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苏臻)完整版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苏臻)完整版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2019-07-08 00:59:27来源:互联网发布:言锦

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苏臻)完整版在线阅读,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章节免费在线阅读,这里小编带来作者是言锦的小说,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苏臻)完整版在线阅读。她苏臻,因身辰不详,被心爱之人处以五马分尸极刑,她不甘,煞气附身,跟阎王做交易,做鬼也要手刃仇人他是新任阎王,掌握世间生死大权,却因被丢失的记忆对她产生情愫一场场天罗地网的阴谋接踵而来,剥开最后的真相,她才发现原来早已万劫不复

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苏臻)完整版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第1章渡魂使

烈日,正午。

沧云国的玄武门外,热头毒辣的似乎要把砖面都融化掉,而这样的烈日下,却里里外外都站满了黑压压的御林军。

而最中间的台子上,正跪着一名衣着单衣的女子。

大人,圣上说,是时候了。

不知道是谁开口,打破了这死一样的沉寂,毒辣的阳光下,女子缓缓抬头,她望向高楼之上那个同样明黄亮眼的身影,喃喃的发出几声破碎沙哑的苦笑:

圣上?孟千佑,你好狠毒的心啊。

行了,那就行刑吧。

监斩官皱了皱眉头,倒是忍住了,没有追究这女子对圣上不敬的罪行,他略一伸手,将筒中的竹签扔下。

竹签落地。

便就有几名行刑使面无表情,牵来几匹深黑色的马匹,安静却不庸置疑的将女子的手脚都一一绑上。

呵。

用力挣脱却未果后,女子反倒轻声的笑了,她的笑太过苍凉,太过绝望,以至于最后,绳索套到她脖子上的时候,她只是近乎平静的朝着高楼之上,看了最后一眼。

孟千佑。

她的唇齿间呢喃着这个名字,如同耳鬓厮磨时那般深情。

来人,行刑!

啪!!

第二根竹签落地之时,女子陡然抬头,她恨意彻骨,几乎恨不得冲上去生剥活吞了那男人一般。

她的声音凄凉,怨毒:

孟千佑!我便是做了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嘭。

血肉崩开的声音几乎是同时就响了起来,而不过片刻,整个玄武门都充斥着满满的血腥味。

鲜血,如同红莲一般,一朵一朵,从地府一直开到这里。

五马分尸。

但是直到头颅重重的掉落在地,苏臻的眼睛,都是睁开的。

是的,她还有意识。

身体被撕裂的痛感都无法让她闭眼,她看着,看着自己成为一滩模糊的血肉。

一切都好像被拖慢了时间。

周围的一切都仿佛离自己很远很远。

苏臻有些茫然,她动了动眼珠,往上看去,竟然还能看到那越发毒辣的太阳。

竟然连正午的阳气都压不住你的怨气吗?

仿佛从渺茫的虚无传来一个声音。

苏臻愣了愣,下意识的朝着发声的方向看去,而这一看,竟然是个生的极为俊美的男子,只是俊美男子的动作却着实有些不雅,此时正半蹲在她面前,甚至饶有兴味的挑了挑眉:

难怪黑白无常说得本府君亲自走一趟。

······我······

她下意识的就想开口,却又陡然想起自己此时分明已经身死,身死之人,甚至连尸体都残缺不全,如今看到的不过是自己的一颗头颅。

这样诡异的境况下,她还能开头说话不成?

哈哈,你想多了。

玄衣男子如同知晓了她内心的想法,竟然粲然一笑,露出一排好看的牙齿,他挥了挥手,下一秒,苏臻只觉得自己如同腾云驾雾一般,轻飘飘的浮了起来。

这!······

她大为惊色,而伴随着那玄衣男子笑声而起的,则是周遭飞快聚集又飞快散去的浓雾。

浓雾消散的时候,苏臻才恍然惊醒一般,她低头,看了看自己完好的身体,干净的白衣,一时间,竟生出了做梦般的错觉。

我,我不是死了吗?你又是谁?

望着面前那个身影,她到底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死?

玄衣男子顿了一顿,转过身来,笑容看起来依旧十分的喜悦,他望向苏臻,那一眼里竟陡然生出几分深沉:

自然是死了的,你身有怨气,化为厉鬼,苏臻,我是来跟你做一笔交易的。

交易?

苏臻的眼中闪过一丝狐疑,而紧接着,她冷笑一声:

照你的说法,我一个厉鬼,能干什么,我已经死了,杀我的人还活着,我又凭什么要为你做交易······

玄衣男子轻轻抬手,打断了苏臻接下来的话,他话里的深意意味深长,倒显得那张俊美的面容也跟着深沉了几分:

你没听过一句话吗,人无法战胜厉鬼,但是怨气更深的厉鬼却可以,我要你去人间,为我收服那些作祟的恶鬼做渡魂使。

我凭什么要为你去做这些?

死一样的沉寂,片刻后,苏臻才抬起头。

四周迷雾重重,她却浑然不知已经身行千里万里,直到她的眼前出现了一条长到望不见尽头的暗河,她才陡然惊醒一般,沉声而问。

而玄衣男子却似乎等这句话很久了,他的眼神如寒星,如流火,深深的又望了她一眼:

因为,我会答应你,给你最想要的东西。

我想要的只有复仇,你就不怕你把我变成了渡魂使,我去人间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杀了那狗皇帝。苏臻冷嘲着眼前之人。

夜重华的眼神深了深,他不动声色的收了生死簿,抬起眼,看向面前下唇已经被咬出血的少女。

她一身白衣,唯有唇齿血红,轻飘飘的,仿佛一掌就能叫她死无葬身之地,但是眼眸间,却满是恨意。

那恨意太过强烈,泣血锥心一般,就是夜重华也蹙了蹙眉。似是应验了老阎君归天留的话,天生阴阳瞳,五马分尸,死后煞气为灵可留任渡魂使,也罢,毕竟这是老阎王归天时候要的人,沉思便可沉声道:既然如此,那本府君便给你一个机会。

