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恶魔交换(俊宇)完整版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恶魔交换(俊宇)完整版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2019-07-08 00:42:16来源:互联网发布:卜尸

恶魔交换(俊宇)完整版在线阅读,恶魔交换章节免费在线阅读,这里小编带来作者是卜尸的小说,恶魔交换(俊宇)完整版在线阅读。我相信我的眼光,你一定会成为我身边最优秀的孩子,只要你伸出手,我会给你一个新的世界,一个只适合强者生存的世界!我不想成为你的杀人机器,也不想沦为一个嗜血奴隶,我拒绝再做被你操纵的木偶,我并不喜欢杀戮,但我讨厌做弱者,所以我选择与恶魔交换灵魂

恶魔交换(俊宇)完整版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恶魔交换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恶魔交换》第一章杀手日记

FatalRose文案:我相信我的眼光,你一定会成为我身边最优秀的孩子,只要你伸出手,我会给你一个新的世界,一个只适合强者生存的世界!

我不想成为你的杀人机器,也不想沦为一个嗜血奴隶,我拒绝再做被你操纵的木偶,我并不喜欢杀戮,但我讨厌做弱者,所以我选择与恶魔交换灵魂。

我一直都在,从未离开,也许一切的不幸只是上帝给予我们的考验,我不喜欢等待,但因为是你,我愿意守候今生来世,绝不放手!

遇见你是上天赐予我最好的礼物,但是我们之间的信任从未到达彼此的内心深处,你说你从未放手,其实你从未抓紧过。

每当你透过我看向另一个人的时候,你是否知道我的眼光始终都只为你停留?

有一种看不见是假装看不见,有一种不懂是故意不懂,无法兑现的承诺我拒绝给予你希望,我是一个自私的人,但我绝不能伤害你,因为你是我最不想伤害的人。

我的眼只为你转动,我的呼吸也只为你而急促,是你让我明白爱也可以无条件的付出,就算被你利用我也甘之若饴,因为你的出现对于我来说已是奇迹!

对不起!我利用了你,但是最终回报你的也只是抱歉,不是你无法走进我的心,而是我早已关上了心房拒绝任何人踏入。

我只想得到这个男人,我只想拥有自己的爱情,为了他我可以放弃一切,即使是自己的生命。为了让他的眼里只看得见我一个人,我可以用尽世间最卑鄙毒辣的手段,因为失去他我就失去了生存的意义。

你是世界上最可怜的女人,因为这个男人从未真正属于过你,就算你得到了他的身体,你也永远得不到他的心。

《恶魔交换》第二章我是神的孩子吗

2#我是被上帝宠溺的孩子,还是被上帝遗弃的孩子?

(KOREA_SEOUL15年前永林保育院)

你这个死丫头!竟敢偷东西,好大的胆子啊!我就说最近保育院的储物柜老丢东西,原来是你偷的?死丫头从小不学好,你这个小贼女!看我不打死你!肥的像猪一样的院长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根藤条向跪在地上的小女孩打去,边打边骂,不一会儿小女孩身上多了无数条青紫的痕迹。说!错了没?可无论怎么打,小女孩就是不吱声,也不流泪,只是眼睛瞪的大大的用愤怒的眼神盯着院长。好啊!你不服气是吧?居然还敢用这样的眼神瞪我?今天我不把你打死你不知道我的厉害。说完又狠狠的挥起手里的藤条想小女孩打去。旁边的孩子都吓哭了,保育员们看了心里虽然难过也不敢出来帮忙,毕竟院长的脾气众所周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女孩被打,她们唯一希望的就是小女孩不要再继续倔下去赶快认错。这时一个胖胖的小男孩趁大家没注意偷偷地从后门溜了出去,一直向河边的小树林跑去。没错!他是去搬救兵!

