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程安然萧爵一全文阅读-我愿孤独比爱你舒服免费阅读

程安然萧爵一全文阅读-我愿孤独比爱你舒服免费阅读

2019-05-14 16:42:51来源:互联网发布:猫之

程安然萧爵一全文阅读,作者是猫之的小说我愿孤独比爱你舒服完整目录免费阅读,我愿孤独比爱你舒服免费阅读小说。半生暗恋,三年婚姻。程安然把此生最深的情,最真的爱都给了萧爵一。她以为所有的等待和炽热都能被时间豁免,所有的伤害和误解都能够被岁月抹平。纵然这条崎岖的路上,注定了无情的践踏和难愈的疮疤,她依然无

程安然萧爵一全文阅读-我愿孤独比爱你舒服免费阅读

我愿孤独比爱你舒服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我愿孤独比爱你舒服》第6章再遇那个男人

安安!你怎么弄得啊!

坐在急诊室的包扎台旁,方凌棋等着程安然腕子上触目惊心的伤口,登时倒吸一口冷气。

没事,不小心划的。疼,轻点。

酒精擦过开裂的皮肉,程安然皱眉嘶了一声。

她也只有在闺蜜面前,才能稍稍不去掩饰自己的痛感和脆弱。

那天私人医生已经帮她缝过针了,嘱咐过自己过两天上门换药。

但程安然不愿麻烦人家,还不如到医院里处理下方便。

偏巧今天赶上方凌棋的坐诊,她便老实不客气地进来了。

疼你跟我说啊?跟你家萧爵一说啊!

方凌棋抿抿嘴,皱紧眉。

她心疼姐妹,但恨铁不成钢的个性又决定了她忍不住给她捅刀子的冲动。

当初怎么劝你说了不要嫁不要嫁,我看你早晚被他整死。

程安然默默咬了下唇,叹口气道:别说了阿棋,我只是为了小海。

装什么装啊,你爱萧爵一爱得像个疯子似的,在我这儿又不是秘密。

方凌棋三下五除二帮她扎好了伤口,同时翻了个比动作还利索的白眼。

你呀,典型的瘦驴拉硬屎。你说那天歹徒挟持人质这么危险的事儿,你瞎凑什么热闹啊!万一真有个三长两短,你就不想想你的家人怎么办?

我的家人不会在乎。

程安然微垂眼帘,轻轻呵出一口唏嘘。

她的妈妈当年插足了父亲的婚姻,生下她往程家一丢,便整整消失了二十几年。

继母把她这个肮脏的私生女视为眼中钉,只是碍于颜面,才不忍在她身上虐待出明显的伤痕。

而这一切虚伪和忍耐,都随着程蔚蓝的死,再也没了遮羞布。

整整五年了,父亲不肯原谅她,继母每每恨不能将她挫骨扬灰。

至于小海

程安然眼前出现那个男孩天真可爱的小脸。

他算是自己在这世上最亲的血缘,最珍视的羁绊了吧?

可他终究要长大,终究会有人告诉他你的亲生妈妈,是被谁害死的。

每每想到这里,程安然就觉得心痛得无法呼吸。

她不想再去多想这个压抑的话题,转瞬哎了一声

阿棋,你怎么知道我遇到歹徒的事?

废话,新闻都报出来了好么?

方凌棋洗了洗手,用食指点开微博界面。

程安然愣了一下,哑然失声:可我没接受采访啊。

你是没接受采访,但那个孕妇平安生产后,把你的事迹给说了。她说希望能找到你和那个见义勇为的男人,好好感谢你们。我一听她的描述,再加上视频里模糊的侧脸。化成灰都认得出你。喂,你当时真留遗言了?

方凌棋抓着程安然的胳膊,唏嘘道:好死不如赖活着,你至于那么大义凛然么?

