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最后的自由佣兵火神祝融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最后的自由佣兵火神祝融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2019-05-14 17:06:15来源:互联网发布:火神祝融

最后的自由佣兵火神祝融小说在线免费看,最后的自由佣兵是由作者火神祝融写的一部其它小说,最后的自由佣兵火神祝融小说全文阅读目录在线阅读。如果我要保护某个人,与其寄希望于某种规则对敌人的约束,不如将力量真真切切地握在手中。场能力者驰骋之时,天洛和巴伦双城之间。红发的少年拖着满身或精神或身体上的伤痕,作为

最后的自由佣兵火神祝融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最后的自由佣兵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最后的自由佣兵》第二章大小姐与自由佣兵

夏可兰怒气冲冲地回到自己住的公寓,冷冷地斥退女仆,甩上自己房间的门。

就在门关上的那一刹那,她身上那层生人退避的傲慢光环忽然散去。接着,这位大小姐三两下甩掉自己的鞋,褪掉那身象征着身份的天洛公立学院制服小熊胖次?不知道她的死忠知道这个事实后会怎样她扑到床上,撅着屁股在被褥下一番摸索,竟然掏出一台电子发烧友梦寐以求的晶体核手提电脑。

打开电脑,夏可兰取出一支棒棒糖含上,熟练地按下几个按键,硕大的屏幕上立刻出现了好几个程序源代码运行窗口。

这是夏元天都不知道的事,在天洛学院里以高贵和高冷闻名的夏大小姐,竟然是天洛网络论坛上有着白蔷薇之称的著名黑客!

夏可兰这个爱好来自于她那很早就去世的母亲。

就在床边的橱柜上,摆着一个年轻女人的照片。照片中的女人也是一头银发,美丽照人,明显有西方人的体貌特征。但她却很煞风景地穿着条吊带裤,戴着副宽边眼镜,嘴里叼着根棒棒糖,抱着一台一看就配置很高的手提电脑。这身打扮简直土到爆,女人身上唯一的亮点就是额角处的一枚发卡,发卡上深蓝色的宝石与银发相映生辉,绚丽无比。而这个发卡,现在正被穿在一条细链上,躺在夏可兰胸间。

那就是夏可兰的母亲,而她却连她的名字也不知道这也是她憎恨自己父亲的原因之一。

刷刷刷输入几条指令,夏可兰轻而易举地黑入了这座公寓的安保系统不错,用来保护她的安保系统。对着屏幕思忖片刻,她迅速地修改了这个系统的一部分代码。

这样待会儿她逃出去的时候,监控系统不会监测到她。

夏可兰蹦下床,迅速收拾好行装,并换上了一身低调的运动服,然后抽出剪刀将床单裁成条,接成绳子,从窗口垂下去。

她所在的是三层楼,窗口的高度让她有些胆怯。犹豫再三,她取出胸间的发卡戴到额角。

妈妈,你当年一定很勇敢不是吗?

夏可兰深吸一口气,抓住绳子从窗口一跃而下!

刺啦

诶?

听到这声音的夏可兰愣了一下,就看见自己手中的绳子出现了一个大裂口她毕竟没有什么拿床单做绳子的经验,裁得太细了。

于是绳子应声而断,夏可兰尖叫着摔了下去。

要死了!

很奇怪的是,夏可兰忽然感觉到自己被缓冲了有谁接住了自己,并用很熟练的技巧迅速消去了自己下坠的冲击力。

谁?

这个瞬间夏可兰心乱如麻,她扭过头,忽然看到了那张令自己很不爽的脸。

西城苍火面无表情地看着怀里得大小姐:哟,跳楼玩呢?

一声尖叫响彻云霄。

赤红塔顶端的圆厅中,夏元天一改往日的温和面容,冷冷地与对面的那两个大佬对峙着。

夏某人为小女安排这次婚事,只是为了回应多年前与林团长定下的婚约罢了。

夏元天重申道,语气冰冷坚硬。

哦,夏会长是指十五年前为了换到北方那片矿田的控制权而定下的婚约吗?金世图阴阳怪气地问道,这么对待自己的女儿,真是好残忍哟!

