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传奇医仙(凌菲儿秦陌)完整版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传奇医仙(凌菲儿秦陌)完整版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2019-07-08 00:46:11来源:互联网发布:青石

传奇医仙(凌菲儿秦陌)完整版在线阅读,传奇医仙章节免费在线阅读,这里小编带来作者是青石的小说,传奇医仙(凌菲儿秦陌)完整版在线阅读。秦陌,一代无上医仙,以百万神魔之血为引,开启逆天九转大阵,穿越万载时空,重生于学生时代,一切从头开始!这一世,他不再懦弱,不再无能,更不会再堕落!这一世,他将重铸无漏仙体,再入医仙大道!这一世,他将以雷霆手段踏平一切阻碍,摧毁一切仇敌!

传奇医仙(凌菲儿秦陌)完整版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传奇医仙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传奇医仙》第1章授业恩师

秦陌站在窗户边,遥望着外面。

医院门口,陈大爷正引导一辆车进入停车场,一个外卖骑手带着一身风尘,骑车冲进大门,引来陈大爷的一顿咒骂。

焦急的人来去匆匆

陌生的仿佛没办法认识,却又刀子一样刻印在自己脑海中的场景,仿佛是旧电影,却又那么鲜活的出现在自己眼前。

尤其是医院门口西侧的两颗老梧桐树,那是曾经自己最经常走过的地方。

秦陌微微低头,伸开双手,修长的双手没有了晶润如玉,也没有了当初炼丹时不小心落下不可磨灭的疤痕。

果然是回来了,我成功了,终于成功回到万年前!秦陌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这一点笑容,仿佛是绽放了一个世界的温暖。

甚至办公室内剑拔弩张的气氛,都被缓和了许多。

这时,一个圆圆脸的可爱小护士悄然拽了拽秦陌的衣角:别笑,家属正闹事呢。

秦陌终于回过头来,回来三天了,每天他都站在这窗口,甚至周围发生了什么,他都没注意过。

此刻他终于确定,自己是真的回来了,那么一切都要重新开始!

这一次开始,必定会将前世憋屈的一切都重新洗过,尤其是因懦弱与实力不足而酿成的心魔,必须彻底斩灭。

轰的一声,一个强壮到几乎把西装撑破的光头保镖,一脚把结实的办公桌踢碎,周围的人噤若寒蝉,一声不敢出。

治不好我们家大小姐,今天你就给他陪葬。

光头保镖指着一位年过半百的老医生鼻子,仿佛是一头愤怒的暴熊,唾沫星子喷了老医生一脸。

这个老医生名叫胡久东,是大内科主任,医术精湛,名誉云城,人送外号医痴。

但这个时候,他也犯了难,眼前这个病人的病太奇怪了,他也束手无策。

真的,真的,我们实在是没办法了,我们所有的医疗手段,都已经胡久东满脸无奈。

你说什么?已经有些癫狂的光头保镖一把掐住了胡久东的脖子,猛然一掀西装,露出藏着的武器。

看到这,办公室里的所有人都惊叫连连,慌乱的往后退,椅子被撞倒好几个,顿时一片慌乱。

门口一个保镖惊恐无比,猛然冲了进来,抬手就要按住他。

光头保镖左手一翻,直接抓住同伴的手腕,接着单手用力直接甩到墙壁上,冷喝道:你特么别碍事!

大熊,冷静点同伴被摔的七荤八素,趴在地上咬牙道。

去他妹的,今天大小姐要是出事,老子让这里所有人陪葬。光头保镖唰的掏出了武器,指向了他的同伴,包括你!

疯了!疯了!

这光头保镖已失去了理智!

今天他跟着凌菲儿出来参加一个商会,刚从商会出来,一转眼就变成这样,前后不到三个小时。

大小姐救过他的命,救过他一家的命,他这条命早已经交给大小姐了。

在他心中,大小姐就是天!