程安然红了下脸,心里五味杂陈。

她站起身,活动了一下麻木的手腕:当时也没想许多,就那么一说吧

就是啊。方凌棋怼了她一下,活着多好啊!你看我当医生的,每日每夜面对世间百态,多少人哭天喊地就为了多活哪怕一天。你年纪轻轻的,是手机不好玩还是帅哥不好看?唉,说到帅哥

方凌棋一拍脑袋,抓起桌上一串车钥匙晃了晃。

我跟你说,刚才我接了一个男患者,也是手部刀伤缝合。哎呦那个帅得真是合不拢腿啊,那张脸比明星还要精致,而且一米九多的高个子,全然没有时下审美畸形里雌雄难辨的娘炮风。

尤其是他的手,修长漂亮,骨节干净利落。虎口张开后,拇指指尖和食指指尖有十八厘米的跨度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么?

方凌棋猥琐地眯了眯眼,小声对程安然道:听中医说,男人把虎口张开,那两个指头间的长度,就是那个的长度,懂?!

神经病。程安然哭笑不得。

你别不信!方凌棋挑了下娥眉,要么你坐这儿等着看看。那帅哥刚走前把车钥匙忘我桌上了,估计马上就回

我要看他干嘛啊。程安然苦笑一声,我都已婚了,你要喜欢,自己留着慢慢欣赏啊。

说着,她拿起提包,转身就要往真是外面走

然而就在这时,面前撞进来一具伟岸颀长的身躯,把她惊得差点倒退一步!

抱歉,那男人只匆匆扫了程安然一眼,便把目光落向方凌棋,大夫,我的车钥匙好像

是你?!

程安然这才看清那男人的脸,登时脱口惊呼。

这不就是前两天跟自己在超市里惊魂十分钟的男人么!

男人转过脸,盯住程安然。

深邃如海的眸子里仿佛一下子洗涤出了几分惊讶和喜悦

是你?这么巧?

这回轮到方凌棋懵逼了,她把钥匙还给那男人,然后瞅瞅他,又瞅瞅程安然。

你们两个,认识?

说完她不轻不重的一拳直接砸在程安然肩膀上,然后就势把她往自己怀里一拽。

板起脸小声道:安安你不够意思啊!手里攥着这么个优质资源,都没跟姐提过。你不知道姐单身七年了,见到唐僧都想扑了么?

程安然羞得说不出话,背着手在方凌棋腰上轻轻一掐。

别瞎说啦,我们不认识的,那天,就遇到歹徒那天

哦!

方凌棋恍然大悟:就跟你一起那个男的?唉,视频上就他一个背影,谁认得出来啊!敢情你们这是为了革命友谊,共同负得伤?

不不,我

还没等程安然说完,方凌棋白大褂里的对讲机响了。

方医生!来下急诊室门口!车祸一家三口,人手不够了!

马上!

方凌棋的个性再脱线,关键时候的职业道德还是很靠谱。

一听人命关天,她兔子一样窜了出去,哪里还有空再去调侃程安然?

眼下这空荡荡的诊疗室里,就只剩下程安然和那个男子。

两人之间的气氛,尴尬值成倍滋生。

那个,我朋友她开玩笑呢,她

程安然笑得有点勉强。

男人并没有立刻接茬,只把犀利如炬的目光扫向程安然手腕处的绷带上。

你,那天受伤了?

哦,不是。程安然赶紧解释,是我之前不小心弄伤的,跟那天的事没关系。

男人壮阔的胸肌微微起伏了一下,程安然感觉到他似乎出了一口长气。

那就好。他说,在我的意念里,从来就没有让女人陷入危机负伤的道理。

程安然愣了一下,旋即明白了男人的意思。

那天情况危急,他蛰伏了几分钟后才开始采取行动,想必早就盘算好了要如何处理。甚至再夺抢匕首的时候,应该也是为了保护她不要受一点危险,才会提前出招不惜弄伤自己的手背

看他临危不惧的气场,矫健利落的伸手。

他,难道

先生,您是军人?程安然小心地问。

恩。以前是。男人点头,因为一些特殊情况,现在已经退役转业了。

这样啊。

程安然稍微笑得自然了些许。军人这个词,总归会给人些许可信赖的好感度。

我蛮崇拜军人呢。还有医生,一直觉得他们都是很崇高的职业,话说我这位朋友她

眼看话题扎根彼此身上,实在持续了尴尬。于是程安然转了一下重点,直接把锅丢到了方凌棋身上,反正她人也不在。

你是在帮你的这位医生朋友撮合恋情吗?

