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我愿孤独比爱你舒服猫之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我愿孤独比爱你舒服猫之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2019-05-14 16:47:58来源:互联网发布:猫之

我愿孤独比爱你舒服猫之小说在线免费看,我愿孤独比爱你舒服是由作者猫之写的一部婚恋生活小说,我愿孤独比爱你舒服猫之小说全文阅读目录在线阅读。半生暗恋,三年婚姻。程安然把此生最深的情,最真的爱都给了萧爵一。她以为所有的等待和炽热都能被时间豁免,所有的伤害和误解都能够被岁月抹平。纵然这条崎岖的路上,注定了

我愿孤独比爱你舒服猫之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我愿孤独比爱你舒服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我愿孤独比爱你舒服》第11章听起来像警犬

程安然简直如坐针毡,她并不想再跟这个女人有半点交集。

不用了,我再去别处看看。

可是琳达已经抱着另一双鞋子跑了过来,一看她又要起身,赶紧将她拽住了。

别呀萧太太。萧先生要是知道我没好好招待您,指不定又要怎么发脾气了呢。您坐下坐下,试试看嘛。这双是我们的镇店之宝,出自品牌设计大师之手,一季就出这么几双样品。

说着,琳达蹲下身就要去抓程安然的脚踝

别!

哪里能让对方亲自服侍自己换鞋?

程安然赶紧拒绝道:我自己来。

说完,她勉为其难地伸出脚掌。可就在套入鞋身的一刹那,一股钻心的疼痛从程安然的脚底心猛地窜出来。

啊的一声,程安然难以自持地叫出口,慌不迭甩开鞋子!

就看到一枚拇指粗的碎玻璃片像暗器一样扎在程安然的脚底,当场甩了一地的血滴!

啊!萧太太这,这

琳达尖叫一声,吓得掩口倒退。

萧太太您不能这样啊!萧先生一定误以为是我故意害您受伤的,怎么办怎么办!我,我该怎么办!

程安然没心思跟这女人演戏,她本就病得虚弱,这会儿痛得几乎说不出话。

她咬牙拔出玻璃,然后抽了一把纸巾按在血流如注的伤口上。

纸浆杯水车薪,顷刻便被血冲散。

程安然只觉得太阳穴跳突突的,两眼只发黑。

完全不想理睬正在一旁戏精哭的琳达,她皱皱眉,跟另一个营业员求助道。

劳驾,帮我去找些纱布来。

那个女孩全程懵逼脸,显然是没弄清楚状况。但眼下程安然血流不止,她也吓得不知所措了。一听这话,赶紧起身往外跑。

好!我去便利店买!!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男人的身影出现在店门口。

营业员火烧火燎解释:先生先生您先随便看看,我们这儿有点状况,等下

程安然只是下意识转了下目光,她怀疑自己这会儿疼得已经有点视觉不清了。

否则,怎么会那么巧,又一次遇上了那位萍水相逢到过命之交,却依然不知道他姓甚名谁的男人呢?

是你?

程安然下意识想要站起来,她似乎认为短短一周内连续三次以一次比一次狼狈的姿态遭遇一个陌生人,是件非常丢脸且失礼的事!

可是单脚刚刚点地,她整个人就像脱了水的海蜇一样软绵绵摔下去。

当心!

男人箭步上前,将她稳稳拖入臂弯。

买纱布太慢了,你给服务台打电话,让他们通知紧急事务部门准备下医药箱。商场都有这样的应急措施。

男人回过身,冲着正要往门外跑的营业员吩咐道。

哦,哦对!我差点忘记了!

营业员返回店内,抓起座机。而与此同时,那男人将程安然打横抱了起来,二话不说便出了门。

先到二楼休息室,等下他们会送医药箱来。我帮你简单处理止血,再上医院。

男人的胸腔铿锵有力,口吻不徐不疾。

程安然心中有无数个疑问,奈何意识越沉,身子越轻。

最后她什么都没能问出口,就这样软绵绵地昏了过去。

程安然以为自己睡了很久,睁开眼睛时才发现窗外阳光当正午。

她下意识皱起眉,伸手要去格挡这份刺目。一只大手突然伸过来,一把帮她拽上了窗帘。

喝点水吧。

那声音温润,磁性,充满神秘而深沉的魅惑。

程安然怔怔爬起身,才发现自己貌似躺在商场的一间V休息室里。身边,就只有那个男人而已。

伸手接过温热的纸杯,程安然道了声谢便一口饮尽。失血又发烧,她的嘴唇都裂开了一层薄皮。

谢谢,我

程安然动了动受伤的脚,虽然疼痛仍在,但上面着实已经被人用似乎很熟练的手法包扎好了。

她转头看着那男人,小心问道:是你帮我处理的?

我当过军人,这样的外伤处理手法很常见。不过医药箱里没有缝合包和麻药,你再休息一下,我送你去医院重新处理。

男人眉目轻转,略略叹息一声:伤口不算很深,但最好打一下破伤风针。

谢谢。

不客气,你是商场的顾客。意外受了伤,我理应负责

哎?

