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盛婚爆宠:总裁坏坏坏曲瑶祁风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盛婚爆宠:总裁坏坏坏曲瑶祁风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2019-07-03 17:15:34来源:互联网发布:蝶翼

盛婚爆宠:总裁坏坏坏曲瑶祁风精彩章节在线阅读,盛婚爆宠:总裁坏坏坏是由作者蝶翼写的一部都市言情小说,盛婚爆宠:总裁坏坏坏曲瑶祁风精彩章节全文阅读。一亿资金,她便被父亲送上祁家掌权人的床,只为给祁氏生下继承人。为了逃离男人的手掌心,一次次挣扎却都没能成功,涅槃回归,她巧笑嫣兮间已是风云突变,不再任人宰

盛婚爆宠:总裁坏坏坏曲瑶祁风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盛婚爆宠:总裁坏坏坏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盛婚爆宠:总裁坏坏坏》第6章指着骂

  尽管曲瑶不愿意,但是祁风还是找了几名女佣强迫着她换上了粉白的缀钻小礼服。在仆人们一番精心的打扮后,曲瑶漂亮得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一样。

  当她出现的时候,让祁风不禁眼前一亮,脸上是遮盖不住的惊叹和惊艳。

  曲瑶不愿意上车,祁风摆了摆手,几名强壮的保镖就架着曲瑶丢上了车。

  在去婚宴的路上,曲瑶一言不发,整个人就像被抽掉了魂魄,徒留一身漂亮的躯壳。

  祁风没想到那个叫徐若铭的男人在曲瑶心里这么重要,重要得让她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他的底线。

  他本来就因为曲瑶的病不想对她发火,可是现在他却不得不发火.他一把握住曲瑶纤细的手腕,将她拉到自己跟前,然后按下她的

  头,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裤裆上,好好伺候它,若是不肯,参加完婚宴之后,我会考虑把你转手卖给好价钱。

  曲瑶感受到自己手下那一团火热,不难想象出若把它释放出来会是如何一副光景。但是她无法拒绝,被迫无奈之下只能照做。

  她缓缓拉下了男人的裤子拉链,就看到了里面,那隆起的一团撑起了深色的布料,撑得紧紧的,等不及想要跳出来。

  曲瑶的指尖微颤,抓住了男人的裤头,她流着泪,眼里,泪光中,都透着不可言喻的绝望。

  看到她眼底里的绝望,祁风想起了顾城的话,不禁心软了,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声。

  罢了,他果然是欠了她的!

  祁风拉开他和曲瑶的距离,不动声色地拉好了裤链。一副哭哭啼啼的样子,真的是倒胃口。

  既然祁风不用她做那种事,她当然是有多远坐多远,生怕男人下一秒就会反悔的样子。

  他们来到了婚宴现场,到处都是人,而且现场布置得十分华美,淡粉的墙上用优雅的黄玫瑰装饰着。

  五彩的缎带松松地挂在了天花顶上,中央放着一个十层的婚礼蛋糕,蛋糕的顶上放着一对笑着的婚礼玩偶。

  而婚宴的主角正在一旁敬酒,曲恬今天也穿得很漂亮,一身洁白抹胸短款婚纱,挽着身边穿着黑色燕尾服的徐若铭。

  徐若铭没什么心情,来了客人的时候,只是勉强扯了扯嘴角。

  眼尖的曲恬一下子就看到了出现在婚宴入口的曲瑶。

  她挽着徐若铭,趾高气扬地走了过去,站在曲瑶面前,娇笑着,祁总,姐姐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

  曲瑶低着头,不想看她,也不想说话,她知道徐若铭就在曲恬的旁边。

  看曲瑶不说话,曲恬也不好继续说下去,免得影响她在别人心里的印象,招待不周啊,我和若铭先去那边招呼客人了。

  随意。祁风的语气依旧还是冷冰冰的,不掺一丝温度。

  两人就在一边的沙发上坐着,祁风看了看曲瑶尖尖的小脸,不禁有些心疼,我去拿点东西过来吃。

  曲瑶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祁风离开了。

  曲瑶麻木地坐在这里,耳边传来的都是祝贺声。

  她爱的人今天要结婚了,对象还是她的妹妹,她的心好痛好痛,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这种地步?

