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武极邪神全文阅读-武极邪神小说火星引力

武极邪神全文阅读-武极邪神小说火星引力

2019-06-27 14:40:54来源:互联网发布:火星引力

武极邪神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目录,玄幻小说武极邪神主角萧澈全部免费阅读,武极邪神小说火星引力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掌天毒之珠,承邪神之血,修逆天之力,一代邪神,君临天下!

武极邪神全文阅读-武极邪神小说火星引力

武极邪神精彩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武极邪神》第4章迎亲

流云城是苍风帝国最小的城,小的都不适合被称作一个城,称为小镇或许更合适。流云城不仅面积最小,地理位置也最为偏远,这里的人口、经济、以及综合玄力等级,在整个苍风帝国都是垫底,流云城的居民甚至经常自嘲这里是被天玄大陆遗忘的角落。萧门这种在苍风帝国根本不起眼的存在,在流云城中却是货真价实的巨头。

今天的流云城格外热闹,原因自然是萧澈和夏倾月的大婚。萧澈娶妻也就罢了,压根不会有人关心,但夏倾月出嫁,绝对是足以轰动整个流云城的大事。

夏家并不是一个纯粹的修玄家族,而是世代从商,虽然财富在整个苍风帝国不算什么,但在流云城绝对是首屈一指的巨富。不过,这绝对不代表夏家力量薄弱,有雄厚的财富,自然请得起大量的高手来守护家产。夏家现任家主夏弘义有一双儿女,夏元霸和夏倾月,而这对儿女对从商都是毫无兴趣,反而专注于修玄,而夏弘义对此也是听之任之,从未反对过。在夏倾月展示出轰动流云城的天赋之后,他更加不会阻止。反而因为夏倾月的惊人天赋,流云城各大家族经常性的表现出一些示好的举动毕竟,夏倾月可是公认的有可能在将来达到地玄境,甚至天玄境的人,到时候,夏家不但财富,实力也将称霸流云城。

但如此的夏家,却要让全城最璀璨的天之骄女嫁给萧澈这种没半点前途的废渣,不知让多少人惋惜当然,更多的是羡慕嫉妒恨。

既然是夏家嫁女,场面自然不会寒酸。萧澈刚一出门,便看到门口铺了一条长的夸张的红地毯,这条红地毯是萧家大门为起点,在曲折中延伸向夏家的方向。夏家和萧家的距离不算太远,但也绝不算近,十几里还是有的。也就是说这条红地毯起码有十几里长除了夏家,整个流云城没有哪个家族会有如此惊人的手笔。

萧家的迎亲队伍一出现,流云城的街道顿时热闹了起来,看热闹的人堆满了街道两侧,随着队伍的前行,各种窃窃私语声传入到萧澈的耳中。

看!那个就是萧家五长老萧烈的孙子萧澈,据说天生玄脉残废,这辈子都不可能突破初玄一级。

哦,我还是第一次见。

你没见过他很正常,有个那么牛X的爷爷,自己却是废物一个,换你你还有脸经常出门吗?唉,夏倾月居然嫁了这么一个人,真是老天瞎眼啊!

据说当年他的父亲萧鹰和夏弘义是拜把子兄弟,夏倾月出生的时候差点没保住,幸亏萧鹰消耗大量玄力相救才保了下来,夏弘义当时就承诺夏倾月十六岁的时候嫁给萧鹰的儿子当XF,过了没多久萧鹰遭到刺杀,因为玄力大量消耗,无法抵抗,直接身陨,夏弘义更是自责如今夏倾月十六岁,虽然萧鹰的儿子是个废柴,但夏弘义一生重情重义,绝不愿违背当年的承诺,否则,这货怎么可能娶到夏倾月。

唉!夏倾月是我们流云城的明珠,这萧澈如果拿掉萧门五长老孙子的身份,简直连个烂泥都算不上。我都比他强一百倍!这个世界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我梦中的女神居然要嫁给这样一个废物,我不甘心的想死啊啊啊!

马背上的萧澈眸若深潭,晶亮幽深,神仪明秀,风度翩然,一身大红喜服,长发飘扬在他的身后,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飘逸出尘的气息,耳边各种声音议论声,各种嫉妒、不甘、嘲讽、怨恨、羡慕、不屑的目光集中在他的身上,他却仿佛是无知无觉,脸上始终带着几分云淡风轻的笑容,倒是不知将多少女孩子看的丢了魂一般的眼神迷离。

虽说萧澈的玄力极渣,但长相绝对不差,即使比之萧玉龙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再加上极少出门,玄力低微,看上去很是羸弱白嫩活脱脱一个小白脸!

