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谢林全文阅读-大风水师免费阅读

谢林全文阅读-大风水师免费阅读

2019-05-14 16:55:34来源:互联网发布:桃叶

谢林全文阅读,作者是桃叶的小说大风水师完整目录免费阅读,大风水师免费阅读小说。风之道,其意在元气场能。水之道,其旨在流动变化。风水之道,风生水起,天人合一。寻龙审穴,裁砂剪水。一管青龙分沧海,一盘吞星定苍生。抱子进钟,忌阴间,穿鬼门,青龙斗牛,裁官帽,九子孝母这些诡眜不一,却又巨大神奇的风水局,你可

谢林全文阅读-大风水师免费阅读

大风水师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大风水师》第6章四白眼

谢林叫海椒:你先叫大哥上来,我还有些事情问问他,弄清楚鬼怎么来的,知道原因才能有解决办法。

竹竿男人赶忙三两不跑上来。

谢林问他:你在一个月之前,有没有遇上过什么奇怪的事,或者直接的灵异事件,又或者又没有去过什么不干净的地方,冲撞过什么东西?

没有呀!

竹竿男人一口咬定:上个月我学会了玩王者农药,天天在被窝打游戏,别说出门了,连床都很少下。

谢林一脸黑线。

想了想,又问海椒:大姐,你刚才看见大哥背后的东西,能不能描述下长什么样子?

简单!

海椒一听,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一张白纸和一根儿铅笔,刷刷在纸上涂了起来,不一会将一张素描交给谢林:看不出来吧?姐大学时学艺术的。

谢林接过纸,一看上面是一张素描人像。

一个短发齐耳朵的女生,生的一张金形脸,将头靠在竹竿男人的肩膀上,侧着头,阴着一张脸,眼神恶狠狠的看着前方。

那眼睛的形状和安琪拉宝宝有些像,可眼眶中眼珠子却很小,上下左右都能看到眼白。

这种眼相,叫四白眼。

相书上有句口诀:目有四白,五夫守宅。

什么意思呢?

说生有四白眼的人,特别是女生,性子一定很淫荡。不守妇道,即使结了婚,也会在外面找情人,而且不止一个。

古代有个商人娶了个四百眼的小妾,后来小妾伙同奸夫一起,将商人杀了尸体切块沉海,卷着商人的钱财,逃到海外.

而白纸上的女人,看起来不过才十几岁。

只能称为女生吧。

女生一双四白眼,配上一张金形脸,加上人中生痣,这叫金水旺,主淫荡。不仅会未婚先孕,若当年遇上羊刃,还会堕胎,从而导致生命危险。

竹竿男人一听,索性打着胆子将白纸从谢林手上抽去,看了一眼忽然惊声尖叫:呀呀呀呀!呀!这不是那谁!!那个那个!!!

他一副绞尽脑汁的样子,似乎在努力回忆。

谁呀?

海椒看他的样子,以为是竹竿男人的旧相识,语气不悦:怎么?大师说人未婚先孕,你给种的种?

谢林一脸尴尬,这些人咋张口就开车呢?

竹竿男人却一拍大腿:我想起来了!椒椒你还记得不,农历十月初一寒衣节那天,我去给咱们爸妈烧纸钱。路上着了凉,回来还发烧了呢。

这个,这画上的女生。

竹竿男人一想手有些抖:她就是咱爸妈骨灰盒旁边位置上的女生。

海椒和竹竿男人的父母,在两人结婚后双双去世,还真凑巧,都死于一次重大车祸。后来一寻思,为求个心理安慰,就送到大佛寺的极乐堂去供奉。

极乐堂里,供的全是横死的人。

这女生就供奉在两人父母的旁边,骨灰盒上还贴了照片。

竹竿男人看了一眼,不过大脑就吐出一句:生的这么好看,死了可惜了。给我玩儿上一两个月,再死也不迟。

刚一说完,竹竿男人就感觉后背一凉。

似乎有个冰块巴在了背上。

竹竿男人当时抖了一下,以为是十月初自己没衣服穿少了冷,就对着父母的骨灰盒拜了拜几拜回去了。

一回家,竹竿男人就生了场一重感冒。

在生病期间他无聊,玩儿探探,加上了一个女生,说自己是个学生妹,因为被前男友抛弃,现在很寂寞。

两人天天聊,就约上了。

于是就有了后面,海椒带人去民俗客栈捉奸的一幕。

其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因为他生病的那几天是月初,家中的宽带到期了海椒忘了交钱,而他自己手机也因为扣费停机了,那个探探用户,是没网的情况下加上的。

所以,一直和他相约如家的,是鬼。

奇怪了大师!

