求,其他什么都没了?

陆瑶想,或许等忙完父亲的事她就要提出离婚了。

四年太长,她太累,等不下去了。

《不爱勿言婚》第五章

陆瑶都不知道怎么睡着了,有点意识的时候,小腹一阵阵绞痛。

她知道是姨妈来前的预兆,前几次来的时候,邵允琛都回来了,所以这次,陆瑶也下意识的想找他:老公,我小腹痛......

手伸出去却扑了一个空。

陆瑶迷糊睁眼,这才发现身边空荡荡的,很凉,显然男人已经走了很久,床头柜留着一张字条。

【赶飞机,出差三天。】

邵允琛写的字就跟他人一样,整整齐齐,每一个字的距离都是刚刚好的。

陆瑶把字条紧紧攥紧怀里,心里压着的弦终于断了,埋头细细哭着。

三年来,他不回来的时候,无数个日日夜夜都是她自己过,可是她从没觉得像现在这么难受过,撕心裂肺的疼。

姨妈疼痛加上没注意感冒了,陆瑶浑身难受,给公司打电话请假,电话关机,盖着被子蒙头大睡,饿了就外卖点粥。

两天后,感冒好了,人也终于舒服多了。

陆瑶爬起来去洗了个澡,舒服多了,拨了电话给周琳琳,琳,我有点事找你帮忙。

周琳琳问:怎么了?

有钱吗,能不能借我一点?陆瑶知道周琳琳小康家庭,父母都是打工的,一个月工资也不高,不过她实在没办法。

是因为你父亲的事吧?

陆瑶嗯了一声。

南城第一法官落马,新闻铺天盖地,怕是乞丐都知道。

我上夜班,走不开。周琳琳说,我用手机给你转八万,虽然有点少,不过我目前只能拿出这么多,其他我再想想办法。

够了,其他的我来想办法。陆瑶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里被堵塞住:琳,真的谢谢,你帮了我大忙。

周琳琳鄙夷: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哦对了,你不是学过法语吗,我有住客需要一个法语翻译,一晚十万,你要不要试试?

十万?跟一场谈判就可以拿十万,这对陆瑶来说简直就是救命稻草,目前她需要的就是钱,去!你把联系方式给我。

可是他们喝酒很凶,你扛得住吗?

没事没事,之前咱们读书时不也喝的很凶吗,我酒量你还不知道?

那行。

两人两三句聊完,很快,周琳琳发来一个号码。

陆瑶给对方拨了过去,一说周琳琳的名字,对方就知道了,让她自备衣服,晚上六点和悦酒店见,陆瑶拿纸笔记下。

花三分钟洽谈拿下这份高额的临时翻译,陆瑶心情好的只想尖叫。

借的加赚的,她一共可以拿到十八万!

对于这份临时工作,陆瑶很慎重,在衣柜翻来覆去,挑了好几个小时,瞥见时间不早后,快速上了妆,拿着包包钥匙出门。

约莫十分钟,的士抵达和悦酒店。

陆瑶只是向服务员说了手机号码,服务员就知道哪个包间的客人,领着她上了三楼,长长的走廊上铺着柔软的红地毯,踩上去没有一点声音。

包间里就四个人,陆瑶一眼就看出哪个是领导,上去伸出手:陈总,我是担任这次的法语翻译陆瑶。

哦哦,来了?见陆瑶一进门就和自己打招呼,加上装扮到位,有种浑然天成的气质,陈总颇为赞赏,和她握了握手。

陈总用简短的两三句和陆瑶介绍了身边的人,以及今天的谈判会议,关于商品出口的,因为对方代表法国人,所以他们才请翻译过来。

《不爱勿言婚》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不爱勿言婚》即可哦~~亲,不要忘记关注哦!

Copyright © 2017-2018 www.xinqu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区玩手游下载 版权所有

 

新区玩手游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