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朝云州

    陈长安王青衣主角小说
    抖音小说《神朝云州》全文阅读陈长安王青衣小说《神朝云州》陈长安王青衣全文阅读过慎重考虑,决定带陈鱼铃出关去北莽。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摆脱龙场王家的追杀。至于父母的下落,只能等他在北莽安顿好陈鱼铃,再伺机潜回神朝调查了。云州本就位于朝北部疆域,离阻隔神朝跟北莽的万里边城只有不到十天的路程。但陈长安跟陈鱼铃为了不暴露行踪,没有走............

    《神朝云州》完整版在线阅读(陈长安王青衣)小说

    《神朝云州》已完结全文

    第14章

    张耀祖一家人跪在地上,对陈长安磕了几个头。

    “张大叔,张大嫂,你们别这样,快起来......”陈长安将张耀祖一家人扶了起来,并说道:“这次要不是张大叔你不顾危险的提前通知我,我恐怕已经被杨思忠给害了。”

    又聊了几句,陈长安才带着陈鱼铃离开张耀祖家。

    看着陈长安离开的背影,张耀祖忍不住感叹道:“这到底是个什么世道,像陈公子这么好的人,怎么会遭到这样的变故呢?唉......”

    离开张耀祖家,陈长安就带着陈鱼铃朝北方去了。

    来张耀祖家接陈鱼铃的时候,他经过慎重考虑,决定带陈鱼铃出关去北莽。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摆脱龙场王家的追杀。

    至于父母的下落,只能等他在北莽安顿好陈鱼铃,再伺机潜回神朝调查了。

    云州本就位于朝北部疆域,离阻隔神朝跟北莽的万里边城只有不到十天的路程。

    但陈长安跟陈鱼铃为了不暴露行踪,没有走官道,因此绕了很多的弯路,花了差不多十四天的时间,才抵达万里边城。

    赶路的这些天,陈长安也是顺利炼化了董逵等人的灵魂,不仅七杀天邪手更进一步,修为更是一举突破,踏入了先天高手的行列。

    先天高手是修行路上一个非常重要的分水岭,很多人穷极一生,也无法踏入这个领域,陈长安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成为先天高手,主要是因为,他曾经就是先天高手。

    否则,就算是他得到的巫道传承极为不凡,也不可能让他在短短的半个月左右就成为先天高手。

    而陈长安体内的巫种,虽说吸收了董逵等人的精血,但陈长安识海中那些神秘的黑色神碑,却依旧沉寂,没有半分要开启第二座黑色神碑的迹象。

    陈长安跟陈鱼铃走进万里边城,先是在路边的面摊吃了一碗面,然后去置办了一些干粮,就朝万里边城的北门走去,准备出关去北莽。

    万里边城位于神朝跟北莽的交界处,像是一头蛰伏在大地的神龙,依着一座座起伏绵延的大山修建,每隔一百米就有一个烽火台,烽火台里面驻扎着十几名兵卒。

    这些兵卒都是神朝边军中的精锐,每个人都是挎刀背弓,身披精铁甲胄,装备十分精良。

    传闻,万里边城是始朝时期修建而成,但始朝二世而亡,加上霸王攻灭始朝的时候,焚烧了始朝的国都,导致大量始朝文献被毁去。

    因此对于始朝为什么修建万里边城,一直都是一个迷。

    数万年前,鼎朝时期,生活在北莽的各大部落在经过漫长岁月的相互征伐过后,完成了一统,建立北莽王庭,开始威胁神州大地,万里边城从此成为了神州大地各朝各代抵御北莽王庭的重要防御。

    北莽王庭多次对神州大地发动侵略,几乎都是饮恨在万里边城之下。

    神朝初期,太宗皇帝雄才大略,不仅多次粉碎了北莽王庭的入侵,更是直接派出大军横扫北莽,几乎将北莽王庭灭掉。

    执掌北莽王庭的黄金家族向太宗皇帝乞降,太宗皇帝才撤军,从此之后,北莽王庭才安分了下来,甚至可是跟神朝建立良好的外交,双方合作,通商互利。

    所以,神朝对出关去北莽,管的不是很严。

    陈长安跟陈鱼铃走向万里边城北门,路过一家酒楼时,在酒楼门口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有一大群人正在围观。

    陈长安跟陈鱼铃正准备绕过这条街,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名老人突然从人群中横飞了出来,就像是一颗炮弹,不偏不倚,正好撞向了陈鱼铃。

    “铃妹......”

    陈长安一惊,连忙出手,一把抱住了陈鱼铃,躲开了横飞撞来的老人。

    砰!

    老人撞在了陈鱼铃身后的墙上,然后就摔在了地上,并大口咳血。但他并不在乎自己的伤势,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并对着人群磕头如捣蒜,苦苦哀求道:“林仙师,求求你了,放过我孙女吧......”

    “我呸,李老头,你孙女能成为祭女,那是她八辈子修来的福气,你竟敢阻拦?这是藐视火莲圣母,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吧?”

    人群中走出来一名身穿华丽红袍的中年男子。

    这中年男子有着一张狭长的马脸,留着一小撮山羊胡,一双三角眼更是不是眯起,闪烁着恶毒、残忍、狡诈......

    四周围观的人虽然对中年男子很不满,也很同情那名老人,但似乎都十分惧怕中年男子,别说是站出来为老人出头了,就是在一旁看戏都不管说出任何对中年男子不满的话,怕被清算。

    在中年男子身后,跟着一群同样穿红袍的人,并控制着一名二八芳龄的少女。

    少女看到不断咳血的老人,哭的是梨花带雨,一边奋力挣扎,一边苦苦哀求道:“林仙师,我愿意当祭女,求你放过我爷爷吧。”

    然而,中年男子却对少女的苦苦哀求置若罔闻,而是对身后一名穿红袍的人使了个颜色。

    那名穿红袍的人立刻就明白了中年男子的意思,一步步走到了老人身前,直接就将老者踢翻在了地上。

    然后,他一脚踩在了老者胸口,扫视四周围观的人,冷冷的说道:“都睁大眼睛看清楚了,以后谁敢不听我火莲教的话,藐视火莲圣母,这就是下场。”

    说话的时候,他脚下用力,老者胸口立刻就传出了骨头碎裂的声音。

    四周围观的人看到这一幕,一个个噤若寒蝉,胆子稍微小一点的,身体更是不受控制的发抖起来。

    看着眼前这一幕,陈长安当即就握紧了拳头,眼中更是迸射础了可怕的杀意。

    那名一脚踩在老者胸口的红袍人很敏锐,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陈长安身上散发出来的可怕杀意,当即抬头朝陈长安看了过去。

    而此时,陈长安却松开了拳头。

    虽然他是一个很有正义感的人,可如今的他,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如果他现在出手的话,肯定会暴露行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