当真?苏蓁问道,她的眼神有些急切,死,对她来说早就不是什么可怕的事,但是若是大仇不报·······

此刻孟千佑的脸又浮现在她的眼前,她恨,恨不得让他跟那个女人也都尝尝身败名裂五马分尸的痛苦。

只要让我能亲手了结孟千佑跟那个女人的性命。她顿了顿,既而才道:什么样的条件都可以。

是吗?夜重华的眼神深到有些看不清,天色突然暗了下来,冷风刺骨,连桌子上那盏b琉璃灯都有些明灭。

片刻,夜重华才抬起头,看向眼前的女子,沉声道:你的阴阳眼和煞气天成,要想跟我谈条件,先证明你的能力,若我的要求你能做到,本府君自会应诺。

你,狠,我答应了,你现在要我做什么。苏臻自知自己别无选择。

近日陈侯府怨气很深,恐有厉鬼作祟,收服他们是你的第一个任务。夜重华说罢便消失在了浓雾中。

苏臻闻不得浓雾的味道,干咳两声,再次睁开眼,便出现在了陈侯府门前,恰好看到一个穿着道士衣服的人,一脸仓皇的逃了出来。

姑娘,这家死过人,还闹鬼,贫道劝你也快些离开这里!那老道士看苏臻一脸稚嫩,离开前好意提醒道。

苏臻像似没有听见一样,推门便要进入,却被陈府管家拦了下来姑娘,我们府内正在做法事,陈侯大人不便见客,劳烦您速速离去。

我是捉鬼师,不想你们侯爷也被牵连,速速带我入内!苏臻冷眸乍现,陈管家不由得打了冷战。近日请来府上的和尚道士,逃的逃,疯的疯,眼见来了个不怕死的,索性死马当活马医。

若是看到什么不该看的,姑娘您就自求多福吧。陈管家将苏臻领到一个破落小院旁,好心提醒道。

苏臻心中冷笑,她连五马分尸都承受了,还有什么是不敢看的,径直走了进去推开满是怨气的木制门,走上前,她用一根素白的手指拨弄了下桌子上的琉璃珠,琉璃珠撞在一起,发出泠泠的响声。门里一个老妇人正瑟瑟发抖的坐着。

回想起自己曾经看过的古书中的一些关于渡魂使的记载,边有模有样的学着。

身有怨气,化为厉鬼,所以,你是看到了他们吗?苏臻牵引着那妇人的意识轻声说道。

妇人渐渐的放松了紧惕,很快,她犹豫着开了口:我,我看到了,看到了······

说出来,我会帮你。像是得到了最可靠的保证,妇人紧紧蹙着的眉突然松了下来。

而紧接着,她就高度紧张起来,低下头,死死咬着自己的下唇:那些!我看到了!那些东西!他们!哪些东西?看到了什么?

素白的手指又伸出来,拨动了第二个琉璃珠。

轻微的响声响起,妇人浑身一震,妇人的脸色更白了几分,她的神情已经有些恍惚,似笑非笑,似泣非泣。

良久,她点点头,有些神智不清似的开口:是······信阳,正阳,那个狐狸精生下来的两个孩子,我恨啊,我真恨啊,就趁着奶娘出去偷偷掐死了他们······还有栾洋那个贱人的儿子······

这一次,纤弱的手指没有再拨动那剩下来最后的一颗琉璃珠。

玲珑盏忽明忽暗,苏臻扬了扬头,她的一双眼眸墨如点漆,熠若寒星。

五官清丽无双,单薄的嘴唇却似乎没有丝毫的血色。

此时,她猛然伸手,推开了身后的檀门。

《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第2章非活人

哗啦

厚重的门被拉开。

阳光几乎是一瞬间就照进来。

忽然,那妇人猛一受这样的阳光,似是受了惊吓一般,尖声惊叫起来:啊啊啊啊!

猝不及防一般,她的面容暴露在阳光之下,竟然如同龟裂一般,起了层层的麟壳:你,你!

妇人,不,或者这根本不能称作是个正常的人。

阳光照射下,妇人一边惊叫一边胡乱的冲撞。

哗啦。

桌子上的物什被她撞翻,少女早已闪到一边,只是就着日光,妇人慢慢的抬起头,露出了让人惊悚的面容。

她的眼珠子顷刻间已经变做红色,嘴角泛起白沫,死死盯着眼前的少女,眼神怨毒:你要杀了我?!

你们已非活人,是不该留在这里的。

苏臻轻叹一声,望向面前的妇人。

桀桀

妇人瞪着血红的眼珠子,露出了一排狰狞的牙,她的喉咙上下抖动:

这个毒妇想要害我们兄弟三个,难道不该死吗?

活人的事由活人管。

苏蓁的眼神有一瞬间的异样,然而随即,她就恢复了常态,冷冷开口,扬了扬手中的血符:

她会付出她的代价,你们,最好也还是自行离开的好。

桀桀,桀桀。

那妇人的背渐渐弯下去,而背上却慢慢幻化出三张稚气未脱的娃娃脸,三张脸生的都十分相似,冰雪可爱,只是这样的情形在此时便更显得让人毛骨悚然。

明显大一点的那张男童脸分明动了动嘴,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摄人的怨毒:

你们这些人都该去死!

嘭!

下一秒,那妇人的身体便如同离了弦的箭一般,猛然朝苏蓁的方向冲过来。

她张着血口大口,尖利的獠牙上闪着莹莹的绿光,迅雷不及掩耳般的就要朝着苏蓁的脖颈处咬下。

受死吧!叮

极其轻微的碰撞声响起。

桀桀?桀桀?