海椒不明白:怎么鬼还和人鬼也有那个方面的需求?

看什么鬼了。

谢林说:这个女生,看鬼相。她生前在十六岁时和人淫奔,也就是背着父母和男朋友跑到外地。在外地怀孕后被男朋友抛弃。后来堕胎后流落风尘,在烟花巷里死了。估计死的太惨,烟花巷的老板忌讳,才送到佛堂供奉香火的。

这种鬼生前淫性,所以在阴间,也会找机会乱来。

你老公在人家骨灰盒前说那样的话,人不来找你才怪了。所以这死人桃花运,不就这么交往上的吗?

海椒听的瞠目结舌,末了狠狠戳了一下她老公的脑袋:你他妈去死吧!

别呀老婆!

竹竿男人吓得膝盖一弯,跪在地上:好歹咱们从小青梅竹马,这么多年夫妻。你不能不管我,先叫大师救我一命。我可看电视的时候看到过,和脏东西那啥多了,人会死的。呜呜呜呜。

男儿膝下有黄金。

虽然这种男人的黄金连狗屎都不如,女人还是心软了,问谢林:大师,你你看这该怎么办?

谢林说:现在只有一个办法,送邪。

那个女生一直贴在竹竿男人背上,只要送走就没事了。

海椒担心:怎么送?怎么送她肯走?

钱呗。

谢林话一出口,赶忙又补充了一句:不是给我钱啊,是给这个女人钱。用冥币和金元宝,阴间钱办阴间事。

谢林给海椒出个办法,叫她去外面买一堆金元宝和一堆黄表金纸回来。

因为这两样东西,在阴间最值钱。

将两样东西一左一右,分别堆在门口,要堆的又两层楼那么高。

叫海椒在边上守着,一会如果有人过来问海椒要这些金元宝和金纸,就叫海椒把它们都点火烧了。

海椒手下兄弟多,刚才带着去捉奸的人都在另一个客房没走。

现在海椒一吩咐,立马开着面包车出去,不一会儿拉了一大车金元宝和黄表金纸回来,几个人撕的撕折的折,不一会,两座小山堆在三层小洋楼门口。

谢林叫所有人都回屋去,只留下海椒一人,搬个小板凳守在门口。

外面积了一层的雪,怪冷的。

海椒虽然穿了貂,但冻的鼻子都红了,居然没发脾气,依旧左顾右盼的,看看有没有人过来。

竹竿男人在屋内的玻璃后看的有点感动,对谢林说以后我一定好好报答她。

谢林一笑没说什么。

很快三小时过了,依旧没人来。

冬天六点天黑,现在外面已经有点暗了。

海椒正想挥手叫谢林问人什么来时,就听见院子里铁门被拍的啪啪啪响。

跑去一看,一个拾荒者,弯腰驼背的,脸上长着大胡子。

身上穿的衣服浑身上下已经看不出颜色,一手提两个白底青花瓷的要饭罐儿,一手拎个木头拐,正啪啪啪打门呢。

海椒跑去把门一开,还没开口,拾荒者已经自顾自走了进来,什么都没看,径直向那两堆金山走去。

他围着金山左转三圈右转三圈,跟孙悟空进清华庄似的。

看了一眼后,只对海椒说了两个字:给我。

海椒是个心中通透的,没忘了谢林说的话,赶忙叫兄弟们出来点火烧金山,又一转头,那个拾荒者早不见了。

她也顾不上追究去哪儿了,只在一旁照看,两座小楼高的金山燃起熊熊大火。

这时,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熊熊火光中,似乎有个扭曲又熟悉的人影,正用一双脏兮兮的手将火堆中的纸钱灰往两只白瓷罐子里捧。

海椒眨了眨眼,想看个清楚。

谁知等她睁圆眼,刚才的人影又没了。

不一会儿,火堆快燃尽了,天也基本快黑完了。

这回,火堆尽头,海椒清清楚楚看到刚才那个拾荒者,用手中的拐杖当扁担,一左一右挑起两只罐子,白瓷罐子里面装满了黄澄澄的纸钱。

他晃晃悠悠的,飘忽如鬼魅,一会不见了。

海椒不可思议:这就是鬼?

