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农门小娘子(安错错)全文免费阅读-农门小娘子小说全集完整版大结局

农门小娘子(安错错)全文免费阅读-农门小娘子小说全集完整版大结局

2019-07-03 17:10:17来源:互联网发布:安琪静儿

农门小娘子(安错错)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农门小娘子在线免费阅读目录,在线免费阅读农门小娘子作者是安琪静儿的小说,农门小娘子小说全集完整版大结局小编揭秘。穿越来就被污蔑谋杀亲夫,好容易死里逃生却发现亲夫是个憨厚老实的,本想自己拼搏罩着一家,亲夫却在军中混出头,一跃成为大将军,还有幸居住到天子脚下。曾被当

农门小娘子(安错错)全文免费阅读-农门小娘子小说全集完整版大结局

农门小娘子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农门小娘子》第四章 镯子现空间

杨小丫从小挖野菜,体力跟得上,又聪明,安错错教几遍,她也可以设简单的陷阱了。二人在山上大猎物,挖蘑菇。满载而归时,日头都西斜了。

用过晚膳,安错错和杨大丰钻进厨房配置冷串调料,又将肉食煮熟串成串,做过这些,天色擦黑。

累了一天,安错错几乎倒在炕上就睡,只是她没有想到,这一睡,竟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时空一转,安错错掉进一处世外桃源。她环视四周,只见翠绿的草地一望无垠,草地东边,有一大片果园。

安错错闻到逢吹来的果香,顿时食欲大开。若能过去看看就好了。

刚这么想着,下一秒,人便到了果园里。安错错大为惊愕,什么情况?正纳闷着,头顶传来一奶声奶气的声音。

这就是奶包的新主人?

安错错被这声音吓了一跳,抬头看去,只见一狸猫外表,老虎体型的巨兽趴在树上,慵懒的舔着爪子,刚才的声音好像就是这个小东西发出来的。

分明是个庞然大物,声音却像个婴儿。安错错嘴角微抽,乍想起它叫自己主人,更为疑惑:这是哪里?你为何叫我主人?

奶包慵懒的扫她一眼,高傲的抬起头颅:你竟不知道此处,那你是如何得到神镯的?

神镯?安错错晃了晃手腕上的镯子,要不要告诉它,这神物是自己无意买来的。

奶包未等她回应,自顾自说下去。

此处乃上古一仙人的仙居之处,仙人与族中叛逆之人搏斗,不幸羽化,羽化后的一丝仙气,留在此处,是故此处植物的生长速度比外界高达十倍,水流与空气皆有灵气。

而进入此仙境的钥匙,便是神镯。从前仙人随身携带,但打斗中遗失,有缘人才可得到。而得到的人,便是这仙境的主人。

奶包是这仙境的守护瑞兽,只认神镯,不认人。

也就是说,从此以后,这仙境是她的了?安错错环视四周,这里植物生长迅速,种点庄稼肯定丰收,水还有灵气,简直是个宝地。

安错错压下狂喜,看向奶包:我是主人,可以随意动用此处,对吗?

奶包从树上下来,趴在她身边:主人可以随意使用,随意进出。在外界也能和我通过意识沟通。

太好了。这简直就是外挂。安错错激动万分,倏然想到今儿个自己买回来的种子,蹲下来摸着奶包:那个,我现在就能种东西?

奶包抬起爪子拍掉她的手,慵懒的嗯一声。

安错错大喜,出了空间,悄无声息的进了厨房,翻出种子,刚要进空间,瞥见桌上的串串,随手拿了一把。

刚进空间,一庞然大物倏然扑了上来,叼走她手里的串串。

奶包边吃边含糊不清地赞美:主人你真是太贴心了,这肉可比那些野兽好吃多了。

安错错嘴角微抽,适才的慵懒高傲呢?怎么一见吃的,就化身狗腿了?不再看它,拿着种子走到空地,挖坑,播种,引水浇田。

翌日。

安错错耕种后,到空间的河流边喝了碗水,河水入口甘甜,不由多喝了一碗。

从空间出来,已是寅时。

安错错见天边泛起鱼肚白,打消了回房间再睡会儿的念头,开始忙碌。

肉串昨晚就串好了,早上只需要把蔬菜用水烫熟,穿串。待做完这些,第一缕阳光也从东边探出头了。

杨大丰来到厨房,见安错错已准备好冷串,懊悔的一拍脑门:安娘,都是我不好,起晚了,这么多活都让你一个人干。

安错错不在意的摆摆手:我起的早就把这么准备出来了,咱们今天准备的冷串比昨天多一坛子,得早点去。

许是空间里的水当真有灵气,她虽忙碌一早上,却不觉得累,好像有用不完的力气似的。

今日他们正赶上早市,人群熙熙攘攘,小贩卖力吆喝,好不热闹。

安错错找到昨日的摊位,见还空着,连忙将板车推过去,摆好物件,开始吆喝:卖冷串啦,又香又辣的冷串,荤的三文一串,素的一文一串,买十串送一串,快来买啊!