妇人背后的三张孩童面都皱起了眉头,下面的两张缓慢的转过头,三张脸都直勾勾的看向苏蓁的指尖。

他们的獠牙并没有咬到苏蓁的脖颈,甚至都没能碰到她。

少女指尖三颗琉璃珠,竟然生生的挡住了这一击。

我都说了,你们还是速速离去的好。

仿佛叹息一般,苏蓁的眼神难得的多了几分无奈,只见她指尖略一用力,血符的咒文化成一道银色的水柱,顺着琉璃珠的缓缓的,流进了那妇人的口腔里。

吱!!!

银水所到之处之处,无一不冒出大片腥臭的烟雾。

只见妇人的口舌如同被倒了硫酸一般,完全被腐蚀的一干二净,这似人非人的怪物蓦然惨叫一声,满头大汗,疯狂的在地上打起滚来。

而她背后长出的三张怪脸也都全部高声尖叫,眉毛眼睛都皱成一团,只有那张五六岁男童的脸,豁然睁开眼,死死的瞪住苏蓁,咬牙切齿道:

你!你要帮着他们来害死我们三兄弟!

还需要我提醒你吗?

苏蓁的眼神淡淡,只是当她望向那三张异常诡异的面容时,才闪过一丝怜悯:

你们,早就已经死了啊。

早就······死了吗?

死了?

男童的脸猛然一滞,而另外两张婴儿般的面孔也随之凝固起来。

我已经······死了。

明明是个死后怨气太深,不肯投胎的小水鬼,却始终都留恋人间,不肯离去,也不肯接受自己已死的现实。

于是就上了陈大夫人的身,说是报复她杀了自己,其实是根本不肯离去。

这么小的孩子,居然这么眷恋红尘。

苏蓁轻叹一声,指尖轻弹,那琉璃珠便突然亮了亮,往事如同走马观花一般就出现在男童的面前。

荷叶碧绿的水塘里,分明泡着一具皱巴巴的小小尸体。

是他吗?

我已经······死了······

男童喃喃道,诡异出现的脸也随之一滞,仿佛失掉了支撑一般,又慢慢的从陈大夫人的背后消了下去。

我······

是了,他似乎是真的死了。

然后真的是她溺死你的吗?

苏蓁仿佛看透他在想什么一般,冷静的开口,同时,妇人口中的琉璃珠色泽更透亮了几分:还有你的两个弟弟,他们到底是怎么死的?

弟弟······

名叫栾阳的男童仿佛呆傻了一样,那张脸在陈大夫人的背后若影若现,只是五官还十分立体,隐隐带着几分清秀的模样。

是,是我······

几不可闻的声音畏畏缩缩的响起,男童的脸更淡了几分,屋内只留下他近乎呢喃的话语:

是我,不是······不是大夫人·······是我,我带弟弟去玩,结果我被人家骗了银子·······弟弟说会告诉大夫人······我,我就······

你弟弟们是无辜的。

苏蓁的往前走了两步,正对上那张茫然若失的,极其诡异的脸:

走吧,带他们一起,去你们该去的地方,不要留恋人世了。

我······对不起······

那张小小的脸上似乎出现了几许泪滴,下一秒,那张面容便彻底的淡去,而陈夫人则是徒然抽搐了一下,随即,脸上的黑气便慢慢消退了下去。

啪嗒

琉璃珠从她的嘴里掉落出来,滑溜溜的,滚到了苏蓁的脚下。

原本剔透琉璃珠通体变得漆黑,苏蓁也不在意,只是弯腰捡起来,随意的揣到袖子里,而地上昏迷不醒的陈夫人面色苍白,虽说看起来十分的虚弱,但眉间那股死气已经消失的彻底。

还真是有些麻烦。

她摇摇头,却是看也不看地上的人,只是这边一个满面笑容,那边的苏蓁却是蹙了蹙眉,有些不解的开口:你过来干什么?

啧啧,瞧这话说的。少年郎丝毫不介意苏蓁的冷淡,反而如同猴儿似的,窜到她的身边,苏蓁生的亭亭玉立,少年郎看模样不过十几岁,同陈候世子年纪相仿,却已经比她高半个头去,手里提着个一人高的幡旗,嬉皮笑脸凑到她面前道:我呀,自然是来帮美貌的蓁姐姐。

怎么帮?面对这样的撒娇卖萌,苏蓁却还是不为所动,这黑白无常她死时候也是见识过的,不动声色的避开了少年手中的招魂幡。

白无常未有一丝的不高兴,而是把一堆法器扔个了苏臻。

臻姐姐,这个是阴阳针,这个是镇魂珠,这是化魂粉,这是·····这么多都是渡魂师的法宝,我来教姐姐!白无常刚教完寻常法器的使用方法,便听到外边传来叫喊声,嗖的一下便消失了。

唉,苏,苏小姐,我,我母亲她······

门外,一个穿锦带金的少年已经等了良久,见她出来,便不耐烦的上前问道:怎么这么慢?我母亲她好了吗?

少年的面容有着很俊朗的贵气,苏臻抬头,方才那三张小小的,尚未脱稚的小脸在她眼前一闪而过,同眼前这张脸更是有着五分相似。

毕竟是同胞兄弟啊。

只是命运,却是天差地别。

哎,我说?

见苏臻久久未作答,少年挑了挑眉,更不耐烦的问道:

你是个哑巴吗?不会说话不成?

哑巴?

苏臻一时间有些错愕,但是下一秒,她淡了淡语气道驱鬼容易。淡淡的开口,随即瞥了一眼屋子里倒地的陈夫人,又看了看眼前的陈侯世子,似笑非笑起来:只是心病要是想好,就得看陈夫人自己了。

心病?

陈候世子的脸色沉了一沉,显然,他方才在门外也是听见了屋内的对话。

侯府这样的家庭,说没有那么一两个冤死的婴孩是不可能的,但这种事谁都不可能拿到台面上说,尤其是不能被外人所知晓。

但是现在······

陈候世子的眼神在苏蓁的身上来回打量了片刻,沉声道:还请姑娘不要胡言乱语的好。

胡言乱语?