男人微微挑了下唇,这弧度应该算不上笑容,但眼里深藏了几分不抗拒的笑意。

你该不会忘记了,我们是在哪里认识的吧?

男人的话仿佛拍在沙滩上的一击浪花,而程安然的大脑就像一条搁浅的鱼一样宕机!

对哦!她暗暗责怪自己太笨。

他们两人在儿童玩具超市相遇,人家也是给孩子买玩具的嘛!

早不是单身了呢。

《我愿孤独比爱你舒服》第7章这个对身体不好

意识到这个问题,程安然的笑容再次回归了之前的尴尬。

还好她突然想到了什么,赶紧翻开手提包。

哦对了!这个怀表是你的吧!

听到程安然提及怀表,男人微微眯了下眼睛。

你捡到我的怀表了?

嗯嗯,你等下,我找找。

程安然低下头,一手扯着包,另一手急忙翻找。

可是刚刚包扎好的手腕不怎么灵活,她踮起膝盖,霎时狼狈。

最后手一松,整个手提袋扣在地上。

钱包手机纸巾化妆镜,噼里啪啦散落一地。

最令她崩溃的是

一板紧急避孕药和一枚精致小巧的安全套也一并从夹层里滑了出来!

偏偏就躺在那条怀表链子的下面!

程安然的脸持续发烧,她确认这一刻弯下腰来拾起怀表的男人若要没注意到这个小尴尬,除非他瞎好么!

可是那男人什么都没说,脸上竟然连半点异样的神情都没。

他捡起怀表,弹开盖子,盯着上面的女孩微微出了神。

最后点头对程安然示意:谢谢,我还以为找不到了。

哦,不客气,我还想着能有什么机会再遇到你,还给你。没想到这么巧,我们

你,很期待再遇到我?

男人收了怀表,深沉如海的目光望在程安然的眸子里。

撼人心魄的注视,炽烈如恒星的光。

这让习惯了被忽略,被冷漠对待的程安然很是不习惯。

她咬了下唇,赶紧蹲下身去胡乱捡拾地上的杂物。

那男人没有弯腰去帮她,但程安然很感激。

感激他若无其事的态度,给予她最大的空间和尊重。

手机,钱包,钥匙,化妆袋,安全套

可是当程安然再次伸手想要把那板紧急避孕药一并收进去的时候,男人的皮鞋突然压下来,将药踩住了!

程安然只觉得脸颊轰一下,像火山直接从大脑深处催开了血液的熔岩。

她仰起脸,再次迎上对方的眼眸。

男人的眼神似乎有点变了。居高临下的压迫感,只让人觉得每一下呼吸都饱蘸臣服之姿。

他看着程安然,一字一顿地说:这个对身体不好,不要再用了。

***

程安然回到家,觉得气氛有点异样。

门前有车,屋里有灯。

难不成是因为昨天小海偷偷给自己打了一个电话,让婆婆一时心软,又把他送回来了?

她内心扬起一阵激动,迫不及待推门进去。

小海!小

然而屋子里并没有孩子存在的那种熟悉热闹感,也没有桃妈勤快地上前拿衣倒水。

富丽堂皇的大厅里,水晶灯散发着清冷的光。

秦可蓉端坐在沙发上,双腿并拢修长的姿势,彰显她高贵的仪态气质。

头发盘得一丝不苟,脸上的妆容精致又得体。

回来了?

秦可蓉皮笑肉不笑地看向程安然。

程安然缓了几秒才怯怯叫了一声妈。

妈,小海呢?