大叔,尝尝咱家的冷串?整个大东国,只此一家,别无分店!

随着吆喝声,前来购买的百姓络绎不绝,没尝过的都只买几串品尝,尝过后,无一不买个十几二十几串带走。

杨大丰在旁边帮着数冷串,时不时偏头看着自己娘子,那古灵精怪,伶牙俐齿的模样,傻呵呵的笑。

于是来购买的百姓,便看到一对小两口卖冷串,小娘子热情吆喝,丈夫却边数串边傻呵呵的笑,让人不禁感慨,好好的姑娘,却嫁了个傻子。

时间长了,安错错也看出顾客的眼神不大对劲,但生意不受影响,她也就不在意了。

冷串很快售空,杨大丰接过安错错手里的东西,示意她到旁边去:安娘,你先坐那休息会儿,剩下的我来。

安错错站了一个多时辰,着实有些累,也不逞能,在板车一角坐了下来。刚坐定,便见一中年男子,带着两个小厮走过来,起身迎上前去:真不好意思,今儿个的冷串卖完了,客人明儿个早点来,我多送你两串。

中年男子打量着她,眼底惊讶之色要溢出来。昨日便听说西街新起的吃食火爆的不得了,今日更胜,主家便打发他来看看,没想到是个年纪不大的小娘子。

被人打量的滋味并不好受,安错错有些不悦:大叔,若想买冷串,明日赶早,今日我们要收摊了。

杨大丰收拾好东西,往安错错身边一站。

中年男子身后的小厮不满意了:无知的村妇,这是霍氏酒楼的王掌柜,亲自来找你谈事情,你还推荐冷串,真是个眼皮子浅的。

安错错微怒,看向王掌柜:王掌柜怕是找错人了,我一介无知村姑,和我能谈什么生意。

王掌柜心下轻嘲,还真是个无知村妇,寻常人听了霍氏酒楼,还不巴巴的贴上去,也只有这么无知的人,才摆出这清高态度。

小娘子莫怪,我这小厮不懂礼数。今日前来,是想与小娘子谈谈这冷串的买卖。见安错错未回话,更加轻视,小娘子整日在这摆摊,风吹日晒,也不见得能赚多少银子。但若与我们合作,即省时又省力,还能和霍氏酒楼挂上钩,日后再做什么买卖也方便

我拒绝。

王掌柜话没说完,便就拒绝,如站在高台上被人拽下来,心中大为不悦:小娘子,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有多少人想和霍氏合作,霍氏都不屑,今日主动来找你,你竟拒绝,你、你

这话说的,好像他们今日不和霍氏合作,就要走上死路似的。

安错错神色轻蔑,冷笑连连:我不识好歹是吧?你以为我和那些献殷勤的人一样,看到霍氏拉拢,就像狗一样贴上去?你未免也太高看自己了。

既然有那么多人上赶子要和你们合作,你又何必来这。今日我把话撂这了,我绝不会和任何人合作。王掌柜请回吧。

铿锵有力,掷地有声,气势上竟更胜一筹。

周围人都愣住了,天哪,这姑娘疯了吧,对方可是霍氏酒楼,镇上仅次于初云酒楼的商阀,她竟然一口拒绝了?

同样不敢相信的还有王掌柜,他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待消化掉这些话,又勃然大怒:你这小丫头太不识好歹了,不和我们合作,早晚有你哭的那一天,我们走!

王掌柜在霍氏二十几年,何时受过这等屈辱,这笔账狠狠的记在心里!

王掌柜走后,小贩们沸腾了。

天哪,在这镇上,霍氏可是只手遮天,小娘子你得罪了王掌柜,日后的生意可不好做了。

除了启公子,我还没见过有谁敢这么对霍家的人呢,小娘子你牛。

唉,霍家的人向来睚眦必报,有你受的了。

安错错初来乍到,不知霍家怎么就这么可怕。但杨大丰却是知道的,听周围人议论,隐隐担心:安娘,霍家的确有可能报复,日后我们小心些,顿了顿,你别怕,就算他们来了,我也能保护你。

安错错噗的笑出声:怎么就那么可怕,还没有王法了?不说这个,走,咱们再买点东西去。

众人看着安错错的背影,由衷叹气,这姑娘还是太天真了,在宁清镇,除了启家,谁敢和霍家谈王法。

空间里植物生长迅速,他们制作冷串又需要大量调料,光靠买的成本太高,不如自己种来的划算。

安错错买了些香辛料的种子,又到猪肉铺买了十斤五花肉和大骨,见小贩拿个袋子从柜子底下拿出包东西,像是要扔掉,随口询问道:诶,好端端的怎么要扔,那是什么?