所以,就算无数青年才俊对萧澈怨恨嫉妒的牙痒痒,也不得不在心底承认,就相貌而言,这个萧澈似乎还真配得上夏倾月。

我还以为这个萧澈今天会坐轿,没想到居然是骑马,而且这气质神情好像和传闻中的不太一样啊。

切!他一个被所有人看不起的废柴,今天却要迎娶我们流云城的明珠夏倾月,当然是要多得意有多得意!还怕露脸?一个声音恨恨的说道。

听说宇文家的那些大少爷,还有城主家的公子一直都狂追夏倾月,你说他们仅仅会不会来抢亲?

得了吧!萧澈不算个什么,但他爷爷可是萧烈,咱流云城的第一高手,城主见了他都要礼让三分。他儿子挂了,就这么一个孙子,肯定护犊子到骨子里,有人来闹事,萧烈还不暴怒!谁敢来触这霉头!何况这又不是逼婚,谁敢来闹事,惹的还有整个夏家。估计现在那几家的公子都被牢牢锁在家里呢。

迎亲队伍走的不急不缓,十几里的路硬是走了近一个半时辰。

姐夫!!

刚近夏家大门,随着一个粗犷的叫喊声,一个高大粗壮的身影便快步的向萧澈跑来。这个人看上去年纪不算大,却起码有两米多高,身体更是壮若公牛,跑动时连地面都在隐约摇晃。萧澈看着他跑近,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瞪大眼睛道:元霸!我们才不到一个月不见,你怎么又高了这么多!!

这个男子准确的说是个男孩便是夏倾月的弟弟夏元霸,今年十五岁没错,真的只有十五岁!但单看他的体型,绝对没有人能想到他今年才刚满十五岁!两米多的身高萧澈骑在马上,头顶才堪堪与他平齐,体重更是超过350斤。不过如此体重的夏元霸绝对不是虚胖,他身上的肌肉都是高高鼓起,还隐约有着黝黑的金属光泽,蕴藏着相当惊人的力量。他的玄力只有初玄境四级,只能算中庸稍微偏上,但却是力大无穷,即使和初玄境六级的人交手也绝对不虚。

夏元霸是萧澈唯一的死党,他从小就一直喊萧澈姐夫,两人一起玩到大。八岁之前,夏元霸还是黑黑瘦瘦,经常被人欺负,八岁之后,夏元霸如同吃错药般身高体重暴增,饭量和力量也变得越来越惊人,如今到了十五岁单看脸还隐约能捕捉到些许稚嫩,但体型简直就是怪兽级别的!

听了萧澈的话,夏元霸摸摸头,一脸窘相道:这个我也没办法啊。老爹天天让我减肥,但让我饿肚子,比杀了我还难受啊。

萧澈无语。才十五岁就是这状态,成年之后简直不敢想象啊!

夏元霸的饭量,萧澈可是见识过多次,也还好是他生在夏家,要是生在普通人家,估计早已吃的倾家荡产。

嘿嘿,姐夫,今天你可就正式成为我的姐夫了。夏元霸憨厚的笑着,对于姐姐嫁给萧澈,他是很开心的,甚至一直在巴望着这一天。因为在他看来,有那么厉害的姐姐当老婆,就再也没有人敢看不起萧澈了。

快进来,姐姐这边已经准备好了。说到这里,夏元霸一拍脑门:哦对了,我去开大门。

说完,夏元霸奔向夏家大门方向,奔跑时活生生像一座移动肉山。

迎亲队伍进入夏家,刚一进门,萧澈就看到了正微笑看来的夏弘义,他连忙下马,走到夏弘义身前,恭敬行礼道:夏叔叔。

呵呵,都这个时候了,还叫我叔叔吗?夏弘义温和的笑道。他的身材不高,人至中年也多少有些发福,整个人看上去甚至有些憨厚,但整个流云城没有一个人敢小看他。

萧澈目光一敛,再次恭敬道:岳父大人。

对于夏弘义,他一直是很敬重的。因为他是父亲的拜把子兄弟。从小到大,他受到了无数白眼,而夏弘义一直对他关照有加,即使天生玄脉残废,他依旧不违背当年和父亲的约定,在夏倾月十六岁那年主动将她嫁给萧澈。