程安然四下望望。

小海在他太奶奶那。秦可蓉冷冷瞄了程安然一眼,后天就是老太太寿宴了,难不成我还专门再带孩子折腾回来一趟?想什么呢你。

程安然沉默,换了鞋往屋里去。

名存实亡的婚姻里,处处不受待见是常态。

但婆婆上门,给人家倒杯热水的礼数她总是有的。

行了,别跟我来这没用的。我不渴。

看到程安然忙着往厨房里转悠,秦可蓉轻咳了两声,招手叫她过来。

你坐下,我跟你说点事。

程安然哦了一声,坐在秦可蓉的对面,就好像这个家的女主人从来不是自己一样拘束着。

小海马上要五周岁了,你知道这个年纪的孩子已经是要记事了的。

程安然沉默,眼睛一眨不眨望着秦可蓉。

所以我跟爵一他爸也商量了一下,这次奶奶的寿宴,你就别去了。让小海跟你分开一阵,长痛不如短痛对吧?你也收拾收拾,跟爵一把手续办了吧。

我程安然只觉得胸口靠近双肋的地方一阵一阵地抽痛。

秦可蓉的话还要说得再明显么?

她是希望自己快点离婚,在小海记事儿之前,不要给孩子也不要给萧家再带来困扰啊!

妈,小海的身体还在恢复当中。医生说,还要根据他生长发育过程中的指标来结合判断。他早产,又因为先天胆道闭锁而发育不良,刚出生就做过手术

这些事要你来说么!我们萧家什么样的大夫请不起,什么样的病看不起?

秦可蓉瞪起双眼,也顾不得风度,狠狠往茶几上一拍。

程安然,你真以为你给他切了三分之一的肝脏,就可以以她生身养育的大功大劳自居了?别做梦了好么!你这种人,为了利益连自己的亲姐姐都能害死,让他跟着你这样的妈,不是害了他么?

程安然哑口无言,只能用力摒着眼圈里的泪水,轻轻咬唇道:可是小海毕竟跟了我三年,您就这样让别人来接手,我怕他

呵,秦可蓉冷哼一声,以我们爵一的条件,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想给他生孩子的不计其数,想给小海当后妈的更是排队到太平洋去。程安然,你要是真心为了小海好,就应该有点自知之明。难道你真的希望他长大了,懂事了,然后知道你这个所谓的XY妈就是害死他妈妈的凶手?那时候他得多痛苦,你想过没有?

妈,正是因为我不愿意让他痛苦,才坚持把亏欠他的一切,一点一滴弥补给他。

程安然不想再沉默了,她不在乎自己受到多少不公证的品评和待遇,但孩子的身心健康,她半点不能妥协。

非我有心推卸责任,姐姐的事我难辞其咎,但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故意害她。没有就是没有,即便众口铄金积毁销骨,我也要等小海长大后,一点一滴跟他解释清楚。妈,我不在乎被别人误会,但我不能让小海一辈子都毁在莫名其妙的仇恨里!

你这话什么意思!

大概是从来没想过一向唯诺的程安然这会儿竟然敢如此强势顶撞,秦可蓉直接炸了。

她站起身,一个箭步冲到程安然面前,啪地甩过来一巴掌:反了你了!指桑骂槐的就显摆你读过书?照你这个意思,你是说我们都故意给小海灌输仇恨思想,让他将来找你报仇咯!

程安然被这一巴掌扇出了眼泪,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她不是没想过离婚,可是一想到离婚后就再也看不到这个孩子了,她的心就疼得无法呼吸了。

这份矛盾而纠结的情感,三年来如溶血渗肉一样扎根入心。

程安然知道,越是拖,就越逃不掉,越逃不掉她就只能越受伤害。

可是

我告诉你程安然,识相的赶紧跟爵一把婚离了。看在咱们两家还有几分交情的份上,萧家不至于太亏待你和你爸妈。

别怪我没把丑话说前头,别以为老太太稀罕你,你就真能在萧家掀起大风浪来。老太太还能活几年啊?呵。

妈!

就在这时,三楼栏杆处传来男人熟悉的嗓音。

萧爵一竟然会在家?这不仅把程安然吓了一跳,就连秦可蓉也是吓了一跳的。

《我愿孤独比爱你舒服》第8章我答应离婚

爵一?你怎么回来了!