男孩躺在草地上,静静地望着蔚蓝的天空,林中偶尔会飞来几只鸟停在他的周围,他只是一动不动躺着,把自己融入这宁静的氛围里。突然陆续的传来由远及近的脚步声,俊宇微微侧过头,看到胖胖的昌勋向他跑过来,他微笑的从草地上坐起来问:怎么跑得这么急?发生什么事了吗?

俊宇哥快快去救救允真姐被院长快打死了!昌勋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说。

什么?俊宇脸色一变,立马从草地上翻身而起,快速地往保育院的大厅跑去。撞开门便看见允真满身是青紫的跪在地上,头发被抓扯得蓬乱,脸上也有明显的伤痕,但是她却倔强的抿着嘴,没有流一滴眼泪,而那个凶悍的母夜叉继续挥舞着手中的藤条狠狠的打在允真瘦弱的身上。

够了!院长求你别打了,你要打死她吗?她只有5岁,这样的惩罚她会受不了的!俊宇冲过来抱住允真瘦弱的身体。她究竟犯了什么错让你生这么大的气?你这样会打死她的!

俊宇你让开!不管你的事,这小丫头太顽劣,不狠狠的揍她一顿我

院长我求求你别打她了行吗?她知道错了,允真你快说话呀!俊宇心痛的摇晃着她瘦弱的肩,因为他知道允真并没有偷吃储物柜的食物,而真正偷吃的认识昌勋,允真为了保护他而自己担下了罪名,刚才在路上昌勋已经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但俊宇知道依允真的脾气她是绝对不会说的。

俊宇你就别一次又一次的为她脱罪了,这保育院的孩子就数她最坏了。

再坏有你坏吗?一直没有说话的允真突然开了口,她抬起头用不屑的眼神看着院长说:你是最坏最可恶的人!世上没有比你更坏的人了,你利用保育院的孩子当摇钱树,在外人眼里故意装出一副很爱我们的样子,其实私下恨得我们要死,你把好心人捐的善款全部放进了自己的腰包,你用你丑陋的面孔骗取别人的同情心,拿我们当赚钱的工具,不让我们吃饱,生病了也不给药,还经常打骂我们,说我们是没人要的小杂种,看到你这张虚伪的脸我恨不得杀了你!总有一天我会当着那些捐款的人把你的丑行通通说出来!

这时候四周鸦雀无声,所有的保育员都吓破了胆,通通用无比震惊的眼神再次打量着这个浑身是伤却勇敢得没有流一滴泪的5岁孩子,都因为她刚才的话捏了把汗。而最吃惊的莫过于院长,她也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她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做的这一切居然被一个5岁的小丫头看得如此真切,看来自己真的低估这个孩子了,但气势上她还是要稳住的:你知道你刚才说的一切代表什么吗?

我很清楚自己说了什么,怎么?被我说中了?知道害怕了?现在你是不是很想打死我?

允真,你在说什么胡话?你脑子不清楚了吗?俊宇担心的握了握她的手,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如果你打累了我就出去了,但是你记住今天所对我做的一切,我总有一天会10倍讨回来,我会为所有被你欺凌的孩子讨一个公道,像你这样坏心肠的人根本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说完后她忍住浑身的疼痛艰难的站起来,单薄的身体摇摇晃晃的朝大门走去,可是还没到门口就晕了过去。俊宇冲过去抱住她小巧玲珑的身体往医务室跑去。

当允真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了,她疲惫的睁开眼向四周望了望,发现仍是她熟悉的环境,因为她差不多大多数时间都会在这里度过。原因很简单,她太过于内向,有很早熟,关键是不会讨院长开心,所以在这保育院内发生了任何事都会怪罪在她身上,而她也从来不会解释什么。之前就算有人来这里领养孩子院长也不会主动推荐她,因为怕她乱说话日后招来麻烦。但允真并没有想离开这里,虽然她在这里过得不好,但这里有爱她的张阿姨和一直保护她的俊宇哥,他们是这个保育院对她最好的人。

允真,你终于醒了?俊宇打开医务室的房门之后便轻轻关上。好些了没?还痛吗?边说边仔细的检查。

还好,已经习惯了,又不是第一次了。成熟的口吻仿佛不是她这个年龄阶段该有的。

你也知道不是第一次了?俊宇似乎有些生气。为什么要把莫须有的罪名揽在自己身上?我知道不是你偷的。

昌勋虽然皮厚肉多,但是却怕痛的要命,我是姐姐,保护他是应该的!

