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胎穿农门小娇包

    苏小鹿赵氏主角小说
    苏小鹿赵氏(胎穿农门小娇包)全文章节完整版,作者“肤白如雪”,《胎穿农门小娇包》苏小鹿赵氏是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受广大读者喜爱。uo;孙福一看那大背篓满当当的,哪里还不清楚,笑着说:“没事没事,就是打趣你一下,让我看看,这次你都带来了什么好货。”苏三郎把背篓放下,把麻袋解开,他说道:“还和之前一样,是野兔和野鸡还有斑鸠。”苏三郎背来的猎物还和上次的一样好,只只都有精神......

    胎穿农门小娇包苏小鹿赵氏最新章节全文

    倒下

    倒下

    几个孩子也吓坏了,在这一刻也绷不住了,都跪在苏三郎身边哭着喊他。

    “爹,爹,你醒醒啊,呜呜呜……我们害怕……”

    在孩子们眼里,爹就是他们的天,他像是一座山那样伟大,可现在,他们伟大的山倒在了他们面前。

    没有庇护后,未来是什么,他们都不知道,迷茫和恐惧都在这一刻到达了顶点,无助绝望的哭着。

    “孩儿爹,你快醒醒,你说过我们要一起走的,你不能先撇下我们啊。”

    赵氏伤心的哭着,她的天地好似都陷入了昏暗,前后都是一片深渊。

    “三哥,三哥。”

    这时候,一道着急担忧的声音传来,陈虎跑来,气都没喘匀,立马就说道:“嫂子,别哭了,咱们先送三哥看大夫才成啊,你们要振作起来,一定会熬过去的。”

    陈虎想要背起苏三郎,可他本不强壮,又是瘸腿,他做不到。

    陈虎也急的满头大汗。

    他四处一看,眼睛一亮立马说道:“吴大夫的家就在旁边,他也是大夫,我去叫他。”

    说着,陈虎就跑去前面不远处吴老头的院子敲门,并且大声的喊道:“吴大夫,吴大夫,你快开门救命啊。”

    吴老头听到声音从屋内出来,他脚步还有些飘,不耐烦的说道:“吵吵吵什么,吵死了。”

    吴老头似乎宿醉,被吵醒很不高兴。

    不过这个时候,陈虎哪里顾得上,连忙给吴老头赔罪说道:“吴大夫,是我鲁莽了,但是现在救人要紧啊,你快点出来救救人吧。”

    吴老头开了门,就被陈虎一把拉着拽着走,但陈虎用了大力气,吴老头却是没被拽动,陈虎愣了一下,不由他多想,吴老头已经朝着不远处的苏三郎一家走去了。

    陈虎也立马跟上去说道:“吴大夫,你快救救他,他昏迷了。”

    赵氏眼睛红肿着,怯怯的退开,用希翼的眼神看向吴大夫。

    几个孩子也没哭了,眼眶带着眼泪站在一边。

    苏三妹看着吴大夫,突然一下子跪了下去,把苏小鹿放到一边就给吴大夫磕头,带着哭腔用稚气的声音说:“吴大夫,求求您救救我爹爹,我苏三妹愿意卖身为奴供您差遣!只求您能救救我爹。”

    苏三妹知道,大夫治病是要钱的,而她们家,已经没有一文钱了,上回爹要救娘,他们一家人就被赶出去了。

    现在她想救爹爹,她没有银钱,除了卖身为奴,她没有丝毫底气。

    一个六岁的小丫头,眼神里是如此的坚毅。

    吴老头扫了一眼,什么也没说。

    陈虎却是连忙说道:“不不不,我这还有十两银子,三妹你快起来,这,这应该够了吧。”

    陈虎拿出银子给吴老头,这是早上钱氏收拾米粮的时候发现里面竟然有银子,钱氏给了陈虎,陈虎今天干活都心不在焉,这抽空回来,打听了事情,知道苏三郎一家都被革除族谱了,他都来不及震惊就来追。

    还好他们还没有走出村子,但他却看到苏三郎一下子倒下了。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了,看上苏三妹竟然说出要卖身为奴救父,陈虎震惊无比,心里心疼死了,他的女儿也如苏三妹这般大啊,也是懂事听话的孩子。

    陈虎回过神,连忙就拿出了银子,无论怎么样,他都不能眼睁睁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

    吴老头捏着银子往怀里一揣,平淡道:“过伤吐血,先把人抬进来吧,既然给了银子,那老夫就用好药把他这命拉回来。”

    陈虎放心了不少,连连点头:“好好好。”

    吴老头转身就走。

    陈虎有些为难,他本是想要吴老头帮忙抬苏三郎进去的,但是现在,他一下子也不好开口。

    他看向苏崇和苏华,当机立断道:“崇哥儿华哥儿,来,帮我把你们爹爹一起抬过去。”

    说着,陈虎又对着赵氏说道:“嫂子,你也要振作起来,几个孩子都得靠你呢,吴大夫医术好,三哥一定没事的,什么都会过去的。”

    “好,谢谢虎子兄弟。”

    赵氏点点头,她拉起了苏三妹,抱起了苏小鹿,跟着陈虎的脚步走。

    苏三郎还有救,她心里就燃起了希望,她想着,就是要去,也得让苏三郎点头才成。

    现在苏三郎还有一线生机,哪怕是垂死挣扎,她也不能放弃。

    她更不能倒下,她要是也倒下,孩子们怎么办啊,他们得多害怕啊。

    不知是为了孩子还是为了苏三郎,赵氏身上迸发出一股坚韧的力量,支撑着她不倒下,坚持下去。

    陈虎和苏崇苏华把苏三郎抬进了吴老头的院子,在吴老头的指示下,把苏三郎抬进了偏房的一张床上。

    吴老头也转身去了正屋,很快取了医药箱来,他没说话,直接扒开了苏三郎的衣服,拿出了银针开始下针。

    赵氏他们则是在一边担忧的等着。

    陈虎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大约一刻钟后,苏三郎醒来了,他痛苦的坐起身,歪头就在床边吐出一口黑血来。

    吐完之后躺下,缓缓的吐气。

    吴老头开始取银针了,他淡淡开口说:“命保住了,心脉大伤,一会我抓了药,熬了吃几天就行了。”

    陈虎松了口气,没事了就好。

    吴老头瞅了瞅苏三郎,漫不经心的问道:“给我说说,这是出了啥事儿,怎就如此的大伤心,差点就伤心而死了?”

    苏三郎闭口不言。

    陈虎抿了抿唇,一咬牙说道:“吴大夫,是这样的,是苏老爷子见不得三哥一家出去了也过得好,所以就把他们一家革除族谱了,这几个月他们努力得来的,也都归了苏家。”

    陈虎心里也难过,他为苏三郎不公,可世道就是这样,父母恩大于一切。

    吴老头看了看赵氏和赵氏身边的几个孩子,心里已然有数了:“所以你们一家子,现在是无家可归了。”

    赵氏垂下头。

    苏三郎在床上虚弱的说道:“吴大夫,过会儿我们就会离开的。”

    陈虎目露焦急:“三哥,你现在这样怎么离开啊,这离开了……”

    这样离开了,哪有什么活路,剩下的话他说不出来,他咬紧了牙,捏紧了拳头,却也没有办法,他不能带苏三郎一家人回去,他的爹娘不会答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