夏元天眼角抖了一下。

反正这是夏先生的家事,金团长就别来凑热闹了。海平南忽然插话,还是一如既往的简单直接,要不然就打一场吧,只怕金团长那边人手吃紧。

这简直是赤裸裸的威胁,但金世图却被呛得一时无语在不久前的一次突发事件中,他一次性损失了十几名高阶能力者,到现在还阵痛不断。要是现在与远海开战,无论是明面上还是暗地里,他都处于劣势。

哼!你少拿开战吓我!金世图最终还是站起来吼道,姓夏的想把女儿嫁到北方,你们远海是想联合林老虎来对付天洛吗?

海平南面色一凛,周身忽然燃起一层深蓝色的能量场:你再给我说一遍。

你当老子不知道你的佣兵排名是世界第23?金世图拍着桌子,丝毫不退缩,也别拿那个吓我!涉及到天洛霸权的事,不容含糊!海平南你给我好好想想天洛这几年的安定是怎样维持下来的!

海平南愣了一下,收起自己的能量场。

是的,就是这样。天洛的绝对霸权维持着整个东方的稳定,而北方的冰林佣兵团则是这稳定中唯一的不稳定因素。如果远海表现出与冰林联盟的迹象,只怕会引起内战。

这个利害关系,海平南早就向夏元天阐述过好几次了,夏元天也绝对不会不懂。但夏元天坚持这门婚事,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

海平南性格太直,却仍旧能从一介武夫升到团长之位,是多亏了夏元天对他的帮扶,他实在不想辜负这份情谊,所以也不好反对夏元天的决定。

一片沉默中,夏元天的面色愈加凝重。

林团长意下如何?夏元天突然问道。

林成森在其他人争论的时候一直沉默,像是在阴影中藏匿着无数的杀人利器,令人望而生畏。

夏元天必须了解到他的意图。

哎呀,差点忘了林老弟!金世图似乎突然找到了盟友,语气立刻变得平易近人,你帮我说说他们!

林成森打了个哈欠,伸伸懒腰,叭嗒叭嗒嘴。

夏会长真是父爱泛滥啊。

这句话让海平南和金世图都一愣。

喂喂,林老弟。这家伙都要把自己家女儿当做利益筹码了哦哦,你这是反讽,对不对?对不对?金世图继续与林成森套近乎,连椅子也向他那边挪了一些。夏元天沉默不语。

林成森盯着夏元天,他那懒散的眼神陡然变得凌厉鄙人,如同毒蛇凝视:夏大小姐她母亲是西方人吧?

这句话就像是重磅炸弹一样,炸醒了一桌子的人。

金世图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海平南也一脸震惊,但还是尽力让自己冷静。

夏元天的冷静终于动摇了一分:你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的并不重要,关键是连我都知道了,那么林成森忽然竖起食指,神秘兮兮地指着上方,那上边的人也一定知道了吧?

圆厅里一片沉默。

没有什么组织,能够被天洛三大势力称为上边的人吧?

但这个组织绝对可以。

因为天洛城就是他们建立的。

为什么号为天洛三大势力的三大佣兵团,身居团长高位的海平南也只能在世界佣兵榜上排到第23?