如今天塌了,他也不想多活,只要能救回大小姐,哪怕让自己去死都再所不惜。

去,立刻去救活我家大小姐。光头保镖只手抓住胡久东的衣领,直接把瘦小的主任提起来往外走去。

胡久东拼命挣扎,却挣不开铁钳一样的手,脸憋得通红。

这时,外面一群人匆匆而来,带头的是医院的副院长徐祖林。

我是这里的副院长,有什么话慢慢说,我们一定会尽力

刚开门,双方就差点撞到一起,看到他手中的武器,徐祖林到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

尽管白色工作服下的双腿都在抖,感觉要憋不住尿意,可他终究是副院长,还是强忍着没让牙齿打颤。

光头保镖丢了主任,一把抓住徐祖林的衣领,命令道:你是院长,你医术更好,你去。

徐祖林真的要尿了

光头保镖几乎疯了的眼神,让他眼前都吓的发黑,心里哆嗦的像是秋天的树叶:他么的,谁说院长就医术更好的

这个人他见过,云城凌家大小姐身边的保镖,名叫大熊,是凌菲儿的影子。

徐祖林猛然哆嗦了一下,出事的居然是凌菲儿?

云城第一美女,第一商业奇才!

徐祖林到底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厉声喝道:你还想不想救人了?想救人就放开!

大熊终究没疯,手紧了又松,终于松开:那还特么的等什么?

徐祖林心里暗暗抹了一把汗,可又心里苦笑,连医痴胡久东都束手无策,他还能有什么办法?

可事到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上,至少要安抚下大熊。

胡主任,病人在哪,我们我们会诊。徐祖林到底还是副院长,要考虑自己的面子。

胡久东咳嗽了好一阵才缓过来,咬牙站起来,带路来到隔壁的特殊贵宾病房,低声道:任何手段都用了,查不出问题啊!

徐祖林连忙拿过所有的检查结果比对,一切正常。

看一眼床上,病人却始终在昏迷中不断咳血,胸前都染红了。

原本美丽绝伦的脸庞,此刻苍白得像是一张白纸。

徐祖林发愁了

现代医疗,让绝大多数医生极度依赖各种仪器来确定病情,可现在失去了所有的依仗,病人情况正在极速恶化,该怎么办?

他的身上,冷汗已经湿透了内衣。

大熊的手在哆嗦,可是他的脸上已经露出了一股决然。

如果他敢说治不好,那就一起陪葬!

秦陌站在办公室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对所谓的生死,他根本没有任何感觉。

所谓云城第一美女在他眼里,又算得了什么?

不过,大熊的眼神他看得懂,那是为了自己守护的人和事,不惜一切的决然。

他何尝不是这样?

他部下百万医仙又何尝不是如此?

只是他们守护的东西更重,更重

秦陌听着隔壁的动静,他突然转身走了过去,刚过去就看到一个辅助治疗的护士,被吓得牙齿咯咯响,冷汗直冒,跑都忘了跑。

病房内,大熊已经崩溃。

没有任何缓冲的余地了,他已经做好了动手前的准备。

胡久东汗如雨下,双腿颤抖,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生死秦陌不在乎。

他来,不为病人,不为其他,只为胡久东。

自己前世真正的老师,真正的授业恩师,对他恩义深重,自己却愧对恩师,这一世,绝不会再让恩师失望。

《传奇医仙》第2章尘缘不净,皆是心魔

大熊看到居然有人敢过来,猛然甩手,枪指向了秦陌。

秦陌没有停,甚至没看大熊一眼,走到床边,看到凌菲儿那张绝美苍白的脸,心中隐隐有一丝波动。

果然,本以为彻底忘记的刺依旧尘封在自己的心底,不能忘怀。

也罢!秦陌微微闭上眼,伸手搭上凌菲儿的手腕。

你干什么?大熊大惊,猛然枪口指向秦陌的脑袋。

秦陌淡淡抬头看着大熊,语气平静的像是一泓秋水,冷冷开口:滚开!

大熊愣住了,他怎么也想不到,会有人这么平静的面对枪口,没有丝毫恐惧,只有一股淡淡的不耐烦。

尤其是看到看到秦陌那淡然深邃的眼神,突然猛然一个哆嗦,几乎让他把枪都掉到地上。

那是一道怎样的眼神?