男人的回答让程安然不禁疑惑起来,对了,你怎么也这么巧在这家商场里?难道你

我在这儿工作。男人点点头。

程安然恍然大悟。

她上下打量着男人一系黑色系的笔挺西装,架在他颀长完美的身躯上。经典,内敛,严肃,拘谨。那浑然天成的安全感,有种说不出的踏实。

你是退役军人转业,所以是这家商场的安保负责人对么?程安然猜测。

安保?男人似乎愣了一下,严肃的眉眼旋即微微弯出一丝笑意,负责人,也算吧。那个叫琳达的营业员,跟你之前认识?你这次受伤,她

不关她的事!程安然提高声音,你,拜托你不要追究这件事行么?

为什么?男人眉峰一凛,脸颊上的肌肉稍有顿挫。

程安然咬咬唇,摇头。

她不想告诉这个男人,这家商场的控股东家,正是自己那个不可理喻的丈夫。

琳达之所以敢这么嚣张刁难,还不是算准了萧爵一不会为自己这个名存实亡的萧太太出头?

眼下这个男人。军旅出身,一襟正气。他如何能够油滑周旋于职场规则之下?万一真要耿直追究,只怕惹恼了萧爵一,回头再弄丢了他的饭碗呢。

程安然真的不愿意再拖累任何人了。

没什么,她可能也不是故意的程安然挤出一个连自己都不怎么相信的笑容,然后赶紧把话题给切了,哦对了!我叫程安然,是个装潢设计师。先生您贵姓?说起来,咱们也见了好几次面了,我都不知道你叫什么。

你那位医生朋友没有告诉你?还是说,你似乎并没有什么兴趣主动问?

男人莞尔。

程安然一听这话顿时红了脸。

方凌棋给他看过诊,自然应该知道他的名字。只是自己之前真的没想过还能再遇到他,压根也没想过去问。

这下被人家戳穿,程安然顿觉有些无地自容。

我姓萧。

男人突然自我介绍道。一个萧字出口,竟叫程安然不由自主地咦了一声。

你也姓萧?

男人眯了下眼睛,深邃的眸光里挑出了半分好奇。

也是什么意思?

啊!程安然自知失言,再多敷衍反而显得不坦诚了。

于是她咬咬唇,实话说,自己的先生也姓萧。艹肃的萧。

这样?男人微微一笑,既然你不喜欢我跟你先生同姓,可以当我是另外的肖,小月肖。

啊?程安然仰起头,看着男人满眼的笑意,脸颊羞得更红了,这,这也可以?

为何不可?男人说,姓名本身只是个代号,无论叫什么,你都是你。如果你愿意,叫我3720也行,那是我在部队的编号。

不不不,这个太太不礼貌了。程安然摇摇头,听起来像

像警犬?

3720先生开起玩笑很随意,这让拘谨了大半天的程安然不由得露出了第一抹轻松自然的笑容。

不得不承认,3720先生身上仿佛有种特别的魔力。也可能是经历过战争生死前沿的人,反而会对生命珍视出一种乐观积极的洒脱。

有时候程安然觉得,面对生死这种事,很多人其实只是锁在了自己不同的心态里而已。

程蔚蓝死了,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而萧爵一,偏偏就是选择了不肯放过她,也不肯放过他自己

《我愿孤独比爱你舒服》第12章我现在就想看

在程安然的坚持下,3720先生尊重她的要求,只是将她送上了一辆出租车便回商场了。

程安然不想去医院,也不想再叫唐医生来。

那种家庭医师都是按月出账单的,她宁愿杜绝一切被萧爵一知道的可能,免得再给自己扣上一顶苦肉计玩不腻的帽子。

她知道方凌棋今天休假,于是便老实不客气地上了门。

我的天哪!

补觉到下午的方凌棋似乎还没睡醒,这一开门,不由得大惊失色。

安安,我真担心你有一天会不会大卸八块地躺在我面前。这次又怎么弄的啊?

程安然一瘸一拐地进来,叹气:一言难尽。

你少跟我装了,除了萧爵一,就是萧爵一的爸妈丈母娘七大姑八大姨,要么就是他身边那些妖魔鬼怪。你呀,反正摊上那个姓萧的相关的,就没一件好事。等着,我去拿缝合包来。

看着闺蜜着急的样子,也是真为自己心疼。

程安然心里闪过一丝愧疚,于是赶紧想着说点轻松的话让她开心一下。

你可别这么说。你那个男神,不也姓萧么?我今天在商场又遇到他了。你猜怎么着,他竟然是尚爵城中心的安保,这伤口还是他帮我扎的。否则我早流血流死了,魂儿能飘来找你就不错了。

方凌棋正站在柜子那边准备器具呢,一听这话立刻回过头:哪个男神?杰森斯坦森?

程安然无语:还阿诺施瓦辛格呢!昨天那个退伍军人啊!你不是给他看过诊么?你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方凌棋鼓了鼓腮帮子,摇头:忘了,没注意。

程安然更加无语。

哎呦,方凌棋端着镊子,药瓶,纱布等东西过来,坐在程安然的对面,我的目光都在他帅气的五官,壮硕的肩膀,性感的胸肌,修长灵活的手指和温柔弹性的舌头上了,谁记得他的名字啊?

