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老婆大人请饶命岑梦秦川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老婆大人请饶命小说全集无弹窗

老婆大人请饶命岑梦秦川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老婆大人请饶命小说全集无弹窗

2019-07-03 17:15:04来源:互联网发布:繁清梦

老婆大人请饶命岑梦秦川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小说老婆大人请饶命全文免费阅读目录,在线免费阅读老婆大人请饶命作者是繁清梦的小说,老婆大人请饶命小说全集无弹窗小编揭秘。她曾以为,自己的存在是为了复仇,是为了手染鲜血,屠尽恶人。血海深仇蒙了她的双眼,在复仇的路上步步坎坷。欺辱,设计,陷害……接踵而至。但前方

老婆大人请饶命岑梦秦川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老婆大人请饶命小说全集无弹窗

老婆大人请饶命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老婆大人请饶命》第一章 湖城一霸

湖城正值盛夏,金街各处都是穿着清凉的俊男美女,手上提着大袋小袋,或挽着恋人朋友,或孤身血拼。

岑梦出神地望着窗外那些好看的小哥哥小姐姐们,觉得有些晃了眼。

岑小姐?刚刚我说的话你听到了吗?

一个声音将她拉回现实,岑梦略一蹙眉望着眼前这个勉强称得上好看的男人,抱歉,烦请你再说一遍。

王青有开始兴致勃勃起来:结婚之前要买房子,房子要写我的名字。我有父母,应该也将他们接过来住,我妈身体不好,我希望你能够照顾她尽职尽责地做她的EX,另外买房的钱大头应该你出,而且你赚的钱要归我管,不要想着买那些乱七八糟的化妆品,要勤俭持家

岑梦一双清冷的眸冰冰凉凉扫过他,拿起包包就往外走。

看来她这继母为来毁了她也煞费苦心!才回国还没几天呢,就这么迫不及待地要将她丢到臭水沟里?可惜了,是金子,丢到哪里都会发光的。就像继母多年前不遗余力将自己丢到国外一样,她还不是照样勤工俭学没要他们一分钱就混出个样子来了吗?

看来她不能这么慢慢悠悠的了,需要早作打算。

喂!你什么意思!身后响起王青愤怒又不解的声音,敏锐如她,王青脚步声响起的时候她就已经感知到了他那双即将扣住自己肩膀的手。

岑梦一闪,微微皱眉道:这位先生,你想吃软饭也得看人,你也不打听打听,我岑梦是什么角色。

王青伪装出来的谦谦君子人设立即崩塌,他指着她的鼻子大骂道:你岑梦什么角色我可知道的一清二楚!就你这样一把岁数还没结婚的,你妈可说了,你就是以前太浪被人操烂了没人要!

金街咖啡厅的价格向来昂贵,动辄就是几千块起步,因此来这种地方消费的人也非富即贵。大家都有素质,像王青这种不分场合就大喊大叫出口成章的,看热闹的人都嫌烦。

岑梦依旧平静如水,那猛然间攥紧了拳头的手也逐渐松下来,仔细看,她眉眼间的凉意却在这盛夏更让人心下一凛。

王青看她这副不吭不响的模样,以为自己胜利了,又滔滔不绝道:就是嘛,这才是女人该有的样子,就你那破科学家,也不知道能赚几个钱?你妈可说了,你家里的钱你分不到一分,早早嫁给我才是正理!否则以后你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众人哗然,这是当妈的该说的话吗?怎么感觉倒像是后妈?哪儿有在外人面前折辱自己闺女的说法?这个男的到底是哪个下水道里的臭鱼?亏得他穿的人模狗样,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卧槽,这不是岑家的大小姐吗?我说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忽然有人说道,这话一出,就有更多的人认出了岑梦,这下真相就大白了,这湖城的富贵圈子里谁不知道岑梦那老爹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正在众人窃窃私语之际,岑梦忽然扬起手狠狠地扇了王青一巴掌,她冷冷吐出四个字,给我道歉。

王青被这一巴掌打蒙了,岑梦在国外这六年可没白呆,空手道拳击近身搏击可样样都学了,拳击馆里的人都不是她的对手,更何况王青这个跟小鸡儿似的弱鸡。

王青缓过神来大骂:你这个婊子竟然敢打我?!