呵呵,好!夏弘义点头,伸手拍了拍萧澈的肩膀:澈儿,从今天开始,我就把倾月交给你了。虽然你不是什么大英雄,不是什么权贵,但就冲你是萧鹰的儿子,我就可以很放心的把女儿嫁给你。你的父亲萧鹰绝才惊艳,重情重义,能和他成为兄弟,是我这辈子最不后悔的事。你是萧鹰的儿子,就算玄脉破损,我也绝不相信你将来会是一个平凡之人。

好好对我的女儿,至于那些流言蜚语,随他去吧。

萧澈目光微动,然后缓慢而坚决的点头:岳父大人,你放心,虽然我现在为人所不屑,但潜龙在渊,必有觉醒之日,到时,我会让所有看不起我的人,还有嘲讽夏家找了个废物女婿的人乖乖闭嘴。

夏弘义顿时怔住他所熟知的萧澈一直都是文文弱弱,脾气温和之余,还经常会不经意的露出自卑之态。但如今却对着他说出如此的豪言壮语,而且目光凌厉,神情泰然,眼神更是深邃的让他有一种无法看清的感觉全然不同于以往羸弱的姿态。

好!夏弘义点头,再次拍了拍萧澈的肩膀:我相信萧鹰的儿子绝对不会就此平凡,我会等着看你潜龙腾渊的那一刻。好了,倾月那边已经准备好,去吧。

《武极邪神》第5章大婚

在两个伴娘的搀扶之下,夏倾月终于出现在了萧澈的眼前。她头戴大红色的凤冠,凤冠垂下的细密珠帘将她的整个面部完全遮盖,让人无法看清她此时的容颜和神情。黑亮的长发柔柔的绾于身后,身着四喜如意云纹锦锻所制的直裾式大红喜袍,腰身束起,勒出纤纤柳腰。腰间佩带着玲珑玉带,玉带之下垂着细细的珍珠流苏,足踏金丝履,一身华丽的装扮在她身上更显夺目之极。

夏倾月在伴娘的搀扶下缓缓向花轿旁的萧澈走来,每一步都轻渺优雅,如同踏在云端。同样是行走,普通女子是走路,而在她身上,却如仙子点云,这再平常不过的姿态都是美不胜收,看的萧澈也是一阵赏心悦目。

夏倾月终于来到花轿前,两个伴娘也松开手,向后退步。按照苍风帝国的婚礼习俗,将是由新郎将新娘搀入花轿,萧澈向前一步,向夏倾月伸出了手,夏倾月也是柔夷轻抬然而,就在夏倾月的手即将搭在他的手掌时,一股刺骨的冰冷猛然从萧澈的手上传来,让他的整只右手乃至右臂都在刺痛中变得僵硬,再也无法动弹半分。夏倾月的手悬空覆在萧澈的手掌上,身体轻缓优雅的进入花轿之中而在旁人看来,她是手掌搭在萧澈的手上后被萧澈搀扶而入。

手上的冰冷感缓缓消失,萧澈的手臂垂下,表情淡然,不发一言。除了在冰冷感袭来的那一刹那蹩了一下眉头,再无其他表情,更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

此时如果掀开夏倾月头上的细密珠帘,会看到她的美眸之中闪过一丝讶然。但马上又归于冷漠。

萧澈上马,迎亲队伍顿时浩浩荡荡的折返,夏家的送亲队伍也紧随其后,直奔萧门而去。

又是一个半时辰后,队伍回到了萧家门口。这一去一返用时很长,却是顺风顺水,风平浪静,压根没出现很多人盼望的抢婚大戏,这倒是让不少心理不平衡的人大失所望。

萧烈早已亲自站在门口,迎接着前来的宾客。当然,冲着萧澈来的一个巴掌数的过来,基本都是冲着萧烈和夏家而来。以萧烈在流云城的声威和夏家广达的门路,宾客相当之多。萧家大门之外,来看热闹的人更是多不胜数,将道路拥堵的水泄不通。而这些人,显然都是来目睹流云城第一美女出嫁的。