仿佛是看穿了心底,看穿了生死,没有怜悯,没有愤怒,却让人感觉到一股如陷深渊般的冷漠。

大熊猛然夹住了双腿,他感觉到了尿意。

哪怕他曾经是不挂番号的最高级别特种部队队长,曾经单人匹马单挑某极端组织,面对近百人围剿都能全身而退,经历过无数生死,死在他手上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此刻面对一个大学生模样的年轻人,居然感觉到口干舌燥。

这怎么可能?

这时,旁边吓得一直哆嗦的护士长突然冲过来,一把拉住秦陌:小秦,别别闹。

说着她又对大熊道:您您别跟他一般见识,他只是个实习生,还没毕业的学生,还不懂事。

大熊猛然回过神来,顿时暴怒,手指猛然抬起,几乎要扣到扳机上。

秦陌终于不耐烦了,刚要甩开护士长,可回头看到她,心里顿时软了下来。

林燕,当初自己最惨的时候,尤其是母亲去世后,唯独她像是母亲一样照顾自己,让自己重新振作,后来却又被自己牵连,结果

看着凌菲儿,林燕大姐,还有刚才那个圆圆脸小护士以及被吓得差点失禁,坐在地上哆嗦的胡久东秦陌轻轻叹了口气!

上一世自己亏欠这些人太多,太多了!

上一世,自己前三十年浑浑噩噩,后十年为了复仇忘却了一切,牵连到太多无辜的人。

尘缘不净皆是心魔。

无数的因缘过往都未曾理清,虽然自己号称九天十地第一医仙,却依然突破不了最后的关口,成就至尊仙帝。

最后只能在师门祖师和另外几位仙界师祖的帮助下,以十万神魔之血为引,设逆天九转大阵,逆转时空,回来斩去重重心魔,重修无漏仙体。

秦陌回过神来,轻轻拍了拍想要把自己推出去,拼命给自己使眼色的林燕,温言道:林姐,放心。

旁边一个始终在幸灾乐祸的医生,此刻突然好像是关心秦陌一样:哎呀,小秦,这个情况你就不要掺和了。你个处方权都没有的实习生,你能比胡主任,比徐院长还有办法?

他特地加重了徐院长这几个字的口气,很明显的给秦陌上眼药。

这可是院长都搞不定的病人,就算你能搞定,这样场合下,你让胡久东,尤其是徐祖林的脸往哪放?

这可是凌家大小姐,万一出了什么事,你一个实习生担当得起吗?一个脸上长满了横肉的护士明显是在挑事情。

小秦,别胡闹,这不是你一个实习生可以管的事情。出去!果然,徐祖林被挑动了。

看着那个医生,秦陌想起来了,副主任朱国栋,一直觊觎胡久东的位置,虽然医术还马马虎虎,但人品却太差,始终不被胡久东所喜。

后来胡久东被陷害,当时查无证据,后来秦陌知道,全是他和徐祖林的勾当。

至于那个满脸横肉的护士,他也想起来了。

胡久东走后,两个人狼狈为奸,把这里弄得乌烟瘴气,最后发生了极其严重的事故,导致了巨大的社会震动。

秦陌懒得理回他们,以后有的是时间收拾这些残渣。

秦陌!看到秦陌居然把它当空气,徐祖林气的甚至忘记了此刻的情况,厉声说道:你被解除资格了,立刻滚出去。

你信他还是信我?秦陌平静的看着大熊,一脸平静的说道:我说能治,他们不敢!

大熊额头上汗水滚滚而下,拿枪的手不断在秦陌和徐祖林之间转动。

胡久东脸色惨白,顾不得自己的狼狈,小心走过去低声道:小秦,你刚毕业,还有大好的前途,一旦出事,你这辈子就毁了。

胡久东还是和以前一样,是那个关爱后辈的好老师,好医生!

秦陌轻轻对胡久东一笑:老师,放心好了。

转头看着大熊,现场的气氛一时间又凝重了几分。

良久

大熊最终咬住牙关,手枪慢慢垂了下去,突然又猛然抬起来,指着秦陌的脑袋恶狠狠的说道:如果你治不好我家大小姐,老子不管你是什么人,就算是死也要让你陪葬。

胡久东突然猛然挺直了腰杆,挡在秦陌面前:如果出事,你毙了我。我承担责任!