还是怕手足相残的事说出去给他自己抹黑?

苏蓁靠近一步,轻抚了抚额前的碎发,唇边的笑意分毫不减:看来世子是早就知道令堂为什么会得失心疯,难道说,世子的那三个无辜枉死的兄弟也偶然会在午夜梦回的时候去找世子吗?

你!

少女的发梢带着幽幽的冷香,陈候世子愣了愣,下一秒,手背上却就传来尖利的痛感,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咬了一口似的。

你!

陈候世子不可置信的看向眼前的少女:你对我做了什么?

世子不用惊慌。

苏蓁转了转手中的阴阳钉,镇魂珠方才显出来的画面在她眼前一闪而过,她敛了敛眼神,淡淡的一摆手,道:只是借了世子一点血罢了,今晚还请世子不要出门为好。

你!

世子,世子,还请息怒啊世子。

陈侯世子哪里受过这样的怠慢,此时一张脸都憋的通红,正要伸手,却被身边的总管眼疾手快,一把扣住了他的手腕,陪笑劝道:世子,世子还是消消气。

世子也可以试试。

苏蓁并不闪躲,甚至略略扬了扬头,笑容清淡:但是我不保证侯府的事今晚就能解决了。

······

短暂的对峙后,陈候世子终于悻悻的放下了手,冷哼一声,拂袖离去,而他身边的总管则是也深深的看了苏蓁一眼,才跟着走了。

而等到他们的身影渐渐消失,苏蓁脸上的笑意才消退,她左右查看一番,却并不离去,而是扬头冷声道:出来吧。

《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第3章赌约

她的话音才落,原本寂静一片的走廊处徒然传来了活泼的男声:嘿嘿,真是好险啊!

一个身着白衣的少年郎突然从屋顶跳下来,满面堆笑,一双灵活的眼珠子忽闪忽闪,正望向苏蓁。

白衣少年郎的鼻子嘴巴都快皱到一起了,他的笑脸垮下来:蓁姐姐笑笑嘛别这么无情啊······

行了,你又在胡闹,赶快带苏臻回去。猛然间,不大的走廊中猛然又出现了个少年郎的模样的人。

他一身黑衣,面容同那个方才的少年有几分相似,只是冷漠的多,一双眸子里淡淡得不带丝毫感情,扫了苏蓁一眼,道:刚接到阎君新指令,还望姑娘随我们回去。一个冷漠的连句话都不肯多说,另一个则是出了名的见面三分笑。

这样的两个人,谁能想到他们是一对亲兄弟?

况且······

苏蓁的眼神沉了沉,她点点头,莲步轻摇,往前走了几步,只见那走廊之中竟忽然出现了一处通口,隐隐泛光,白衣少年调皮的一吐舌,却还不死心,朝着苏蓁摇手道:蓁姐姐,快来,大人还在等着你呢。

他伸出的手十分白净,连一丝血管也无,苏蓁不过犹豫了片刻,便就伸出手,轻轻的握住了那只手掌。

冰冷。

只有冰冷。

仿佛是手中握着的是一块千年万年的玄冰,冰冷的感觉一路传到身体每个角落,让她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真是的。

白衣少年笑着开口,声音多了几分无奈:蓁姐姐有那么冷嘛,看你这身子颤的。

怕冷吗?

只有死人才不怕冷吧。

苏蓁这样想着,便略略有些想笑,而牵着她手的白衣少年却仿佛看透了她的心思,竟然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发:蓁姐姐又在想只有死人才不怕冷了吧。

少年的笑容漂亮的如同冰雪,带着一点点狡黠的光,他歪着头,一本正经的开口:可是,蓁姐姐你可别忘了,你也是个死人了哟。

去往地府的必经之路上有一条名叫忘川的河,活人沉水底,死者浮舟轻。

传说里那些已经身死却还不自知的鬼魂都会聚集到忘川的边上,然后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最后化作曼珠沙华,开遍整个忘川的河滩。

苏臻慌神的功夫便到了醧望台,这里便是生死轮回毕竟之地,常言道饮下孟婆汤,前世浮华终归尘。

而此时孟婆汤前排着长队,有名书生在望乡台旁吵闹不要喝孟婆汤宁愿当孤魂野鬼,只要能让他陪着他的夫人,奈何,生死轮回终是宿命,他被牛头马面捆绑起来,强硬的喂了孟婆汤,一脚揣进了轮回道。

哎呀,可惜了,又是一个痴情汗。白衣少年笑盈盈的接过一碗,看了一眼已经蹙起眉的黑衣少年,一饮而尽:要我说啊,孟婆你这茶汤都多少年没换过味道了。

你当这孟婆汤是喝来消遣的不是?被唤作孟婆的女子看起来不过年方二十五六,她并不生气,只是笑着嗔了一句,随记,便端起另一碗冒着热气的茶汤,递到了苏臻的面前。

来来回回是为轮回,喝吧,这可是规矩。

我既是渡魂师,这阴间的汤,对我有何用?苏臻对孟千佑的恨意太深,自是不愿就这样忘记。

若你执念不深,该忘的事情自会忘却活人不喝孟婆汤,不入地府门,这就是地府的规矩孟婆这汤已经熬了千年,灵力自是不容小徐。

苏臻不再言语,粗瓷做的茶碗有些粗糙,她暗自用阴阳针刺破自己的血,扎的她的掌心有些刺痛,那茶汤带着清香味,她犹豫了片刻,咬了咬牙,仰头喝了个干净。

行了,你们走吧。比起苏臻的不情愿,孟婆更像是长舒了一口气,她身着素衫,不加半分修饰,却更显得她身形窈窕,不似是个已经千百年的地府鬼怪,倒是同寻常人间的妇人并无差别。

你的孟婆汤似乎不灵,我对前世那个人似乎恨意更深了。苏臻通过孟婆身旁时候,低声私语。

孟婆不由得多看了苏臻一眼,未言语,笑容晏晏,不着痕迹的转过身,身后则是一条更为狭窄的白玉小桥。请吧,阎君已经等你们多时了。

孟婆对着三人做了个请的手势,苏臻下意识的看一眼身边的鬼使白,只见他转了转眼珠,也对着苏臻笑了笑,同做了个请的手势:臻姐姐,从这就能到阎君府上了,你可得快些过去,不然阎君可是会不高兴的。

你呢?苏臻皱了皱眉,你们两个不用过去吗?