允真,看见你这样我很难过,你可不可以答应我以后不要再做让我担心的事了好不好?每次看到你受伤我都会比你更加难过,我是哥哥,却无法保护你。

以后不会了!允真放松般的笑笑握住了俊宇的手。这时门开了,张阿姨提着一个保温桶走了进来。

张阿姨,你做了什么好吃的给我啊?难得的撒娇语气。

我们的小英雄醒啦?边说边打开了保温桶,一阵特殊的香味飘散在空气里。

这个是什么呀?这么香?允真真的觉得饿了。

鲍鱼粥。张阿姨笑了笑用碗盛了些出来。饿了吧?

怎么会有这个东西?俊宇似乎很吃惊,他知道保育院不会有这么好的东西。

是昌勋那个小子在院长房里偷的,那孩子一直很愧疚,觉得对不起你,让你帮他背了黑锅,所以为了能让你快点好起来,想让你吃点有营养的东西,他说院长把它藏得如此隐秘一定是好东西,就偷拿了一些让我煮给你吃。

这小子真是屡教不改!把允真害成这样他还去偷东西!俊宇气急败坏地说:不过允真的确需要一些营养的东西,看在他这么有良心的份上原谅他了。说着并体贴的从张阿姨的手中接过碗:张阿姨,还是我来吧!你休息一下。

你们俩感情可真好啊!要是以后分开了一定会不习惯吧!

我们不会分开的,我会一直呆在这里照顾允真的。就算哪天被收养我也会带她一起走,我绝不会把她一个人扔在这里的!俊宇的态度似乎很坚决,连一旁的张阿姨和允真也愣住了。

是啊!你们怎么可以分开呢?俊宇就那么愿意保护允真吗?

我会一辈子保护她的!俊宇说得斩钉截铁。

那俊宇会娶允真吗?只有做夫妻就可以一辈子不分开了!听了张阿姨的话,俊宇脸一红,允真也觉得不还意思的挠挠头。看着两个孩子的表情,张阿姨似乎觉得刚才的话有点不恰当,连忙忍住笑说:瞧瞧我说的什么呀!你们还是孩子而已。哦,我差点忘了,俊宇,院长叫你去一趟会客厅,说有事找你。

好。俊宇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马上起身朝门口走去。临走前还不忘转头看了一眼床上的人,见允真正睁着小鹿般的瞳仁凝视着他,他脸又一红,心砰砰的跳个不停,打开门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小子还害羞呢!张阿姨望着俊宇消失的方向笑了。

《恶魔交换》第三章痛,并快乐着

3#痛,并快乐着;离开,并不代表不再回来,而是代表

允真蜷缩在院落的矮墙下,她喜欢这个寂静的地方,看着从院子的花圃内爬出来的碧绿色蔓藤中的红色蔷薇,开始微微走神。她想起几天前院长的话:你这个扫把星!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俊宇失去了多好的机会?本可以去那么有钱的家里做少爷,因为你什么都没有了,你就是一个天生会给别人带来灾难的倒霉鬼!怪不得连你父母都不要你也许院长说得对!我可能真是一个灾星。不然的话,我的父母怎么会抛下我呢?我不能这么自私,我不能害俊宇哥也失去幸福。也许那对夫妇是真的喜欢俊宇哥呢?不能因为我的原因害他失去这个机会!

在想什么呢?墙的另一头传来熟悉的声音。见墙那头的人没有说话,俊宇自言自语地说:找了你好久,我猜你一定会在这里,果然!

不知过了多久,墙的另一头才传来允真的声音:哥,你说我们的父母为什么要抛弃我们呢?是因为我们天生不逗人喜欢吗?