《大风水师》第7章晒天针

没错。

谢林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海椒边上:鬼不是只有晚上才能出来的,别被电视剧给骗了。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人鬼杂居的,只不过人们看不见,有时候即使看见了也认不出来而已。

也不对啊!

海椒又说:在我老公背上的不是个十几岁的女生吗?刚才那个乞丐是个男的呀!而且看岁数也不止十几岁。

谢林解释:神话上说,神仙下凡间都喜欢幻化成别人的样子,不喜欢以本相示人。鬼也一样,怎么会以自己的样子过来拿钱了。再说她要真那样子来拿钱,你不吓一跳?

海椒点点头。

原本以为这事儿就这么了了。

可没想到过了一个多小时,谢林看看竹竿男人的面相,他奸门上的死人桃花还没消。

看来钱没给够。

海椒又叫兄弟们去拉了两车金元宝和金纸,堆在门口等有人来要,又给烧了。

可过了一个小时,死人桃花的面相还没小时。

海椒都快用一种狐疑的眼神看谢林了。

谢林那叫一个火啊,看来这个鬼是欲壑难填,不仅想要纸折的金元宝和金纸钱,它还想要真金白银。

谢林翻了翻自己背的包里。

正好,有一堆金纸。

这个金纸可不是用纸做的,里面黄金含量有百分之六十,那烧下去就是真金白银。

都烧了四座金山给她,她还不肯走,说明是想要更多,含金量更高的真正的金元宝。

谢林将金纸倒在茶几上,叫海椒和她老公,以及手下的兄弟们一起过来,三两下折了一筐金元宝,那真黄金做的金纸,亮丽的能闪瞎钛合金狗眼。

这回,谢林叫海椒他们在玻璃窗后面看着,自己带上一筐金元宝,坐在院子里等。

别说,雪风吹真冷。

谢林也不怕,他心中明白,那鬼看到真金白银,一定很快出现,不会像前两回让人等那么久。因为这么多金子,人很可能舍不得烧。

它怕人后悔,一定会很快来。

果然,十五分钟后,一个拾荒者挑着两个白瓷青花罐子,晃晃悠悠过来了。

竹竿男人一看,就想冲过玻璃去揍他,要不是想着他可能是个鬼,自己得罪不起的话。

拾荒者留着一脸的胡子,带着瓜皮帽。

他来到那框金元宝面前,仰起一张看不清五官的脸,同时笑眯眯的问:小哥,这个能给我不?

可以呀。

谢林说话时,从衣服里抽出一根针,轻轻放在金元宝上:你要能拿的动,这一筐你都拿走吧。

拾荒者喜不自胜,伸手去抬。

可不管他怎么用力,这框金元宝跟有千金重似的,纹丝不动,任拾荒者怎么办,一点要起来的一丝都没有。

你这是什么法宝?

拾荒者注意到谢林刚才放上去的针,眼中闪过一丝害怕的神色。

谢林不紧不慢:这叫晒天针,是将糯米粒填在针眼里,然后放在盐水中,拿到正午的太阳下去晒,连晒七七四十九天而成。

晒天针,杀鬼利器。

一阵下去,钉在鬼的眉心,鬼会魂飞魄散。

这个晒天针是谢林依古籍上的方法做的,具体有没有那么厉害,他其实并没有试过。

不过一看拾荒者听到晒天针三个字,眼神都变了,他就知道晒天针对于脏东西的威慑力还是挺大的。

你你什么意思?

拾荒者有点结巴:你叫我来拿钱,又用这个针压住不给我,你想干什么,你可不能言而无信。

谢林有点想笑,到底是他言而无信,还是有些东西欲壑难填。

他盯着拾荒者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事不过三,你已经来拿了两回,这是第三回。这样,咱们定个协议,这一筐金元宝你可以拿走,但是以后,你不许再缠屋子里的那个男人。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也是地府的规矩。你也要言而有信。否则,这个晒天针

谢林说完,拿起那根针,故意在拾荒者眼前晃了晃。

明白!明白!再见!

