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无敌全能神医王岩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无敌全能神医小说全集无弹窗

无敌全能神医王岩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无敌全能神医小说全集无弹窗

2019-07-03 17:08:26来源:互联网发布:今天要吃鱼

无敌全能神医王岩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小说无敌全能神医全文免费阅读目录,在线免费阅读无敌全能神医作者是今天要吃鱼的小说,无敌全能神医小说全集无弹窗小编揭秘。被退婚,遭雷劈!山村小伙王岩因祸得福,偶得古医秘籍一本,医术在手,天下我有!从此救乡亲,治美女,医大佬,走出大山,横扫都市,逍遥一生!

无敌全能神医王岩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无敌全能神医小说全集无弹窗

无敌全能神医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无敌全能神医》第一章 灾星

第1章 紫色的闪电在夜空中划过,伴随着一阵剧烈的雷鸣声,一棵百年古树顿时被拦腰截断。

睡梦中的王岩猛的睁开眼睛,他大口的喘息着,四处观察过后这才才下意识的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又做噩梦了,又梦到爷爷了。

两年前去世的爷爷已经不知道第多少次在睡梦中出现在他的眼前了,每一次都是那么的真实,以至于在接下来的两年做了上百次同样的梦还是会被吓醒。

吧嗒一声脆响,一滴冰凉的水珠落在了他的脑门上。

对于这种情况,他已经习惯了,破房子年头太长,东倒西歪的,好像随便一个力壮的人就能踹倒。

他起身找了个盆放在床头接雨水,然后又跪在爷爷的灵位前郑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老爷子,求你别再来找我了,你说走就走了呗,为啥还每天回来吓我呢。

我知道你可能放心不下我,毕竟自从父母失去音信之后,一直是你把我带大的,但您这样突然出现在我的梦里真是严重打扰了我的生活啊!糟老头子。

哗啦一声,大片尘土从房梁上落下。

王岩抹了一把脸上的土渣子,这才不满的说道:你看你,说你两句你倒是不高兴了,要不是平时看你对我还算不错,逢年过节的时候连纸我都不给你烧。

每次从睡梦中惊醒后,王岩总会习惯性的跪在灵位前念叨几句,也就只有这样才不会让他感到过于寂寞。

父母生下他之后就把他放在了当村官的爷爷家,说是去城里做生意,这一走就再也没回来。

唯一留给王岩关于父母的印象就是床头那张已经泛黄的老照片,上边的两人还年轻,脸上都略带稚嫩。

念到了半个多小时,王岩也感觉有些累了,轻叹一声后回到了床上,不知不觉便睡着了。

第二日清晨,还在睡梦中的王岩被一阵吵杂的声音唤醒。

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透过沾满塑料布的玻璃窗勉强可以看到外边黑压压的一大片人。

王岩家的破房子在村尾,这片位置就相当于村里的贫民窟,平时很少有人来,但今天却格外热闹。

推开门,金灿灿的阳光洒在身上,空气中弥漫着大雨过后泥土的香气,让王岩不禁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感觉格外舒服。

当他向前方看去的时候,忽然觉得少了些什么。

他皱着眉头沉思片刻,猛的瞪大了眼睛:老,老槐树呢?

你们看你们看,那臭小子出来了!

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在议论中的人们顿时停了下来,将目光移动到了后方的王岩身上。

王岩被这一大群人的目光看得有些懵逼,脑中也不禁胡乱思索起来。

难道今天中彩票了,村里人都打算给我捐款?

但事实并不是这样,人们诧异的目光渐渐转为了愤怒,看上去就像是要把王岩打一顿。

这个灾星!就是因为他,我们槐树村的命根子被雷给劈了,把他赶出去!

往日里刁钻刻薄的张大婶怒目圆睁,扭着肥胖的腰,一路小跑到王岩面前。

望着张大婶那肥胖的身躯,王岩险些笑出来,这一幕真是像极了一坨奔跑的五花肉。

你给我过来!

还没等王岩反应过来,便被张大婶扯着胳膊待到人群前。

这个时候王岩才算是看清了里边的情况,原来是老槐树被雷给拦腰截断了。

他所生活的村庄叫做老槐村,整个村里唯一的命脉就是那棵老槐树。

曾经还有风水大师来算过,说只要老槐树不倒,村子就可以一直昌盛下去。

所以村庄最近这些年发展的还算不错,不少家庭都盖上了二层小楼,餐餐有鱼有肉,生活的那叫一个滋润。

但村尾这一片似乎并不受到老槐树的眷顾,一共就五户人家,老的死了之后,年轻的都跑路了,就剩下了王岩一个人在这里苦苦支撑。

不是说他不想离开村子去谋生路,而是他不知该怎么离开啊!

