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朝云州

    陈长安王青衣主角小说
    简介:主角:陈长安王青衣被情敌算计,最后落得一无所有。《神朝云州》给我们展示了一个怎么样的故事,陈长安王青衣的结局到底是如何?快来继续免费阅读:剩下的几名王家护院全都杀死了,一个都没有放过。“爹、娘亲、铃妹,对不起,是我没用,是我害了你们......”看着院子里的尸体,陈长安心中没有一点报仇的痛快,只有难以用言语描述的悲凉。想到父母含辛茹苦将自己养大,自己非但没能好好孝顺父母,反而连累父母丧............

    神朝云州by日月同辉最新章节

    《神朝云州》已完结全文

    第7章

    陈长安心中杀意沸腾,眼神迸射可怕戾气。

    他身形闪烁,冲向剩下的几名王家护院,出手毫不留情。

    “啊啊啊啊啊......”

    凄厉惨叫声在院子里响起。

    仅仅几个呼吸间,陈长安就将剩下的几名王家护院全都杀死了,一个都没有放过。

    “爹、娘亲、铃妹,对不起,是我没用,是我害了你们......”

    看着院子里的尸体,陈长安心中没有一点报仇的痛快,只有难以用言语描述的悲凉。

    想到父母含辛茹苦将自己养大,自己非但没能好好孝顺父母,反而连累父母丧命。

    还有他的妹妹,今年已经是十四岁,正值青春年华,而他曾承诺过,要为自己的妹妹觅得一个如意郎君,亲自送妹妹上花轿。

    可如今......

    这些都成了无解的遗憾、永世的含恨。

    想到这些,陈长安内心就十分难受、愧疚、自责......

    他整个人就像是失了神一样,表情麻木,甚至都没有理会体内黑色神碑吞噬王敬宣等人的精血跟灵魂。

    他毫不讲究的坐在了地上,滴滴血泪从眼眶中淌出。

    这世间,还有什么,是比失去亲人更痛苦的事呢?

    “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怯怯的声音响起。

    在陈长安身后的地板突然被推开,一名少女从地板下面的地窖爬了出来,看着屋子里横七竖八的尸体,她被吓的脸上不见一丝血色。

    看见少女,陈长安先是愣了一下,回过神来,激动的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紧紧抱住了少女,喜极而泣道:“铃妹,你,你没死?你还活着,好,好,真是太好了......”

    “哥,你轻点,我......我快要无法呼吸了。”少女一边挣扎着,一边说道。

    “额......”陈长安赶紧松开了少女,然后问道:“铃妹,爹跟娘亲呢?”

    “我不知道。”少女摇了摇头,说道:“五天前,爹跟娘亲出去干活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这少女名叫陈鱼铃,是陈长安的亲妹妹。

    “什么?爹跟娘亲他们五天前就失踪了?”陈长安大惊,并疑惑的皱起了眉头。

    五天前王青衣还没有对他下杀手呢,所以,也就不会对他父母下手。

    也就是说,他父母的失踪,应该是别有隐情。

    “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坏人来我们家?”陈鱼铃瞟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又看了看浑身是血的陈长安,怯怯的问道。

    两天前,她准备去龙场王家找陈长安,告知父母失踪的事情。

    结果还没动身,就看到王敬宣带着一群人气势汹汹而来,在村子里见人就杀,吓的她立刻躲进了地窖。

    整整两天,陈鱼铃蜷缩在地窖里面,动都没敢动一下,又饿又渴的她,不知不觉就昏迷了过去。

    直到刚才,陈长安跟王敬宣等人打斗,才把她惊醒。

    “先不说这个。”陈长安冷静下来,沉思了几秒说道:“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要马上离开。”

    一年多的相处,陈长安对王青衣的脾性跟做事风格,还是十分了解的。

    王青衣做事向来都会有好几手准备,以应对各种变数。

    也就是说,除了王敬宣,王青衣应该还派了其他人来。

    所以,他必须赶紧带着陈鱼铃离开,否则的话,让王青衣安排的另一批人赶到,情况就危险了。

    “嗯!”陈鱼铃点了点头,虽然她年纪还很小,可她十分聪明、听话、懂事......

    陈长安一眼就看出来,陈鱼铃应该是几天滴水未进了,嘴唇都干涸了,眼瞳涣散,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

    于是,他连忙从屋子里找了一个水壶跟一些干粮,递给了陈鱼铃,然后蹲下了身子说道:“来,铃妹,我背你。”

    “嗯!”陈鱼铃没有迟疑,赶紧上前趴在了陈长安背上。

    虽然她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看着满屋子横七竖八的尸体,她知道事情一定很严重。

    所以,就算她此刻内心很害怕,却依旧没哭没闹,表现十分平静。

    陈长安背起陈鱼铃,赶紧冲出了屋子,几个兔起鹘落,进入了一片树林中。

    虽然从陈鱼铃口中得知父母失踪了五天的消息,让陈长安心急如焚,十分担心父母的安危,可他并没有因此失去理智。

    找他父母的事情,需要从长计议。

    所以,就算再怎么急也没用。

    而眼下最重要的,是保护好陈鱼铃。

    经过一番思考,陈长安准备将陈鱼铃送到一位好友家躲一段日子,这样一来,他才能安心的去找他父母的行踪。

    陈长安的好友名叫杨思忠,就住在不远处的南溪村。

    杨思忠也算是人中龙凤,要不是遇到天生圣人的陈长安,以他的才能跟天赋,绝对能夺得云州第一儒生的名头。

    陈长安跟杨思忠是一年前在州试上认识的,两人算是一见如故,从此成为至交好友。

    虽然杨思忠出生在富贵人家,平日里却没有那种高高在上的架子,而且,就算因为陈长安遮住了他的锋芒,导致他没能在云州扬名,可他并没有因此怀恨陈长安。

    所以,陈长安十分信任杨思忠,已经将杨思忠当成了今生挚友。

    如今他走投无路,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去投奔杨思忠。

    穿过树林,又翻过几座大山,陈长安背着陈鱼铃,顺利抵达了南溪村。

    但他没有大摇大摆的进入南溪村,而是隐藏身形,悄然的潜入了杨思忠家。

    杨思忠家虽然在南溪村是大户人家,但算不上名门望族,只是家境比较殷实罢了,所以,杨思忠家虽然也请的有十几名护院,但也都是些勉强有着二三流实力的练家子而已。

    因此,以陈长安大宗师的修为,就算带着陈鱼铃,依旧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顺利进入了杨家,并躲进了杨思忠的房间。

    陈长安跟陈鱼铃在杨思忠的房间里不知不觉就等了两个时辰。

    傍晚时分,随着脚步声逐渐靠近,吱嘎一声,房间的门就被推开,一名身穿锦服的青年迈步走进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