那是因为这个组织收罗了世界前十中所有来自东方的佣兵,以及前一百中绝大部分的来自东方的佣兵。

这个组织并没有大批的佣兵部队,也没有属于自己的商会,然而仅凭他们手中那不足百人的武力,就足以形成威慑整个天洛的势力,被称为上边的人。

其名为,洛神众。

洛神众这个组织奉行的准则十分神秘,它只对天洛三大势力的高层表明过自己的一项原则,那便是绝对的种族主义。蛰伏于天洛的暗处后,他们无法在整个东方推行这个主义,于是就要求天洛三大势力的高层必须具有纯正的东方人血统。

没有人知道是出于什么目的,洛神众对于这个原则的维护近乎宗教徒般的狂热。历史上曾有很多西方人想进入天洛势力发展,但都被抹杀在历史的阴影里。

这,这水实在太深了,金世图率先打破了沉默,我不了解什么上边的人,我不纠缠这件事了,姓夏的好自为之。

不要装傻,金团长。夏元天的目光忽然锐利起来,为了维持我们与洛神众之间那种惊悚的平衡,我们三方都做了很大的妥协不是吗?

金世图没想到夏元天会直接说出洛神众这三个字,欲言又止。

金团长名义上兼任了被架空的钢岩商会会长,林团长则干脆直接不再过问商会的事宜。为了自身势力的存续,你们直接将自己的后院交给了洛神众作为平衡。夏元天苦笑着说道,我虽然仍旧握有商会的控制权,但为了远海的利益,也和这个看不见却无处不在的势力做了很多妥协。遗憾的是,在我女儿这件事上,他们不会与我妥协我妻子的事我瞒了很久,还是瞒不过他们的眼睛。那接下来要怎样?献出我的女儿,继续妥协吗?

这个想法其实不错哦!林成森作严肃状。

你这疯子给我闭嘴!海平南拍桌子吼道,他终于了解到了好友的苦衷,一下子也是唏嘘不已,但立刻就被林成森这句恶心得不轻。

对于安定天洛来说,确实是不错的选择。夏元天挥手示意海平南冷静,但我已经妥协太多了,在女儿这件事上,我不想妥协!

所以我说你父爱泛滥了啊,生意人的精明都没了!林成森无奈地端起茶杯。

那也不能将小姐嫁到北方去啊,海平南急忙给好友出谋划策,解除她的继承权!

以洛神众的种族狂热程度来说,只要可儿还有成为继承人的可能,就绝对会被抹杀的。

那,那就把她送到西方去!

在巴伦,远海的仇家只怕更多吧?

海平南一下子失语,无法找到其他的建议。

我真的不是个好父亲,夏元天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世界这么大,我却无法替她找到归宿,只能把她嫁到北方,嫁给那个在东西方势力间耍两面派的军阀的孙子

嗯嗯,也只有林老虎那家伙,出于对远海利益的觊觎,会为了你那丫头在巴伦和洛神众之间耍耍宝。林成森忽然放下茶杯,但我还是要说,夏会长,这绝对是你这辈子走的最臭的一步棋。

夏元天似乎知道林成森指的是什么,苦笑起来。

那就为了你的女儿,好好活下去吧!林成森邪魅地一笑,起身飘然离去。

金世图搞清楚了夏元天的真正意图,也无意久留,只是离开之前很缺德地补了一刀:幸亏我当初娶了个河东狮子啊,凶了点,但好歹是纯正的东方娘们儿。

圆厅里只剩下海平南和夏元天两人。

海平南沉默许久,说道:小姐会没事的,远海还在我们手里呢。

商会早晚会不再是我的,你的力量又是不自由的。

再次听到这种说法,海平南还是愣了一下,他还是无法理解这个说法的含义。

我找不到什么可以切实依靠的东西啦,只好把一切都赌在那个少年身上。夏元天低头取出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女人仍旧让他心动不已,我欠她的。

公寓大厅里,夏可兰尴尬地面对着聚集在自己面前的安保人员们。而那个扰乱了自己私奔大计的罪魁祸首却像个没事人似的坐在自己对面挠肚皮。

我都说了我是想出去散散步,然后然后不小心从窗户甩下去了!