鬼使黑张了张嘴,仿佛要说些什么,却被一边的鬼使白一把拽住,只见那少年模样的脸上正是一派天真的笑意:走吧,臻姐姐。

······

苏臻此时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想来必然是这次的事有了什么纰漏,需要找人担责任罢了。

只是······

她的眼神暗了暗,只不过是她没有想到,地府的消息来得这么快罢了。

小桥就在眼前,她叹了口气,慢慢的走了上去。

桥面冰冷,坚硬。

一步步,仿佛都走在冰尖上一样。

她幼年的时候似乎听过一个什么异志的故事,说有一位鲛人,因为爱上某个国家的皇子,就许下诺言,用尾巴去交换了一双可以行走的双脚,只是每当她行走的时候,就如同走在刀尖上一般痛苦。

鲛人痴情,以为有了一双同他们一样的双腿就能有爱人。

可是到最后,皇子还是另娶,而她所受的那些痛苦都伴随着她的身死而无人知晓。

这般可悲的人生,她顿了顿,竟然生出一丝悲凉来,四周更是黝黑一片,即便是在地府,这样的阴冷也事极其少见的,而正当苏臻有些踌躇的时候,石桥的尽头,也就是最阴冷的地方,

府邸的大门突然打开,如同水画一般,四周缓缓铺开,这地府的鲛人灯硫磺异彩,而大厅正中间的地方,正坐着一个黑衣墨发的男子,他低着头,手中一杆朱笔。

你来了。男子头也不抬的开口道。

他的声音很冷,仿佛飞越了千年万年的冰霜一般,带着让人无法忽略的寒意与压迫,就像是至高无上的威严在对着苍生施威。

苏臻不自觉的打了个冷战:阎君。

看来你还记得我这个阎君。

朱笔被轻轻的放回了砚台,夜重华蓦然抬头,望着眼前已经脸色惨白的少女,漫不经心的开口:我还当,你已经忘记我们的交易了。

小女不敢。

苏臻低了低眉,淡淡道。

不敢?

被叫做阎君的男人挑了挑眉,似乎是听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上下打量了眼前的少女一番,才道:让你渡魂,你却把魂魄放了?。

我······

苏臻刚要开口辩解,那阎君却是淡淡的笑了:随意放冤魂,破坏生死轮回,你可知错。

夜重华的声音很冷,也很淡漠。

他抬起头,俊美无双的面容上,一双点漆般眼眸上下扫了苏蓁一番,随即便有些嘲讽的笑了:

苏蓁。

他接着开口,大殿之中的气温也急剧下降,苏蓁被冻的几乎喘不过气的时候,猛然间,冰冷的气流一松,她双腿一软,瘫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我,我······

本府君跟你的交易,看来你是不想再履行了?

声音淡漠,却带着不容置喙的权威。

眼看着面前这位喜怒无常的阎君已经抬起手,朱红的判官笔正欲落下,苏蓁心头一惊,再也顾不得其他,便猛然扑上前去,一把扣住阎君的手腕:阎君未曾让我接受训练,初次任务有所失误,情理之中,忘阎君再给一次机会。

哦?

被死死扣住手腕的阎君夜重华挑了挑眉,并没有急于震开面前脸色煞白的少女。

她用的力气很大,甚至还在微微的颤抖,可见是惧怕到了极点,而那紧紧扣住自己的手掌间虽然冰冷,但还是带着轻微的,不同于地府里的温热。

凡人。

已经身死,却还保留着肉身的凡人。

夜重华的眼神动了动,随即,他冷哼一声,便有一股无形的力量猛然摊开苏蓁,苏蓁单薄的身体猝不及防,重重的摔落在地,她却像丝毫没有知觉一样,只定定的抬起头,看着面前的

夜重华:阎君一职向来一言九鼎,既然先前同我已经有过约定,又怎么能轻易反悔?

夜重华又是一掌劈在了苏臻的左肩处:本府君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若是再犯,尔只有灰飞烟灭这一条路可走。

苏臻顾不得疼痛仿若抓住最后一根稻草:阎君请说。

帮本府君找一个人!前提是你先把陈侯府遗留的烂摊子搞定。夜重华力道很重的甩在了苏臻身上,下一秒,她便又回到了人间。

苏臻随着一道白光出现在了陈侯府,差点跌倒在地,左胳膊那叫一个酸疼,她自知这是夜重华有意为难,却也无话可说!

《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第4章宿命

苏姑娘,苏姑娘,您刚才去哪儿了,我们满院子的找您!陈侯府上的管家毕恭毕敬的行了个大礼,看向苏蓁的眼神五分敬畏,五分惶恐,他见苏蓁只是喝着自己的茶却并不开口,额头上便隐隐的沁出了些汗珠。

小世子只怕是把这人给得罪透了。

他情世老练,此时更是忙擦了擦汗,哈腰恳求道:还请苏姑娘发发慈悲,不能就这么不管我们侯夫人了啊。

瓷杯盖清脆的响了响。

管?怎么管?苏蓁慢条斯理地放下手中茶杯,瞥了眼已经两股战战的来人,声音不见波澜:世子既说了这事不需要我管,我又何须去惹这个麻烦不成。

这······

陈管家心里暗暗叫苦,原本按照小世子的脾气,确实是怎么的都不肯让这位苏姑娘去府上了,说是家丑不可外扬,但事实上,不过是记着苏蓁那一天的嘲讽伺以报复罢了。

原本这也没什么,但是······

陈管家瞥了眼眼前不过十几岁的少女,脑海中又浮现起那几位前来作法的道长的死相,不禁又打了个激灵:

苏姑娘,那,那恶鬼行凶,只有您才能治服的了啊,求求您了!