  看到曲瑶落单,曲恬母女当然是迫不及待地要去给这个废物一个下马威。

  曲恬叫住了正要走过的侍应生。

  等下,给我一杯香槟。

  好的,小姐。

  曲恬拿着一杯香槟,步伐款款地走到曲瑶身边,优雅地坐了下来,笑意盈盈地看着曲瑶,亲切地喊道,姐姐。

  这听在曲瑶耳里却无比刺耳,她这个妹妹从小就特别会讨曲父欢心,有什么好的都是这个妹妹先拿,现在就连她的男朋友都要抢。

  曲瑶不想回答她。

  姐姐,别摆出这么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徐若铭现在是我的了。曲恬压低了声音,显得更外狰狞,就算你再可怜,他也不会回到你身边了。

  曲瑶抬起头,狠狠地剜了她一眼,那眼神里充满了寒意,让人不禁发怵。

  曲恬吓了一跳,没想到那个废柴女还会摆出这种眼神。

  姐姐,就当是给我个面子,喝了这杯香槟吧,算是你给我和若铭祝福好吧。

  曲瑶压根就不想理她,而曲恬这边还是不罢休,硬是要把香槟递给她,她不想喝,就轻轻地推了一下。

  但是没料到,杯子里的香槟洒出来了,洒在了曲恬的裙子上,而且玻璃杯落在地面上的声音十分清脆,一下子就吸引住了在场人的目光。

  见引起了注意,曲恬立刻先下手为强,首先摆出一副可怜的模样,姐姐,你不祝福我和若铭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故意弄湿我的婚纱?

  声音不算很大,但附近的人都能够听到。

  听到了骚动,曲母立刻走了过来,看到自家女儿正委屈地哭着,还看到曲恬裙子上一滩明显淡黄水迹,

  怎么了,恬恬?

  妈曲恬欲言又止,刚刚我想给姐姐敬酒,但是姐姐不领情,骂了我,还故意把香槟弄洒在我身上,呜呜呜

  别怕,妈妈给你出气,曲母看向曲瑶,我知道你喜欢若铭,但是你不能因为恬恬跟若铭结婚,就来婚礼上闹事啊,恬恬哪里对不住你了啊?

  这一波姐妹争夺男人的大戏在四周的看客里引起了热议。

  四周的人都在指责曲瑶,曲瑶本身就有抑郁症,恶言恶语如同成群结队的蜜蜂一样将她包围起来,她捂住了双耳,使劲地摇头,不是我,真的不是我,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祁风拿了食物之后,本想早点回去,没想到会遇到之前的大客户过来打招呼,只好寒暄了几句。

  他放心不下曲瑶,生怕会出什么事。

  匆匆结束了交谈,祁风便急急地赶了过去,却看到前面围了一群人。

  那个位置不就是他让曲瑶坐的位置吗?

  祁风眼皮一跳,把手中的碟子丢到一边的桌子,拨开人群,居然看到曲恬母女还有周边的人指着曲瑶在骂!

  

《盛婚爆宠:总裁坏坏坏》第7章出头

  只见曲瑶坐在沙发的角落,她低着头,姣好的面容隐藏在垂落的长发之下,双手捂着耳朵,无措地摇着头,想要屏蔽围在四周看客对她的闲言碎语。

  愤怒、心疼、自责交织在一起,不可抑制地从心底长出了枝蔓,紧紧地箍住了理智,让祁风无法思考。

  你们在做什么?祁风狠厉地吐出一句毫无温度的话语。

  这句话瞬间就让四周看客噤了声,有人想要反驳,但是一看到是祁氏的总裁发话就把刚到喉咙的话语咽下。

  尤其是在曲瑶跟前的曲恬母女,在看到祁风出现后,想要辩解,却因为祁风黑沉沉的眼神而断了话头。

  祁风脱下身上名贵的西装,走到还在发抖的曲瑶身边,扬开手中的西装外套,披在了曲瑶身上,

  他们没想到那个过来婚礼捣乱的女人居然是祁氏总裁护着的人!