小姐

我你们倒是给我解释一下这个家伙是怎么混进公寓里来的?夏可兰急忙转移话题,生气地指着对面的西城苍火。

保安人员的领队有些无奈地答道:刚刚技术人员才检测出来,我们得安保系统不知道被谁黑了,根本没监测到这个人小姐您看,果然是有人对您意图不轨,您还是不要胡闹啊。他们听到小姐的尖叫后迅速赶到了现场,对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能够猜出个大概。

夏可兰一脸囧样,急忙硬生生地摆出自己高傲的姿态:这这种低级失误是你们的责任!总之先把这个家伙给我轰出去。

保安正要动手,西城苍火随后取出一张电子卡片摔在桌子上:这是那个夏大叔给我的,也不知道那大叔怎么了,现在就要我开始执行护送任务。

领队捡起那张卡片,脸色发白:小小姐,这个少年现在具有最高的安保权限,针对您的安保

哦?西城苍火饶有兴趣地接过那张卡片,这个不错啊你们都出去,人多容易出事,不要这么多人聚集在安保目标身边,容易给内鬼机会啊笨蛋。

保安们面面相觑,但还是乖乖的向房门走去。

喂喂!这展开令夏可兰措手不及,你们是听我的还是听他的?把他给我轰出去!

保安们大多已经走出大厅,领队关门前苦口婆心的劝道:他毕竟是会长选择的负责人,小姐您就尊重一下会长的意见嘛

夏可兰直接抓起一个花瓶就甩了过去,领队急忙关门躲避。

态度真恶劣西城苍火开始享用桌子上的咖啡,一点也不见外,小心嫁不出去。

于是夏可兰又抓起另一个花瓶甩向西城苍火:你给我滚!

西城苍火稳稳地接住花瓶放下:我没义务听你的,付钱给我的是你爹又不是你。

夏可兰的脸痛苦地扭曲了很久,终于怒极而笑:你以为我是那种娇滴滴的花瓶小姐?以为靠耍流氓就能镇住我?

西城苍火愣了一下。

就在这个空当,夏可兰突然从自己打点好的旅行包里掏出一把袖珍光能枪,不是对准西城苍火,而是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你的任务是保护我的安全,你再不滚,我就自杀!

西城苍火的表情终于严肃了一些,但他并没有乖乖开,而是说道:0.4秒。

啊?夏可兰皱起眉头。

光能枪械的触发部分不是机械结构,几乎是一触即发,但这样太容易走火。于是设计者们就在扳机上做了手脚,从你施加力道开始扣动扳机,到光能枪械真正触发射击,有0.4秒的延迟。

那又怎样啊?夏可兰突然被科普了这么一个知识,一头雾水。

西城苍火的目光立刻变冷:你知道0.4秒够我干多少事情吗?现在这个局面,我唯一的苦恼是在这0.4秒内,是只打掉你手中的枪械还是顺便也废掉你的行动能力。

夏可兰与那冷冷的目光对峙良久,终究还是放下了枪。

哼,你要赖在这里就赖在这里,不要烦我!

夏大小姐转身走回自己的房间,狠狠地甩上门。

看来自己得私奔大计又要重新开始了,再次黑进安保系统不难,关键是该如何摆脱这个恼人的家伙待会儿从哪逃

啊夏可兰突然又差点尖叫出来,还好忍住了她刚才下意识地向刚才用来逃跑的窗口望去时,却忽然看到了那张令自己不爽的脸,还是倒挂着的。

干嘛啊!你这变态!

以防你又跳楼玩儿,我先预备着。西城苍火一本正经地说道。

这可是女生的房间啊!!夏可兰吼得咳嗽起来。

哦,那我就闭上眼睛。西城苍火真的闭上了眼睛。

怎么,难道我上厕所洗澡你要在旁边跟着?夏可兰额头上满是井字。

西城苍火认真地思考了一下,一本正经地答道:如果需要的话

夏可兰拔枪一阵乱射!可惜都被西城苍火躲过了。

你是不是看我不爽?夏可兰蹲在地上,有气无力,大小姐的高傲粉碎殆尽。

是哦。西城苍火一本正经地答道。

夏可兰站起来,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向独立卫浴晃了过去:我要洗澡,你别烦我!