是吗?

苏蓁的眼底闪过一丝不为人察觉的笑意,她素手纤纤,轻轻的在桌上点了点:

让我去也不是不行,只是······

陈管家立刻会意,忙追问道:

姑娘请说,小的来找姑娘之前侯爷发过话,说是只要姑娘能除清侯府的脏东西,姑娘说什么便是什么。

说什么就是什么?

会对发妻杀害自己亲生儿子的行为坐视不理的人,说出的话能有几分可信度?

苏蓁的眼神深了深,只怕若是要借以陈侯府的声名,就还是要从陈夫人的身上下手。

罢了。

苏蓁摆了摆手,淡淡道:你回去告诉陈侯,就说今晚苏蓁登门,还请他信守承诺,答应苏蓁一个小小的请求。

是,是。

陈管家见苏蓁这么爽快的答应下来,长舒一口气,喜笑颜开的连连点头,他也是陈侯府中多年的老管家了,自然人情练达,此时更是对身边的小厮使了个眼色,下一秒,就有几个年轻力壮的院丁抬着几个箱子进门,咚的一声放在了地上。

这是做什么?

苏蓁皱了皱眉,有些疑惑的问道。

这是姑娘您贴子上说的东西,侯爷都给您备齐了。

等等,贴子?

眼见着苏蓁脸上的疑惑更深,陈管家也愣了一愣,目光徘徊一番,最后伸手,指向苏蓁的身后:就是您身边的这位少爷子递给小的的帖子啊。

厅堂内的气氛陡然冷了下来。

就在这么一瞬间,苏蓁的指尖已经是紧扣了三枚阴阳钉,她的额头也渗出了些轻微的含意。公子哥。

荒唐!

她向来都是独来独往,身边唯一的一个贴身丫头今天还告假回家去了。

那么·····

她身后站着的,只怕根本就是鬼魅之流。

鬼魅之流在她身后这么久她却毫无知觉,只怕是个棘手的麻烦。

阴阳钉已经箭在弦上,苏蓁不自觉的又咬了下下唇,下一秒,她猛然抬起手腕,就要先发制人打出手中的三枚阴阳钉。

极其微小的碰撞声响起。

苏蓁怔了怔,而下一瞬,她的右手就被人紧紧扣住了。

不错,是我给侯府递的帖子。

低沉的男声响起,正对着苏蓁的耳畔,那小巧圆润的耳廓几乎是瞬间就涨红了一片。

而始作俑者却只是挑了挑眉,对着面前的陈管家等人略一点头:有劳各位。

哈,啊,不敢当,不敢当,这,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像是没料到这变故,陈管家等人面面相觑一番,最后,还是陈管家第一个反应过来,干笑几分,连连摆手:

姑娘的要求,侯府自然是全力所为。

······

只是他话说的漂亮,苏蓁却是面色僵硬,连接都不接一句,陈管家等了片刻,没等到一个人开口,他上下打量一番,只见那英气逼人的少年黑发黑眸,浑身带着一种不可忽视的威严,他来侯府的时候自称是苏姑娘的兄长,只是这么一看,两人的长相却还没有什么相似。

这······

能在侯府一路坐上管家的位置,自然都是人精。

陈管家转了转眼珠子,便抱拳行礼:那小的就先告退了,今晚会有马车前来接姑娘的。

嗯,下去吧。

苏蓁仍旧是没开口,倒是那黑衣少年淡淡的摆摆手,那副习以为常的模样倒是比陈侯爷平日里更有气势的多。

陈管家心中一洌,更是不敢多说,带着人便推了出去。

等到厅堂里只剩下这两人,苏蓁才僵硬的转过头,看向身后无比淡定的来人,许久,她才开口道:

阎君······你······你怎么来了?

本府君若是不来,怎么能知道你是否就担的起这个资格?夜重华冷哼一声,不着痕迹的松开了手。

少女微热的体温似乎有种不寻常的力量,他竟然有些微微的舍不得松开。

资格?

苏蓁的眉头紧了紧,眼前的少年比那天在地府见到的阎君似乎要年少几分,漆黑的眸子,刀削玉成的面容,只是却多了几分生动与人情味。

这样的阎君倒是少见,只是好端端的,到底是什么让他要亲自来走这一趟呢?

这样想着,苏蓁的眉皱的更紧了。

有了上次的警告,现在,她自然是对任何地府的事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紧惕。

怎么,本府君说的话你有异议?夜重华见苏蓁只是皱着眉打量自己,脸上的神色不由得有些不自然,他轻咳一声,略略提高了声调,恢复了往日的冷漠,道:陈府的那三只怨鬼到底是怎么回事?

······怨鬼?

苏蓁讶异的抬起眸子,她脸上的吃惊之色显然不像是作假,然而这却让夜重华心中的疑云更重。

他的眼神深了深,问道:那三只怨鬼的事,你不知道?

怎么会是怨鬼?苏蓁急急道,她的脸色有些惨白:我不是已经渡化过他们了吗,他们,也被我渡化了,应当早日投胎转世才是,怎么会成了怨鬼?