拾荒者一手按住装金元宝的框子,将框子拖到自己面前,三两下将金元宝装进自己罐子里,一溜烟跑了。

他一走,谢林赶忙进屋了。

雪风沁骨,谢林手上都冻红了。

海椒忙叫人打了温水给谢林浸手,谢林一边洗,一边抬头看竹竿男人的脸,只见他两边奸门上,螃蟹壳子红都消失不见了。

死人桃花褪了。

那个女生收了钱财,终于送走了。

海椒拉着他去地下室,又用竹席看了一遍,确认他背上没有鬼了,才拉着他笑嘻嘻的出来,对谢林说:大师,多谢你呀。你看这事儿一波三折的。我差点误会你了。

谢林摆摆手说没事。

海椒又问:对了,大师,这都快相处一天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要不加个联系方式,以后我们有阴阳先生的活儿,一准儿给你揽。

谢林想想也好,就递了张名片。

谢林。

海椒看着名片上的字念了出来,又问:林哥儿,刚才我看你折的那些金纸,里面可都是掺了真黄金的。我是个做珠宝生意的,不可能看不出来。这样,我给你钱。

说完,就踢了竹竿男人一脚:去,把你的私房钱拿出来给林哥儿!

竹竿男人一脸委屈:凭什么

你还有脸问?

海椒的暴脾气又上去了:你等着,等林哥儿走了我好好收拾你。去,拿钱去!

真不用,

谢林打定主意,一开始说好了不要钱,现在人家要给钱,算怎么回事,这金纸就算倒贴了也不能收钱。

奈何海椒太执著,一直不依不饶要给谢林钱。

谢林托不过她,正想着怎么走时,赵耗子一个电话宛如天神降临:喂!林哥儿,你在么子地方?我怎么找不到人呀?

谢林赶忙说自己要走了。

两口子见谢林坚持不收钱,又亲自开车,将谢林送回民俗客栈。这才有点恋恋不舍,和谢林挥手告别。

谢林刚一转身,赵耗子就迎了上来,他走的急,又身材矮小。差点没撞到谢林怀里,被谢林一把拉住:干嘛?投怀送抱啊?

哎哟!我的爷!

赵耗子定睛一看,松了一口气的表情:你可回来了。我还担心你在这地方走不见了呢。对了你吃东西没?赶紧进去吃点,那个房子主人叫车过来接我们了。

谢林点头,进去点了一些吃的。

赵耗子唠叨,一边看着谢林吃饭一边说:你也别怪房主人那边催的急。毕竟他祖宅那事儿闹的挺凶。加上现在在晚上,咱们过去了不正好见识一下,摸个底子么?

谢林点头,他和赵耗子大学就玩在一起,三观还是比较合的。

赵耗子说的话,他也赞同。

不一会,车来了,谢林放下筷子拍了钱在桌子上,就和赵耗子上车了。

车子穿山过岭的,来到一处山脚下。

一下车,赵耗子指着一处地方叫谢林:林哥儿,看到没。那儿就是他们的祖宅,是不是气势恢宏跟皇宫似的。咱们这辈子要能住这种地方一晚上,死了也值了。

谢林一看向老赵手指的地方,眉头微微拧起:风水禁地,别乱说话。

《大风水师》第8章穷凶恶

赵耗子赶忙闭了嘴,他可没忘路上谢林讲的竹竿男人的事儿。真被拉进去住上一晚再给脏东西弄死了,自己不很冤?

不过,也不怪赵耗子。

面前的房子,修的实在太豪华了。

谢林没去过北京,却也在别人的照片里见识过故宫。半山上树林掩映着红墙黄瓦,不时还有几点灯火葳蕤,不正和紫禁城一模一样?

我们怎么上去?

谢林打量那祖宅在半山上,一条小河从山上流下来,小河所延伸之处,河水两边都有住户。红砖瓦房和小木房形成一个村子:似乎要穿过村子,从那边的石梯上去。

话一出口,正好被司机听到。

这司机胖胖的,剃个小平头,三十出头的样子,有些傻傻的。

刚开始没反应过来,一听谢林和赵耗子说半山上的房子,才一拍大腿:哎呀!你们是去何财主家吧?刚才他叫我来接你们,我脑子不大灵光。走走走,我带你们找何财主去。

财主?

谢林一听,心想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有称人财主的,大清还没亡吗?

赵耗子已经先谢林一步问出口:哎,哥哥。我问你,你们怎么管何福川叫何财主?他欺负你们了吗?

在旧社会,只把有钱又剥削劳动人民的叫财主呀。

不是不是。

小平头连忙摆手,不知是慌乱还是急于解释:他能让我们有钱,我们全村上下才都叫他财主。

怎么呢?

赵耗子趁热打铁:他们家有钱,直接送钱给你们吗?

小平头刚出口一句:那可不

突然不知从哪儿冲出来一个老妇人的声音:小马儿!在干什么?都八点多钟了怎么还不回来吃饭?

