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陆夫人的马甲被曝光了

    孟知意陆垣衡主角小说
    为大家带来《陆夫人的马甲被曝光了》小说免费阅读,主角是孟知意陆垣衡的文章内容引来无数粉丝,全文完整版章节免费阅读,喜欢这本小说的伙伴们速来观看!房间里阴暗无光,只有从外面隐射带来的微光可以窥清四周模糊的边角,原本偌大的落地窗更是遮的严严实实,一丝光线都透不出,而轮椅之上坐着一个身姿挺拔的男人,正背对着他............

    陆夫人的马甲被曝光了全文免费阅读(孟知意陆垣衡)完结版阅读

    房间里阴暗无光,只有从外面隐射带来的微光可以窥清四周模糊的边角,原本偌大的落地窗更是遮的严严实实,一丝光线都透不出,而轮椅之上坐着一个身姿挺拔的男人,正背对着他。

    “陆先生,那边答应了。”秘书拿到半个小时之前孟家给的答复,小心翼翼地说。

    落地窗旁沉默半晌,良久,才传来一声轻嗤。

    “同意了?”因为四年前的那场大火,陆垣衡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但无疑是好听的,更多磁性,却也更让人听不出喜怒。

    秘书擦了一把额上的冷汗,胆战心惊地答:“对,已经敲定了日期,按照你的要求,一切低调从行,三天后孟小姐就会过来了。”

    前面传来轮椅转动的声音。明明知道陆垣衡看站不起来,可真的面对他时,秘书还是感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

    良久,才听见他说:“按照计划行事。”

    昏暗的光影下,男人一张脸半明半昧,长睫敛下,遮挡了无神的目光,也依旧掩盖不了俊美无俦的面容。

    对于这门婚事,他没有过多要求,不过是老爷子那边硬塞过来的人,只要这位孟小姐不惹事,该给的陆夫人的位份,他自然也会给她。

    有了这位“陆夫人”做挡箭牌,以后他做事,也能更方便一些。

    三日后,孟知意登上了去A市的飞机。

    陆家那边有要求,婚事从简,不办婚礼,毕竟自从四年前陆垣衡伤了腿便深居简出,传闻更是他不止是瘫痪,更是一张脸被烧的毁容,面如修罗,不仅如此,性格更是阴晴不定,喜怒多端,否则,也不会找到一个小门小户的孟家了。

    徐茉心倒是能理解,也对自己的女儿不用嫁过去伺候暗喜不已,对孟知意也多了三分好脸色,又交代了几句去了陆家千万不能惹人生气,要好好伺候陆垣衡。

    孟知意还在揪着自己衣服上的毛球,闻言还是没反应过来,徐茉心说了好几遍才回过神。

    “听懂了没有!”看见她这幅模样,徐茉心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听懂了听懂了,”孟知意笑嘻嘻的,也不知道到底听进去了多少。

    事到如今也没有办法,只希望孟知意不要闯祸,至少在那百分之五的股份拿到手之后再说。

    六点十五分,孟知意到达A市。

    一下车,就被专人接送过去,因为孟知意被交代活没见到人之前千万不要说话,因此一直没有出声。接人的人之以为这位新夫人是生性腼腆,并没有多疑,开车往陆家送去。

    孟知意一路沉默,心思却活络的很,早就查清了这位陆垣衡背后的事迹。

    他三年前有过一任未婚妻,却因为车祸导致未婚妻当场去世,而他自己也伤了眼睛,至于毁没毁容嘛,这不好说,希望不会太难看吧。

    孟知意脑海不由浮现起自己查到的亲生父母资料,好像是跟陆家也有那么点关系,这也是为何徐莉刚同她说要让她嫁到陆家来,她顺水推舟同意的原因。

    车上晃晃悠悠的,睡意蔓延上来,忍不住打了个哈欠,见路程还久的很,便闭上眼睛睡觉起来。

    等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到了陆家,又被领着去了房间,说是让她先休整一会,等会少爷回来了再见面。

    孟知意在车上已经睡了一段时间,现下早就没了困意,便乖巧的点点头,等门被关上,才放松下来。

    重获自由的感觉,真爽!

    虽然装傻还是必要的,但是肯定不会再像在孟家那么累了。

    孟知意打量着这间房,像是为了她特意布置过的,整个房间透露出少女的粉色,不管什么东西都是全新的,她正想掏出老式手机看看消息,却突然听见身后传来轮椅转动发声音。

    听这声响,应该就是那位陆垣衡本人无疑了。

    孟知意深呼吸一口气,转身,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大声叫道:“抓到你啦,木头人!”

    装傻是她的技能,孟知意知道,孟家肯定没有把最终要嫁的人是谁告诉陆垣衡,仗着陆家不知,陆垣衡又没见过“孟小姐”,但纸包不住火,陆家迟早会知道这事,但到时候两家起了龃龉,就是她趁乱调查的好机会。

    谁会在乎一个“傻子”。

    孟知意打着算盘,做好了准备,却还是在看清男人的一瞬间被惊艳了。

    陆垣衡穿着白衬衫,扣子一丝不苟地扣到第一颗,露出明显的喉结,下装黑色西裤笔直,虽然眼盲看不见,但却不像传言,高鼻深目,轮廓分明,身形也不是那种瘦的像白斩鸡一样的孱弱,反而蕴藏了力量,并不是什么病秧子。

    他坐在那,竟然有种清冷矜贵的意味。

    这男人——真的有些过分的好看。

    可惜了,是个瘫子。

    她是答应了徐茉心嫁过来,但是没有答应要“安安分分”地在这生活啊。

    陆垣衡微微皱眉,看向身后秘书的眼神里带了探究。

    大概看他过久沉默,孟知意走过去,又是嘿嘿傻笑:“妈妈说了,让我不要说话,好好伺候你,漂亮哥哥,你长的真漂亮,怎么不说话啊?”

    身后的张妈露出了欲言又止的表情。

    陆垣衡却突然露出了一个冷笑。

    他一抬手,示意身后的人将他推了出去。

    半个小时后,秘书拿着资料敲响了二楼最里边的门。

    “好一个孟家,竟然敢拿一个傻子过来糊弄我,胆子倒是不小。”听见秘书解释之后,陆垣衡却不怒反笑,手指在桌面轻敲。

    “傻子......”他喃喃,紧闭的双眼让人猜不出他的真实想法,就连跟了她八年的秘书都不敢多加揣测。

    “孟家既然敢做这事,自然是拿捏了我们不敢动他们。不过陆家也不是那么好骗的,把我陆垣衡当傻子,自然就要承受后果。”

    “不过,”他话锋一转,“这痴傻的孟家小姐,也不是不可被利用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