秦可蓉仰起头,眉头皱得跟吃了柠檬似的。

程安然捂着脸,跄踉从地上爬起来,这才看清原来萧爵一并不是一个人回来

他这会儿穿着慵懒的咖啡色真丝居家服,上衣扣子歪歪扭扭的。

头发上淋漓水珠,沿着性感的喉结,精壮的锁骨,直流而下。

盈透胸前若隐若现的凸起,在他身后一只修长手臂的拨弄下,越发狂涨。

那是一个穿着红色睡衣吊带的女人,这会儿就依在萧爵一的背上。

妩媚的半张脸在男人宽厚的肩头上闪闪躲躲,眼睛里却是藏不住的魅惑和挑衅。

那个场面,别说程安然看着作呕,就连秦可蓉都皱眉直反胃。

妈,干嘛一来就这么大火气?容易长皱纹,来消消气。

萧爵一下楼,亲自给秦可蓉倒了一杯水。

而那个穿着情趣内衣的女人这会儿披了间萧爵一的衬衫,一个人在沙发对角线那坐着。

秦可蓉不耐烦地推开儿子的手:走开走开!我让你跟程安然离婚,是为了让你赶紧把妮娜娶了。那才是配得上我们萧家门户的好XF,谁让你外面搞这么多人五人六的野鸡?这种人能给小海当妈?还不如程安然呢!

那红衣女不乐意了,游着委屈的眼神往萧爵一这里一瞄,娇滴滴的声音让人骨头都酥了。

爵一,人家怎么就人五人六了?人家这辈子,可就只有你一个男人嘛。

这时候的程安然已经回了二楼的房间。楼下隐约的对话,她也能听到几句。

她一边冰敷自己红肿的脸颊,一边苦涩地想。

婆媳关系还真是个神奇的存在,好像一旦在如火如荼的氛围中插进来个外部矛盾。反而会让强势方同情起弱势方。

在秦可蓉眼里,她程安然都算是不堪的,那这种莫名其妙的女人可就更不堪了

好了别闹,上楼穿衣服去。

萧爵一陪着笑,在那女人纤细的腰身上掐了一把。

女人不依,像条被白酒泡软了的蛇一样,一个劲儿往萧爵一怀里钻。

哎呦,人家哪里还有衣服嘛。刚才是谁猴急的,脱也不脱干净,早都喷湿掉了呢

够了!秦可蓉气得一张脸红如鸡血,该滚哪滚哪去!别在这儿恶心我!

见妈妈发火了,萧爵一这才冷哼一声,把那女人拽起来。

去,厨房里弄点晚餐去。妈

萧爵一赶走女人,这才随手把扣子理了理。他凑到秦可蓉身后,双手捏在她肩上。

你当什么真啊,我每天公司压力这么大,不懂什么叫解压么?再说,你讨厌程安然,我也讨厌。你说要是想逼她离婚,是你扇巴掌有用呢,还是我扇那个有用?

秦可蓉气得一巴掌把儿子推开:闭嘴吧你!怎么你都有理。我跟你说爵一,你别以为你爷爷现在在国外了,就真的不会突然杀回来管你。偌大一个名爵集团,多少人脑袋削个尖盯着抓你把柄呢。要是把老爷子惹火了,他直接将你拉下马,让你哭都来不及!

知道。

萧爵一转过身,颀长的身姿倚靠在沙发背上。

他的眼神略略清冷起来,隐顿一丝异样的苦涩。

有软肋的人才有把柄。妈,你忘了我早就无往不胜了么?

说着,萧爵一起身往楼上去。背身随口道:妈,吃点再走?

吃个屁!秦可蓉拽了提包站起身,直接往门外走,一屋子狐狸骚,熏都熏饱了!

听着咣当一声摔门响,萧爵一站在二楼中间的楼梯上。

左手边是程安然洗澡的水声,右手边是厨房里那小情妇锅碗瓢盆的奏响。

他突然觉得,有点搞不清自己究竟想要干什么了。

是的,没有程蔚蓝

怎么活都一样。

程安然从浴室里出来,换了件干净的睡裙。

她不知道外面现在是什么状况了,担心过于凉快的裙装又会惹来萧爵一的一顿嘲讽奚落。

于是她在裙子外面又罩了一件格子衬衫。

接着就听门外一声低沉的讽刺:你琢磨了大半天,就打算穿得像个刚被抓获的妓女一样下来?