程安然正在喝水,差点一口呛死:舌头舌头是什么鬼啊?你怎么知道他舌头

方凌棋白了她一眼:你想什么呢?外伤一般会引起发炎啊,上呼吸道感染之类的啊。我是医生,当然会用压舌板检查他喉咙呀。

程安然拽了张纸巾擦擦嘴:阿棋,你到底是真爱男人,还是真爱男色啊?

有区别么?方凌棋瞄了下眼睛,一针麻醉推进去,食色性也,人之本能。又不能真跟人家怎么的,意淫下不行啊?

也是。程安然点点头,那位萧先生应该已经结婚了,女儿都两三岁了呢。

方凌棋噗嗤一声笑了,拿着手术针的手几乎偏离了位置,扎得程安然差点哭出来。

你还当真啊!我开玩笑的嘛。你也知道,姐是不婚主义,玩玩小鲜肉还成。那种男人的成分太高,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包扎好了伤口,方凌棋又给程安然打了针破伤风,最后把消炎药都给她分配好,千叮咛万嘱咐才送她上了出租车。

程安然到家时,天将将黑。

她完全没想到萧爵一会在家。

逛了一天?

男人倚在客厅的沙发上,外套搭在一旁,领带略有松动。

一条腿搁在茶几上,慵懒自若的表情下,暗藏几分不太友善的玩味。

要不是他搁在膝盖上的手机若隐若现了几分光泽,程安然差点没发现他。

恩。

程安然不想多话,径自打开了客厅的灯。

关上。

萧爵一眯着眼,命令道。

关着灯,比较有气氛。

说着他站起身,几步移动到程安然那里。

他的目光很有侵略性,呼之欲出的意图让程安然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噤。

是发烧导致的寒热,还是发自内心的恐惧?

她只想逃!

别,爵一你别这样,我有点累了。让我上去洗个澡好么?

女人逛一天街都不嫌累,回来跟老公欲擒故纵倒是玩得溜?难道最后一个步骤,不是应该在自己男人面前好好展示下今天的战利品么?都买了什么啊。

说着,萧爵一勾起修长的手指,拉开程安然的礼服纸袋。

一条红裙子。程安然回答。

颜色挺喜庆,是奶奶喜欢的。萧爵一眯着眼,单手勾起程安然精巧的下颌,吐息湿润在她耳畔,挺通人性啊你。

通人性,这是形容猫狗的吧?

程安然抿紧唇,奋力躲开萧爵一的手。

她不知道这个男人又有哪根神经搭错了,而事实上,他来找她麻烦貌似也不需要任何理由。

你还有别的事么?我要上楼了。

萧爵一自鼻腔里轻轻哼了一下:换上,给我看看。

怎么?我不能欣赏下我老婆的眼光么?

程安然咬咬牙,索性拽出礼服。

准备脱衣服的瞬间,她只觉得萧爵一盯着她的目光仿佛要把每寸皮肤都灼透。

程安然背过身去,脱下了上身的半袖衬衫和过膝裙。

客厅里没有开灯,傍晚隐隐约约的光影辉映在她曼妙的背影上。

白色的胸衣背扣,窄窄地揽住她背后的两块蝴蝶骨。

配套同色的蕾丝底裤,包裹着她小巧紧俏的臀部。

水红色衣裙像丝滑牛奶一样从头落下,在即将遮盖住她娇美的酮体刹那萧爵一用力咽了下喉结,身体竟不由自主再起反应!

他觉得这样的自己很奇怪,像中了这个女人不堪的媚术。

为什么,从他第一次这样试图仔细欣赏她的身体开始,心中竟会有一种不堪的占有欲?

他好想要她,明知道这个女人心机叵测,罪无可恕,但他就是控制不了想要她。

程安然套上礼服,把长发从领子里拽出来。

转过身,她看着萧爵一。

就这样子了,随便买的。

萧爵一皱了皱眉,清开紧了几十秒的喉咙,压着声音说:鞋呢?

他低下头,看着程安然脚上这双十分不搭的平底运动鞋,冷笑道:你不会,就打算这么穿吧?

事实上,程安然脚上这双鞋还是从方凌棋那里借来的。

她伤成这样,能坚持站稳就不错了,穿高跟鞋不是要她命么?

哦,程安然避开目光,轻轻咬了咬唇,鞋没买,没有特别合适的。我找双以前的配一下就行,这裙子挺好搭。

好啊,你找一双我看看。

现在?程安然瞪大了眼,却发现这一刻单手扶着吧台,眼里满是玩味的萧爵一,压根没有离开的意思?

我要不我明天再找吧。

程安然仿佛已经能感受到自己脚掌底部丝丝灼痛的开裂。

我现在就想看。

萧爵一目光如灼,不容抗拒。

《我愿孤独比爱你舒服》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我愿孤独比爱你舒服即可哦~~亲,不要忘记关注哦!

Copyright © 2017-2018 www.xinqu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区玩手游下载 版权所有

 

新区玩手游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