夏倾月的花桥缓缓的停了下来,喧闹声中,帘子的一角被掀开,她的侍女夏冬灵轻轻说道:小姐,已经到了。

然后,一只手伸了出来,在夏冬灵的搀扶下缓缓走下。在她刚出花轿的那一刻,周围原本喧闹到震耳的声音一瞬间安静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又一个的抽气声。

时间已接近中午,阳光格外明媚柔和,潋滟的日光映着她身上的凤冠霞帔妩媚明耀,傲然生辉,熠熠闪光刺的人眼花缭乱。她头佩四屏凤冠,高挽的云髻上点缀着精美绝伦的金簪子,下面垂着数条雕镂鸾凤金步摇,身穿如意云纹锦锻大红喜服,腰系同色同纹宽锦带,足踏金丝履,大红的金丝鸾凤冠坠满细长的明珠流苏,随着明珠流苏的轻摆,黛眉雪肤,明眸玉唇若隐若现,精致无暇。虽未露容颜,却已犹如天女谪尘,美的不似凡间。

一阵阵压抑不住的吸气声交叠在一起,不知多少人直接眼睛发直,半天回不过神来。这就是夏倾月的魅力,未露容颜,仅凭超凡出尘的气质和身姿,便如同一个从画中走出的仙女,绝美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一条红绸子被夏冬灵缠在了夏倾月的手上,而红绸的另一端自然是系在萧澈的手上。萧澈面带微笑的走在前方,牵引着夏倾月跨过火盆,跨过马鞍,踏过夏家门槛,直奔大厅。

进入萧家大门,耳边的喧闹声依旧不减。萧澈神情不变,脚步不停,他自然是很想这场婚礼能早点结束。

这里是萧门的中心议事大厅,能有资格把这里用作婚礼殿堂的,也唯有萧门门主或长老一系。为了这场婚礼,里面经过了很大规模的装饰,目光所及,雕梁镶嵌着黄水晶,四壁雕画双龙戏珠,之上嵌着若干颗珍稀明珠,大红地毯一直穿过大厅正中央,笔直蔓延到正前方的金阶下,金光淡淡,将被装饰的金碧辉煌的大厅照耀的更加璀璨夺目。当然,萧门不会愿意为了萧澈花这么大的手笔,这些都是来自夏家。对于女儿的大婚,夏弘义毫不吝啬。

大厅的最高处,萧烈和夏弘义已经落座,都是满脸带笑的看着萧澈和夏倾月走进。紫檀席案分居红毯两侧,左右各三排,也都已经坐满了人,萧门门主萧云海赫然在座,萧门其他四长老也都在其中。当萧澈满面春风的走进时,他们表情依旧,但眼眸深处,齐刷刷的表露出不屑之意。

萧门作为修玄世家,有着直系玄脉的萧澈却是天生玄脉残废,这简直就是萧门的耻辱。如果不是因为他是五长老萧烈的孙子,早已被驱逐到萧家产业中去,而不可能留在萧门之内而如果他娶的不是流云城最受瞩目的夏家千金,他们别说亲自到场,连过问都会懒得过问一下。

对于萧澈,他们在提到或听到这个名字时,想到的只有废物二字,别说关注,连长相都记不太清。在天玄大陆,没有实力就没有尊严,即使是在同一个家族之中这就是现实。

而那些萧家年轻一辈的人表情也都出奇的一致。目光落在夏倾月身上时,他们流露出无法压制的迷恋,而转移到萧澈身上时,眼中的妒火几乎都要喷发出来这个在萧家连外系弟子都看不起的终生残废,居然娶了他们做梦都不敢想的流云城第一明珠,看着两人牵着红绸一起迈进婚姻殿堂,那种感觉,简直比生吃了死苍蝇还要难受。

婚礼司仪是主管萧家后勤的大总管萧德,大婚仪式在他的叫喊声中正式开始。

司仪开始从介绍新郎新娘,到宣读到来贵宾萧澈一直表情如一,心如静水,至于司仪后来的话,他已经懒得去听,心中反复思虑着一个他在意的问题

在夏家,夏倾月即将碰到自己手时,手中传来的骤冷感是什么回事?难道是某种玄功?但流云城中,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样的玄功。夏倾月能在十六岁达到初玄境十级,是个让人惊叹的天才无疑但就等级而言,毕竟还处在最基础的初玄境,这种境界之下竟能无声无息的释放出那么冰冷的寒气,让他的整只手臂都完全无法动弹究竟是什么样的玄功,竟能在这样的等级下发挥如此惊人的威力!