要知道,这怨鬼一般是有着极大怨气的魂魄才会厉化,而一旦成为怨鬼,就意味着,这些魂魄的下场只有一条,那就是由地府中的鬼差出手,让他们魂飞魄散。

在魂魄变成丧失理智的怨鬼之前,还可以被渡化。

但是一旦成为了怨鬼,就只剩下一条路可走。

也就是说,那三个小孩子的魂魄······

怎么可能?

苏蓁的脸又白了一白,那三个孩子······

她的手无意识的抚上自己的小腹。

上一世,她还活着的时候,也曾有过身孕,那时候,太医确诊之后,她小心翼翼的摸着自己的肚子,幻想过无数次孩子出生的场景。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

三个月,她跟那孩子的母子缘分只有三个月。

三个月后,孟千佑登基为帝,她还没来得及告诉他这个消息,传给她的就是一道轻飘飘的圣旨:五马分尸。

那灭顶一般的疼痛似乎又传来,苏蓁猛然打了个冷颤,她抬头望向夜重华,眼睛都有些发红:

他们只是一群孩子,才五岁,他们横遭惨死,现在还要让他们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吗?

看来,你是没有好好的听那个管家说的话。

夜重华丝毫不为所动,他脸色冷淡,清隽的手腕轻抬,那笨重的箱子便应声而开,露出里面一只沉甸甸的鼎炉来:

不过两日,那三只怨鬼就杀了近十名道士,被怨鬼所杀之人都是怎样的凄惨你应该不用我说,他们的命是命,别人的命也是命。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分明是那个女人。她咬牙切齿,一字一句,说出的话都带着愤恨:陈候夫人,这一切都是她害的。

或许是因为苏蓁说的话恨意太强,夜重华愣了愣,倒是头一次有些不解起来:

那你为何救她?

救她?

仿佛听了一个什么天大的笑话,苏蓁笑了,只是她眼中的恨意却愈来愈深。

她笑的肆意,只是片刻,她才勾起唇角,一字一句:因为她不能死,她要活着,活到她亲眼看着自己一无所有家破人亡的那天。

她······

夜重华皱起了眉,他正要开口,脑海中却突然想起生死簿上的一句话:苏氏满门,因陈夫人密告欺瞒圣上多年而龙颜大怒,夺爵,灭满门。

陈夫人?

难道说······

是她。

仿佛看穿了夜重华的疑问,苏蓁顿了顿,笑容略略收敛几分,道:当日,便是她去同孟千佑密告,说我苏家满门都是阴命,当年我进王府,也是我父王找人给我改了八字生辰,所以,苏家,才会被满门抄斩,一个不留。

《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第5章你要挑战本王?

她说的很轻松,似乎是在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

但是那只纤弱的手,却死死攥成了一团,指甲仿佛能掐出血来,苏蓁面上却还是一派无波无澜,只是眼神略深了几分:所以,若是一定要有人永世不得超生,也一定会是她。

哦?

夜重华没有多话,他只是淡淡看了苏蓁一眼:怎么,你是要违抗本府君的命令?

······属下不敢。片刻的僵持后,苏蓁低了低眉眼,淡淡道:一切自然听阎君的吩咐。

只是那低垂的眉眼下,苏蓁眼中有光一闪而过。

夜重华颔了颔首,他指尖一动,那箱子中的鼎炉就慕然腾空而起,直直撞进了苏蓁的怀里,苏蓁冷不丁受了这一撞,趔趄了一下,险些没能站稳。

这······

这是地府的炼炉。

说着,他眯了眯眼:

用来炼化怨鬼的,今晚,本府君就要看到那三个怨鬼消失,还那些无辜死去的人一个公道。

但是······

没有但是。

他毫不留情的打断了苏蓁几欲出口的话,眼前的少女若是在人间,不过是十几岁正少艾的年纪,而她,却已经十分懂得察言观色,她有礼的接过鼎炉,片刻,她扬起头,目光却似乎是瞒了一层雾气,让人很难看清楚:阎君的意思,是只要他们消失,就好了,是吗?

是。

夜重华假装没有看到少女眼中一闪而过的惊喜,淡淡的点了点头:只要再无任何人死在这怨鬼手下,其余的,便就就看你的本事了。

一言为定。

夜间,一辆不起眼的青顶小车到了苏宅的门外。

苏姑娘。

陈管家见到一并出来的两人毫不意外,而是满脸堆笑,朝着二人做了个请的手势:车马备好,二位,走吧。

有劳。

苏蓁略略一点头,她今夜仍旧是一袭白衣,只在外面随意的罩了件披风。

夜色似乎着实有些深了,苏蓁下意识的瞥了眼天空,却只见到黑漆漆的夜空,连片云彩也无。

难道已经三更了吗?

她心中有些疑惑,却并没开口,只是正当她欲踩着机杼上车的时候,她身边的黑衣青年突然伸手,一把扣住了苏蓁的手腕:

慢着。

夜重华的神色在黑夜中不甚明了,但是下一刻,他猛然出手如电,对着满面笑容的陈管家突然出手,手上的地灵珠发出通透的光,直接击中了陈管家。

阎君你······

苏蓁的声音在下一秒戛然而止。

意料中血肉横飞的场景并没有出现。

夜重华的手并没有收回来,一时间,仿佛死一样的沉寂着,只有血,顺着夜重华的手指,吧嗒吧嗒的掉落在地上。

你们,这是干什么?

陈侯管家的笑容丝毫不减,他歪了歪头,话语中的困惑颇有些真心实意:苏姑娘,你不走了吗?

苏蓁下意识的咬了咬下唇,她的手中已经死死的扣住了三枚阴阳钉,蓄势待发,只是眼前的场景,多少让她有些无从下手。

阴阳钉没用。

夜重华淡淡的看了苏蓁一眼,手上更是加了把力气,直接把她护到了自己的身后,这才开口:

是活尸。

活尸?

可能也只有活尸才能解释眼前这个场景了。

半张脸都成了碎肉,却依然挂着近乎诡异的笑容,注视着她。片刻,苏蓁轻声问道:

是那三个孩子炼化的?