王青挥拳冲上来,岑梦懒懒地往旁边一闪,顺势捉住他的手往外一扭,右腿发力狠狠踹在他的腰子上,王青因为惯性一咕噜就滚出了门。

岑梦脱下高跟鞋活动了下筋骨,在别人店里不好闹事,现在出来了,她非得教训教训这孙子!

我不仅敢打你,我还要废了你!岑梦说着,一脚往王青的脸上踹过去,力道彪悍,让王青顺着溜滑的地板飞出老远。

旁边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咖啡厅里的人更出来了大半,还有人掏出了手机录视频。

王青此时已经晕头转向眼冒金星,还没等反应过来又是一顿猛扇,岑梦从牙缝里挤出话来:我岑梦可是湖城一霸!你敢惹到我头上来,我要你没命回去!

王青是彻底怕了,这跟几分钟前安静坐在他面前温顺的像个小绵羊的女人,是一个人吗?!徐佳说了保证可以拿下她的,他竟然还真以为能够抱得美人归白捡便宜,这下子不说捡便宜,自己的命都难保啊!

别打了别打了!王青都快哭了,鼻青脸肿的孙子样哪里还有刚刚的嚣张气焰?

岑梦冷笑,拳头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即便如此生气,她的脸上也不见明显的怒色,只有那双冷静而克制的眼睛里,透着冰冷的光芒。

岑梦的话叫观众如梦初醒,这六年前,好像是有这么个人叫湖城一霸,那女孩子可狠了,不但把继母妹妹整的死死的,连她爹都拿她没有一点办法。在学校里不但风生水起,竟还跟众多崇拜她的公子哥儿拜了把子拉帮结派!

当时许多名流小姐们正在上学,听到这些八卦时,都无一不佩服岑梦的胆识,上流社会里,继母继子的屡见不鲜,而继母对孩子不好的事情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岑梦誓死不屈的那股子倔劲儿,倒是非常新鲜。

大家可看好了,岑梦见差不多了,一把揪住王青的衣领提起来朗声道:这就是岑宏正办的好事儿!把亲生女儿往死路上逼!一个吃软饭发家的父亲,先是拿着我妈的钱包养小三,又是任由小三再找一个吃软饭的来羞辱我,众所皆知岑宏正不摇碧莲,今儿各位也算是见识了!

岑梦满意地看了一眼围观的群众,拖着王青的后领走到垃圾桶前,一砸,便将人砸进了不可回收的桶里。她拍拍手轻快地提着高跟鞋离开了,从始至终格外游刃有余。

众人的余光只看见她摇曳而自由的身姿,还有在垃圾桶里撅着屁股被打的妈都认不得的王青。

金街商场四楼,秦川饶有兴致地撑着下巴看着这场闹剧,并做出了评价:这女人不错,就她了。

恭敬地站在他身后的助理推了推金丝眼镜,您认真的吗?如果她有对象呢?

秦川一挑眉,那双狭长的眼睛眯得细长,就她?语毕嗤笑一声,别说男的,她身边怕是连公的都没有吧?湖城一霸谁敢要?

助理嘴角抽了抽,心中腹诽,您不也是么

秦川嘴角扬起笑,那张俊朗的脸庞立刻生动起来,他道:你看她刚刚打人的样子了么?可以看见她的怒火她的气愤,却不见她自乱阵脚,下手出拳在每一招都避过要害的前提下让对方吃尽苦头,她可聪明得很。而且受过专业训练,要我说,她就是爆发力极强的战士。

助理认可地点点头:不错,懂得将利益最大化,反客为主。今天是岑宏正想整她,却被她彻底弄臭了名声。

所以,如果她不能是秦夫人,谁还有资格站在我身边?秦川眼眸中透露出少有的欣赏。

《老婆大人请饶命》第二章 他

此刻的岑梦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某人的预定夫人,她现在一肚子火,出国这六年她一直跟家里没有任何联系,就算是逢年过节也不带回来的,她那个亲爹早就把她忘到九霄云外去了,现在竟然还帮着那俩贱人算计起自己来了?

