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朝云州

    陈长安王青衣主角小说
    陈长安王青衣小说在哪看啊?神朝云州小说全集在线阅读这里有。神朝云州讲述了坏,甚至连血液跟骨髓都会腐烂,散发出难闻的恶臭。虽然董逵面对陈长安没有一点松懈,可他终究还是有些大意了。他完全没有料到,陈长安会修出的七杀天邪之力这种诡异而阴邪的内劲。以至于他跟陈长安对掌时,覆盖在手掌上的赤红罡气溃散的一瞬间,他没在第一时间重聚赤红............

    有没有好看的be文?陈长安王青衣

    《神朝云州》已完结全文

    第12章

    陈长安也是有些懵。

    七杀天邪手的威力,远远超出了他的预计。

    特别是七杀天邪之力,诡异而阴邪,一旦侵入对手体内,就能瞬间磨灭对手生机。

    对手会像是中了剧毒一样,五脏六腑会快速被破坏,甚至连血液跟骨髓都会腐烂,散发出难闻的恶臭。

    虽然董逵面对陈长安没有一点松懈,可他终究还是有些大意了。

    他完全没有料到,陈长安会修出的七杀天邪之力这种诡异而阴邪的内劲。

    以至于他跟陈长安对掌时,覆盖在手掌上的赤红罡气溃散的一瞬间,他没在第一时间重聚赤红罡气抵御七杀天邪之力的冲击。

    等他察觉到情况不对劲的时候,七杀天邪之力已经侵蚀了他的五脏六腑。

    即便董逵是先天高手,生命力极强,血肉、脏腑的强度远远超出一般人,依旧承受不住七杀天邪之力的侵蚀,顷刻间就被破坏、腐烂......

    “这、这不可能,董供奉可是先天高手,陈长安怎么可能杀死他?”

    “我听到内幕消息,陈长安天生的七窍玲珑心都被大小姐给挖走了,他能够活下来已经是不可思议的奇迹,难道他还恢复了先天高手的实力?这不可能啊。”

    “他不是先天高手,还无法内劲凝气,应该是如董供奉死前所说,他双手涂抹了某种厉害的剧毒。”

    龙场王家的其他人看向陈长安,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跟恐惧,一些胆子小的,已经开始后退,想要逃走了。

    但陈长安不可能放过这些龙场王家的人。

    不是因为他残忍嗜杀,而是一旦放过这些人,这些人肯定会第一时间传讯给王青衣,到时候留给他逃走的时间就会大大缩减。

    没什么好废话的,陈长安回过神来,第一时间就朝龙场王家的其他人扑杀了过去。

    这些人之中,最厉害的也就是一流高手而已,连宗师都没有。

    所以,面对陈长安,这些龙场王家的人无论是反击、还是逃走,都是徒劳。

    “啊啊啊啊啊......”

    “饶命,求求你饶我一条狗命吧。”

    “魔鬼,你是魔鬼,我跟你拼了......”

    院子里,惨叫声不断。

    陈长安就像是一头冲进了羊群的豺狼,动作敏捷而迅猛,大杀四方,无人可敌、无人能挡。

    几乎不费吹灰之力,陈长安就将在场的二十几名龙场王家的人全都斩杀了,一个都没有放过。

    他浴血而立,就像是从地狱深处走出来的复仇修罗,看着就让人不寒而栗、头皮发麻。

    特别是杨府的众人,他们大多都是一些普通人,即便是几名杨府的护院,也都只是会些拳脚的练家子,从来没有杀过人,又何时看到过眼前这么惨烈的景象?

    即便陈长安并没有对杨府的众人下手,可这些人还是想要逃跑。

    只是,他们实在太害怕了,双腿软的就跟棉花似的,别说是迈步了,就是站都要站不稳了。

    有些人更是抱头蹲在地上瑟瑟发抖。

    而陈长安斩杀了龙场王家的所有人之后,就朝早已经吓傻的杨思忠看了过去。

    此时的杨思忠,脸色惨白如纸,不见丝毫血色。

    他是真没有料到陈长安居然这么强大,而且出手更是狠辣的让人头皮发麻。

    他去龙场王家找王青衣的时候,还特意强调过,让王青衣派个厉害,确保万无一失。

    当时在龙场王家董逵也是给杨思忠露了一手,连续几掌拍在一个一人多高的铜钟上面,那铜钟就像是纸糊的一样,当场被揉成了一团。

    也正是见识了董逵的厉害,杨思忠才放下心来,一路上他甚至还为了跟董逵攀上关系,说了不少好听的话,溜须拍马的让他自己都有些恶心自己了。

    毕竟,他可是读书人。

    最看不起的就是董逵那样的武夫。

    陈长安迈出步子,朝杨思忠走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杨思忠下意识的想要后退,可双腿一软,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陈......陈长安,你不要乱来,我......我可是有功名在身,不是被你刚才杀的那些粗鄙武夫能够相提并论的,你杀了我的话,天下之大,将没有你的立锥之地。”

    杨思忠双手撑着地面,一边朝后挪动身子,一边威胁陈长安。

    虽说因为陈长安在州试上一鸣惊人,杨思忠风头的盖过,成为了“老二”,可这依旧算是非常了不得的成绩了。

    是被官方记录在册的贡士。

    将来更是有资格参加最高级别的殿试。

    “我连龙场王家的人都敢杀,你觉的,我还会因为你是贡士,而不敢杀你?”陈长安冷冷一笑,根本没把杨思忠的威胁当回事。

    “你,你......”杨思忠又慌又怕,哆哆嗦嗦的说道:“陈......陈兄,我错了,是我一时猪油蒙了心,出卖了你,求求你看在我们以前的交情上,饶我一命吧。”

    “你我以前的交情?呵呵......”陈长安冷笑了一声。

    他并不准备放过杨思忠。

    他十分清楚,像杨思忠这样的人,不管现在表现的多么诚恳的认错、求饶,内心深处是一点悔意都没有的。

    就算他现在放过杨思忠,杨思忠心里也不会感激他。

    这种人,毫无感恩之心。

    留这样的人一命,等于是给自己留下一根芒刺在背。

    陈长安不嗜杀,但也绝不会妇人之仁。

    不过,就在陈长安准备对杨思忠下杀手的时候,杨员外夫妇连忙跑了过来,“噗通”一下就跪在了陈长安身前,求饶道:“陈公子,求求你高抬贵手,饶我们儿子一命吧。

    不管你有什么条件,我们夫妇都愿意。

    我们夫妇就这么一个儿子,如果你把他杀了,我们夫妇也就没有活下去的念想了?

    求求你看在我们夫妇这辈子,从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的份上,饶过我们儿子一次吧。”

    看着跪在身前的杨员外夫妇,陈长安不由皱起了眉头。

    他知道,杨员外夫妇是好人,经常慷慨解囊接济南溪村的村民,有灾荒发生的时候,不仅打开家里粮仓施粥,就连他们夫妇自己也都不大鱼大肉,而是跟村民们一起喝粥,共度艰苦。

    整个南溪村村民,都十分敬重、感激杨员外夫妇。

    所以,面对杨员外夫妇跪地求情,陈长安迟疑了。

    “求求陈公子,放过我们家少爷吧?我们老爷夫人这样的好人,不应该落到断子绝孙的下场啊。”

    这时候,周围杨家的仆人们也都纷纷帮杨员外夫妇向陈长安求情。

    虽然他们中有很多人此刻还很害怕,身子在瑟瑟发抖。

    但他们都感念平日里杨员外夫妇对他们的好,选择了在这个时候站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