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李澜歌全文阅读-医妃天下免费阅读

李澜歌全文阅读-医妃天下免费阅读

2019-05-14 16:47:00来源:互联网发布:耳东琛

李澜歌全文阅读,作者是耳东琛的小说医妃天下完整目录免费阅读,医妃天下免费阅读小说。他,天之骄子,生来傲骨,运筹帷幄,一国太子。她,现代医学传人,却不幸惨死,魂穿古代。他与她,起初是一场利益,却陷入其中,爱意纵生,终成眷属。

李澜歌全文阅读-医妃天下免费阅读

医妃天下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医妃天下》第6章不辞而别

百里辰瑾这个逐客令下的不可谓不明显,饶是李澜歌这个天生缺一根筋的人也明白了,连忙开口说道。

等等,我还有很多话要问你。

一旁的莫风眉毛却是微微蹙了起来,她怎么敢这种语气跟主子说话,但是还不等莫风说什么,便接受到了百里辰瑾的眼神,无奈只能站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

但是莫风想的太美好了,即便是他想当个杆子杵在那里,也是有人不乐意的,当下百里辰瑾便开口吩咐道。

莫风,你先去外面候着。

是,主子。

等到莫风退下之后,百里辰瑾将视线放到了李澜歌的身上,眉毛微微挑起,开口说道。

你有什么想问的便问吧。

听到百里辰瑾这么说,李澜歌再也忍不住了,开口问道:是你得救的我吗?你为什么救我?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听见李澜歌的三连问,百里辰瑾并不着急,慢悠悠地抿了口茶之后,这才看着李澜歌说道:确实是我救得你,至于为什么救你

话音到此截然而至,百里辰瑾有意卖卖关子,见李澜歌果然如自己想象的那样,伸长了脖子等待着自己的下文,嘴角不自觉地挂起了一抹笑容,语气也轻松了不少。

我乐意啊,想救就救了,哪有这么多为什么?至于目的嘛,当时的你是个什么样子你自己清楚,我对一个小叫花子能有什么目的?

最后一句话的语气中染上了丝丝的笑意,仿佛是在嘲笑李澜歌问出这种愚蠢的问题,但是此刻李澜歌并没有注意到,低着头在认真思考百里辰瑾的话。

也对啊,他这样的人对自己能有什么目的呢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李澜歌的心中划过一抹失落,仿佛因为这不是她想听到的回答,但是此刻的李澜歌并没有发现,别人说一句叫花子臭要饭的,她会很生气,但是不知道问什么,这几个字从百里辰瑾的嘴中说出来,自己竟然奇迹的没有生气,甚至都没有发觉,仿佛本来就应该这样。

因为没有得到正面的回答,李澜歌不由得微微有些气馁,嘴巴两边微微鼓起,殊不知她此刻的样子有多可爱,就是一旁百里辰瑾的眼中也划过一抹惊艳。

那你总应该告诉我你叫什么吧,我总不能连救命恩人的名字都不知道。

辰瑾,我叫辰瑾,你可要记住了。

辰公子,多谢你救了澜歌,从今以后,若是辰公子有什么地方用的着澜歌的,澜歌一定竭尽全力帮你。

这番话,李澜歌说的很是认真,一双清澈的凤眸写满了认真,绝不掺加半点的虚假,几乎是一字一句的说完这番话。

现在你就好好地给我照顾你的这条小命,不要再出什么岔子了,你若是没有地方去,便待在红鸢楼,这里是我的产业,他们会照顾你的。

百里辰瑾的语气虽然一如既往的冰冷,但是不难听出语气中包含着关切的味道,李澜歌不是傻子,当然听得出,当即便回以一个甜甜的微笑,殊不知这个笑容硬生生晃到了百里辰瑾的眼。

其实李澜歌是有自己的小九九的,那金玉都如此怕他,自己将来没有地方去肯定是要待在这红鸢楼,此时不抱大腿更待何时?