就算早就对父亲失望,她还是心寒,当年母亲瞎了眼才会嫁给他吧?自己才三岁母亲就病逝,不过几个月父亲就跟徐佳结了婚,之后的这日子吃苦是免不了的,辛亏她自己也想得通,这么多年没让那母女占多少便宜。

到底是亲人,怎么能做到这份儿上?相比之下,有的人还是连动物都不如。

她原本打算先去一趟研究所,以后再慢慢收拾徐佳。但现在看来

岑梦拿出手机按下没有备注的号码,喂,是我,什么时候有时间?见一面。

那边的人沉默了一会儿,这才想起来她是谁,我很忙,跟我秘书联系吧。

岑梦轻笑了一声,我管你忙不忙,明天下午三点,你公司的咖啡厅。不来你就等着给你老婆女儿收尸吧。

这个号码的主人是她的父亲,她不想存号码,也没有他的照片,仿佛是为了这么多年来飘零的日子做着挣扎。

岑梦平复了一下心情就打车去了研究所,她从国外回来后就入职了湖城猫科动物研究所,是这里的一名院士。

张萍萍远远地就看到她下了车,立马撒丫子跑过来迎接,眼睛里放着光似的,殷勤地帮岑梦提包。

岑老师,你回来了!这几天你去哪儿了?没有你的研究所简直无聊透顶!张萍萍笑眯眯地将脸凑上来蹭着岑梦的胳膊,一副小狗的模样。

岑梦淡淡看她一眼,少贫嘴,上回我向院长申请的实验通过了么?这小丫头是新来的实习助理,本来是分给老院长的,但耐不住她的死缠烂打竟生生地调到了岑梦的身边。一天到晚总是有闹腾不完的精力。

张萍萍如小鸡啄米一般点头,嗯嗯嗯!通过了!他老人家还很高兴呢,毕竟咱们所里的大部分都是资深猫奴嘛,嘿嘿。况且这次实验在建所以来还是头一次,说不定会有重大发现呢!

那就好,再跟院长报备一下需要的人手资源仪器器械什么的,另外通知各单位人员下午开会,这次实验,务必要万无一失!

张萍萍斗志昂扬地立正,中气十足道:保证完成任务!

这次是她第一次独立自主掌控的猫类行为观察实验,她这个人一向对自己高标准高要求,只要是她出马,必然惊艳四座!

张萍萍出办公室不久又折回来,她悄眯眯拉了拉岑梦的袖子,小声道:岑老师,外头有人找,看起来冷冰冰的,您不会欠高利贷了吧?

岑梦皱眉,往窗外看去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停在研究所门口,车身是磨砂质感,上下都透着一股与这寒酸的研究所不符合的奢华气质。一名金丝眼镜的男士下了车绕到另一头打开车门。

率先出现的是噌亮的PRADA手工定制皮鞋,紧接着是一双被西裤衬得笔直的长腿,和被西装包裹住却仍然可以隐隐感觉到精壮身材的上半身,他的头发干净利落,墨镜遮挡住了三分之二的脸,但完美的下颌线恍若让人看到他的天人之姿。当他完全出现在她的视线里时,便只有四个字可以形容帅到爆炸。

他气势如虹,一张脸未曾示人却给人一种凉薄之感,当他摘下眼镜时,那双狭长而深邃的双眼里泛出的是冷如冬日的寒气,叫人不得不望而却步。对于女人来说,若有人想一心求死饮鸩止渴,那么他就是最好的选择。

过往行人纷纷侧目,而研究所里的小姑娘老姑娘们无不探头探脑想要窥视一二。

有些人即便不做什么,往那儿一站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岑梦是如此,这个不知姓名的男人也是如此。

岑梦不打算下楼,她撑着下巴饶有兴致地俯视着他,又吸了吸鼻子,她怎么从一开始只闻到了骚狐狸的味道呢?