  就连曲恬母女也没料到,曲瑶这废物居然可以得到祁大总裁的呵护?!

  他把曲瑶护在了怀里,小心翼翼地搀扶着,想要带着她离开这里。

  后悔、无措、绝望如浪涛一般在支离破碎的内心中翻涌,曲瑶心想,要是知道会发生这种事,她就应该宁死也不要答应祁风的要求。

  被恶言恶语攻击的曲瑶在那一瞬间竟然产生了想要早早去陪她妈妈的念头,但下一刻这个念头就被身上传来的热度给掐灭在摇篮之中。

  这个男人怎么会为什么他会帮她?

  明明那几天他才这么粗暴地强要了她?她有时候真的搞不清这个性格暴戾的男人到底想做什么。

  她是我的人。言下之意,你们想要欺侮她,必须先经过他,祁风的同意。

  于是原来围在沙发周边的人纷纷识趣地给祁风两人让了一条路,在这里没有人敢和祁氏作对,即便是曲恬母女也不敢。

  她们沉着脸,面面相觑,还以为那个废物在祁家会过得不好,肯定会被祁风当作虐待的,但怎知道祁风竟会在这种场合帮她出头?

  这样她们不仅讨不了好处,还给祁风落得一个仗势欺人的印象。

  虽说在本市里没有人敢光明正大地与祁风作对,但总有一些人被怒气蒙蔽了双眼。

  就在祁风搂着虚弱的曲瑶往大门走去时,徐若铭竟然拦在了他们面前,不准走。

  在徐若铭听到祁风当众抛下一句她是我的人时,他再也无法压抑住即将要崩盘的理智,再加上刚刚徐若铭多喝了几杯酒,酒精上脑,就更大胆了。

  一看到祁风亲密地搂着他爱的曲瑶要离开,他就顾不上会与祁风结仇的后果冲了出来并拦在他们要离开的道路上。

  祁风挑眉,看着挡在他跟前的斯文男人,这个人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但是一点杀伤力都没有,还威胁不了他祁风。

  凭什么?祁风冷笑着,反问,他倒要看看这个跟他抢女人的男人有什么本事。

  就、就凭因为喝了酒而有些醉意上头的徐若铭被问得哑口无言,捋顺了思维之后,就凭我是曲恬的老公,婚礼的主人。

  嗯?祁风对他接下来的话颇有兴趣,

  曲瑶她当众在我的婚礼上捣乱,还弄湿了曲恬的婚纱,是不是应该给我们一个交代才行?徐若铭借醉生胆,

  四周的宴客想不到徐若铭居然胆敢公然和祁风作对,他们没有谁敢站出来,只是抱着双手,站在一边,一边说着风凉话,一边看戏。

  那你的意思是?祁风幽黑的眼底闪过一丝不耐,

  道歉,让曲瑶和曲恬道歉,否则就不给走。

  祁风俊美倨傲的脸上摆出一副轻蔑的神情,你这是在威胁我?

  是。徐若铭想,既然都拦下来了,那就豁出去吧。

  十分硬气的回答。

  祁风笑了,拍了拍徐若铭的肩,你还真有胆啊。

  那笑容看在徐若铭眼里却是如同鬼魅一般可怖,杀气满布,寒意丛生,让徐若铭的底气不再那么足,截住了那股势头。

  做商人就要懂得把局势扭转过来,把别人手中掌控的形势通过各种手段,包括心理,气势等,抢过来,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从商多年的祁风深谙此道,而徐若铭在他眼中不过是没用的废物而已。

  在祁风怀中的曲瑶自然是把他们的对话都听到了,她怎么都没想到,她相恋多年的男友现在居然会为了另一个女人要自己道歉,明明就不是她的错。

  这个婚宴就像一把刀子一下又一下地插在曲瑶的心头上,她的内心早已破败不堪。

  徐若铭差点就被祁风的气势给唬住了,他咬咬牙,气急败坏地拉住了在祁风怀里的曲瑶的手,不准走!