怎么可能?也许他们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吧!俊宇的声音也夹杂着些许无奈。

难道因为这样他们就这样随意扔掉我们吗?如果他们不喜欢我们可以不要生我们呀?为什么生下来却要丢掉?

允真,你今天怎么呢?俊宇在她身边蹲下,用手抚摸着他的头。

允真转过头朝俊宇天真的笑笑:没什么,我在看花呢!你看这矮墙上开满了红红的蔷薇,如果这里的所有花圃都种满了这样的花,一定很漂亮。

允真很喜欢这种花吗?

嗯!当然!如果以后我也拥有了温暖幸福的家,我会种上满园的红蔷薇。

允真会幸福的!像允真这么善良的女孩一定会得到上帝的宠爱,哥会陪着你,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俊宇哥,为什么不和他们走呢?是为了我才留下的吗?

是谁告诉你的?那个老巫婆吗?俊宇生气的站起来。

不是,是保育院的阿姨聊天时我不小心听到的。哥,你不要顾及我,我知道是我的原因才让你改变了决定,你想带我一起走对吗?就算是那对夫妇答应了我也不会跟你一起走的。

为什么?难道你不想离开这里和我一起生活吗?

哥,你每次都是自作主张,你从来没有问过我到底想不想跟你走,我是不喜欢这里,但我想靠自己的力量离开这个地方,而且我不想过度的依靠你。

你究竟怎么呢?怎么突然这样?我是你哥哥,你不依靠我依靠谁?是不是那个母夜叉逼你说的这些话?

哥,如果你真的想保护我请你先变得强大好吗?那样你才能真正的保护我。所以,和那对夫妇离开这里,无论是你、我还是昌勋,能早些离开就早些离开,这里是个冷漠的地方,不会有我们想要的东西。

我不会走的!俊宇坚决地说。

昌勋需要我的保护。

那你呢?你就不需要我的保护吗?

我可以保护自己。

张允真,我再说一次!我不会走的!俊宇眼睛都气红了。

那我会离开这里,让你再也找不到我。

《恶魔交换》第四章 我是一个不受欢迎的人

4#这里表面上是天堂,其实是暗黑的地狱。

这一天保育院很热闹,院门口停了4辆高级轿车,7、8个穿黑西装的男人从车里抬出来许多礼物,除了有从未见过的点心饮料,还有许多新衣服和洋娃娃。允真看了一会儿,心想肯定又是哪个慈善家来捐款的吧?那老巫婆今天肯定乐得连觉都睡不着了吧!允真默默的替那个捐款的人感到可惜,转过身再次往后院的矮墙方向走去。

徐元直和院长一阵客套后,并提出想自己一个人在院内转转。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僻静的后院,又不经意间看到一个孩子坐在一堵快塌掉的矮墙上呆呆的望着天空。徐元直微笑的走过去:怎么不去前厅吃糖果?那边正在排队发新衣服,再不去就没有了。

允真连头也没回,只是淡淡的说:我是一个不受欢迎的人!过于热闹的地方不太适合我,我最适合的地方是这里。

噢?徐元直似乎来了兴趣,他突然觉得这个孩子很特别,很想和她聊聊:与其一个人坐在这里,还不如和我聊聊天呢?你叫什么名字能告诉我吗?

先生,我并不喜欢和陌生人说话。允真转过头来上下打量了一下徐元直又转过头去:您知不知道您已经打扰到别人了?

放肆!哪里来的野丫头竟敢跟我们会长这么说话,真是没教养!朴忠发现自己的老板突然不见了,就一路找了过来,没想到刚刚绕到后院就听到这些话。

没父母的孩子都这样,不过依我看你也好不到哪儿去,你这样莫名其妙的冲出来对我大吼大叫不一样是缺乏教养的表现吗?再说他是你的会长又不是我的,你要装狗腿没必要也拉上我,而且我觉得我并没有说什么对这位先生不敬的话,我有称呼他为先生,而且我还用了敬语您,请问这也叫不敬吗?