岑小姐,我们先生想与您一谈,不知您是否能赏脸小聚?金丝眼镜说话了,看起来格外彬彬有礼。

你们又是何方神圣?或者说岑梦歪了歪头,在午后的阳光下尽情绽放笑意,是什么妖魔鬼怪?

她一笑,让秦川的心莫名震动了一下,心有余悸,他眯了眯眼,望着二楼哪位嚣张又不将他放在眼里的女人,实在是有些被晃花了眼睛。

美人他见过不少,东方韵味的,妩媚多情的,可就是没见过这种根本不像女人的女人。没错,她的确是有女人的体态,可她的一言一行乃至一个眼神,都像是早早地从七情六欲里剥离出来了一般。

女人迟迟不肯下来,金丝眼镜又要发话,秦川微微摆手让他退下,迈着矜贵的步子走上了二楼。

当秦川真正站在这个女人的面前时,几乎就要产生某种错觉。

他稳了稳心神,直视着她的脸道:我想跟你结婚。

岑梦先是一顿,而后放声大笑,你以为你是谁?

秦川对此丝毫不介意,反而绅士地拿出名片礼貌地递给她:我是海川国际的CEO,秦川。

岑梦犹疑地接过名片,审视地望着他,收敛了脸上的笑意,她知道对方是来真的了,不会有人特意开个劳斯莱斯跟自己搞恶作剧。但海川国际是什么公司?世界级的上市公司!集团总裁更是从不在公众面前露面,对于这位总裁的传闻,那可是多了去了。

岑梦的眸子忽然冷了几分,一把将名片揉碎在手心,婚姻是一件庄重而神圣的事情,我,也不是你的玩具。

岑梦转身欲走,但秦川忽然开口,岑梦,二十四岁,SAT成绩满分,于六年前被加利福尼亚大学的戴维斯分校录取,就读于兽医系。你是同届学生中惟一一个以满分成绩进入学院的亚裔人士,校长非常器重你,而你不负所望,半年前,你又仅仅以一年半的时间从研究生毕业。

岑梦转身看向他,平静的眼神里毫无波澜,你想怎么样?

《老婆大人请饶命》第三章 拭目以待

关于你的事情我知道得一清二楚,包括住着你母亲房子的那一家三口。我只是想让你明白,跟我结婚,噢,或者说合作,是最明智的选择。我不仅仅知道你的事情,我还能将你讨厌的人,你痛恨的人,都一一碾碎。

岑梦没有说话,秦川以为她心动了,便迈开脚步靠近她,伸手抚上她的头发,似是恶魔般循循善诱:你从前遭受的苦难我会加倍还回去,我将是你的利刃,你的盾牌,你的铠甲,你的骑士。只要你成为我的妻子,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那么,代价是什么?

一个陌生人,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竟然毫无波澜地跟陌生女人求婚,还能将杀气四溢的话说的如此平常却如此让人背脊生寒,到底是怎样的过往早就了他?又要拥有怎样冰冷的内心才能做到如此城府如此手段?

她深信,一切都有价可循,当一个人得到太多,那么她失去的也就会更多。

眼前的男人就像潘多拉的魔盒,充斥着黑暗与冰冷,她不由得后退了两步,将手中早已被汗水湿透的名片塞回他的手中:抱歉,我喜欢追逐猎物的感觉,我也更喜欢亲手扼杀他们的快感。你是强者,而我也并非弱者,你开出的条件,是在低估我的实力。

秦川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诧异,不,说是惊艳更为贴切,他已经站在她的角度来思考了,像她这样的情况,内忧外患,是没有任何理由拒绝他的。他倒是很想看看,以她有限的资源和金钱,究竟能掀出什么风浪来?

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秦川微笑地将被她捏皱的名片抚平,又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新的给她,后会有期。

岑梦挑眉望着他逐渐离开的身影,视线也随着他从二楼走到一楼,直到他上车前再次回过身来对她点了点头。岑梦胡乱地将名片塞进口袋。

第二天下午三点,岑梦准时到达约定地点,她那位好父亲早已等候多时。

说吧,你想要什么?岑宏正摆出一副谈判的姿态,看见岑梦时他脸上的皱纹都深了几分。

岑梦轻笑一声,双手支起下巴戏谑道:还真是痛快,只是我今天找你可不是谈条件那么简单。

岑宏正看着她那张脸,厌恶之色早就溢于言表:那你想干什么?

