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是我的独家鉴定

    温竹瑶顾行简主角小说
    新书推荐,《你是我的独家鉴定》是对味所编写的现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温竹瑶顾行简,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着这群人。“你们是谁,我要找妈妈!”黑衣保镖把她放在后座,便驾车离开,温灵儿被关在一间客房样子的房间,窗户打不开,门也被人从外面锁死。她抬头看了看,在一个角落处装着摄像头。许翩翩看着监控里上蹿下跳的小孩,面部变得狰狞,笑声可怖:“温竹瑶,你的孩子落到............

    温竹瑶顾行简小说(现情) 你是我的独家鉴定全文阅读

    《你是我的独家鉴定》已完结全文

    不过一瞬,她心里已经闪过很多温竹瑶的阴谋,她看着温灵儿失魂落魄地走出公司大门,许翩翩拿出电话拨通:“看见刚才从顾氏集团走出去的那个孩子了吗,把他带上车,到我郊外的别墅等我!”

    她自己都还和行简八字没一撇呢,这女人居然都生下那么大的女儿了!

    想用孩子绑架行简的心?做梦!

    许翩翩恨得牙痒痒。

    温灵儿刚走出大门,才走到公交车站处,就被一群黑衣人强行抱走,他瞪大了眼,惊魂未定地看着这群人。

    “你们是谁,我要找妈妈!”

    黑衣保镖把她放在后座,便驾车离开,温灵儿被关在一间客房样子的房间,窗户打不开,门也被人从外面锁死。

    她抬头看了看,在一个角落处装着摄像头。

    许翩翩看着监控里上蹿下跳的小孩,面部变得狰狞,笑声可怖:“温竹瑶,你的孩子落到我手里还会有什么好下场!你就不该回来,更不该接近行简!”

    她盯着屏幕,心里想着怎么处理这小孩,会让温竹瑶更痛苦。

    或许是因为小孩子的原因,他们对他没有过多警惕,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

    也知道他可能是顾家孩子的人不多,仔细算算都跟他那个爸爸脱不了关系!

    温灵儿圆溜溜的大眼一转,悄悄摸出自己的小手机,给温竹瑶发了条短信。

    而另一边的温竹瑶,此时正在和公司经理谈项目。

    听到给温灵儿设的特殊铃声响起,她立马拿出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消息让她惊慌失措。

    一瞬间面色全无。

    【妈妈,我被亲爹绑架啦!快来救我!】

    “抱歉,我要失陪一下。”温竹瑶来不及收尾,匆忙跑出会议室。

    温灵儿怎么会被顾行简带走?明明在医院都已经说清楚了!还是说顾行简根本就没信过她的那些说辞,看见她离开温灵儿,就立马把人带走了!

    那么多年,温灵儿早就变得比她自己的命还重要啊。

    光靠她很可能带不回温灵儿,徐敬杭,对!徐敬杭能帮忙!

    温竹瑶拨通徐敬杭的电话。

    她一向坚强,现在居然连声音都带了一丝哭腔。

    “怎么办!温灵儿被顾行简带走了!”

    “别急,你现在在哪里?”

    “我现在要去顾氏集团。”

    “我马上到。”

    温竹瑶挂了电话,她着急忙慌打了辆车就往顾氏集团赶,一路上温竹瑶心急如焚。

    温竹瑶顾不得工作人员的阻拦,在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冲到顾行简面前。

    “顾行简!你把女儿还给我!”

    温竹瑶双眼通红,发丝凌乱,哪儿还有早上见面时的风情万种。

    “你的女儿来找我要?”顾行简端坐在办公椅上,修长的手指一下下点着桌面,就像点着温竹瑶的心脏一样。

    温竹瑶怒火中烧,拿出手机翻出短信给他看。

    “温灵儿说你把她绑架了!”

    顾行简随意扫了一眼,眼神戏谑:“短信上说的是被‘亲爹’绑架,你为什么来找我?”

    “我......”温竹瑶像是被泼了一盆凉水,“亲爹”两个字让她的大脑瞬间冷静,哑口无言。

    她对上顾行简的眼睛,下意识挪开,看向别处。

    大脑飞速运转,她张口解释:“徐敬杭绝对不会绑架温灵儿,在国内能跟‘灵儿的爹’扯上关系的,就只有你了!”

    确实是这样,真假两个“爸爸”里,徐敬杭没理由绑架温灵儿。

    顾行简盯着她的心虚,居然嗤笑出声,看得温灵儿心慌。

    她了解顾行简,虽然那三年的婚姻是失败的,这个男人一向不屑于说谎,比起暗中下手,他更擅长强取豪夺。

    顾行简真的没有绑架温灵儿!

    “那......那又是谁会绑架温灵儿!他还只是个孩子啊!”

    顾行简这条线断了,她实在是想不出,到底还有谁会跟“温灵儿的爹”有关系。

    怎么办?

    密密麻麻的恐惧缠绕她的心,呼吸间都是疼痛,眼前开始阵阵发黑,一转眼就是天旋地转,整个人往地上瘫软去。

    顾行简早已经发现她的异样,在她倒在地上之前,就先一步抱住她。

    温竹瑶在他的怀里急促呼吸,自离婚后,他们已经六年没有接触过,顾行简抱着她竟然有一瞬间的恍惚。

    这是他的女人。

    顾行简盯着她,眼神深沉。

    “你现在连自己都顾不好,还想去找孩子?”他把温灵儿抱到沙发上坐下,递给她一杯咖啡,等她和缓情绪。

    看着她小口抿咖啡,他的思绪不禁飘向那个被绑架的孩子身上。

    即使再有什么误会,短信上已经写明“亲爹”两个字,首先怀疑的人应该是徐敬杭。

    更何况,看那个女人的样子,她已经被孩子失踪的消息冲昏头脑,怒气确实也不假,这时候找上他很可能是第一反应。

    也是最真实的反应。

    他的孩子吗?

    顾行简脑海中开始回想那个孩子的样子。

    作为顾家继承人似乎也不错?

    他看向一边的周秘书,吩咐道:“让人找那个孩子,你去查清楚怎么回事。”

    周秘书盯着抱在一起的两人,脸上还有些错愕,但被顾行简冰冷的眼神一看,瞬间回神。

    “我马上就去!”

    尽管温竹瑶再怎么心急,温灵儿却是什么都不知道。

    她现在正忙着观察周围,再待下去,指不定就要发生大事啦!

    温灵儿透过锁紧的窗户玻璃往外看,别墅花园不大,没有人在把守,而花园外还有一些建筑,看起来像其他住户小区。

    温灵儿在内心打定主意。

    她跑到门边敲门,很快有黑衣保镖来开门,温灵儿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叔叔,我想尿尿。”

    黑衣保镖有些挣扎,老板吩咐过要看好人,也没说不能上厕所。

    “我快憋不住了......”温灵儿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黑衣保镖最终妥协,领着她走到二楼的厕所门口。

    一路上,温灵儿的大眼睛不停在周围打转,小脑袋瓜更是想着鬼主意。

    走进厕所关好门,温灵儿立马锁上门,然后开始打量厕所,最后把目光盯在洗手台下的大柜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