想着这些,李澜歌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几分,但是百里辰瑾却是有些招架不住了,许是长时间生活在黑暗当中的原因,这样灿然阳光的笑容,委实有些晃眼。

好了,你先回去吧,那些下人对你不恭敬的我会提醒他们的。

嗯,那澜歌就先走了。

见这条大腿似乎抱成功了,李澜歌脚步轻快地便离开了屋子,嘴角那抹甜甜的笑意一直都没有褪下,见到守在门口的莫风,李澜歌也毫不吝啬地递过去一个笑容,活生生让一向面不改色的莫风傻了眼了。

这这这她是得了什么好事竟然笑得如此开心?!

还不等李澜歌回过神来,房间中便传来了百里辰瑾的声音。

莫风,你进来吧。

待莫风进屋之后,百里辰瑾已经恢复了平时的模样,对莫风开口问道:皇宫那边可有传来什么消息?

听到百里辰瑾这么一说,莫风这才回过神来,一脸认真地对百里辰瑾说道。

主子,刚刚莫雨传来消息,皇上出事了!

听到莫风这么一说,百里辰瑾也是一怔,随即便问道:他出了什么事情?

听说皇上在御花园喝了几杯酒之后,回去便晕倒了,太医说是中毒。

莫风如实说道,听完这一番话之后,百里辰瑾略微思索了一下,站起身来便说道:莫风,走,我们现在马上回皇宫。

等到出了房门之后,莫风看着隔壁,询问道:主子,那她呢?怎么办?

先让她待在这里吧,等事情结束了之后再说。

说完这句话之后,百里辰瑾没有半丝留恋转身便朝着皇宫的方向走去,莫风不敢迟疑,在后面快步跟上。

翌日一大清早,许是因为心情好的缘故,昨晚李澜歌睡得很沉所以今天醒的也很早,洗漱完毕之后,李澜歌直接就来到了隔壁房门前,这几天的时间里,除了许风之外就没有人愿意和李澜歌说话的,估计不是不愿意而是不敢,毕竟上一个金玉的前车之鉴放在那里呢。

这几天着实让李澜歌感到烦闷,此刻好不容易有了一个辰公子,而且长得也好看,她怎么能够如此轻易地放过呢?

但是事不遂人愿,李澜歌敲了好久的门也不见有人来开门,却是听见金玉的声音从自己身后传了过来。

我劝你还是别敲了,省省力气。

听见金玉的声音,李澜歌的眉毛不由得微微皱起,有些不耐烦,但是涉及到辰瑾的事情,李澜歌还是耐着性子转过身来看着金玉开口问道。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主子昨晚连夜就离开了红鸢楼,我只是怕你吵到其他客人出声提醒你一下罢了。

你说他昨晚就离开了?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凤眸划过一抹沉思,仿佛是在思考金玉这话的真假,不过想来想去也想不出金玉骗自己有什么好处,看来这些话是真的了。

信不信随你,若是不信你便敲下去。

说完这句话之后,金玉白了李澜歌一眼,便离开了。

李澜歌自然是瞧见的,但是此刻她没有心力就纠缠这些,本来一大早的好心情,全被辰瑾离开的消息和金玉搅和没了。

李澜歌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但是听到辰瑾一声不响的就离开了,心中顿时染上了一层的阴霾。

走回自己的房间,将房门关上之后,李澜歌做了几个深呼吸,故作轻松地说道:他走不走关我什么事情?不想了不想了睡觉!