就刚才对西城苍火吼了几句话,夏可兰竟然出了一身臭汗,这小子真是洗个澡吧,虽然这小子很可恶,但要是自己真的在洗澡,量他也不敢真的来捣乱。

这样想着,夏可兰闪进了浴室,她其实只想暂时清净一下。

听到浴室里传来水声,倒挂在窗户上的西城苍火一个后翻,稳稳地落在屋脊上。

大小姐真不好伺候啊暗暗吐槽了一句,西城苍火迅速张开自己的意念场。高阶的能力者可以用自己的意念场感知很大的范围,西城苍火的意念场迅速覆盖了整座公寓。安保人员们都在认真巡逻,没有什么异样。

但西城苍火丝毫没有放松,忽然,他在远处的一处高楼上发现了异样。

那座高楼距离公寓太远,已经超出了西城苍火的感知范围。引起他注意的,是那里传来的一次闪光,这种闪光很特别。

瞄准镜!

夏可兰脱掉衣服,打开花洒,脸上满是晦气的表情。这个小子是在太可恶了!如果自己洗澡这时间他还敢来烦自己的话,绝对,绝对要让他好看

然而就在这时,浴室的天花板突然被开出个大洞,西城苍火从烟尘中现身,二话不说,将目瞪口呆外加赤身裸体的夏可兰一把扑到在浴缸中!

几乎是一瞬间之后,一发大口径合金弹头呼啸而至,直接击穿墙壁,擦过浴缸边缘,射入地板,溅起一片碎石!

《最后的自由佣兵》第三章暗杀

此刻的夏可兰羞愤无比,但子弹的呼啸声和乱溅的碎石还是让她意识到了危险,没有挣扎。此刻那张令她讨厌的脸就近在眼前,给了她一个侧面,那认真严肃的表情竟有些帅气,连受尽男生追捧的夏大小姐也莫名地春心萌动起来。

夏可兰的脸不自觉地通红一片。

下一刻她就在脑海中狠狠甩了自己一耳光,准备厉声斥责西城苍火这种怎么看都有些变态的行为。

旧式的AAW,装弹时间西城苍火忽然嘟囔了这么一句话,然后下一瞬他就猛地跃起,拽起夏可兰就要冲出浴室。

诶诶!你要干嘛?夏可兰尚未出口的斥责变成了尖叫。她只剩一只手自由,一瞬间考虑了无数次还是选择了护胸。

西城苍火回头看了夏大小姐一眼,似乎刚刚想起自己的不合理之处,于是迅速扯过一条浴巾,三下五除二将大小姐包成个粽子,扛着就冲出浴室。

夏可兰差点骂出脏话。

但就在这时,第二发子弹呼啸而至!

夏可兰知道这是上个世纪的枪械才有的子弹,但她从未见过威力如此骇人的子弹,子弹的飞行轨迹中甚至隐隐有电弧闪现。一瞬间她房间里就飞满了碎石,这种金属弹头或许比不上光能枪械的射线精准,但弹头的动能效应带来的附加破坏太可怕。幸亏西城苍火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带着她逃离了原先的位置,只是一些地板碎片溅射到了她身上,但还是觉得生疼。

安保人员们立刻忙碌起来,领队带着一部分精英忐忑地赶到夏可兰的房间,看到小姐没事都松了口气,但接着看到小姐正被西城苍火包成个粽子扛在肩上又有些尴尬

但还是小姐安全要紧!领队迅速组织队员们打开自己的单兵动能屏障发生装置将小姐围起来,夏可兰也终于放松下来,她对这些安保人员还是蛮有信心的。

但西城苍火直接扛着夏可兰奔出了安保人员们的保护圈。

蠢货,散开!

安保人员们都愣了一下,只有领队迅速作出反应。

第三发子弹应声而至,它竟然直接击穿了数名安保人员的动能屏障,落在西城苍火刚刚站立的位置,又溅起一片碎石!