还是十六岁就达到初玄境十级的夏倾月依然隐藏了实力?

司仪念诵的声音在这时停止。短暂的停顿后,高了八度的声音再度响起:

一拜天地!

萧澈的心神迅速回转,他侧目瞥了身侧的夏倾月一眼,和她的身体同时曲下,共拜天地。

二拜长辈!

两人的身体转过,对着萧烈和夏弘义的方向恭敬一拜。萧烈含笑点头,慈爱的看着萧澈和终于进门的孙XF,夏弘义同样微笑满面,没有哪怕一丝对这个婚事的不满不愿。

夫妻交拜!

萧澈的身体转向了夏倾月,几乎同一时间,夏倾月的身体也已转向了他动作没有任何的犹豫和迟缓。这让众多在场的萧门年轻一辈暗中咬牙。在他们想来,夏倾月绝对不可能愿意嫁给萧澈这个十足十的残废,会到今天这一步,必然是夏家所逼迫的。但让他们无比失望的是,一直到这一刻,夏倾月表现的都是中规中矩,没有一个人从她身上捕捉到抵触的痕迹。

两人弓身交拜,身体弯下的那一刹那,透过微散的珠帘,萧澈捕捉到了一抹清冷的眸光清冷的几乎没有一丝感情色彩的存在。

到了这一刻,本该响起热烈无比的拍掌声、大笑声、欢呼声。但大厅中只有几声稀稀拉拉的拍手声,尴尬至极。

呵呵,五长老,还有夏老弟,真是恭喜了。萧云海在这时起身说道,他今年四十岁出头,面相温和。

的确是该对五长老表示大大的恭喜啊。萧云海身边的大长老萧离不咸不淡的接口道,任谁,都能听到他话中的阴阳怪气。

二长老萧博也怪笑两声,慢吞吞说道:五长老得了这么一个孙XF,我们整个萧门都是倍感荣光啊。夏家世代从商,找了这么一个女婿,嘿嘿,也很是不错。恭喜恭喜啊。

大厅里的气氛顿时冷凝了几分,他们口中道着恭喜,但其中的嘲讽意味,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武极邪神》第6章绝代风华

当初萧鹰在世时,萧烈在萧门的地位可谓无人能及,连当时的家主对他都很是恭敬。原因很显然,那就是萧鹰所展露的惊人天赋注定着他将来必是萧门那一代的最强者,在这个以玄力为尊的世界,作为萧鹰父亲的萧烈自然是为萧门上下所尊崇。但萧鹰遇刺而亡,萧烈唯一的孙子萧澈又是玄脉残废,萧烈虽然目前是流云城第一强者,但儿子挂掉,孙子残废,后继无人,谁还会惧他?他在萧门中的地位也是一落千丈。

萧烈并未动怒,他平时也早已习惯了这些人的冷嘲热讽,淡然一笑,道:谢谢各位赏脸前来,过会宴席上一定要多喝几杯。

脸已经赏了,喝酒就不必了。我长孙萧承志刚刚突破初玄境七级,在这里也耽误不少时间了,我必须马上亲自给他稳固一下。三长老萧泽一边说着,身体也站了起来。

承志已经突破初玄七级了?才十七岁就有如此成就,此子的未来真是不可限量,三长老,难怪你今天红光满面,真是可喜可贺啊!四长老萧成也跟着起身,一脸惊奇的向着三长老道贺道。

纵然萧烈涵养再好,神色间也已凝起一抹怒色。这四人当年和他称兄道弟,还不时的露出恭敬巴结,但自从萧鹰过世,萧澈被证实玄脉残废后,他们对他的态度直接大变,如今早已是基本不把他放在眼里。平时无数次的在他面前炫耀自己儿子孙子如何,而今,在他孙子的大婚礼堂上,他们依旧如此毫无忌惮的冷嘲热讽,用自己孙子的成就去硬撕他心中最不愿意碰触的伤疤。

忽然剧变的气氛让司仪萧德瞬间满头大汗,他连忙略过剩下的所有流程,直接尖着嗓子吼道:新郎新娘送入洞房各位贵宾请入宴!