说完这句话之后,李澜歌赌气一般的直接从早上睡到了傍晚,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只觉得头痛欲裂,脑袋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了。

看来这觉多睡也是不好的。

李澜歌从床上起来,便决定去后院转转散散心,同时也让自己的脑子清醒清醒,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李澜歌鬼使神差的便来到了厨房。

里面此刻正热火朝天的忙活着什么,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凤眸一转,李澜歌心生一计,嘴角再次勾起了不怀好意的笑容。

李澜歌找到了上次的老婆婆,开口询问道:婆婆我着实有些饿了,金玉姑娘可有点了什么吃食,我与她口味差不多,帮我也做一份吧。

金玉姑娘刚刚点了燕窝羹,姑娘稍等片刻,一会我便将吃食送到您的房里去。

听闻老婆婆这么说,李澜歌也不好多留,说了一句好之后,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当中,心中想道,看来经过上一次的事情之后,金玉长了记性,已经不让她进厨房了,估计自己再送东西过去她也是不会再吃的了。

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金玉,我李澜歌有的是法子对付你,这次你可要撑住了!

厨房的动作很快,不过就是半个时辰的功夫,那燕窝羹便交到了她的手上,看着手中的燕窝羹,李澜歌的嘴角升起了一抹大大的笑容。

这燕窝羹既然是同时做好的,那肯定是同时送去的,从厨房到她这里的距离和到金玉院的距离她计算过,此刻那碗燕窝羹绝对还没有送到金玉的手里。

想至此处,李澜歌小心翼翼端好自己手上的燕窝羹,抬步便出了屋子,这碗燕窝羹可是要端好了,若是端不好金玉吃什么。

见到一名侍女手上端着东西正要往金玉院走去,李澜歌的眸中划过一抹大大的亮光,时机刚刚好。

李澜歌低着头,端着燕窝羹装作经过的样子,但是路过那名侍女的时候,身子却是突然一踉跄,将侍女手中的燕窝羹打翻在地,那名侍女顿时就慌了心神,嘴中说道。

这可是怎么办,若是送不及时,金玉姐姐一定会责罚我的。

《医妃天下》第7章燕窝羹

听见侍女的话之后,李澜歌十分好心的将自己手中的燕窝羹递了过去,并且开口说道:这样吧,你把这碗燕窝羹拿走,我家小姐要的不急,先给你应应急吧。

啊,真的吗?那太好了,谢谢!谢谢!

不用谢,本来也是我走路不小心撞到你的,你还是快些将燕窝羹送去吧,送晚了可就不好了。

等到那名侍女离开之后,李澜歌这才抬起头来,嘴角挂着一抹大大的笑容,这次她下的药和上次的不同,这次的只不过是会让人免疫力降低容易生病一些罢了,不像上次那般上吐下泻的,这次金玉绝对察觉不出来。

做完这一切之后,李澜歌脚步轻快地就往房间内走去,但是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却停下了脚步,小鼻子耸了耸,闻到了一股别的香味,那股子味道很香但是也很刺鼻。

李澜歌可以确定此刻自己的屋中一定有别人,而且还是女人,当下李澜歌的脚步便慢了下来,一边在心中思索会是谁在这个时候来找她,一边将房门轻轻推开了。

等到屋内景象全部呈现在李澜歌面前的时候,李澜歌这才看清楚,原来来找自己的不是别人,正是这红鸢楼的花魁,额应该是上一任的花魁瑾香,也是金玉明面上的主子,不过李澜歌心中透彻,估计这人的话在金玉那是没有几分重量的。

瑾香此刻正看着自己寇红色的指甲,慢悠悠地欣赏着,知道李澜歌进来,就是连眼神也没有分给李澜歌一个,一身玫瑰红的衣服将她衬得华丽无比,与一身朴素的李澜歌比较,那便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但是若是论起气势来,她却是短了李澜歌一大截。

她找自己来干嘛呢?

李澜歌一边思索着,一边不动声色地坐在了一旁,随手端起一杯茶来便开始小口抿了起来。

既然是这瑾香主动来找自己的,肯定是找自己有事情,那自己就坐在这里静观其变好了,果不其然,不出李澜歌所料,不过就是过了半个时辰罢了,那瑾香便坐不住了。

妹妹新来这红鸢楼怕是不懂这里的规矩,我比你来得早,这里的人见了我都会叫我一声姐姐,妹妹这茶品得可好?

