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摄政王妃是个小甜豆

    云茗褚文月主角小说
    云茗褚文月是作者溺爱的猫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这本小说文笔情丝顺着、笔尖流淌,酣畅淋漓,感觉身在其中。再次醒来时,她居然躺在床榻上,原主的贴身婢女青离端着洗漱东西进来,见到云茗忙道:“小姐您醒了!您昨夜怎么泡在冷泉里,奴婢发现时,您都冻晕过去了。&r............

    摄政王妃是个小甜豆主角云茗褚文月在线阅读

    再次醒来时,她居然躺在床榻上,原主的贴身婢女青离端着洗漱东西进来,见到云茗忙道:“小姐您醒了!您昨夜怎么泡在冷泉里,奴婢发现时,您都冻晕过去了。”

    青离端着药走过来:“小姐后半夜发了热,快把这药喝了,您昨天跟着莺儿小姐离开,奴婢都担心死了。”

    想到以往小姐每每被莺儿小姐欺负的都十分狼狈,青离眼中的担忧更甚,看小姐昨夜的模样,恐怕又被莺儿小姐算计了。

    云茗坐起身,捂着闷痛的头,接过药一口饮尽,抬头微微一笑:“没事,睡了一觉我好多了。”

    这是唯一一个真正关心原主的人,即便跟着原主受尽委屈,她也从没想过离开原主,青离对原主是真的忠心。

    拉过青离的手,云茗正要安抚她,谁料房门突然被一脚踹开。

    褚千疏怒火中烧冲了进来,一张俊脸因为愤怒变的狰狞,见到云茗就大声呵斥:“贱人,听说昨晚你把男人带到房里了!”

    云茗风轻云淡的瞅着他,眼中带着一丝挑衅:“是又如何,你能当着我的面睡女人,我为何就不能将男人带回来。”

    云茗说的坦诚,丝毫没有半分避讳,这让褚千疏更是气的五脏六腑几乎都要爆炸,他只觉自己头顶带了个好大的绿帽子,而这绿帽子还是京城第一丑女给的,这简直是对他最大的耻辱。

    “不知廉耻!”

    褚千疏从牙缝里迸出几个字,冲上前扬手就要朝云茗脸上打下去。

    青离见状忙跪在褚千疏面前挡住他,哭求道:“殿下,我们小姐得了风寒刚把药喝了,这会身子正虚经不起您的打啊,您要打就打奴婢吧。”

    褚千疏低头瞪了她一眼,抬脚恶狠的将她踹开,褚千疏的脚重,青离被踹的撞到柱子上,痛的爬不起来。

    云茗见状怒从心来,一脚狠狠踹向褚千疏:“我给你脸了是不是,昨夜你让我看你和云莺儿极限运动,今天一大早就冲进我房间大吼大叫还打了我婢女,你属疯狗的到处乱咬人!”

    褚千疏被她一脚踹的后退了好几步,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人,以前云茗遇到事情只会哭,想不到她现在竟然敢对他动手了。

    “二殿下,你这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也实在太过分了,昨夜当着我的面与云莺儿那般卖力表演,如若说不知廉耻,我看二殿下才是不逞多让吧!”

    云茗双臂环胸,眼中带着嘲讽和薄凉看着他:“昨夜二殿下过的可舒服,想必云莺儿和殿下您一夜都极为痛快吧。”

    褚千疏气的胸口起伏,脸色铁青,想起昨夜他和云莺儿保持那样的姿势过了一夜,心中的怒火就直冲大脑,此时又被云茗以嘲讽的语气说出来,更是气的他几度要炸。

    “和离,和离,本殿下要立马跟你和离!”褚千疏气的双眼发红冲着她怒吼,接着摔门离去。

    云茗冷笑,眼眸闪着灼灼之光:“我求之不得。”

    摄政王府。

    褚文月捏着眉心,想起昨夜带着一身恶臭回来,洗澡水都换了无数遍至今身上还带着一股臭味,脑中闪过昨夜那个女人他就烦躁的咬牙。

    百奇单膝跪下,一脸凝重:“昨夜是属下疏忽,没有打探清楚情况才让王爷受伤,还请王爷责罚属下。”

    褚文月拧眉,声音清冷:“昨夜与你无关,是本王寒毒发作才会着了他们的道。”

    “对了,今日二皇子府可有传出什么消息。”

    百奇忙言:“有,听说二皇子要与那丑女和离,现在传闻已经铺天盖地传开了。”

    褚文月一愣,抬头:“和离?为何?”

    百奇:“据说是昨夜那丑女带一男人回了院中,被二皇子发现两人私相授受,二皇子暴怒执意要与她和离。”

    听到私相授受四个字,褚文月的脸上顿时青白一片,他不由缓缓握紧拳头,神色晦暗不明。

    二皇子府。

    云茗端坐与梳妆台前,听着青离说着外面已经风言风语传开她和褚千疏和离一事。

    青离面上担忧:“小姐,您那么喜欢二殿下,当真舍得和离吗?”

    云茗清冷的眸子闪过讥讽:“强扭的瓜不甜,更何况是那样一个不忠的男人不要也罢。”

    她话音刚落,一道娇滴滴的声音传了进来

    “姐姐,听说你昨夜发了热,我来看你了。”

    听到这做作的声音,云茗就烦躁的拧眉,她眼底闪过一抹寒意,她还未去找这绿茶,反倒这绿茶先上门了,既然如此若不好好教训教训这绿茶,真是对不起自己昨夜喝下的那杯酒。

    青离气急:“二小姐还敢来,若不是她搞鬼,小姐怎么会发热,奴婢这就将她赶出去!”

    青离还未抬脚,就见云莺儿提着食盒走了进来,云莺儿的身材很好,裹胸的衣裙将曼妙的身姿很好的包裹出来,只是这做作的声音这张面具脸看的云茗犯恶心。

    “我给姐姐熬了补药,专程送来想给姐姐道歉,我已经向二殿下求过情了,让二殿下不要生姐姐的气,昨日落水一事我也有错,二殿下那边也同意了,只要姐姐去给二殿下跪下道个歉,二殿下会饶恕姐姐不与姐姐和离的。”

    云莺儿装的这副乖巧无辜的模样实在是令人反胃至极。

    云茗凉凉地看着她:“如若妹妹不装的话,配上这副容颜也算是一等一的美人,可现在这副惺惺作态的模样,我看了只觉恶心。”

    闻言,云莺儿猛地一怔,咬紧贝齿,冷哼道:“姐姐真是不知好歹,我好心好意给姐姐送来补药,却不想姐姐竟然这般说我,我真不知哪里得罪姐姐让姐姐这般对我。”

    青离再也忍不住,指着她怒道:“你少在这假惺惺,平日里你是如何欺负我家小姐的,我看的清清楚楚,你心肠恶毒,早晚有一天二殿下会看清你的真面目!”

    “大胆!谁给你的狗胆敢对主子不敬!”云莺儿娇声怒喝,抬手就朝青离脸上扇去。

    云茗微抬眼皮,一把抓住她落下的手,反手狠狠甩出两耳光,云莺儿白皙的脸上顷刻红肿起来,她不可思议的瞪着云茗:“你敢打我!”

    云茗声音凌厉,眼中带着蔑视:“打你又如何!”话落一脚踹向她小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