在耳畔不断缭绕的锣鼓喜乐声中,行过交拜之礼后的萧澈和夏倾月便在人们的注视之中一同走入了萧澈的小院。洞房就是萧澈平时居住的那个房间,已被装饰成一片大红色,精绣着龙凤祥云的大红地毯,大大的双喜字,满室的红绸,红带,耀眼夺目的金盏台上两只大红喜烛潋滟生辉,烛身金漆雕着冲天的翔龙与鸾凤;烛火摇曳的隐射着几乎齐地的流金琉璃帘,满室朦胧梦幻之色,将喜房与外界隔绝,熠熠闪光让人眼花缭乱。

夏倾月被她的侍女夏冬灵搀扶到床上坐着,随后夏冬灵脚步无声的退出,关上房门。房中顿时一片寂静,只能隐约听见自己的呼吸声。

夏倾月安静的坐在那里,无声无息。萧澈并没有靠近她,而是站在门口,目视着门外的方向,眼眸之中一片阴霾。

自己的爷爷被那么欺凌,还是在你的大婚之中,心中很不好受,对吗?

耳边,一个轻柔中带着清冷的声音传来萧澈神情一动,夏倾月居然会主动和他说话,这让他很是意外,虽然她的话相当刺耳。

萧澈侧过目光,犹豫一下道:你把凤冠拿下来吧,那个东西太重,戴久了会很不舒服。

按照天玄大陆大婚习俗,新娘的凤冠必须由新郎亲手摘下,但之前欲搀扶她时被冰了那么一下,心高气傲的萧澈绝不愿去再触一次霉头。当然,他也绝不认为夏倾月真的会愿意让他帮忙把凤冠拿下。

夏倾月微微停顿,然后素手抬起,那挂着珍珠流苏的凤冠被她无声的取下。顿时,一张绝美到让人窒息的容颜映在萧澈的视线中。她美眸抬起,在接触到她目光的那一刹那,萧澈的眼神顿时出现了刹那的呆滞这是一双美到无法形容的眼眸,彷佛天下间所有清幽潋滟的碧波,都毫无保留的凝聚在眼前这双如梦幻般的眸子中,纵然是世上最高明的画家,最华丽的辞藻也决然无法去描绘与诠释。她的肌肤如脂如玉,赛雪欺霜,晶莹如玉的花颜纵然在光线微暗的房中依旧剔透雪白,芳唇如若世间最娇嫩的花瓣,秀挺绝伦的瑶鼻更彷佛是用天下最美的白玉雕刻而成,高耸出天生的高贵与傲然。

果然名不虚传萧澈喃喃而语,看着她的眼睛自始至终没有片刻的眨动和偏移,那双绝美的双眸就仿沸一个具有无尽引力的深渊。吸引着他的意识和思想不断坠入其中,难以自拔。

虽然他与夏倾月从小便有婚约,但除了年幼时的偶尔几瞥,十岁之后,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夏倾月的真颜因为夏倾月极少出闺,而自知玄脉残废,心中一直充斥着自卑和自怨的萧澈也更是极少走出萧门,只是偶尔从别人的只言片语中,听闻了夏倾月长成之后的绝代风华,心中,也一直在憧憬中勾勒着一个模糊的倩影。

而此时终见夏倾月真颜,他心中一直幻想的那个倩影也瞬间烟消云散。因为夏倾月的美丽,完完全全的超出了他的想象,他无法去形容这是怎样的一种绝代风华,纵然是有着两世记忆的萧澈,在面对这张容颜时,心神都出现了不短时间的迷离。

夏倾月被称作流云城第一美女,但此时就算有人说她是苍风帝国第一美女,萧澈都绝不会怀疑,他无法想象的出还有什么样的风华能超越眼前的至美风景。而眼前的女孩,还是与自己同龄,只有十六岁,这个年纪的女孩还未来得及绽放开全部的美丽,如若再过几年,更是无法想象夏倾月的魅力会是何等的境界或许,会美到一种虚幻的程度吧。