不知道,但总归不会是什么好人做的。

夜重华淡淡开口,而下一秒,方才那如同卡壳一般的陈管家又陡然清醒过来一般,他半张脸都被夜重华直接以指为力,削了过去,但他却丝毫没有倒下的意思,反而仍旧笑着,看向苏蓁:走吧,苏小姐,主子们在等你呢。

主子们?

苏蓁敏锐地捕捉到他说的话,连连发问:主子们是谁?是那三个孩子吗?

怎么,苏小姐是不愿意过去吗?

陈管家并没有做答,而是仍旧歪着头,诡异的笑着。

血从他的颅骨处喷涌的差不多了,现在,只有一些血浆缓缓的,顺着他的脸流下来,让他本就异常诡异的笑容更狰狞了几分。

他八成是听不见你说话的。

夜重华陡然松开手,那修长的五指上满是鲜血,他皱了皱眉,嫌恶的掏出一块帕子,擦了擦:

能炼出这样的活尸,只怕也不是什么等闲之辈。

桀桀。

仿佛听懂了两人的对话,陈管家突然怪笑一声,四周的血腥味猛然充斥过来,月亮突然重新出现,借着月华如水,苏蓁这才看清,陈管家带来的马车上竟然整整齐齐的放着一具黑色的棺材!

而驾着车的两匹黑马,都仿佛死了一样,不声不响,不动不行,只瞪着眼珠子,有潮湿的鲜血从黑马的耳后潺潺的流出。

整条小巷里竟然都充斥着刺鼻浓厚的血腥味!

但是方才,她竟然丝毫没有察觉!

是幻术。

夜重华慢条斯理的说道,只是他的眼神也有些变幻莫测:若是,刚刚上了那辆马车······

又这样想法的自然不光是他,苏蓁的眉头蹙了蹙,她扣住阴阳钉的手渐渐松下,但猛然间,她便掏出一张画着符咒的黄纸,想也不想,啪的一声便拍在了陈管家的头上。

桀桀,桀桀!

那黄符遇尸则烧,一落到那活尸的头上便开始自燃,明亮的火焰在活尸的身上猛然烧了起来,刺鼻的腐肉味陡然便弥漫开来。

桀桀!苏小姐······你,是不跟我回去吗?

火光中,陈管家的脸根本看不清面容,却能感受到他无比的痛苦,他此时头顶,身上,都落了不同程度的火,他整个身体痛苦的缩成一团,不住的颤抖,却不肯上前一步,而是只在站着原地,抬起头,用一双已经烧着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苏蓁的方向:

苏小姐,不跟我去见主人们吗?

他,他这是······

任凭苏蓁已经从地府走过一遭,此时也骇的往后退了一步,她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场景:

你,你······

当心!

夜重华厉声喝道,苏蓁这才大梦初醒一般反应过来,只见她下意识的后退,她快,那活尸却如同突然有了思维一般,突然朝着苏蓁所在的位置扑来,苏蓁闪躲不及,眼看着就要被那团真火烧到,此时却陡然出现一只手,一把推开了她。

······阎君!

苏蓁的声音从未有过如此的焦急,她深知地府之人在阳界行动左右五一不受到限制。

像夜重华这样化成人身后,身上所持的法力不过原先之二三,甚至比她这样的活死人兴许还不如。

这样的夜重华哪里能是这具活尸的对手?

哼。

只见夜重华却是不慌不忙,他冷哼一声,不紧不慢的伸手,不知道何时手中已经出现了一把去全身散发着金黄色光芒的剑,随着剑灵出鞘,夜重华冷声道:退。

退?

这样一个简单的命令,却是在僵持了几秒钟后,活尸仿佛有些僵硬一般的往后退了一步。

退。

没有多余的话语,夜重华站在马车旁边,略略皱了皱眉,继续道:

十步以外。

······

卡擦,卡擦。

那活尸身上还时不时发出滋滋的烧灼声,但是他却仿佛很畏惧似的,按照夜重华的吩咐,慢慢的,往后又退了几步。

这是······

上了生死册的人,何时何地,都受黄泉剑的限制。

夜重华淡淡的开口,然而他的话音刚落,那名活尸便就突然又起身,猛然朝着他们二人的方向扑过来。

当心。

夜重华的脸色白了一白,却也顾不得许多,苏蓁更是三枚阴阳钉其发,死死的钉在活尸的口鼻处。

桀桀!

活尸发出凄厉的惨叫,却仍是不肯松手,死死的拽住苏蓁的一只臂膀,活尸性毒,苏蓁此时也不过是一具返台肉体,只见他脸色由白至青,月光下,那只手腕已经也泛出淡淡的青色。

愚蠢。苏蓁眯了眯眼睛,不待夜重华出手,她心中陡然涌起无限的杀意,一时间,头脑中竟是闪过无数个片段。五马分尸。身死不得全。

她的眼睛有些发热,下一秒,她陡然抬手,胸前由一团煞气构成的类似葫芦状的黑色玉石,素手一掌便把那活尸的头颅劈了下来。

······

也不知过了多久。

潮湿的,咸腥的气味。

血。

喷涌的鲜血有些许渗进了她的嘴中,苏蓁愣了愣,似乎有些不敢置信的抬起自己的手。

指尖处有些许淤青。

但是比起这个,鲜血,几乎覆盖了她的全身。

她,她做了什么?

脚下,方才连真火都烧不死的活尸静静倒在地上,全无声息。

死了?

她,杀了这具活尸吗······

活尸······

怎么会······

而下一秒,她冰冷的手腕陡然被人拽起。

我······

是你?

《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 说名《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即可哦~~亲,更多章节关注V信公众号!

Copyright © 2017-2019 www.xinqu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区玩手游下载 版权所有

 

新区玩手游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