听到胡久东这句话,秦陌眼睛湿润了。当初出事的时候,胡久东就是这么护着自己的。

老师,你放心。秦陌按下了胡久东护着自己的手,向前走了一步。

大熊咬着牙,看着平静得让人胆寒的秦陌,终于点了点头。

秦陌,你这是非法行医,你敢乱来,我取消你的实习资格,你永远做不了医生!徐祖林却大怒。

大熊猛然枪口一抬指着他:你能治吗?不能就特么的闭上你的狗嘴!

徐祖林一下哑巴了!

朱国栋和那满脸横肉的护士也不敢吱声了。

秦陌淡然坐下,腰背笔直,单手搭上凌菲儿手腕,另一只手刚要抚摸一下胡须,却突然笑了下:如今的自己,哪里来的胡须

微微眯眼,手指感受着凌菲儿的脉搏,沿着他的脉搏,感受她身体内的每一丝细微的变化。

心,无恙。

五脏六腑无恙。

等等

细微的脉搏中,秦陌感觉到了一丝微弱的异样。

《传奇医仙》第3章鬼见愁

秦陌回头看着大熊道:三个小时前喝过葡萄酒没错的话,是国内北方某个品牌的特酿干红?

大熊下意识的点点头:上午谈妥葡萄酒的销售合作,合作方把自产的酒拿出来庆祝。大小姐只象征性的喝了一杯。

胡久东在旁边看着秦陌,却突然想起,他是医药世家,他的爷爷曾是大有名气的中医专家。

或许

看着秦陌,往前轻轻凑了一下,低声道:我怀疑是中毒,可没有任何迹象。

秦陌淡然:嗯,老师所料不错。不过这种毒,你们看不出来。现在的医疗手段,也查不出。

秦陌的话仿佛是一个老师在教导学生,但胡久东却丝毫不介意,而是认真的思考着什么。

过了片刻,秦陌轻轻一伸手:青丝针。

一句话出口,接着愣了下:这里哪有什么青丝针?青丝针,怕是地球上都找不到打造的材料。

秦陌声音不大,但是胡久东听到了。

青丝针,没听过,但是他感觉到了秦陌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

当初自己跟着老师学习的时候,老师那种淡然中的自信就和秦陌一样,可即便是他那德高望重的老师,也没有秦陌给他的感觉更强烈。

真要比的话,就相当于萤萤之火与皓月之辉的差距。

嗯,针灸用的针也可以。中医科应该有。

秦陌的话将胡久东的思绪带了回来,连忙对林燕使个眼色。

徐祖林瞪了林燕一眼,林燕就当没看到,匆匆而去。

那边,秦陌却仿佛是一个老师正在教导学生,胡久东认真的倾听。

切记,西医局限在表,仙医嗯,中医才能治疗根本。这人下毒手段极高,若非医道高手,不会懂得良良相克之法。

酒没问题,但是葡萄酿制的酒,某种极其特殊的香水,气味融合会形成特殊的毒。这种毒会导致脑部神经错乱,对身体发出错误指令,最后出现各种无法察觉的症状而死亡。

这下毒之人掌控不了这毒的量,毒性过猛。如果拿捏得好,可以延缓毒性,人不知鬼不觉的让人死于无形。

他本不想解说,不过就当是对胡久东的补偿吧。

胡久东是大师级的医生,学贯中西,中医也有很深的造诣,顿时感觉彷如云开月明,脸上露出笑容。

外面绝大部分人都是全一脸懵:话能听得懂,意思却完全是一头雾水。

哎呦,真神啊!我行医几十年,也没听过香水和酒能让人中毒!要是那样,岂不是女人死去一大半?洒香水喝酒的女人多了去了。朱国栋阴阳怪气的说道。

徐祖林医术不算低,他勉强能够理解一点,却也感觉未免太神了。

香水和酒,风马牛不相及啊

秦陌刚要解释,突然闭口不言。

前世他是被无数人尊崇的至尊医仙,一句话出,无数人奉为圭臬,能听他讲述医理,多少人求之不得的事情。

其他人怎么看,他一点也不在乎,但说多了,胡久东听不明白,反而会害了他。

胡久东却冷哼一声:中医一道,博大精深,你们这些只顾着眼前疗效,把西医奉为圭臬的人,听不懂才正常。

周围的人顿时都闭嘴不言,现在秦陌没名气,可胡久东号称医痴,更是云城第一人,谁敢反驳?