小小的流云城,竟然会出现这种一颦一笑都足以倾世的女孩,而这个女孩,还在今天成为了他的妻子萧澈无法控制的有了一种很深的不真实感。

而你,却和传闻中的,以及我想象中的并不太一样。

夏倾月站起身来,动人至极的身体曲线在她起身之时刹那显露,她走近萧澈,眸光似水,唇瓣微启:传闻中的你玄脉残废,终生只能停留在初玄境一级。你因此体质孱弱,性格也变得自卑懦弱,极少出门见人,似乎唯有的玩伴,只有你的小姑妈萧泠汐和我的弟弟元霸,全身上下唯一算得上优点的,也只有长相。

你的玄气不但微弱,而且浑浊不堪,的确是玄脉残废无疑。但关于你性情的传闻,却似乎全错。

夏倾月在萧澈身前不到三步的距离停了下来,一双美眸直视着他的眼眸:虽然你在刻意掩饰,但你的神态之中,却分明透着一种傲然,从我看到你的第一眼一直到现在,都是如此,与传闻中的自卑截然相反。之前在我家,我用玄力冰封你的手臂,你的反应平静的让我吃惊,如果不是你的手臂短暂僵住,我甚至要怀疑是不是我的玄功失效。适才在礼堂之上,你和你的爷爷萧烈被在这么重要的场合上冷嘲热讽,你的身上却只出现了一瞬间的怒气,随后便全部消失,表情,心跳的频率,都没有丝毫的异常波动这种心境,即使是一个年至中年的灵玄境强者,也绝难做到!

甚至,你在看我的时候,目光痴迷,却绝不涣散!

你玄脉残废是事实,但你真实的性格和心境,却是瞒过了所有人。夏倾月轻语之中,双眸始终注视着萧澈的眼睛,这个眼眸,深邃的仿佛无边无际。

萧澈的心中猛然一惊。

随着夏倾月的靠近,一股令人心醉神迷的少女气息溢在鼻端,但萧澈却已是无心细嗅,心中完全被震惊充斥。的确,现在的他的确很傲然,无论在面对谁时都是如此,因为他在沧云大陆的时候,可是一人傲对天下群雄,这些群雄中的任何一人,都是整个流云城都无法抗衡的至高存在,虽然现在的他力量渣到极点,但心性绝不会因此而变化,这种傲然也决然不是他刻意摆出,而是自然而然的呈现。目前的体质和处境,还让他把这种高傲感努力的隐藏着。

但夏倾月却将这些,甚至他的心境直接一语道破!

从夏家到萧家的一路,他一直以为夏倾月对他根本不屑一顾,毕竟一个是天上明珠,一个是被无数人藐视的烂泥,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但没想到,她竟是从头到尾都在观察他,他自己却是毫无察觉。

萧澈看向夏倾月的眼神顿时变了,眼前的这双眸子不但美丽到极点,更是清亮的仿佛能看穿心灵,她的心思,也缜密细密的让他无法不吃惊

要知道!萧澈可是拥有两世记忆,两世经历,拥有面对天下群雄和死亡而不移的心境!竟被她如此看穿!

她真的只是一个刚满十六岁的女孩!?

一个十六岁的少女,怎么可能拥有这般如妖一般的目光和心思!

萧澈甚至有些怀疑,这个夏倾月会不会和他一样是穿越回来的!

你在隐忍?夏倾月缓声道。

隐忍?萧澈露出一个貌似自嘲的笑:或许算吧。不过我玄脉残废是事实,在这天玄大陆,玄脉残废就代表着一辈子只能处在被人所看不起的最底层,是真的懦弱自卑还是沉默隐忍,有区别?

隐忍?隐忍个淡!昨天的萧澈,和夏倾月一直所听闻的绝对是一模一样!但夏倾月纵然再聪明,也不可能想到今天的萧澈比昨天的萧澈多出了整整一世的记忆!性情和心境也随之而变。

夏倾月美眸微眯,软玉般的手掌忽然抬起,伸出两指,虚空点向了萧澈的胸前。顿时,一股冰凉但不冰冷的气息从萧澈的胸前蔓延,直至扩散至他的全身。就在萧澈要开口询问她在做什么时,身上的冰凉感已瞬间全部消失,夏倾月也收回玉手,微动花瓣一般的芳唇:你的玄脉的确残废,但并不是先天残废,应该是在你很小的时候受到攻击,玄脉被攻击你的力量直接毁掉!

《武极邪神》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武极邪神》即可哦~~亲,不要忘记关注公众号哦!

Copyright © 2017-2019 www.xinqu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区玩手游下载 版权所有

 

新区玩手游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