这死丫头好厉害的嘴,真是朴忠估计这是他这辈子最丢脸的一次。

我有名字,不叫什么死丫头,想要得到别人的尊敬首先就要学会先尊敬别人,无礼的人是你,不但无礼还以大欺小,这可不是一个成年男子该做的事哦!

徐元直再也忍不住的开怀大笑:哈哈哈说得好啊!朴忠,这孩子说的不错,是你不占理哦?似乎觉得这个孩子挺有意思,徐元直更加仔细地打量眼前这个瘦弱的小女孩。白皙的皮肤,精致的五官,不难想象长大后一定是个漂亮的尤物,特别是那双看似单纯的眼睛偶尔会折射出锐利的精光。但是这孩子瘦的出奇,回想她前面的话就可以猜到这孩子在这里过得并不好。不过我真的很好奇,你为什么宁愿选择在这样的地方独自呆着也不愿意去和其他孩子争抢食物。

与其去做那种无聊的事,还不如想想我的未来该干什么,就算今天吃饱了,明天不还得挨饿吗?所以这并不是长久之计。再说,为了吃到那些平时难得一见的食物,还要为难自己面对那些恶心的丑态,我还不如一个人呆在这呢!

看来你真的很特别啊!你拥有不属于你这个年龄的成熟,却没有你这个年龄该具备的天真,好像又很有心计的在引起我的注意。

天真?很抱歉我没有那种东西,在这里的所有人最擅长的就是演戏,想要在这里生活,想要被好的父母领养,就要抛弃掉所谓的天真,这里表面上是孩子的天堂,但对于我来说就是地狱,我甚至一秒钟都不想呆在这里。

那你为什么不离开这里?

因为我还不够强大,我还没有力量独自在外面生存,这里虽然恐怖、黑暗,但至少是个能遮风挡雨的地方。不过我想申明的是,我并没有故意引起你的注意,我一个人好好的呆在这里,是先生您闯入了我的世界打扰了我。允真好心的纠正。

你的理想是什么?徐元直并没有在意这孩子对自己的不敬,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她。

让自己强大!那样的话也可以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允真微微一笑转过身面对着徐元直,毫不退缩的凝视着徐元直的眼睛:我讨厌这个虚伪的世界,也讨厌这个虚伪世界里扮演天使的人,而让这些虚伪的人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就是我的理想!

允真说话的表情让此时的徐元直真正的震惊到了,虽说自己也是在道上叱咤风云十几年的人,但这孩子的话真的令他感到害怕,他很纳闷这孩子的内心到底承载了多少与她这个年龄不该有的黑暗的一面,就连旁边的朴忠也惊呆了。见徐元直微微走神,允真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刚才的表情早已荡然无存,而现在的她那稚气的脸上洋溢着适合她年龄的天真笑脸,仿佛刚才的一幕完全没有存在过。

你终于明白我为什么不受欢迎了吧?允真从矮墙上跳下来,看了徐元直一眼说:先生,跟你聊天很愉快!感谢你陪我打发了无聊的一刻!以后如果你还来的话,就别再捐钱了,捐再多这儿的孩子也无法享受到,我先离开了!说完很有礼貌的行了一个90度的礼离开了。

好像越来越有趣了!徐元直若有所思的摸摸下巴。回想那孩子刚才的话,忍不住又开始大笑起来:打发?她居然用了这两个字?没想到在黑道上叱咤风云的自己居然成了一个孩子消磨时间的工具。有意思!有意思啊!

在回别墅的路上,徐元直的眼角都一直带着笑,他的脑海里一直回想那孩子的眼神。回去后马上给我查查这个孩子,动作要快!

是!会长。但是朴忠欲言又止。

有话直说!