他的毒舌毫无人性,程安然从镜子里狠狠盯了他一眼,索性把衬衫给脱了。

身后的萧爵一微微哼了一下,转身,丢下一句话:下来吃饭。

那个小情妇的厨艺真是不咋地,摆弄了半小时就烧出来一锅卖相惨淡的番茄鸡蛋面。

也许是作为惩罚,萧爵一没留她吃饭,而是直接把她赶走了。

估计这会儿她顶后悔的,刚怎么没往锅里吐点口水。

程安然想起刚才家里那一幕,就忍不住一阵阵反胃,哪里还能吃得下口。

我不饿,你自己吃吧。

程安然从提包里拿出手机充电器,准备上楼去。

转身一瞬便觉手腕猛一紧,是萧爵一将她牢牢攥住。

我让你吃,你给我摆什么死人脸!忘了当初结婚的时候,你是怎么答应我的?

程安然只觉得头昏眼花,胸口中呼之欲出的委屈和反感仿佛一下子要炸开来。

我怎么答应你的?我答应你在小海年幼期间,一心一意相夫教子,逆来顺受。可你也答应过我,至少不会把女人带到家里来乱搞!

她穿了她的拖鞋,进了她的卧室,用了她的厨房。

他纵容她,把她最后的尊严都碾碎了冲到九霄云外。

萧爵一,既然你这么恨我

爵一,我答应离婚。

程安然垂了垂眸子,咬唇冷声道:但我有一个条件,每个月,至少让我见一次小海。

话音未落,萧爵一大手一挥,直接将餐桌掀了一地的狼藉。

他把程安然抓了过来,咚一声撞在桌面上。

她为鱼肉他为刀俎的游戏,这些年已经上演到程安然麻木了。

喷着温热的气息,萧爵一目光猩红如炬。

程安然,你没有资格跟我讲条件。每月见一次?你还想跟小海说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些肮脏的心思!

我不会对他说什么

程安然别过脸,泪水在眼眶里坚强驻扎。

我只想确认小海的身体一切都好

先天胆道闭锁,双肾发育不全,长期提示性凝血功能障碍。平均每个月都要感冒发烧入院治疗的节奏,让程安然真的无法放心把他交给任何人。

他是那么懂事,那么可爱,却又要那么不幸地饱受考验炼狱。

程安然有时会想,哪怕有一天,要她把自己的全部都捐献给小海,只为让他能在这花花世界里多看一眼,多留一天,都是值得的。

可是,没有人相信她真实的无私。

萧爵一也不相信。

程安然,你别再装模作样了!

男人钳子一样的大手狠狠扼在程安然的喉咙间。

你真有这么高尚,这么伟大?就不用专门跑到新闻上去卖惨了!身为萧家的长孙长媳,在外面说那种废话丢的是我的脸!

你想死是不是?想当英雄当上瘾了么!既然有这么高的觉悟,当年你怎么不替阿蓝去死啊!

说话间,萧爵一一把夺过程安然的手机,直接划开头条版面的新闻。

程安然明白了。

方凌棋能猜到的事,萧爵一又怎会猜不到呢?

他之所以会一改常态,把女人带上门来羞辱自己,原来是因为报复啊。

可是这么想,她就能稍微宽心了么?

男人坚硬的身体死死抵在程安然脆弱的抵抗下。他极尽所能地侮辱她,伤害她。想到他刚刚跟别的女人缠绵入骨的丑态,程安然只觉得整个人的心脏都要炸了。

萧爵一你别这样!我求你别碰我!别碰我!

《我愿孤独比爱你舒服》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我愿孤独比爱你舒服》即可哦~~亲,不要忘记关注哦!

Copyright © 2017-2018 www.xinqu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区玩手游下载 版权所有

 

新区玩手游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