  看到徐若铭不分场合就这样抓住了曲瑶的手,祁风的怒火真的被他点燃了。

  不准碰她,她是我的。祁风拍掉了徐若铭的手,冷冰冰地看着徐若铭,

  你!徐若铭气急了,我说不准走就不能走。

  徐若铭又去拉曲瑶的手,曲瑶本能想躲开,但实在是浑身无力,可抱着她的祁风一下子就闪开了。

  祁风的眼神看起来想要杀人,正凌厉地盯着徐若铭。

  这边,徐家的人看到平时温温和和的徐若铭竟然敢和祁风对着干,吓得他们连忙上前劝阻,徐父连连向祁风道歉,

  很抱歉,小儿喝醉了酒在耍酒疯呢,请祁总不要见怪。

  呵,徐老你的儿子还真是够能耐的啊,今天既然敢跟我对着干,就别怪我以后做事不给你们留情面了。

  爸,你不要向他低声下气的!徐若铭不甘地喊道,

  你住嘴!回去我一定要好好教育你!徐父怒了,手上握着的拐杖用力地敲了几下,要不是还有很多人在现场,他一定会举起拐杖,狠狠地抽这个不孝子的。

  看到父亲真的生气了,颈上的青筋都冒出来了,徐若铭就不再搭话了,只是还是不服气地看着祁风。

  祁风冷冷地瞪了他一眼,搂着曲瑶的肩,从徐若铭身边走过,走的时候,还故意撞了一下他的肩膀,还给了他一枚挑衅的眼神。

  

《盛婚爆宠:总裁坏坏坏》第8章生病

  徐若铭不服,还想要继续拦祁风,却被身边的徐母和徐父按住了,不许他上前再生事。

  徐曲两家的婚宴就在一场闹剧中落下了帷幕。

  今夜的月亮很美,暗蓝的苍穹之中不见一朵云,那皎洁的月光幽幽地笼罩在大地,清清冷冷。

  祁风担忧地看着坐在身边的曲瑶,自他们从酒店出来,曲瑶就没有出过声了,只是平静地坐在车上,而且对他的举动也不再有反应了。

  淡淡的月光透过车窗,落在曲瑶俏丽的脸蛋上,虽然有美丽的妆容加持,但是却看不出一丝生气,宛如失去灵魂的木偶一般。

  回到祁宅,祁风让曲瑶下车,曲瑶就下车,完全没有一点反抗。他让曲瑶坐在他旁边,曲瑶就坐在旁边,丝毫不抗拒他。

  曲瑶若是真的这么听话就好,问题是事实并不是这样,祁风对宛如机器人般的曲瑶根本就不喜欢,他还是喜欢她充满生气的模样。

  丁伯,你打给电话给顾城,让他赶紧过来一趟。

  是的,少爷。

  接到了丁伯的电话,顾城拿起自己的医药箱就匆匆忙忙地打车过来了。

  祁风正忧虑地在宅子里踱步,时不时看看自己手上的腕表,顾城这家伙怎么还没到?

  叮咚清脆的门铃声划破了屋内安静的氛围,也结束了祁风在脑海演算出各种最坏的结果。

  丁伯刚想要去开门,就听到了少爷的声音,别动,我来开。

  顾城在有生之年居然能看到祁总来给他开门,他真是三生有幸啊。

  不过这从侧面反映了,接下来他要面对的事是有多严重了。

  快,顾城,你看看她。祁风拉着顾城到曲瑶跟前,

  顾城细细地打量着曲瑶,神色平静,只是眼神空洞,而且从那张好看的小脸上感受不出一丝气息。

  他放下医药箱,给曲瑶先做了一番检查,他想和曲瑶说话,而曲瑶却什么都不回答,但会对他提出的要求做出反应。

  你又对她做了什么啊?顾城烦恼地揉了揉眉心,

  没什么,就带她去了婚宴。祁风轻描淡写地回答,

  做了什么啊?

  祁风把事情的经过大致告知了顾城,顾城摘下听诊器,一边收拾一边说,难怪啊。

  她的病到底怎么了?祁风急了,

  你好端端地干嘛带她去婚宴呢?刺激到她了,她把自己的内心完全封闭起来了。

  封闭起来是什么意思?

