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帝少每天都在求老婆原谅

    夏妤晚傅觉深主角小说
    抖音热推小说《帝少每天都在求老婆原谅》是以夏妤晚傅觉深作为主角进行编写,作者鱼非浅侧重对男女主人公之间感情的描写来突出人物形象,让小说情节更加丰满,小说主要内容讲述:那是什么笑容?自嘲,不屑还带着一丝莫名的悲凉,那张白皙的小脸上,下巴和额头上都是一片青紫,无疑叫人心生怜惜。见鬼了,他又一次产生了这种荒唐的想法来。都是因为这个............

    夏妤晚傅觉深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那是什么笑容?

    自嘲,不屑还带着一丝莫名的悲凉,那张白皙的小脸上,下巴和额头上都是一片青紫,无疑叫人心生怜惜。

    见鬼了,他又一次产生了这种荒唐的想法来。

    都是因为这个女人演技太过高超,不然也不会让爷爷那么喜欢她,从而逼迫着自己娶了她。

    片刻钟头后,民政局,到了。

    这才是早上十点,来离婚的人竟然已经排满了长队,人们看到那一双黑色的璧影时,大家纷纷怔愣了。

    男人无疑是俊美而尊贵的,他那一身冷傲的气息更是令人不敢直视,而穿着黑色长裙的夏妤晚也是令得众人惊艳不已。

    有个那么漂亮的妻子为什么还要离婚?

    排队等得无聊,夏妤晚干脆掏出了手机点开了消消乐。

    她已经玩到一千多关了,这也是因为这三年里日子实在太无聊了,才迷上了游戏。

    打到过不去的关卡时,那张白嫩的小脸上浮现了一丝纠结,红艳艳的唇瓣微嘟着,从侧面看还有些婴儿肥。

    漂亮极了。

    傅觉深脸都黑了,越发觉得她放肆!

    能不能正经的离个婚?

    终于,轮到了他们。

    工作人员看着面前这一对金童玉女,眼前一亮,这么般配的一对真是少见。

    “两位,结婚是隔壁,这边是办理离婚手续的。”她好心的提醒道。

    闻言,傅觉深睥睨的看了她一眼,将手里的文件和资料甩到了台上,冷声道:“我们来离婚的。”

    那工作人员被他的气势吓到了,颤巍巍的接过了资料一看。

    “夏妤晚,今年……嗯,二十一岁?你们这结婚才一年啊!”

    “嗯,结婚证去去年才拿的,但是我是十八岁就跟了他。”夏妤晚将手机收了起来,轻声回答道。

    十八岁……刚成年,正是花一般的青春年纪。

    这男人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一时间,大家看傅觉深的目光就像是在看渣男一样,男人身上的冷气更甚了。

    眸光深沉。

    “说说看,你们为什么要离婚?”

    傅觉深眉头狠狠一皱,剑眉轻拧,“别废话那么多,赶紧办手续,我赶时间!”

    嘶……

    这男人帅是帅气,可这脾气太差,又一身冷漠看上去就不好相与。

    再看看夏妤晚下巴和额头处的青紫,那工作人员顿时就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是不是他家暴了你,如果是……我可以帮你的!”

    哪怕是注定要离婚,被家暴的一方也会分得更多的财产!

    家暴?

    夏妤晚微微愣了一下,这三年里傅觉深虽然厌恶她,却也没有对她下手过。

    他只会在床上的时候发泄着自己的不满,用力的折磨着她。

    除此之外,他们之间就只剩下冷暴力。

    女子倏然笑了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脑门,摇摇头,“不是。这伤口是刚才不小心摔的,与他无关。”

    没有想到她竟然还会帮自己说话,傅觉深看了她一眼,并未说话。

    “这样,那你们在考虑考虑……毕竟婚姻是大事,不能草率。”

    “不用了,是我一时冲动出的轨。”

    夏妤晚出声打断了工作人员的劝诫……话音落下,一旁的人纷纷倒吸了一口气。

    竟然是这位这看起来乖巧漂亮的小姑娘先出轨了。

    男人们觉得不可思议,而女人们都觉得她一定是脑袋秀逗了,不然有那么一个帅气的老公……竟然还出轨!

    “你……”傅觉深盯着她的小脸,心里又在揣测她在搞什么鬼?

    “额……好,好的。那请问你们有孩子吗?”

    “没有!”

    两人异口同声的回答道,干脆而利落。

    夏妤晚苦涩一笑他早就策划好了这一切,所以每次行房都不会留在里面,又哪里来的孩子。

    而她,也不屑用孩子去捆绑他。

    每次被爷爷催生,都是以自己“身体不好”为理由糊弄过去了。

    没有孩子倒是可以少了很多麻烦,工作人员进行到了最后一个问题,“那,离婚财产怎么分呢?”

    “给她三个……”

    最后一个“亿”字还没有说出口,夏晴晚就打断了他的声音。

    “我净身出户!”

    嗯?

    夏晴晚顶着他的疑惑的目光,笑得像是一只魅惑书生的狐妖一样,眼睛都眯成了小月牙。

    “女人,你装什么装?当初不就是冲着傅家的钱去的吗?”

    当时夏父可是要了一个亿的聘礼,放眼整个A市也没有再比这更狮子大开口的了。

    他言语里的侮辱像是寒刃一样插在她的心口处,鲜血淋漓。

    夏妤晚低首,浓密的睫毛掩去了眸中的水光。

    再抬头,是潋滟如秋水一般的杏目,含着笑意的看着他:“可不是,我就是那么拜金又水性杨花,傅总你长得帅,你说的都对!”

    她这一脸无所谓的模样让傅觉深觉得自己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还上一样,憋屈!

    离婚证到手,两人各持一本。

    从红色变成绿色,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

    夏晴晚摩挲着手里的离婚证,鼻尖有些微酸,嫁给他只有三年,而对他的暗恋,远远不止这三年。

    傅觉深拿到手,转身就把离婚证丢到了门口的垃圾桶里。

    不管是结婚也好,还是离婚也罢,仿佛和她在一起的这段婚姻是他人生的一个污点一样,他丝毫不想记得。

    “高峰,我们走。”傅觉深冷着俊美的容颜吩咐道。

    那夏小姐呢?

    高峰有些犹豫是不是要顺便载夏妤晚一下,傅觉深睁开了凌厉的双眼看着他。

    “你还在等什么?”

    “高助理,你先走吧不用管我,我包养的小鲜肉马上也会来接我了,他可比你们总裁年轻了五六岁。”

    夏妤晚突然说道。

    傅觉深睥睨的看了她一眼,心里一阵怒火直升。

    “是。”

    离婚了,她也没有资格再坐他的车,脏!

    男人对自己不爱的女人就是可以绝情到这个地步,夏妤晚站在路边,看着那张远去的黑色豪车,缓缓地笑了。

    “噗通。”

    又是一道美丽的抛物线滑落。

    两本绿色的离婚证安安静静的躺在了垃圾桶里,无人记起。