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上小说《诗剑奇情录》免费全文阅读

张洛薛寒雪是主角的诗剑奇情录主角小说
女主男主是张洛薛寒雪是主角的诗剑奇情录免费阅读,张洛薛寒雪是主角的诗剑奇情录免费阅读,《诗剑奇情录》精彩内容节选:“以张少侠看来,莫非此次丐帮大选另有隐情,别有变故。”罗潇雨说道。“我等俱是局外之人,并不晓得内情,也不过胡乱猜测罢了。”张洛说道。“据说鞠仁武有一个女儿,武............

小说《诗剑奇情录》在线阅读

“以张少侠看来,莫非此次丐帮大选另有隐情,别有变故。”罗潇雨说道。

“我等俱是局外之人,并不晓得内情,也不过胡乱猜测罢了。”张洛说道。

“据说鞠仁武有一个女儿,武功也甚是不错,此次可能也会参加比武,只是不知道与三长老相比,孰强孰弱。”催命鬼手严成说道。

“之前并没有听说鞠仁武有什么子女,此番突然冒出一个女儿来,倒是让此次帮主大选多了些变数。”罗潇雨说道。

几个人在那里你一言我一语的扯着闲谈。张洛除了偶尔回答罗潇雨抛过来的话题之外,几乎不发一言,将茶杯举到口边轻轻抿着,面色沉重,倒像是怀着极深的心事。忽然屋外响起几声鹧鸪的叫声,张洛将手中的茶杯放到桌子上,对着罗潇雨等人抱拳说道:“小生有些私事需要处理,就此告别,稍后再会。”说完就像屋外走去。“师傅,等我一下。”慕蓝雨听到张洛要离开,便急忙喊道,但是张洛几个腾挪之后便不见了身影,只留下慕蓝雨气的在那里直跺脚,倒是看得罗潇雨等人暗暗发笑。

张洛离了龙潭客栈之后,便向南行去,在城南门外五里左右的一间道观门前停下。道观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墙面已经斑驳,大门上的红漆也多已剥落。在大门的上方有一个牌匾,上面写着“紫云道观”四个大字,俱是用篆体刻就。大门两旁还竖着一副对联,上联是“众妙之门是谓玄之主”,下联是“群魔尽扫是谓武之真”。张洛看罢对联,便推门进去。道观的大门虽然是紧闭着,但是里面却没有上拴,轻轻一推就开了。进到里面迎面而来的是一株千年不老松,枝繁叶茂,高约十几丈,横围约有两人合抱。巨松根脚下围起一个花坛,用青石砖砌成,里面种着些奇花异卉,上面飞着几只色彩斑斓的蝴蝶,迎着风扑过来些许花香。

张洛四周里望了望,只见四面墙上画着许多画像,佛祖舍身饲虎,目莲下地狱救母,十八罗汉,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竟然都是佛教的内容。“这个道观有些意思。”张洛暗中想道。这个道观亦僧亦道,倒也算是一个奇观了。张洛观看未必,忽然一道劲风向他袭来,抖擞精神,一个侧身躲过,只听得哄得一声响。张洛回过头一看,之间位于门左侧的一个水缸裂了个七七八八,里面的水一下子全都流到了地面上。

张洛不禁暗中叹息了一声,只是这声叹息未尽,便见一个人影向他冲过来,犹如一阵狂风,扬起许多尘沙。在张洛的眼前便是一道白影。伴随着狂风而起的还有三声叱响,只见三道精光向着张洛射了过来。张洛急忙用手中的折扇将三道精光拨开。原来向张洛射过来的是三个紫丁钢针。张洛拨开三枚钢针的同时高喊一声:“莫要玩了。”但见拿到白影却像是似乎没有听到的样子,依旧向着张洛疾驰而来。在距离张洛不过尺许的时候双掌化钩,向着张洛脖颈抓过去,赫然是丐帮不传之秘擒龙手。

张洛急忙拉起架式,用手一架将其抛离自己的身体可触范围之外。但见那道白影虽被张洛格挡开,但是却丝毫没有改变自己的冲力,反而借着张洛的力道,一个侧翻身将自己的脚踢向张洛的头部。张洛见状,便将手化爪,抓住白影踢过来的脚,顺势往外一扔,那白影借着力道一个后翻立在院中。