这孩子好像真的很不一样。

哦?哪里不一样?徐元直挑挑眉。

眼神!我从没看过一个5岁的孩子拥有这样的眼神。听哪个保育院的院长说这孩子很奇怪,比同龄的孩子要成熟许多,而且也能看出来那个孩子很不喜欢那个院长,一直到我们离开那个孩子都没出现。

是啊!那孩子的眼神很令我震撼,从来没有任何人敢这样明目张胆的直视我,她不但没有退缩,居然还夹杂着一丝挑衅,而我一对上她的眼睛就有一种被猎获的错觉。那双眼睛,还有那样的眼神,仿佛在哪里见过?那眼神好像能把我整个人透视一样。说真的,我当时看到那孩子的眼神心里仿佛漏跳了一拍,也许,这一趟的收获不小。阿忠,这丫头说不定会成为我的秘密武器!

可是,这孩子也许不会好对付,她虽然年龄小,但是朴忠没再说下去,他知道徐元直明白他的意思。

那就让她做那个最特别的!

会长的意思是

如果她真的足够特别,我会赐予她那份独一无二!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太恭喜你了会长!

不回别墅,直接去锦瑟,我要去看看那些孩子。

锦瑟是徐元直的私人培训基地,也是培养杀手的训练场。在韩国,徐元直可以说是个家喻户晓的企业家,如果你只把他当成一个普通商人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他可谓是一个摸爬滚打数年的老江湖了,在黑白两道也算是名声显赫,就算在东南亚一带也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除了黄赌毒,可以说基本上犯法的事没有他不做的。而他的理念就是:只要可以赚钱,什么不可以做?他从来就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现在的横亚不过是表面上做一些正经八百的生意,其实就是挂羊头卖狗肉帮忙洗黑钱的中转站。但是现在,他的野心可谓是越来越大,目前所拥有的一切已经满足不了他了,他想拥有得更多,所以他必须培养出一些人来辅助自己,让他的愿望可以早些实现。

这个培训基地很偏僻,离市区也很远,周围是连绵不断的山峰,四周是茂密的树林,几栋陈旧的白色楼房耸立在其中显得阴森恐怖。四周的各个角落都有穿着统一制服的人拿着对讲机在外围区域走来走去。车停靠在一扇3米多高的铁门前,司机朝门口一个大汉做了个手势,大门缓缓的朝里面打开,一群着统一制服的人训练有素的在门口自动列为两行。徐元直从容的从车上下来,那两行人立刻双手背在身后,两腿张开,身体弯曲成90度,齐刷刷的喊着:会长好!

正在这时,里面传来刺耳的警报声,周围的人身子一紧,纷纷把视线转向那个不知死活的人。一定是哪个孩子又逃跑了吧?徐元直明知故问的说:阿忠,走!去看看是哪个孩子想送我见面礼?

小兔崽子!站住!居然敢逃跑?一个三、四十岁左右的男人一甩手给了面前男孩一巴掌。你居然敢逃跑,是不是活腻了?看到男孩咬着牙恶狠狠的瞪着他,男人更加愤怒:你敢瞪我?臭小子!信不信我杀了你?

你杀呀!你如果杀不死我,我还会跑!男孩不知死活的大声吼叫。

臭小子嘴硬是吧?看我今天不好好教训你一下还反了。话音刚落拾起墙角的鞭子狠狠的朝男孩的身上挥去。

不要啊!不要打他!闵宇啊,你别犟了,快认错吧!你向他保证以后再也不逃跑了,乖乖地呆在这里,不然你会被打死的!正焕连忙抱住使劲挣扎的闵宇劝说道,皮鞭毫不留情的抽在正焕的身上。

我宁愿死也不要留在这里,我们又不是狗,干嘛听他使唤?闵宇疯狂的叫嚣着。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呀?

哥,怎么办?闵宇继续这样一定会被打死的,你快叫他住口,他最听你的话。正焕冲着另一边一个叫泰俊的男孩求救。任赫哥,快来拉住闵宇呀!我抱不住他了!