三人正走在一栋两层小木楼下面。

抬头一看,木窗上一个头包白帕子的老太太探出头来,一双三角眼正打量着谢林和赵耗子。

老太太六十多岁的样子,一双三角眼就算了,眼睛还红红的跟得了红眼病似的。

赵耗子当下妈呀!一声,小声跟谢林嘀咕:喜神背了那么多,见过的死相也千奇百怪。没见过活人这么吓人的。

喜神,就是死人。

背尸人穿州过省的,路上情况多变。

他们也生怕尸变,一不小心小命丢了。于是也学起湘西的赶尸人来,对死尸恭恭敬敬,尊称一声喜神。

他说那老太太比喜神还吓人,谢林深以为然。

因为那双三角眼,还有红的滴血的眼睛。

谢林小声跟赵耗子解释:这种眼相,叫穷凶极恶。不论男人女人,但凡生了这种眼相,都主性情凶暴。加上一张吹火口,嘴角向下弯。说明她口不择言,一旦不顺她的心,便什么话都说的出,什么事都做的出。遇见这种人,离她远点儿。

赵耗子深以为然,刚想叫小平头走。

谁知那老太太竟然下来了,问小平头他们两个是谁,大半夜来村里干什么?

小平头马儿又赶忙跑去,跟她指手划脚一阵解释。

又指了指山上的何家,老太太的脸色才好一点,临走还很凶的叫小平头:早点死回来!

那声音也和用长指甲刮黑板似的,叫人听了难受。

小平头才赶忙跑过来,边走边和谢林他们说:哎黑!刚才那儿是我家,那老太太是我奶奶。嘻嘻嘻。

谢林心下一动,问:你家只有你和你奶奶吗?

看小平头的父母宫凹陷,父母应该都不在了。

对!

小平头似乎一点不介意,说:我刚生出来八个月我妈就跑去外地了,我爸有一回和我奶奶吵架,被我奶奶气的起不来床,后来趁她睡着也跑了。两人都再也没回来。

没回来?

小平头的父母宫不仅凹陷,而且青黑之气一层交一层,层层覆盖,说明他父母怕是遭了什么不测,再也回不来了。

谢林的话没出口。

一来天机不可泄露不能乱说,二来他不忍告诉小平头血淋淋的真相。

小平头从小没和父母在一起,没什么深的感情,但骨肉相思之情依旧让他垂头丧气:他们不想我吗?是不是因为我脑子不好,他们嫌我是个傻子?

傻子?你说谁想你?

话音一落,一个声音响起,前方林子里走出一个人,把小平头吓得以为是鬼,赶忙往谢林和赵耗子身后躲。

那人走近,才看清是一个男生。

手上的灯笼照出他十五六岁的样子,一身名牌衬的他格外倨傲,走到三人面前,看也不看

谢林和赵耗子一眼,直问小平头:傻子!我爷爷叫你找的人呢?

小平头从谢林身后探出一个脑袋,语气有些发抖:他们就是我刚才去香城市区里接回来的。

赵耗子一把将小平头从谢林身后拎出来:哎你三十大几的人了,胆子怎么这么小?他就是何福川的孙子?

小平头连连称是:对啊对啊!他叫何浩。

你们跟我来吧。

何浩一个转身就走,谢林他们跟在身后,却闻到那个灯笼里燃烧的味道有犀角香的成分。,

赵耗子早忍不住好奇,问何浩:古书上说,生犀不敢烧,燃之有异香,沾衣带,人能与鬼通。燃烧犀牛角能让活人见鬼,你们把犀角香做成蜡烛,还专门带来林子里引路。不怕看见鬼吗?

你懂什么?

男生说:现在山上到处都是鬼,看不见才可怕呢。我看见了,就能想法子避开,或者用护身符打它们。爷爷说,这样在大师到来之前,不至于丢了小命儿。你是大师吗?

赵耗子说不是。

不是还问这么多!

何浩一脸不耐烦,还白了赵耗子一眼,又举着灯笼在前面照来找去,跟黑洞寻宝似的。

到处都是鬼?

说明这些日子一来,何家人见鬼已经和见人一样平常了。以至于还能想到用犀角香来见鬼,达到见鬼就跑的目的。

结合刚才在山下看了一眼山上的风水,谢林心中大概有些把握了。

这半山上祖宅闹鬼的原因,应该是

《大风水师》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大风水师》即可哦~~亲,不要忘记关注哦!

Copyright © 2017-2018 www.xinqu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区玩手游下载 版权所有

 

新区玩手游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