徐祖林是副院长都不敢在医术上反驳胡久东。

旁边的大熊却已经牢记在心。

大熊曾是华夏最顶尖特种兵,执行过无数次危险的任务,也执行过一些很不可思议的任务,这种事情他反而能感觉到有可能。

来了来了,针来了。林燕失去了平常当护士长的稳重,快步冲了进来。

秦陌只想帮胡久东一把,顺手救一下凌菲儿,此刻只想快些结束,也不多说,三指悬花,捻起一根针,顿时有点失望。

太差,勉强能用。

看到他的手势,胡久东突然手哆嗦起来:这这这是拈花针法?这不是说失传了一千多年了吗?你你

秦陌不为所动,也没打算回答,刚要下针,突然外面冲进来一个人:别动,都别动!谁都别动!

外面,几个人簇拥着一个明显是某个公司老总之类的人物冲了进来,满脸的焦急。

秦陌认识他,凌菲儿的父亲,凌志康。

凌志康对着身边一个人陪着笑脸:这次的事情

他身边那个人仿佛一个世外高人,淡然一笑:但凡有一丝生机,我若出手,必然无恙。都让开。

看到这个人,秦陌倒是有点笑意,因为更熟悉。

胡不封,云城高端显贵圈子里很有名气的存在,号称能够活死人肉白骨,外号鬼见愁。

看到他来,秦陌突然心中一动,退到一边。

几个保镖粗鲁的把几个医护人员推开,还要来推秦陌。

秦陌哼了一声,几个保镖伸出去的手往后猛缩回去。

那一声冷哼,带着一股不可侵犯的威严,让他们头皮发麻。

秦陌重生到现在,固然是没了那撼动天地的力量,但他身上那股特殊的上仙威势,却依然存在。

请让让。一个保镖硬着头皮说道。

秦陌微微一弹,针落到针盒中,然后转过身背负双手,看着窗外。

但这个时候,胡久东却注意到了一个细节,秦陌隔着四五米把发丝一样的针丢过去,竟然整整齐齐排列在盒子中。

他忍不住多看了秦陌一眼。

胡不封不疾不徐的走过去,随手撩起长袍坐在床边,看到秦陌刚才要用的针,顿时露出鄙夷:这里有人会用针?

在这样一个西医昌盛,中医没落的医院里,中医科几乎是不存在的。若非政府要求,恐怕中医科都撤了。

怕是也是死马当作活马医,鬼见愁并不在乎。

拿起凌菲儿的手腕,刚刚接触,顿时眉头皱了起来。

无恙!

至少他感觉不到哪里有问题。

他顿时感觉不好了。

胡不封确实是有两把刷子的人,不然也闯不出偌大的名号。本以为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此刻大条了。

但是不能说自己没看出来啊!

毒!胡不封突然张口,吐出一个字,无形无色的毒!怪不得查不出来,这已经超出你们的能力了。

周围的人顿时都是一愣,大熊更是惊怒交加:真的是毒?谁下的毒?

胡不封哼了一声:身为保镖,却让主人中毒,失职!

大熊顿时跪了下来:老神仙,求您,救救大小姐。

秦陌一愣:胡不封确实是个医术不错的人,但是这毒根本不是医生能看出来,

他居然能看出来?

仔细看一眼胡不封,倒是让秦陌有了点兴趣。

《传奇医仙》第4章医者,仁心!

胡不封的脸色凝重起来,抚摸一下下颌的胡须,接着轻轻叹息摇头:只是可惜太晚了,怎么不早些叫我来?若是能早来哪怕十分钟,也不至于于事无补。

大熊顿时五雷轰顶,脸色惨白的退到一边,心如死灰。

连鬼见愁都没办法,那就等于是判了死刑!