说完这句话之后,瑾香微微抬高下巴,释放出自己的威压,此刻若是个没有见过世面的普通人估计已经怕了,但是现在可是李澜歌,这瑾香注定踢到一块铁板。

李澜歌仿佛是没有听到一般,默默释放出自己的威压,过了许久,等到瑾香有些受不住的时候,这才开口说道。

既然你来这红鸢楼有些年头了,那心中就应该明白我是谁的客人。

听到李澜歌这么一说,瑾香本来就有些受不住她的威压,此刻那张花容月貌的小脸更是惨白一片,该死的!明知道那位爷是什么样的脾气,自己怎么还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若是惹恼了那位爷,自己的下场绝对好不到哪去。

想明白这些,瑾香的脸上当下便浮出一抹笑意,对着李澜歌有些讨好的说道。

刚刚瑾香不过是和姑娘开个玩笑,姑娘可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听到瑾香这么说,李澜歌的脸上扯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她并没有跟这个瑾香打过照面,所以对瑾香谈不上喜欢也说不出讨厌,但是此刻李澜歌的心头却是浮现了一抹轻蔑。

不过就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妓子,手段和头脑都拿不出手,就是连那金玉也比不上,竟然还想来压制她?!

见李澜歌没有说话,瑾香以为李澜歌是记恨上自己,心下说了一句糟糕,但是面上却是依旧笑着讨好道。

姑娘,这里可缺什么?若是有些地方不如意的,就去找奴婢便好。

这瑾香来找李澜歌不过就是知道了她是百里辰瑾的客人,应该和百里辰瑾说得上话,这红鸢楼的人都知道自己背后的主子很神秘,见过百里辰瑾的不过就是金玉一人,其余的事情都是莫风打点的。

她瑾香不过就是个过气的妓子,更不要提现在有了新的花魁,自己以后的日子肯定大不如从前,瑾香来找李澜歌不过就是想让她在百里辰瑾面前为自己多说几句好话,她只听说这李澜歌是主子捡来的乞丐,便想要先来给李澜歌一个下马威,若是唬住了李澜歌,自己以后也好办事,但是瑾香这如意算盘却是打错了。

你有什么话便直说,我能帮便帮。

从瑾香对自己的态度来看,李澜歌不难看出她有事情求自己,她实在是受不了那些个弯弯绕绕的东西,当下便直接问了出来。

见李澜歌问的这么直接,瑾香不由得怔愣住了片刻,见李澜歌已经看出了自己的来意,当下也不遮遮掩掩的,直接便开口说道:姑娘是主子的客人,想必也是主子的朋友,瑾香不过是想姑娘替我美言几句,好让瑾香之后的日子好过一些。

听到瑾香这么一说,李澜歌这才恍然大悟,感情这个瑾香是跑来抱大腿的,不过这个大腿她却是实打实地抱错了。

李澜歌对着瑾香歉意一笑,开口回绝道:姑娘搞错了,虽然是你家主子让我住在这儿,但是我跟他不过就是见过一面,更谈不上是朋友,姑娘怕是找错人了,这话澜歌也是没办法美言的。

听到李澜歌这么说,瑾香只当是她不愿意帮自己的推托之词,继续开口说道:主子那冷漠的性子,这些年除了莫风之外有谁经过他的身?说来惭愧,就是瑾香也只远远地见过一面,连相貌都没有看清楚,主子待姑娘如此这般不同,姑娘还是不要推脱的好。

听到瑾香这么说百里辰瑾,李澜歌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原来那人还是冷面冷心之人,不过她怎么没有看出来呢?!

姑娘?姑娘?

见李澜歌出神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瑾香连忙出口喊道,等到李澜歌回过神来之后,瑾香继续开口说道。

瑾香刚刚的话姑娘可听进去了?

