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摄政王妃是个小甜豆

    云茗褚文月主角小说
    这里提供云茗褚文月小说目录,该小说名字是《摄政王妃是个小甜豆》,小说狗粮撒不停,老书虫强烈推荐,云茗褚文月小说目录精彩节选:云茗头疼欲裂,只觉浑身仿佛烈火炙烤,她苍白的面容上眉心紧锁,裙裳湿漉的黏在身上,姣好的身躯若隐若现,她隐约听见有人在大声呵斥着什么,但她一双眼皮却沉重如铁怎样都............

    【抖音完结】《云茗褚文月》完整(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云茗头疼欲裂,只觉浑身仿佛烈火炙烤,她苍白的面容上眉心紧锁,裙裳湿漉的黏在身上,姣好的身躯若隐若现,她隐约听见有人在大声呵斥着什么,但她一双眼皮却沉重如铁怎样都睁不开。

    “云茗,本殿下知道你是醒着的,你用尽手段不就是想让本殿下睡了你!”

    褚千疏冷眉倒立,厌恶地瞪着床上面无血色的女子,表情恶狠。

    “别以为装这幅虚弱的模样本殿下就会怜悯你,你现在这幅样子我看着就恶心,是你心术不正企图推莺儿下水才会导致自己落水,就算你死了也是活该!

    这话让云茗心里揪着的疼,辱骂更是令她烦躁的想杀人,只是她好似被千斤石压着一般喘不过来气,眼前似有一层黑布挡着了她,她伸手努力撕开那层黑布,骤然光明出现她眼前。

    “闭嘴!”

    云茗大喝一声,猛地睁开眼睛深吸口气,眼前的雕花木床和若有若无的熏香,让她神色恍惚起来,她这是在哪?

    云茗用力咬了下舌尖,弥漫在口腔中的血腥味和疼痛感止住了阵阵眩晕,也让她确定眼前的一切不是梦。

    她记忆中自己中枪落水而亡,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待云茗思虑一二,床边的男子猛地欺身压了过来。

    “云茗,你这么想要,本殿下现在就成全你!”

    接着‘撕拉’一声,衣服被撕破,嫩白的香肩暴露在空气中,男子张口带着狠意咬了下去。

    云茗闷哼一声,男人厌恶的眼睛令她冷眉紧拧,她一拳捶在他胸口处:“滚开!发什么神经,你是不是脑子有炮!”

    褚千疏被这一拳捶的胸口闷痛,他恶狠的瞪着云茗,用力捏着她消瘦的下颌,眼神冰冷骇人。

    “你装什么贞洁烈女,你陷害莺儿落水,又给本殿下下药,坐这一切不就是想爬上本殿下的床,现在本殿下如你心愿,这不就是你一直期待想要的吗!”

    褚千疏冷凝的脸上带着鄙夷,伸手撕开云茗的里衣,露出里面淡粉色绣着鸳鸯的肚兜,俯下身就要啃咬她的锁骨。

    云茗被他恶心的反胃,一脚将他踹下床,眸中满是寒光,瞪着他:“我让你滚,你听不懂人话吗!”

    云茗头痛欲裂,骤然一股陌生记忆涌进她脑中——

    原主云茗,云侯庶女,从小爱慕二皇子褚千疏,原主曾为救二皇子差点丧命,皇上感念其善举赏赐其一个心愿,原主别无他想只愿嫁给褚千疏,而褚千疏却对云侯嫡女云莺儿两情相悦,是以根本不念原主救他之恩,在原主进府后褚千疏对其百般折磨,千般羞辱,成婚一年,两人仍未圆房

    原主左脸有块暗红色胎记,上面布满青筋十分可怖,是帝都出了名的第一丑女。

    原主母亲夏氏本是云候正妻,但云候宠妾灭妻,将其贬下堂,扶贱妾余氏为正,夏氏悲伤过度撒手人寰,外人皆传是原主恨生母无能所以毒死亲母,自此原主由嫡变庶,且背负毒死亲母骂名。

    云茗暗暗咬牙,想她二十五世纪的医武双绝,竟然一招穿越到这么痴傻的姑娘身上。

    这时那褚千疏又跟发疯一般,伸手过来捞她,云茗瞳孔猛地一缩,毫不客气抬脚踹向褚千疏下身。

    褚千疏身形敏捷躲开,一把捏住她皙白脚踝,双眸闪着寒光,怒不可遏:“云茗,你简直是找死!”

    云茗猛地将脚抬高,踹中他胸口,冷眸瞪着他,一字一句道:“褚千疏,我要跟你和离!”