凌志康连忙问道:怎么?大师也束手无策吗?那那岂不是

药医不死病,佛渡有缘人。贵女生机已绝,看似尚有生气,实则鬼见愁故作姿态的低头叹息。

眼神却小心翼翼的藏着,观察老总的脸色。

秦陌愣了下,随即便明白了一切。

若是真的看出来是中毒,自然有解毒的办法。

这等中毒,看似严重,对于懂行的人来说,却也是小菜一碟,只是下毒的手法有些特殊罢了。

看来这所谓的神医不过是一个招摇撞骗的神棍罢了,真正的医术不过如此。

秦陌看着病床上生机不断流逝的凌菲儿,微微摇头。

凌菲儿前世和他倒也纠缠不多,若是不管也没有太大的因果,可自己已经掺和进来,若是就此放弃,也不是自己一贯的作风。

再者说,医者,仁心!见死不救同样会让他心生孽障,再生心魔。

秦陌看惯了生死,却无法看破自己的心魔,这次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回来,就是为了磨练心性,了结尘缘。

想到此,回转身走到床边,把鬼见愁一牵一扯将他甩了出去。鬼见愁踉跄两步,一头撞到墙上,撞得头破血流。

鬼见愁顿时大怒,周围更是一片惊呼。

秦陌冷哼一声:神棍!

随手拈起一根针,就要扎下去。

凌志康大怒:你是谁?你要干什么?

秦陌没理会,看向了跪在地上的大熊:大熊,不想让你家大小姐死的话,将无关人等赶出去!

大熊听到秦陌的话猛然一震,他这才想起眼前这个年轻人说过自己可以救凌菲儿,他也顾不上什么了,只要还有一线机会,他就绝不会放弃。

而且眼前这个年轻人让他看不透,看不懂,说不定真有希望。

想到这,大熊猛然抬枪,一步横跨到凌菲儿床前,厉声道:都特么滚出去!

大熊,你敢对董事长拔枪?旁边一个保镖大惊。

大熊满脸冷漠:董事长?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我也不会让他靠近大小姐。

咔的一声,子弹上膛,黑洞洞的枪口,让周围的人顿时都连连后退,让出了足够的空间。

大熊那要吃人的眼光让人心惊胆跳,此刻如果有人敢上前,他真的会开枪。

就在这时,外面警车的声音呼啸而至。

有人在医院公然拔枪,在华夏,岂是小事?

不只是刑警,特警都已经动了。

秦陌根本没有任何的关心,只是看着凌菲儿,微微叹息一声,对胡久东招了招手:记住,鬼仙针法中的清远针,共计九针,对于引流中毒,排斥毒液有着几乎通用的功效。入针顺序是鬼三,仙六嗯,回头再说,今天记住即可。

胡久东突然感觉到,今天或许是他改变命运的一天,顿时认真学了起来,就仿佛一个小学生面对着最尊敬的老师一样。

警察动作很快,很快就冲了上来。

秦陌手法如飞,九支针一闪而过,落入凌菲儿头部。

九针之下,凌菲儿脸上皮肤迅速发黑,一片黑色的液体急速被压迫出来,变成点点黑色液珠,发出一阵恶臭。

但凌菲儿的脸色却已明显好转,紧皱的眉头也舒展了开来。

大熊,好了。秦陌站了起来,往外走去,三天后再来一次即可。

大熊看着门外冲来的警察,突然跪倒在秦陌面前:兄弟,我今天擅自动枪,坏了规矩,我进监狱是必然。大小姐,我暂时托付给你了,等我出来,我就算做牛做马也会报答你。

说着,砰砰的给秦陌磕了两个响头。

秦陌本能的就要拒绝,可大熊猛然把手枪塞到自己嘴里,瞪眼看着秦陌。

秦陌不在乎他的威胁,可看着大熊,却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外面一群警察冲进来,大熊没有任何反抗,任由他们将自己擒下。