  她现在可以感知到外界的一切,但她不会对外界的声音作出反应。

  顾城从医药箱里拿出几个小药包,这些药你按时喂她吃,只能缓解,不能根治。你还是多多留意她吧,现在她的心灵很脆弱,小小的刺激都能让她崩溃。,

  我知道了。祁风接过那几个药包,

  待顾城走后,祁风便主动接下照顾曲瑶的任务,先让女佣们带曲瑶去洗澡换衣服,然后他就喂她吃药。过程很顺利,曲瑶吃了药之后便沉沉睡去了。

  祁风懊恼,为什么他要坚持带她去婚礼呢?若是没有带她去婚礼,或者她的病情就不会加重。

  一切都是那莫名的占有欲和控制欲在作怪。

  安顿好曲瑶之后,祁风就去了书房,开始着手针对徐家的部署。

  短短几日,徐氏爆出了偷税漏税、亏空公款的丑闻,尽管都被徐家花钱压下了,但是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这些传闻让徐氏下面的人过得胆战心惊,生怕某一天就丢了饭碗。

  再加上徐氏本身投标所得那块地皮,地产商那边竟然出尔反尔,转身就卖给了祁氏,徐氏上门去讨说法,却只得到我们还没签合约,一切都还是待定的这样一个理由。

  徐氏已经规划好了那块地皮,是打算用来建造新楼盘的,工地那边已经付了钱。

  这边却没有地方建楼,让徐氏白白亏了钱还要延后工期,不知道怎样向房地产公司交代。

  这一切都是祁风在搞鬼,徐若铭刚当众跟他结仇,他就会让徐若铭还有徐家付出代价。

  曲瑶的病还是没有什么进展,甚至还因为一个女仆疏忽,让曲瑶发起了高烧,气得祁风当场就把那名女佣给解雇了。

  看到曲瑶在床上烧得迷迷糊糊的样子,祁风很心疼,顾城告诉他,要想曲瑶的病有好转,必须要用温情打开她的心结。

  祁风为了照顾曲瑶,不惜放下手头上所有的工作,而这些工作他都已经交代了他的秘书和助理往下面传达。

  曲瑶高烧不退,祁风又找来顾城,顾城白眼一翻,每次接到你的电话都没好事的。

  顾城利索地给曲瑶打了一支退烧针,还开了一些消炎的药,加上一些抗抑郁和安眠的药,好了,我的任务完成,祁风你可要好好照顾她啊。

  祁风摸了摸曲瑶的额头,还是有些烫,他学着顾城告诉他的方法,叫人拿来一个冰袋敷在曲瑶的额头上,还时不时给曲瑶用酒精擦拭她的四肢,让她降下温度。

  是夜。

  月凉如水,风冷似霜。

  祁宅内的某一个房间内还是亮着灯,顶上一盏圆灯散发出温暖的光芒,祁风挽起了衣袖,露出结实的小臂,坐在床边照看着曲瑶。

  曲瑶睡着的样子很安静,睫毛又长又翘,之前还有些许俏圆的小脸瘦得两颊都没有肉,下巴尖尖,看起来不禁让人心生怜惜。

  取出曲瑶含在嘴里的温度计,祁风看了看刻度,38度,温度虽然降了,但还是低烧状态。

  祁风到楼下拿了新的冰袋,又拿了一瓶未开封的酒精,在曲瑶的额头上放上了冰袋,随后又用酒精擦拭她的四肢,一点都没有假手于人。

  到了吃药时间,他就会把药片研成末,融在温水之中,然后用嘴对嘴的方式哺入她的口中,看着她乖乖咽下,祁风才会安心。

  在祁风悉心又略显笨拙的照顾之下,曲瑶的体温终于是降到正常了,但因为药物作用,曲瑶依旧是在昏睡之中。

  祁风只是握住她的手,静静地等待着她醒来,他黑沉的眼底透出一丝丝的温柔。

《盛婚爆宠:总裁坏坏坏》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盛婚爆宠:总裁坏坏坏》即可哦!

Copyright © 2017-2019 www.xinqu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区玩手游下载 版权所有

 

新区玩手游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