好你几个小子!想联合起来造反啊?好啊!一起来!我倒要看看你们有多大能耐。边说边更加大力的挥舞着手里皮鞭。不一会闵宇在脖子上、脸上和手臂都留下血红的鞭痕。

够了!一个看起来稍大的男孩攥住男人手中的鞭子:你要打死他吗?

干嘛?你也想造反吗?男人上下打量了男孩一下,满脸的嘲弄:你是他们的老大?不错嘛!就你这样还想当老大。说完一拳打向男孩的肚子,又一脚把他踢到墙角,男孩檫掉嘴角的血,硬生生的忍住没有叫出声。刚才那一脚仿佛将他的内脏全都移位了。

哥,你怎么样?你还好吧?其余三人一窝蜂冲向倒在墙角的男孩。

你干嘛打我哥?你有种冲我来,你这只肮脏的猪我跟你拼了!说完闵宇扑向那个男人,抓住他有踢又打,还一口咬住男人的耳朵用力的拉扯。男人痛得哇哇大叫,扯住闵宇的头发往墙上撞去,见闵宇要吃亏,其余三人立马冲过来帮忙。正在这时,铁门一下子从外面打开了。几个人同时停止撕打看向进来的人。

哟!好热闹啊!徐元直冷冽的眼神朝屋内一扫,最后停在那个男人身上。

会会长!您怎么来了?那男人立马没有刚才的嚣张气势。

是你对吧?韩闵宇冲上前指着徐元直。是你把我们抓到这里来的,说会给我们一个好的地方生活,就是这种地方吗?整天被囚禁在这黑暗的地下室里,快放我们出去!我们不要你的施舍,快放我们走!

放肆!朴忠走上前给了闵宇一耳光。没大没小,谁教你这样和会长说话的?想死吗?

徐元直看着眼前怒气冲冲的男孩;想出去吗?可以,只要你把这里的人全部杀光就可以走了!

你是魔鬼吗?成天让我们杀人,我现在一闻到血的味道就想吐,你抓来这么多孩子,让我们之间相互杀死对方,你不觉得残忍吗?我们虽然是被父母抛弃的孩子,但是也是有感情有思想的人,你难道从来不会觉得你做的这一切很变态吗?你究竟要把我们关到什么时候?是不是非要看到我们自相残杀才肯罢休?你到底要我们做什么?

看来你还是没弄清自己的身份和存在的必要。自从我把你们从街角捡回来,你们就不是一般的小乞丐了,而是今后留在我身边为我做事的人。

但我们并不想为你这样的变态做任何事!泰俊十分坚决回应。

对!这种变态又违背常理的事我们不会做!仁赫也附和着说。

那可由不得你们!既然你们被我看上,就得无条件的服从我。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弱肉强食,你有本事就活着出去;没本事就等着被别人杀死。一个杀手具备的基本原则就是不能有仁慈之心,这是大忌!如果你做不到残忍,就只有接受别人的残忍!记住:你不杀别人,别人就会杀你,想要活命就要舍弃情感!

不要!我不要做杀手!哥,我们为什么要来这么奇怪的地方?正焕抱住泰俊浑身瑟瑟发抖。

被我选中是你们的命,你们没有选择,因为你们是天生的杀手!听着,一周后有一次测试,题目是相互杀戮,最后剩下的那个人就能获得自由,重见阳光。你们好好准备吧!

你休想!我们绝不会如你所愿,所以你不必期待!

是吗?我拭目以待!我想到了那天你们会明白一个道理的,就算是再好的朋友或手足,为了活命,最终会显露出最原始的兽性,相互厮杀是必然,直到死前的最后一秒!说完饶有兴趣的走了。

哥,这个老东西是个疯子!我好怕!正焕哭着说。

他说得对,我们不杀别人,别人也会来杀我们,再说,就凭我们几个根本跑不出去,我看我们还是打消这个念头。现在我们的处境很危险,所以我们只能保护彼此不受伤害,既然不能来硬的,我们就假装服从得到他们的信任,找准时机再想办法。泰俊永远都是那个最冷静的。