警察压着大熊向往外走去,大熊的目光一一扫过在场的众人,猛然怒吼道:非法持枪判不了死刑!都给我听着,谁特么敢动大小姐,老子出来后,一定会让他后悔做人。

大熊的声音远去,秦陌忍不住微微颌首,即便是后来的自己,身边有百万仙人追随,能像大熊这般忠诚的,却也不多。

背着手走到窗边,淡然说道:都出去吧,胡主任留一下。

危机已经过去,凌菲儿的生命迹象极速好转,房间里的人多数安心,唯有凌志康眼中闪过一丝阴霾。

朱国栋看到危机解除,突然走了出来,疾声厉声道:秦陌,你不过是瞎猫碰到死耗子,今天是你运气好,你就真觉得你是医仙了不成?这里随便一个都是你的前辈,更有院里的徐副院长,你的领导在!你一个实习生,在这里颐指气使,发号施令,你要干什么?你把徐院长放在哪?

徐祖林刚要装个样子,胡久东突然说道:论医道,秦陌已远超于我,达者为师,他有资格说这样的话。

他是整个云城医疗权威,他这句话一出,徐祖林张了张嘴,哼了一声,冷冷转身去了,朱国栋连忙一条狗一样跟了上去。

旁边的凌志康尴尬了,没人理

徐祖林没理会凌志康,身为云城市医院副院长,别看他是云城最大商业集团老总,可也无需在乎。

医生谁敢得罪?

胡不封贴着墙角,刚溜到门口,秦陌突然回头:胡不封,你留下。我有话问你。

胡不封大怒:你算

可一眼看到秦陌的眼神,突然一下子软了下来,一声不吭的站在了原地。

看到其他人走了,秦陌突然感觉有点好笑。

一万年了,自己对谁不是如此?

哪个敢对自己不敬?

哪怕仙帝登门,也要看自己心情好不好。

刚刚回来,居然还有点不太适应回到普通人境界,看来,要尽快恢复修炼才好。

只是这周围的人都感觉到秦陌,不再是那个他们熟悉的秦陌,他到底是谁?

《传奇医仙》第5章凡俗

所有人都走了,房间里的气氛却安静的落针可闻。

没有人敢说话,没有人知道该说什么。

秦陌把视线从窗外转回病房中,对胡久东和林燕轻轻笑了一下,看向胡不封,脸上的表情变的有几分好奇。

胡不封看到秦陌似笑非笑的表情,额头上汗珠不断滚落。

这个年轻人看起来不过二十来岁的模样,若是换做以往,在这种年轻人面前,他岂能在乎?

可是今天,这个年轻人让他震惊的不是医术,而是那一双眼睛。

似乎很平常的一双眼睛,可是一眼扫过来,总是让他不由自主的身体一抖。

这种被人眼神扫过,都会发抖的情况,胡不封不是没经历过。

整个云城,也就只有白家老爷子能给他这种感觉。

但是白家老爷子是源自多年身居高位养成的威严,一个小年轻怎么可能有这种威严的气息?

尤其是那双眼睛,不只是威严,更给人一种根本看不透的味道。

胡不封医术不错,更是精通周易,不然也不能在云城高端社会如鱼得水。

可是今天一切,在这里都变的失去了意义。

一滴汗水,居然沿着胡不封的下巴掉落到地上,胡不封甚至都不敢去擦。

秦陌微微笑了一下,这一笑,却让房间里的气氛刹那间一下子缓和起来,胡不封身上的压力骤然消失,顿时让他长长松了口气。

脸部的肌肉似乎都僵硬了,胡不封脸上僵硬的堆起一个笑容:这这位这位前辈有何指教?

这一句话出来,胡久东顿时皱起了眉头,不管如何说,胡不封也算是云城医疗界的老人,居然

秦陌却没任何感觉,反而淡淡点头:刚才你是猜的,你根本没看出来。

胡不封没料到他一句话直接就戳破了他,心猛地提了起来。

秦陌淡然一笑:但是你的手法不错。可是师承云霄观木松真人?