一开始不觉得瑾香有什么,但是此刻李澜歌只觉得她聒噪无比,当下站起身来,便将她往外赶去,心中知晓今日若是不答应她,估计她一定会继续纠缠下去,于是口中便敷衍到。

澜歌知道了,若是有朝一日再见到他,澜歌一定替姑娘美言几句,天色已经晚了,姑娘还是快些回去吧。

话音落下,还不等瑾香说什么,等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李澜歌已经把门给关上了。

房间内,说完那句话之后,李澜歌心中便想到,以后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遇见了,哎呀,这个辰瑾真是烦人!!自己一定要努力赚银子,快些搬出这红鸢楼的好,要不然总是想起他,烦躁的很。

打定主意之后,李澜歌便出了红鸢楼,这红鸢露的下人还不错,平时自己出门的时候,从来不多问,为自己可是省了不少的口舌。

虽然天色已经晚了,但是因为李澜歌睡了一天的缘故,所以半丝睡意也没有,便想着出去走走透透气,这金陵城她转悠了几天了,大约的地形已经摸清楚了。

之前从许风那里得知,因为这红鸢楼都是女子居住的地方不方便,但是为了照顾她的伤势,所以他便住在了距离红鸢楼不远的一家客栈,客栈名字李澜歌可是打听的清清楚楚,为了就是将来自己无聊了去找许风玩。

想来她还从来没有去探望过许风呢,择日不如撞日,反正也没有事情,去看看也无妨,打定主意之后,李澜歌便朝着客栈走去。

但是李澜歌并不知晓,一个未出阁的女子深更半夜出去找另外一个男人,在古代可是伤风败俗的事情,若是被发现了,肯定是会被世人指指点点的。

李澜歌在天黑之前便到了那所客栈门前,正打算进去的时候,却传来了马车的声响,不过李澜歌的耳力好,而是此刻晚上太过于寂静了,所以马车轱辘的声音在此刻才会显得如此的突兀。

李澜歌转身便躲在了暗处,只露出一个小脑袋来,盯着客栈门口,过了一会之后,便看见一辆华丽的马车停在了客栈门口。

从上面走下了两个人,其中一个人还是李澜歌认识的,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许风,大半夜的,因为距离有些远,所以李澜歌看不清楚那与许风说话之人的装扮,只当是大户人家晚上有人发病了,请许风过去急诊的罢了。

因为晚上有风的问题,两人的谈话,李澜歌似有似无的可以听见一些零星的内容,虽然断断续续的,但是那内容却足以让李澜歌惊讶不已了。

今天可是多亏了许太医,等咱家回去之后,一定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

多谢张GG,虽然皇上已经无碍了,但是膳食方面张GG还是多留意留意,可千万不能再出岔子。

行,咱家记住了,天色也不早了,许太医早些歇着吧,咱家也回去了,皇上那边还离不开人。

恭送张GG。

《医妃天下》第8章拜师

等到张GG离开之后,李澜歌终于是忍不住跳了出来,直勾勾的站在了许风的面前,饶是许风再稳重,也是被突然出现的李澜歌吓了一跳,口中说道。

你怎么来了?

李澜歌并没有回答他的话,依旧是直勾勾的看着他,直到将他看得有些发毛,这才开口问道:你是宫里的太医?

见李澜歌这么问,许风的心下了然,李澜歌绝对是听到自己刚刚与张GG的谈话,当下也没有绕弯子,直接便承认了。

你不是都听到了吗?

李澜歌的眼睛转了转,嘴巴一瘪,状似委屈的说道:你都不告诉我,我到现在才知道你的身份。

见到李澜歌这副模样,许风的脸上不过划过一抹无奈,就是语气中也透出了丝丝的无奈,看着李澜歌说道。

你又没问我,身份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所以我便没有告诉你,对了你这么晚了来这里干什么?身体又不舒服了?

李澜歌耸了耸鼻子,开口说道:没有事情就不能够来找你许太医吗?