她刚买了十斤肉,小贩态度还算客气,嫌弃地看了眼手中之物:小娘子,这是猪下水,今儿个我忘扔了,适才闻到味儿才想起来扔。

《农门小娘子》第五章 故意排挤

猪下水?安错错眼睛微亮:别扔啊,这东西怎么卖,我全要了。

小贩又惊讶又鄙夷,猪下水可是臭的连猪狗都不吃的东西,这小娘子都有钱买肉了,还吃这个?旋即白了杨大丰一眼:本也是要扔的,白送你们了。

安错错接过袋子,又去布行扯了两匹布,才往回走。

宁清镇到宁远村这段路,道路两旁,一面是大山,一面是庄家地,路上偶尔有行人,或赶车或步行。

杨大丰拉着板车,安错错就在身边,时而偏头看向她,欲言又止。

他明晃晃的目光,安错凑哪能感受不到,被看的频繁了,也无法装作视而不见:有话就说,想问什么便问。

她都这么明说了,杨大丰再推辞就显得扭捏了。当下小心的看她一眼:我说了,没可别生气。

安错错心里拉响警铃,相处几天,杨大丰是个靠谱的男人,但不傻,原主带他跳河这事儿,他虽一直没提,但不代表忘了。还有自己和原主的态度,肯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她早该想到他会怀疑的。

你是想问,为什么我刚嫁进来时,为何第二天就跳河寻死,救上来后就突然改变了态度?

杨大丰微愣,本以为她会回避这个话题,没想到会自己说出来,也就不再犹豫:都有。我一直想不通,好端端你为何要自尽,是有什么想不开的?

安错错脑后划过黑线,她哪知道原主为啥要这么干。但现在显然不能揪着原主问,得自己想个理由圆过去。

杨大丰见她面露为难,还当自己戳到她痛处了,忙道:不想说也没关系,我心里已经将你当做妻子了,只要以后我们好好过日子就行。

他不追问了,安错错心里还有些过意不去:也没有不可说的。我在安家听人说,把我卖给了一个老头子,新婚那晚也没看仔细是你,就想着与其和一老头子过下去,不如死了算了。

我刚跳下去你就来救我,我才知道被娘家骗了,立马就后悔了。被救上来后,你又不曾怀疑我,我也想好好过日子。

好好一黄花大闺女嫁给糟老头子,的确不如死了算了。这理由合情理。

杨大丰如何也没想到还有这么个乌龙,朗笑几声:这传消息的人也忒过分了,我好好一年轻人,竟传成了糟老头。安娘放心,我日后必思进取,让你过上好日子。

安错错见他不仅没怀疑,反而许下承诺,心头一暖。这傻子。

二人回到杨家,安错错拿出猪下水,放在厨房,便回了屋子,将今日赚的银子拿出来四分之一,让杨大丰送到上房去。

杨大丰却让她自己收着,等过两日自己编簸箕赚的钱再孝敬爹娘。

二人正推辞着,只听外面响起白氏不满的咒怨声。

老大家的,咱家是亏着你吃喝了还是咋的,这么臭的猪下水,狗都不吃的东西,你拿回来作甚?

安错错走出房间,便见白氏站在厨房门口,要把东西拿去丢了,却还嫌脏。当即走上前去:娘,这猪下水没人吃,是别人不知道怎么成,等会儿我做成菜,保准好吃。

白氏不悦的白她一眼:哼,你以为你多能耐,别人都不知道的吃法,只有你知道,你比别人了不起?

杨大丰走过来,正要解释。安错错示意他无事,后不紧不慢的从荷包中掏出一块碎银,放在白氏手中:娘,EX可不就是了不起,要不怎么别人都不知道卖冷串,只有我知道。这不,今儿个又赚了不少银子,这是孝敬娘的。

白氏瞧见银子,眼睛一亮:这、这是今儿个一天赚的?