之前爷爷在村里当个村官,家庭状况还算是不错,况且父母也离开了,爷爷对他便更加溺爱,这也就导致他十几年来什么都没有学会,一事无成。

在这里他还能靠着好心邻居的接济勉强度日,但离开了村子就是死路一条。

大家看!上次风水大事来算的时候就说村子的命脉早晚会被灾星克死!现在应验了吧!

村里的人都比较迷信,经过张大婶这一番蛊惑,其他的村民也跟着附和起来。

难道真是这样?

不行就把他赶出去吧,要不然可害了我们全村人啊!

望着那一张张充满仇恨的脸,王岩不禁冷笑一声。

上次风水大师说这些话的时候已经是三年前了,而那个时候爷爷还是村官,你们谁敢说出这些话来?

心中这样想着,但他却不敢说什么。

正当人们即将要决定把他赶出去的时候,后方忽然传来一阵严厉的声音。

发生什么事了!

人们下意识的将目光移动到了来人的身上,也都不自觉的让开了身位。

来的人叫曹斌,是村里最有威望的曹家家主。

他年轻时是从部队退下来的,听说还挨过子弹,立过战功,所以村里的人都很尊敬他。

曹哥,这臭小子是咱们的灾星啊,留不得!

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话,我们老槐村的命根子根本不会被雷劈了,这下可完了,如果让这个灾星一直存在下去的话,我们恐怕是要遭殃啊!

曹斌皱着眉头点燃了卷烟,大口大口的吸着。

爹,怎么了?

一个女孩从后方急忙跑了过来,脸上略带焦急之色。

看到这个女孩时,王岩顿时笑了:燕子,你来啦。

燕子皱了皱眉,看样子并不想回答,只是象征性的点了点头,便转头望向了身旁的父亲。

村长这些天去镇里开会了,所以人们都把重心放在了作为主心骨的曹斌身上,都在等着他下结论。

曹斌大口的抽着烟,一直眉头紧锁。

《无敌全能神医》第二章 解除婚约

直到一根烟抽完之后,曹斌这才走上前去拍了拍王岩还带尘土的肩膀,轻叹一声道:孩子,昨晚我一宿没睡,想了很多事情,你爷爷和我是出生入死的兄弟,他在战场上为我挡过子弹,回到村里之后给你和我的小女儿定下了娃娃亲,按理说这个情谊我不能忘,现在你也长大了,肯定明白曹叔叔的意思,是吗?

王岩在看到燕子对自己的态度时就有了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而听完这些话后,整个人更是如遭雷击一般,猛的向后退了两步。

您的意思是,我们的婚约解除了是吗?

没办法啊!我还是要为我的女儿着想,如果她跟了你的话,恐怕日后吃饭都是个问题。曹斌继续叹息道:你继续在村里生活,日后我们待你也如往常一般,但你和我女儿的事情就这么算了,你觉得如何?

王岩彻底明白过来了,原来曹斌早就有了这样的想法,只不过一直碍于情面没有说出,而今日村民都想把自己赶走,这也正好给了曹斌一个机会,要么走,要么解除婚约!

你个臭小子还能配的上曹家的姑娘?做梦呢吧!

哈哈!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你配吗?

周围几个平时看王岩不顺眼的光棍此时也站出来泼冷水。

王岩转头望了一眼后方的老槐树,最终还是点头了:既然是这样,那婚约就算了,不过我答应你并不是因为我想继续留在村子里,而是我想告诉你,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说完,王岩便转身向着自己的房子走了过去。

后方叫骂声依旧不断,字字如针,深深刺入王岩的胸膛。

村民在门外议论了片刻之后也就散了,外边的空地再次恢复了往日的寂静之中。

王岩坐在床头发呆了好久,又转头望向了灵位。

很快就到了晚上,饿急了的王岩干脆跑到大水缸前灌了几口凉水,来了个水饱,随后便向着那棵大槐树走了过去。

她坐在老槐树上望着夜空,不知不觉眼中也落下了泪水:老天你就这么对我啊,怎么说我也是个好人,最后却落得这般下场,你看看那些成天吃人饭不干人事的混混,比如死黄毛,他天天大鱼大肉,活的多滋润,我看你是瞎了眼!

王岩不满的对天空骂着,正在此时,他忽然眼前一亮,还没等反应过来,只听咔嚓一声响,一道雷顿时劈了下来。

也幸亏王岩跑得快,除了裤子被烧焦之外,整个人并无大碍,而那颗断成两截的老槐树则再次被雷劈断。

妈的,你这是成心想劈死老子啊!

王岩从地面上捡起一颗大石头,猛的向天空中抛去,发泄着内心中的不满。

而当他刚低头的时候,却看到那截断开的树中出现了一个黄色的东西。

那是什么?