许风出于对李澜歌名声考虑,开口便说道:这倒不是,不过这大晚上的,你一个姑娘家家的传出了名声不好。

对此,李澜歌满不在乎的回道:你知道的,我从来不在乎这些东西,再说了我都住进红鸢楼了,还有什么名声。

听到李澜歌这么说,许风无奈,只得开口说道:好了,既然你不在乎我也就不扭捏什么了,我们进去说话吧,外面风大,小心着凉。

说完这句话之后,许风便领着李澜歌朝着自己屋子走了过去,等到进了许风的屋子,李澜歌的眼睛就没有从那些药架子上挪开,虽然现在许风只是暂时住在客栈里,但是有些基础的药,许风都是走到哪带到哪的。

见到李澜歌对自己的药感兴趣,许风温和一笑,递给李澜歌一杯茶之后,这才开口说道。

怎么?对这些药材感兴趣?

李澜歌也不隐瞒,如实回道:自小我便对这些药材感兴趣,最近住在红鸢楼,我这鼻子可是被那些香粉祸害的不轻,此刻闻着这药材的香味,只觉得清香无比。

说完这句话之后,李澜歌闭上眼睛,深吸几口气,做出陶醉的样子。

从许风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李澜歌可以看出,他不是一个简单的大夫,所以对于许风太医的身份,李澜歌才会接受的这么快。

不过在知道了许风真实身份之后,李澜歌的心中便开始盘算起了自己的小九九,这古医学博学多深,等到二十一世纪的时候,好多都已经失传了,所以看来自己有必要从许风这里偷几手。

睁开眼睛,那一双凤眸清澈无比,看向许风的时候眼睛更是几乎要散发出亮光来了,见此,许风的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股毛毛的感觉,仿佛有谁要算计自己一样。

上次,先生给澜歌熬得姜汤,澜歌觉得很好,不知道先生可不可以将这方法教给澜歌,到时候澜歌可以自己熬着喝。

许风摇摇头回绝道:不是我不想教你,只是即便教给了你,这火候若是把握不好,便是一锅废汤。

听到许风这么说,李澜歌也不气馁,开口说道:那先生现在可以熬一些给澜歌带回去吗?最近可能是着凉了,脑袋总是昏昏沉沉的。

好,你等一下我去准备东西。

我认识一些基本的草药,我帮你吧。

听到李澜歌这么说,许风拿她没有办法只能遂了他的愿,李澜歌跟着许风便走进了隔间,从抓药配药还有熬制的过程中,李澜歌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得格外的认真,将这过程详细的记在了自己的脑子中。

怪不得那日的姜汤自己尝不出是什么草药熬制的,没想到这里的草药大多数都是自己没有见过的,估计这些草药到了二十一世纪,已经变得极为稀少了,或者已经灭绝了。

许风一边将要倒进碗中,一边看着李澜歌那异常认真的样子,若是此刻他还不明白李澜歌的意思,那他这个首席医师就白当了,嘴角浮起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

我还想你为什么突然想喝姜汤了,之前看你喝药的样子,着实不像喜欢喝姜汤的样子,原来今日不是来探望许某的,而是来探望许某手上这药方的。

因为这古代的汤药实在是太苦了,所以李澜歌每次喝完都仿佛没了半条命一样,许风实在想不到一个怕苦的人竟然会主动让自己给她煎药,但是如今看来许风心下顿时明了,原来这是惦记自己方子来的。

听见许风的话之后,李澜歌的心中不由得咯噔一下,但是面上却是面不改色的为自己辩解道。

澜歌现在身无分文只能住在红鸢楼中,虽然名声已经坏的差不多了,但是澜歌还是想要离开那里,许先生你也是知道的,若是没有个一技之长我在这金陵城如何生存下去?所以便想着将这法子给学会了,然后出去也可以给人家治个头疼脑热的病,即帮助了别人,澜歌也可以混口饭吃。

听到李澜歌这么一说,许风认可的点了点头,沉思了片刻之后,突然开口问道。

对了,那让你住在红鸢楼的人是什么人啊?怎么会让你一个女子住在那个地方?