别说她不信,整个宁远村也不见得有人会相信,一小姑娘,不到一天的时间,能赚这么多银子。他们这些穷苦百姓,一年到头也看不到这么多银子啊。

安错错心知日后要想在杨家生活下去,必定要搞好婆媳关系,笑盈盈道:昨儿个下午我和小丫打的猎,今儿个早上和大丰去镇上卖冷串,赚了有几两银子,这银子摆在这里,还能有假。

白氏这回算是说不出旁的了,收起银子,脸色缓和许多,瞥了厨房一眼:瞧把你能耐的,这猪下水,做的不好吃可不行。

安错错见她不气了,忙应一声,便钻到厨房去了。

少顷,杨大丰走进来,看着她在洗猪下水,过去帮忙:安娘,娘说了,以后就不管我们的事儿了,咱们也不用每天都把银子交给她,咱们过日子也要用银子的。

白氏态度转变,在安错错意料之中。

晚饭做了辣椒炒肥肠,又做了个鸡蛋灌肠,吃的白氏赞不绝口,彻底放心将厨房交给安错错了。

傍晚白氏主动来厨房帮着穿串,是故收工的早,安错错谎称累了,早早歇下,进空间将今日买的种子种到地里,又喝了河里的水,才从空间出来。

翌日。

安错错与杨大丰照常来到镇上,发现他们的摊位被人占了,那人长的粗犷,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两人便在结尾寻了个空位。

哎,这是我的位子,我从前就在这摆摊了,你们爱去哪去哪。

两人刚要将板车停下,就见有人推着小摊过来。安错错看了那人一眼,不好占别人的位置,只能拉着板车再找其他位置。

刚要走,便听一女子愤愤不平的声音响起:净会欺负人家小娘子,你啥时候在这摆摊了,我咋从没见过你。

安错错寻声看去,但见一妇人掐腰看着刚过来的小贩。妇人察觉她看自己,笑着打招呼:安妹子,咱们都住宁远村,我是李家的XF儿李金花,你叫我李嫂就行了。这人从没在这摆过摊,我看是有人看你们生意好,故意捣乱呢。

说话间,还瞪了那小贩一眼。

这李金花一看就是个性子直的,路见不平呢。安错错也看出些许,倒没放在心上:多谢李嫂提醒,既然有人捣乱,我们就不卖了。

李金花张了张口,却也知道帮不了什么,只道可惜。

杨大丰拉着板车跟在安错错身后,抿了抿唇:安娘,你也别着急,今儿个不行,咱们明天早点来就是了。

只是现下天气热,这么多冷串搁在家里,坏了就可惜了。

安错错心明镜儿似的,笑着摇头:呆子,明显有人和我们过不去,我们哪天来都是一样的。

她昨天才得罪了霍氏,今天就被排挤,可见霍氏果真是睚眦必报。

杨大丰也想到这点,宽慰道:即便我们不卖冷串了,我也有能力赚钱,我养家,你放心。他压根也没想一直靠她来赚钱,既不能卖冷串,他便卖力编簸箕。

安错错心思都在生意上,听这话也未有多感动,目光在街上转着,倏然见一匾额,眸光一亮,转头看着他:谁说我们不卖了,我们不光要卖,还要卖给大主顾。

初云酒楼。

两人走到酒楼门口,一小二热情迎上来:姑娘几位,要大堂还是雅间?

这小二并未因二人穿着而轻视,安错错对这酒楼第一印象很是不错,偏头看向小二:我找掌柜的,有笔生意要谈。

小二笑容不减:可不巧,我们掌柜的不在,但我们大公子在楼上,小的去通报一声。

安错错道了句有劳了,拉着杨大丰找个位子坐下。环视四周。酒楼内部装修恢弘大气,细节之处却又精致讲究,看来这酒楼的主人,在装修上下了不少功夫。

少顷,小二再下来,态度恭敬几分:可巧了,大公子正和闻人公子用膳呢,姑娘快随小的上去吧。

安错错向小二要了个海碗,装了二十几只冷串,回身看向杨大丰:我去去就回。

杨大丰目送安错错上楼,眼底隐隐有担忧之色。

雅间位于三楼,小二将人带到,便退了下去。

安错错步入雅间,见窗边桌前面对而坐两位公子,从容上前,略微福身:小女见过两位公子,今日带了一道菜请两位公子品尝。

她不知谁是大公子,说这话,谁也不得罪。

启出云笑盈盈看着她,让她将菜放上来,见了碗中之物,笑容深了几分:这不是近几日时兴的冷串吗,在下早有耳闻,每每去买,皆是售空,没想到今日也有口福品尝一番。

听这话,是对冷串极为有好感了。安错错意料之中,表面丝毫未动。

闻人语拿起冷串,却没什么好感:不就是个新鲜物,能比你这酒楼的招牌还好吃?不经意将冷串吃下去,不由又拿起一串,待三串下肚,眼底赞赏更甚,啧啧,奇了怪了,本少也不是没吃过肉,这怎么做的这么好吃。

启出云优雅用过一串,也是赞不绝口:若不是上乘之物,怎会在镇上掀起风波,多少人为了吃这口,大排长队。含笑看向安错错,姑娘的买卖,想如何谈?

《农门小娘子》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农门小娘子》即可哦,想看更多章节关注V信公众号!

Copyright © 2017-2019 www.xinqu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区玩手游下载 版权所有

 

新区玩手游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