胡不封心里彻底松了口气,当即说道:前辈慧眼如炬,在下师承木松真人。

你这样出来招摇撞骗,你师傅知道吗?秦陌像是训斥一个小孩子。

胡不封脑袋都低了下去:弟子不敢。

胡久东这个时候忍不住说道:秦陌,不管如何,他终究也算是你的前辈。

医道一行,很重师承前辈,秦陌终究是年轻人,这么训斥一个前辈,也确实是有点失礼。

秦陌对胡久东很尊重,不愿意给他留下什么芥蒂,当即说道:我祖父曾经教导过木松真人,若论辈分,我可算木松真人师弟。

胡久东顿时释然,如果是这样,那秦陌就算当场抽胡不封一顿,也是应该。

胡不封却惊愕的张大嘴,心中念头电转,接着惊喜无比,当即立刻恭敬施礼:师叔。

胡久东顿时眉头一皱,旁边的林燕忍不住有点想笑,胡不封这脸转的也太快了。

看着他,秦陌不置可否,只是走到胡久东面前:老师,关于鬼仙针法,我回头和师傅一起切磋印证。今天我还有事,需要出去一趟。可能需要一天或者两天。

胡久东有点皱眉,林燕忍不住说道:小秦,你这

秦陌看他一眼,温声道:林姐,以后会给你解释。

说完,秦陌往外走去。

家!

必须回家一趟了。

回来这几天,一直有些恍惚,此刻终于回过神来,该回家了。

上一世的修炼,家的悔恨最大,对他的桎梏最深,这次回来,家里的事情,必须解决,不能再留下任何遗憾。

看到秦陌走出去,胡不封忍不住开口:师叔,那我

在这等着,帮我看着病人。秦陌淡然道。

胡不封不敢说话了,乖乖的站在了原地。

走出病房,直接往楼下走去,几个下班的护士想要和他搭话,却突然感觉到有一股隐隐然不敢靠近的味道。

乘坐电梯来到楼下,秦陌甚至没看到和什么人一起来到楼下,到了门口,刚要捏一个云诀,突然自己都笑了:云诀现在不会了呢。

摸摸口袋,摸到了一把车钥匙,突然愕然而笑:对,我会开车的。

走到停车场,陈大爷走了过来:小秦,下班了?

回头看到陈大爷,秦陌微微一笑:嗯,有点事,陈大爷辛苦。

哎,先别走,上次我说的那个事情陈大爷看到秦陌要走,连忙快走几步。

秦陌有点疑惑,站在车旁边看着他:陈大爷,您

哎呀,就是上次我说的那个,我大侄女,在云城大学上学的那个,什么时候见个面?陈大爷笑呵呵的说道。

秦陌突然想起来了,忍不住心里温暖一笑,陈大爷的侄女陈雨蓉,在云城大学也算小名气的小美女,当初差点被陈大爷点了鸳鸯谱。

咳咳,那个,我还有事,陈大爷,我先走了。连忙上了车。

陈大爷很是失望,看着秦陌开车出来,忍不住摇摇头:秦陌是医院的大才子,多少小姐姐倒追呢

想到小姐姐,陈大爷忍不住呵呵笑起来:自己这老头子,也学着跟小丫头们叫小姐姐了。

社会进步喽

开车离开,刚离开医院,秦陌居然发现自己有点陌生,刚走不远,突然把车直接停了,他感觉到了一股气息。

熟悉的气息,现在他急需的气息!

本以为地球没有这种气息,可居然感觉到了。

下车,直接快步往外走去。

街道上顿时响起一阵急促的刹车声!

一辆SUV差点直接一头撞到秦陌的后车灯,顿时大骂:我艹,你特么想死啊大马路中间突然急刹车哎呀我去,你车不要了?

秦陌会在乎一辆车?

那股气息,比车可昂贵不知道多少万倍!

他岂会在乎把车直接在快车道上停下这种事情?

甚至,他根本没在乎这里的车流,直接横穿马路,往一侧走去。

这边,是一片不错的公园,以前常来。

他的车丢在路上,很快引发了堵车,可他却已经身影消失在一片绿荫中。

《传奇医仙》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 说名《传奇医仙》即可哦~~亲,更多章节关注V信公众号!

Copyright © 2017-2019 www.xinqu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区玩手游下载 版权所有

 

新区玩手游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