见到许风的注意力被自己转移开了,李澜歌的心中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若是让许风知道自己是来偷师的,一定会杀了自己的额,李澜歌作为一名医者,当然知道那些药方子在医者的眼中便如同自己的命一般,试问,谁会将自己的命根子白白送人?

或许是因为刚刚欺骗了许风的缘故,李澜歌心中心虚,这次并没有骗他,如实回道。

我也不知道他是谁,我只知道他叫辰瑾。

听见李澜歌这么说,许风的心下顿时明白了过来,当日请自己去医治李澜歌的是太子百里辰瑾身边的侍卫莫风,正是因为认识莫风,所以许风才会答应过来医治李澜歌的。

百里辰瑾,辰瑾,这两个名字如此相似,许风不难猜出那救李澜歌之人的身份。

许风面上并没有声张,毕竟那是一国的太子,自己肯定不能将那人的身份说出来,见李澜歌是真心想要离开那红鸢楼,便开口提议道。

那红鸢楼你若是再待下去对你没什么好处,见你是真心想要离开红鸢楼,这样吧,你白日你若是有空,从明日起你便来我这里认识草药,等你将我这屋子里的草药都认全了,我便带你离开如何?

听到许风这么说,李澜歌的眼睛顿时一亮,连忙点头答应了下来。

有空有空,明日我一定准时到。

见李澜歌那样子着实讨喜,许风温和一笑,开口说道:那便就说好了,明日你便来我这儿学习草药,今日天色很晚了,你先回去吧。

先生早点睡,澜歌就先告辞了。

翌日一大早,李澜歌便从床上爬了起来,今日她可是起了一个大早,来到这金陵城之后,她无事可做,每日都是睡到日上三竿才会起床的。

但是今日可与往日不同,今日她可是要去偷师的,不勤快一点怎么能行呢?李澜歌打理好自己,整理好床铺之后,便一脸兴奋地朝着许风下榻的客栈走去了。

等到了客栈,李澜歌直接就上了二楼,站在许风房间门口,她没有第一时间就敲门,反而是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态,这才打算敲门进去。

但是李澜歌的手刚刚举起来,还没有落下,便看见房门突然打开了,便看见许风的脑袋出现了自己的面前。

就在李澜歌怔愣住了的时候,许风回过身将门关好,这才开口说道:你来的正好,今日先随我出去采集一些药材。

说完这句话之后,许风也不管李澜歌同不同意,抬步便往留下走去,李澜歌无奈,只得跟上了自己许风的脚步。

在采集药材的途中,李澜歌路过了一座很大的医馆,见那医馆里面的人很多,李澜歌便随口问了一句。

那里为什么这么多人啊?是什么地方?

听到李澜歌的声音之后,许风看了一眼那医馆,回答道:这是金陵城最大的医馆,自然病人多。

李澜歌看着那位靠窗的病人,嘴上说道:那人呼吸困难,脸色苍白,嘴唇干裂很明显已经脱水了,脸色蜡黄很明显是肺炎。

李澜歌在看清楚那人的病症之后,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皱起了眉头,口中继续说道:这种病不能见风,一见风只会加重病情,但是医馆的人明知道这些,竟然还让他坐在通风口处,什么第一医馆,我看不过是在草菅人命。

说到最后的时候,李澜歌的语气明显变冷了许多,语气中还带上了点点的嘲讽,、说完这句话之后,李澜歌不管那许风是什么样子的反应,直接抬步便走了进去。

许风见李澜歌说的那些话不像是在开玩笑,便也随后跟了过去。

《医妃天下》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医妃天下》即可哦~~亲,不要忘记关注哦!

Copyright © 2017-2018 www.xinqu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区玩手游下载 版权所有

 

新区玩手游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