我来是为了清算清算这么多年的旧账,这可不像在学校里让岑怡出丑这么简单,更不会像让你公司接不到客户这么容易。

岑梦一字一顿地说着,每一句话就像扎在岑宏正的心上,自从妻子亡故他另娶之后,他这个女儿就像发了疯一样不惜一切代价让他难堪,不说上流社会,就算在公司里他也颜面尽失。

岑梦的存在,就是为了提醒他,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拜她母亲所赐,如果没有那个死了的女人,他到现在还是个穷光蛋,更别提找小三、经营公司。

岑宏正的脸色阴沉下来,压抑了多年的怒火在熊熊燃烧,他阴恻恻地笑了笑:你不会以为你有资格跟我对抗吧?你说得对,你以前玩的都是小把戏,那是因为你知道如果来真的,你还真搞不过我。

岑梦无奈地摇了摇头,过了这么多年,她这个父亲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在未开战之前就虚张声势,将他的恐惧暴露无遗。

你如果真的这么厉害,你又何必来见我?岑梦话里有话,岑宏正不可能听不懂,所以你知道,无论我今天提出什么要求,你都必须答应。

不等岑宏正反应过来,她将手机放在他的面前,岑宏正从疑惑变成了愤怒,最后一把将手机给摔了,引来不少人的目光。

手机一摔就坏了,不堪入耳的声音竟然被功放了出来。

岑宏正又手忙脚乱地去捡手机,一脸酱色。

从始至终岑梦都淡定地坐在位置上,看着她的父亲像是跳梁小丑一样表演,她轻抿了一口咖啡,用周围人都能听见的声音说道:岑总,你怎么还有这癖好?随手保存老婆以前被干的视频?哎呦,我的好父亲,这要是让徐姨知道了,可不得了啊。

啪!

一个耳光几乎冻结了咖啡厅里的时间,里面鸦雀无声,唯有外面微微传来车水马龙的声音,众人屏气敛声地望着这一对湖城众人皆知的父女。

她的脑袋空白了几秒,柔美的长发粘在脸上,格外狼狈。

而她眼前的男人,重重地喘着粗气,不等她反应过来就一把揪住了她的衣领,将她摁在吧台上。

狗娘养的东西!小畜生,你等死吧!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来,脸上松弛的肉都因为愤怒而剧烈的抖动。

岑梦漠然地看着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而她只是攥紧了拳头动了动,没有下手。

她没有再恶语相向,也没有再有任何动作,但所有人都从她的眼中看到了锋利的光芒,那就像出鞘的刀剑一般具有致命的杀伤力。

只有满心愤懑的岑宏正未曾看到,就在他再一次扬起手时,半空中却被人抓住了手,紧接着是一股奇大无比的力量将他带离地面,在他没反应过来之前,他就已经成了一道低低的抛物线落了地。

岑梦那双如死灰一样的眼睛飞逝而过一抹光亮,她揉了揉被掐住的脖子,没有抬头看眼前的男人,别多事,给我添麻烦。

秦川拍了拍手,冷睨了一眼地上眼冒金星的岑宏正,转而对岑梦扬起微笑,不由分说地拉起她的手就走。

吃瓜群众都被这操作惊呆了,看看这对俊男美女离开的背影,又看看在地上显得狼狈不堪的岑宏正,这老头子好歹一百五十斤吧?这个男人到底是谁?到底怎么做到的?还有还有,不是说岑家大小姐这么多年来只有拜把子兄弟吗?瓜太多了,有点吃不过来啊。

出了咖啡厅,岑梦一把甩开他的手,一言不发地转身就走。

《老婆大人请饶命》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老婆大人请饶命》即可哦,想看更多章节关注V信公众号!

Copyright © 2017-2019 www.xinqu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区玩手游下载 版权所有

 

新区玩手游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