这时一阵苍松有劲的声音凭空响了起来。“玉儿,看来你还不是小洛子的对手啊。”伴着声音的起处,从北面的屋中走出来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走到院中对着白影继续说道,“叫你好好练功,你偏不听,怎么丢脸了把。”只见那道白影愤愤的跺了跺脚,双颊鼓鼓的说道:“师傅,明明是他耍赖。”原来那道白影竟然是一个妙龄女子,只见她穿着一袭红衣,两只眼睛如同中秋夜里的明月一般。

张洛对着老者施了一礼:“拜见前辈。”

老者点点头说道:“进屋里说话。”

原来这老者是丐帮的老人,名叫苏海长,三十年前便已是位居传功长老之位,只是在十五年前突然宣布辞去长老职位,当时正是鞠仁刚刚当上丐帮帮主的时候。而这个女子便是鞠仁武的女儿。原来在鞠仁武在十五年前刚当上帮主的时候便已是发现丐帮内部矛盾纷纭,而当时的传功长老对丐帮事务已经有些厌倦,正准备辞去长老之位。鞠仁武当时的女儿当时正好三岁,他便将自己的女儿托给苏海长帮忙照顾,因为鞠仁武的妻子难产而死,为苏海长本就是鞠仁武的师叔,于是鞠仁武的女儿鞠红玉便作为苏海长的徒孙在他的身边习武成长。苏海长在辞去丐帮长老之位后便便隐居了起来,基本上与丐帮没有太多的来往,只是在此次鞠仁武意外身故,而不得不重出江湖主持新任帮主选举大事。

“小洛啊,你对丐帮这次帮主选举怎么看?”苏海长跟张洛、鞠红玉回到屋里坐下后便向张洛问道。

“前辈以为如何呢?”张洛说道。

“不容乐观啊。”苏海长叹息了一声。

“据晚辈所知,新一任帮主都是通过君山武比产生的,难道这一次有什么不同吗?”张洛问道。

“这个倒是没有什么变化,不过这参加武比的人却是颇令人头痛。”苏海长说道,“你知道,根据丐帮帮规,丐帮的三大长老,传功长老、执法长老、九袋长老是不能参加君山武比的,这三个人的职位都是终生的,除非犯下重大过错,即便是帮主也没有权力更换他们。三大长老在丐帮中的地位是仅次于帮主的,但是在某种程度上甚至有着比帮主更大的权力,三大长老可以在特定的情况下弹劾帮主,从而开启新的君山武比。此次君山武比的关键便是这个执法长老。”

“莫非莫长老打算参加此次帮主大选?”张洛疑惑的问道。

“这倒没有,即便莫飞雄有再大的野心他也不会做这种违反帮规的事情,这对他没有任何的好处。问题的关键在于莫飞雄新收的这个徒弟。”苏海长说道。

“莫长老新收的徒弟?”张洛疑惑的看着鞠红玉问道。

“莫长老的徒弟也参加了君山武比。”鞠红玉没好气的说道。

“据晚辈所知,丐帮的只要是四袋弟子以上都可以参加君山武比,执法长老的弟子最低也是五袋弟子,参加武比也没有什么可疑的。”张洛说道。

“莫长老这个新徒弟不过刚刚收了一个多月,正是鞠帮主遇害的那个时候。”苏海长说道,“而且这个人,与你还是旧相识。”

“不知前辈说的这个人是谁。”张洛问道。

“就是你的小情人薛寒雪。”鞠红玉在一旁气鼓鼓的说道。

“前辈这不会是开玩笑的吧?”张洛苦笑道。

“没错。正是薛寒雪。”苏海长也有些意味深长的苦笑道,“不知道这位小宫主到底是有着怎样的打算。”

“什么小公主,不过是个狐狸媚子。”鞠红玉没好气的说道。

“红玉姐姐。”鞠红玉的话音未落,就听的屋外传过来一阵清脆的声音,“有句话叫背后说人生寒疮。可怜那一张樱桃般的小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