那几名安保人员的躯体直接被轰碎,而迅速作出闪避的领队逃过一劫。

直接目睹如此血腥的一幕,夏可兰一阵恶心。但还没等她吐出来,西城苍火已经扛着她奔到了过道里,放下她,然后直接举起附近的一个观赏用鱼缸,浇了她一头冷水!

于是恶心又被突然的冰冷挡了回去,夏可兰沉默半晌,终究只是呆呆地打了个喷嚏。

你干嘛啊?

对面用的是红外瞄准镜,我得把你的热信号抹掉,不然你认为什么瞄准镜能穿墙瞄准你啊?西城苍火用看菜鸟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位浑身湿透外加曲线毕露的大小姐,丝毫没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多么伤天害理。

下一发子弹没有到来。

领队已经带着剩余的安保人员跟过来,他心有余悸地向西城苍火问道:对面是什么武器?

AAW,子弹强化过,自带电磁振荡,你们的单兵动能屏障挡不住的。西城苍火淡淡地答道。

AAW,anti-armorweapon?领队出了一身冷汗,这种反装甲武器即便在天洛也是稀有货,暗杀者背后的势力

一个安保人员见自家小姐拘谨的搂着双肩,还一脸茫然的样子,急忙脱下自己的外套想给小姐披上,却被西城苍火一把推开:对面用的是红外瞄准镜,我好不容易才把她的热信号抹掉一缸冷水撑不了太久,你们有热信号隔绝装置吗?

哦,我们的失误!领队立刻用耳麦下达了命令。

他目光复杂地望着正在将一根棒棒糖放到嘴里的西城苍火,这个十几岁的少年作为佣兵的专业程度,竟然让他这个从业十余年的人都自愧不如。

动能屏障也给你们小姐一个,开关让她自己拿着。西城苍火含着棒棒糖冷静的下令,然后风一样地离开。

此刻这个公寓已经启动了临时防御系统,公寓前的绿地从中分开,几架武装直升机从地下机场起飞,朝着安保系统根据弹道计算出的方向杀去。

然而当直升机赶到一公里之外的狙击手埋伏点时,驾驶员们只看到了西城苍火和狙击手的尸体。狙击手是自杀,他的两条手臂都被军刀齐齐斩下,但还是成功咬破了嘴里的氰化物胶囊。

应该直接打晕的西城苍火扶着额头,一脸懊丧。

他回头看了那把AAW一眼,这东西与其说是枪械,更像是一个微型炮台,电控瞄准,带轨道底座,在光能枪械统治的时代仍旧是很多人的噩梦。

这种家伙可不是随便哪个佣兵团就能搞到的

公寓大厅里,危险警报终于解除,夏可兰终于从一连串的突发事件中缓过来,披着条厚厚的毛巾坐在沙发上,瑟瑟发抖的同时数落着周围的人。不光安保人员,仆人们也聚集了过来,想尽办法消除小姐的惊惧外加怒气。

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

狙击手?怎么,你们没遇到过狙击手?

你们知不知道那个家伙对我做了什么啊?

蠢货!废物!

夏可兰正宣泄时,西城苍火正好回来,听到废物两个字他皱了皱眉头:这帮人是业余了点,但毕竟为了保护你死了几个人,态度好一点嘛。夏可兰一时语塞,她当然也对那几名殉职的安保人员心存愧疚,但她刚才只是想缓解一下自己的恐惧罢了但一看到西城苍火,她立刻找到了转移火力的目标:你给我闭嘴!你就算你是为了救我,但刚才那些那些完全可以用其他更合适的方式达成吧?你就是在故意整我!

那西城苍火说着竟然坐了下来,你求求你老爹,撤了这个委托?

夏可兰一愣,这才想起这小子很讨厌护送任务,于是故作阴狠地笑起来:我就不,你就得保护我,到死为止!