他试探性的向前挪了两步,好在并没有雷继续劈下来

那黄色的东西是一本古籍,边角变黑起皱,看上去像是古时候留下的秘典。

这本古籍一直在老槐树中竟然没有被腐蚀掉,反而页面还很干,最奇怪的就是没有被雷劈烂!

这绝对是个好东西。

王岩心中下意识的产生了这样的想法,四处廖望了一眼,发现周围没有人后,这才急忙向着家中跑去。

离开了昏暗的环境,周围的一切也变得清晰起来。

古籍的正面写着四个模糊的大字,医道圣典。

他大致浏览了一下,整本书一共分为三卷,第一卷几乎涵盖了所有世间的疑难杂症,上边清楚的写出发病症状以及治疗方式,甚至下边还有一些类似病状的拓展,第二卷则是一些图文的动作,看上去就像是武林秘籍一样,那些古字对于王岩这种没上过几天学的文盲来说简直是天书一般,第三卷只写了一个开篇,上边写着此本秘籍切勿不可外传,而后边则完全是空白一片,持续了大概十多页纸的样子,一直到结尾也什么都没有。

他盯着这些略显生涩的字一直到凌晨两点多,然后就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这一次他再次见到了爷爷,只不过那糟老头子这次并没有恶作剧,而是坐在昏暗小路旁的石头上抽着烟,面带笑容。

糟老头子,这次咋不吓唬我了?吓唬了我两年,是不是良心发现了。

王岩没好气的走上前去,坐在石头旁。

爷爷轻叹了一声,这才笑道:自从我离开之后就一直放心不下你,我总是回来看你,谁能想到我来看你的时候你就是噩梦,对此我也很无奈啊!

你无奈个屁,走的时候也没说给我留点什么,你看看现在,就连曹佳都跟我解除婚约了,甚至村民还要把我赶出去,哎!世态炎凉啊。

这些我都知道了,这次过来也就是告诉你一些事情。爷爷磕了磕烟袋,这才笑道:还记得那棵被雷劈了的古树吗?

那是我一辈子的痛点,怎么可能忘。王岩没好气的说道。

那棵古树里边有一本古时候流传下来的秘籍,凭借这本秘籍就足够你翻身了,你不需要钻研得多透彻,只是略微学会上边的几招便可吃遍天下,但爷爷还是期望你能出人头地,光明就摆在眼前,向着你的人生出发吧!

周围忽然狂风大作,还没等王岩说什么的时候,就感觉后方猛的出现了一股巨力,直接把他吸了进去,而爷爷的身影也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他一直都坐在那里静静的笑着,手中还拿着那杆百年的烟。

王岩感觉自己再次回到了那个破旧的房屋中,他观察周围环境的时候,却忽然发现自己竟然趴在桌上睡觉!

卧槽!灵魂出窍了。这是王岩的第一反应。

他尝试着回到身躯里,却发现那个容器似乎并不能容下自己的灵魂,每次都被轻轻地推开。

这下可咋整,难道以后就要以灵魂状态存在了吗?

《无敌全能神医》第三章 刘姐的求助

王岩坐在角落里发呆了好久,直到鸡叫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大脑越来越昏沉

小岩!小岩!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王岩也刚好从梦中惊醒。

醒来的他下意识的打了一个激灵,直接从凳子上翻了下去,狠狠的栽在了地上。

额头都被磕肿了,但他却摸着脑袋傻乎乎的笑了。

那个梦依旧清晰,正当他坐在地上发呆的时候,门框咔嚓一声断裂,紧接着整个门便带着大片尘土扇在了地上。

咳咳!我说刘姐,你这是要闹哪样啊。王岩呼扇着面前的尘土,盯着还处于慌张中的刘姐道。

刘姐是后屋的寡妇,中年丧偶,人家都说她克夫,但本人还是相当不错的,心地善良,老实淳朴,虽然黑了点儿,但姿色也属一流。

王岩曾经不少次听村里的那几个光棍提起刘姐,每当提起这个女人的时候,王岩总会看到她们下身支起来的小帐篷。

你在啊,我还以为你发生什么事了呢!真是急死我了。刘姐大口的喘息着,很显然刚刚为了砸门可费了不少的力气。

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着急。王岩揉了揉屁股,从地面上站了起来。

哎呀,是这样的。刘姐急忙将家中所发生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刘姐去镇上待了两天,说是去给丈夫的公墓上坟了,可是没成想回来的时候发现家里多年来的顶梁柱老黄牛要死了。

平日刘姐回来总会看到老黄牛站在那里可怜巴巴的盯着自己,同时还顶顶已经空了的草料槽,但是这次只是趴在地上,就连那双眼睛都没有以前有神了。

是这样,但我也不会给牲口治病啊。王岩挠了挠头,向周围看去的时候,忽然发现了那本静静躺在桌子上的秘籍。

我也没说让你治病,刘姐往日待你不错,而且边上也就只有你的腿脚最快了,你帮姐去这里叫个医生回来吧!