    闻言,褚千疏愣住,随之气急败坏大吼:“你要跟本殿下和离?谁给你的脸让你提出和离两字,在本殿下这只有休妻,没有和离!”

    云茗冷然一哼,清冷的眸子满是寒霜:“不和离也成,那我就休夫!”

    “云茗!”褚千疏一甩扩袖,恨的咬牙切齿:“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本殿下不给你脸面,莺儿进来!”

    房门打开,一眉眼如画的女子婷婷袅袅的走进来,正是被云侯扶为正室的余氏之女,云莺儿,当看到云茗衣衫不整时的模样,云莺儿染笑的眸子骤然冰裂开,但很快被掩盖过去。

    云莺儿眉眼展开,自若上前:“姐姐,妹妹来是不是打扰了殿下和姐姐。”

    褚千疏一把将她拉进怀中,瞪了眼云茗,随低头柔声细语说着:“莺儿说的什么话,就将她当成伺候的奴才,一个奴才,有什么打扰不打扰的,在说若不是她,我们两人如何会蹉跎至今,本殿下早就将你娶进府了!”

    云莺儿笑容一僵,神色黯然带着一丝伤心:“殿下别怪姐姐,姐姐也是因为太爱殿下才会如此,只要姐姐和殿下开心幸福,莺儿受点委屈无碍的。”

    云莺儿委屈的眼圈泛红,眼泪随之落下,看的云茗浑身起鸡皮疙瘩,云莺儿这绿茶演技不给她颁个奖当真是可惜了。

    懒得看他们这对渣男浪女在这犯贱,云茗冷哼一声转身要走。

    “站住!”褚千疏将她叫住,冰冷的眼眸带着嘲讽:“既然是奴才那就给本殿下守房,候在一旁等候差遣!”

    褚千疏摆明了这又是要羞辱她,若是原主只怕此刻早已哭哭啼啼红了眼眶,当场撞墙不活了,可她不是原主,丝毫不惧怕褚千疏的这些小伎俩,她双臂环胸一副看戏的模样:“好啊,那我在一旁给本殿下喊加油!”

    云莺儿娇羞低头,但神色是掩饰不住的得意和炫耀:“殿下,这样是不是不好,毕竟姐姐是殿下的皇子妃啊。”

    听到皇子妃三字,褚千疏立马怒火横生,直接拦腰将她抱起,示威的看向云茗:“她在本殿下眼中不过就是个粗鄙不堪,丑陋不自知的女人!”

    云莺儿嘴上说着拒绝,可双手却紧紧缠着褚千疏的脖子,眼神挑衅的看向云茗,丝毫不掩饰此刻的得意。

    云茗翻她一眼,活动下脖子,波澜不惊高声道:“殿下不用急,可以慢慢来,我就当看一场好戏了。”

    床上的两人听到云茗的这句话惊的是当场黑了脸,似乎为了极致羞辱云茗,两人的动静整的特别大,云莺儿更是卖力的勾引着褚千疏。

    云茗听着这夸张的声音,微微弯唇语气不屑:“二殿下你是不是该换个姿势了,这么久一直保持一个姿势,你不累我看都看累了。”

    云茗说着还故意的打了个哈欠,端起桌上的酒杯喝了下去,表示她对看到的有多么的不满。

    褚千疏气的脸红脖子粗,但奈何云莺儿此时情绪高涨,使劲的勾着他,也撩起了他浑身的火气,他咬牙切齿,以为用此方法羞辱云茗能解气,却不想反被她看了一场好戏。

    当即,褚千疏扯着嗓子怒吼:“滚,你给我滚出去!”

    云茗挑眉不屑的切了一声,故作高声道:“走就走,发这么大火气小心不举啊。”

    “对了,既然你们请我看了这么一场好戏,那我若是不还你们一场好戏,岂不是太过不知礼仪,毕竟礼尚往来对不对。”

    云茗勾唇,捏起盘中的花生米对着两人的穴位弹了过去,骤然只听砰的一声,褚千疏直直趴下了,两人僵硬着一动不动,云莺儿发出一阵尖叫。

    “云茗,你做了什么!”褚千疏怒火中烧扯着嗓子怒吼。

    云茗皱眉,捏了捏耳朵一脸嫌弃:“小点声,聒噪死了,我这不是看你们刚才嗨的挺爽的,所以让你们多爽一会,不要太感谢我哈,你们继续我退了。”

    任凭床上两人如何叫喊,云茗都只当是听不见径直离去,临走还不忘给他两关上房门,毕竟非礼勿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