你们烦不烦她啊?西城苍火很失望地向旁边的领队问道。在小姐灼人的目光中,领队出了一头冷汗。

夏可兰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她憋了半天,终于憋出一句:我要咖啡,热的!

一个女仆沏了杯咖啡小心地端到夏可兰跟前。由于夏可兰正开着动能屏障,她现在是谁也近不了身,于是女仆小心翼翼地问道:小姐,能把屏障解除吗?。

就在夏可兰关掉动能屏障,接过咖啡的一瞬,西城苍火目光骤冷。

电光火花之间,西城苍火抽出身旁领队藏在裤腿里的军刺,直直甩出,直接将那女仆的一只手钉在墙上!

接过咖啡的夏可兰根本没反应过来,而专业素质较高的安保人员们已经迅速发觉刚才那女仆是想从怀里掏出什么东西,急忙围成人墙护住小姐,并将手中的武器对准她。

女仆眼神闪过一丝狠厉之色,她下巴微动,不一会儿就口吐白沫而死。

又来西城苍火又扶额。

安保人员们慢慢地聚集过去,从女仆的衣服里搜出一把微型手枪。

夏可兰端着咖啡的双手僵住,她不明白,为什么今天会有这么多危险找上自己,连这个平时常常和自己擦肩而过的女仆也变成了致命的因素,这远比被人从远处瞄准带来的冲击要大。

她的内心再也无法安定下来。

就在夏可兰发呆时,西城苍火忽然凑过去拍拍她的脸:别发愣了,待会儿得把你转移到其他地方去你到底惹了什么人啊喂?

大小姐终于忍无可忍,直接一个耳光甩过去,竟然奇迹般地甩中了。

黎明时分,天洛航空港却异常地忙碌,一艘大型天行舰的引擎已经完成预热,它是冰林专门派来接夏可兰的,北方那位老爷子似乎并不信任天洛这些势力。

夏可兰呆在设立了重重安保防线的私人候机室里,孤独异常。

因为暗杀的影响,她的出发时间被提前,待会儿就要前往北方。

昨晚暗杀事件过后,夏元天竟然没有赶到女儿身边,安保人员们都有些诧异,倒是夏可兰一切如常,好像这样的表情才符合她的父亲。

反正又是生意

那枚发卡被重新挂到链子上,躺在夏可兰的领口里,她知道自己没机会私奔了。

航空港的停机坪上,西城苍火把远海佣兵团的一辆军需卡车翻了个遍,抱着一大堆光能枪械跳下来。

你怎么不让我给你提供枪械呢?远道而来的加特哀怨地说道。

加叔你太黑再说免费的,不要白不要。

这话说得旁边的远海军需官一阵翻白眼。

我的龙齿带过来没有?

当然。加特说着从自己开来的那辆老爷车后备箱里取出一件物事。

周围的远海佣兵们都眼前一亮。

那是一把合金长刀,修长的刀身在淡淡的夜色中竟然泛着青蓝色的荧光。护手处雕刻着一个M,内部镂空,似乎装备着一个晶能核心。在现在的战场中冷兵器已经十分少见了,除非是那种能够直接与枪火抗衡的珍品。

但西城苍火却随意地接过这把珍品就插到腰间的皮套里,仿佛那是把便宜的军刺。

黑子呢?

在机场检疫处清理虱子呢话说你小子这次怎么想起要带黑子一起去?

直觉。

西城苍火将自己挑拣出的军火全都塞进一个旅行包里,朝加特打个招呼就准备离开,却迎面撞上了一个他最不想见到的人。

他面前的这个男人保持着自己招牌似的毒蛇笑容,一头黑色长发伴着青色的风衣随风拂动,作为一个男人来说长得太妖精了一些。

林成森笑盈盈地看着西城苍火:大侄子,跟我做个交易怎样?

《最后的自由佣兵》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最后的自由佣兵即可哦~~亲,不要忘记关注哦!

Copyright © 2017-2018 www.xinqu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区玩手游下载 版权所有

 

新区玩手游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