但是,那些血淋淋的尸体好恶心,我害怕!正焕带着哭腔说。

难道我们还是什么好人吗?别忘了这些天与我们朝夕相处的孩子,还不是被我们杀掉了,我们手里已经沾满了鲜血,正焕,勇敢点!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能走多远就走多远,但我们发誓,绝不把武器对着自己兄弟!仁赫坚决地说。

不能同生但求同死!死了也做好兄弟!四人紧紧地把手握在一起。

《恶魔交换》第五章天使还是撒旦

4#我不是天使,更不是地狱的撒旦,而是我有生俱来就生出一对黑色羽翼。

死丫头!快去接电话!要是你敢胡说八道,小心我抽你!院长说完摇晃着她那肥胖的身子大摇大摆的走了。

喂!俊宇哥,你怎么又打电话了?不是昨天才打过吗?

允真,你过得好吧?

我很好!哥也不要天天都问同一个问题好吧?

哦,我只是不放心你。

他们对哥哥好吗?

他们对我很好,我的房间也很大,比那个肥院长住的房间还大,而且他们什么都为我准备好了,让我读最好的学校,穿最漂亮的衣服,还带我四处旅游,也什么都不要我做,可是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允真,明天我到保育院看你吧?我们都有多久没见了。

哥,我说过你不用担心我,我很好,真的不骗你!现在你是有家的孩子了,你要和你的父母加深感情,不能成天挂念这里。

你不想我来看你吗?

不想,因为这样的话我会一直想依奈你!允真紧紧地握住胸口的吊坠,她知道自己刚才的话已经伤害到了对方,但她知道她自己不能心软,如果不能让俊宇哥快些适应新的环境,以后一定会有麻烦。所以她故意用很轻松的口吻说着保育院最近发生的趣事,听筒另一边一直没再发出任何声音。半晌,那边传来一声叹息:允真,有时候你真是成熟得可怕。虽然我是哥哥,但是有时的想法比你幼稚许多,你总是什么都为别人想。好,我听你的!

哥,要幸福快乐的生活哦!允真也会加油的!挂断了电话,一滴泪瞬间夺眶而出,从脸庞滑下来滴落在手臂上。这是什么?是眼泪吗?原来张允真也会哭啊!这咸咸的液体原来就是眼泪啊!曾被院长那样的毒打都没流过一滴泪,现在只是听到电话里的那个声音就泪流满面,原来我并没有那么坚强。

挂断电话了好一会儿,可手里仍然握着听筒,俊宇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连金太太走进来一会儿都没发现。

俊宇在和那个女孩打电话吗?

是,我只是想问问他过得好不好。说完有些尴尬的放下听筒。

俊宇很喜欢那个女孩子吧?

哪有,只是只是妹妹而已。俊宇羞红了脸把头埋得低低的。巴金太太逗得哈哈大笑。

爸爸叫我把这个给你。边说边把一张照片放进俊宇手里。照片上是一个女孩子踮着脚尖在亲一个男孩的脸颊,男孩吃惊的样子格外好笑。是你爸爸拍的,也算是留住你儿时的一个回忆,你自己好好保管!我先回房了,你也要早点休息。

正当金太太转身离开时俊宇却叫住了她:妈妈,谢谢您!请帮我也谢谢爸!

金太太显然是懵了,半天没反应过来:俊宇,你你刚才叫我什么?

妈,我叫你妈妈,感谢您们收养我,我会好好报答你们的!

金太太忍不住热泪盈眶,跑过来一把抱住俊宇感动的说不出话来:不,是我要谢谢你孩子,谢谢你愿意叫我,你知道我期盼着一声呼唤有多少年了吗?谢谢你孩子。金太太流下了幸福的泪水,而站在门外的金先生也露出欣慰的笑。

《恶魔交换》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 说名《恶魔交换》即可哦~~亲,更多章节关注V信公众号!

Copyright © 2017-2019 www.xinqu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区玩手游下载 版权所有

 

新区玩手游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