好吧。王岩点了点头,将那本秘籍揣在怀里,然后便随着刘姐一起去了。

刘姐家的房子同样破烂不堪,相比较王岩家而言也好不了多少。

但是刘姐家有一大片肥沃的土地,每年都会有些收成,虽不说日子过得多好,但温饱肯定是没问题。

这些年来一直靠家里的唯一一头老黄牛耕种,但是现在老黄牛垮了,这也就意味着刘姐家的唯一经济来源也断了。

正如刘姐所说的,那头老黄牛趴在牛棚旁奄奄一息,眼看这就是不着就是不行了。

王岩则是把怀里的秘籍掏了出来,一边寻找关于牲口的病症,一边围着老牛转圈。

片刻之后,王岩忽然笑了:刘姐您别急,老黄牛的死或许并不是一件坏事呢?

这话怎么说?

这头老黄牛双眼翻白,眼窝充血,而且背部也比平时肿胀,很显然是身体里出了牛黄,如果把牛杀了的话,里边的牛黄足够让您丰衣足食了。

啥是牛黄?

望着刘姐疑惑的模样,王岩笑着挠了挠头,他不是不想说,而是她也不知道牛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只是看书里这么说而已。

牛黄这种东西太过于复杂,反正就是极其珍贵的宝贝。

老牛身上怎么会出这些东西呢?

牛黄牛黄,肯定是从牛的身体里出来的,市面上现在到处都是人工牛黄,因为正品本身就没有多少,而需求量又不小,所以才会有人工牛黄这么一说,只要您把这头牛杀了,里边的东西足够您摆脱贫困日子了。

刘姐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可眼中还满是犹豫之色。

她对这头牛有着一定的感情,况且牛一直作为家里的经济支柱,如果事实并不如王岩所说的那样,那刘姐可就真的毁了。

而王岩平日里就是村子里最底层的存在,大字不识几个,又怎么可能知道这些呢?

小岩,你说的都是真的?

我告诉你,也看平日您待我不薄,所以我在这里提醒一句,咱们要干啥可得抓紧了,错过了最佳时机,体内的牛黄就会随着生命的消逝而渐渐萎缩,到时候就算取出来了,恐怕也卖不了多少钱了。

听到这里,刘姐顿时急了,最终还是一咬牙:行,那就干!

王岩找了村里有名的屠户,把牛开膛破肚之后就整个人都钻了进去。

前后过了大概三五分钟的样子,这才满身是血的抱着一个金灿灿的东西出来了。

这东西如同成人拳头般大小,黄的有些诡异,不反光,却比黄金还要耀眼。

这就是你口中的牛黄?

您放心吧,这东西大小还不错,拿到镇上卖了,保证丰衣足食,相信我。

刘姐似信非信的拿了过来,甚至还用指甲抠下一块尝了尝。

一瞬间,牛黄化为冰凉的气息贯彻了五脏六腑,甚至让刘姐都不自觉的发抖了起来,而心里是拔凉拔凉的。

啥玩意儿啊,太吓人了。刘姐慌里慌张的跑到水缸前灌了几口水,这才算是缓过劲儿来。

您看吧,我说的没错,就照我说的去做吧。

老牛也已经死了,想挽回肯定是不可能了,所以刘姐也就死马当作活马医,想拜托王岩把牛黄卖出去。

但是王岩却拒绝了,原因就是这东西价格说不定,有可能特别高,也有可能并不是期望中的那样,如果托人去卖的话很可能伤了和气。

刘姐没有强求,而是给王岩割下了两条牛大腿。

望着鲜红的牛肉,王岩口水都要流下来了,他已经不记得上次吃肉是什么时候了。

回到家中,王岩开启了近乎封存的灶台,炖了两大锅牛肉,吃得肚子里直反酸水,然后摸着鼓胀的肚皮美滋滋的睡了。

前后大约平静了两天的样子,这两天内刘姐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无法寻觅到任何踪迹。

第三日清晨,刘姐坐着豪华轿车回来了,吸引了村里无数人的注意力。

人们知道了牛黄这件事情之后都在询问她到底卖了多少钱,但她总是避而不答。

《无敌全能神医》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无敌全能神医》即可哦,想看更多章节关注V信公众号!

Copyright © 2017-2019 www.xinqu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区玩手游下载 版权所有

 

新区玩手游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